国馆官方 / 我的图书馆 /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分享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2021-12-01  国馆官方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陈泗翰现在在北京的一间律所实习。

他的日子很简单:每天下班煮一碗面条吃,然后继续为专升本努力;到了周末,就骑上单车逛遍北京城。

大多数时候,他总是独自一人,偶尔夜深人静,也会读一读那些来自监狱外的信。

7年前,15岁的陈泗翰遭遇同校学生霸凌,纷争中刺死霸凌者,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一年多前刑期结束,他茫然且小心翼翼地重启原来的生活。

可他也知道,“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节目《和陌生人说话》中,陈泗翰苦涩地调侃自己是没有青春的人。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然而,当他平静地叙述起自己的生活时,少年的眼里依然有光。

上天不由分说摧毁了他的人生,他却在自我和他人的救赎里,活成一个善良、感恩的人。

如果此刻的你觉得生活很难很苦,不妨看看。

或许,能给遥远的你一些力量。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时针拨回2014年4月30日,那时,陈泗翰还是一名初三学生。

他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跟谁都相得来,学习上也认真刻苦,很少让人操心。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因为成绩好,两年前,陈泗翰被送到50多公里外的中学读书,寄宿在二伯家,父母则留在老家打工。

眼下,他所有心思都系于升学考试,希望能和同学们一起考上理想的高中。

但这世界有时很离谱,你明明认认真真地生活,厄运却会平白无故挡住你的路,毁掉你的所有期待。

那天清晨,陈泗翰急着上学,顾不上在家吃早餐,直接奔向学校食堂。

后来他常常为此懊悔,“如果那天我能起早一点就好了。”

事情发生在排队期间,同年级的李小明突然踩了他几脚,并挑衅道“我喜欢踩,你想搞哪样!”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校园霸凌有时候并不需要理由,陈泗瀚只是恰好被选中。

他一把推开李小明,却招致旁边七八个人围上来拳打脚踢,直到被食堂阿姨呵斥,这群人才肯罢休。

冲突过后,陈泗翰继续排队打饭,准备吃早餐时,发现汤里漂着一坨白色的泡泡,是唾沫。

那群人里的其中一个问他,“你服不服?”陈泗翰没敢回应。

第二节课下课后,李小明等十多人把他围堵在楼梯处,辱骂,扇耳光,用脚踹……周围的同学们出声阻止,但没人敢上前。

将近半小时后,上课铃声打断了这场暴力,但李小明也放话了,下午放学还要打他。

此时距离中考还有一个月,面对这群经常惹是生非的不良少年,陈泗翰无力抵抗,更不敢示弱——那会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然而,“不是你死就是他死”,死亡的预告一直在耳边萦绕。

对于遭受校园霸凌的孩子来说,那种不知拳头何时落下、欺凌不知何时终止的恐惧感,几乎能把人逼疯。

高三的表哥发现了陈泗翰的不对劲,但表哥从没经历过这种事,只叮嘱他不要出校门,放学后就去接他——他以为学校是安全的。

可他低估了校园霸凌的隐蔽性,更忘了初中放学时间比高中早。

下午五点多,陈泗翰被强行拽出教室,同学们远远跟着,依然不敢上前。

所有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求助大人——从学生的视角看,如果没有24小时的贴身保护,霸凌还是会发生,后果甚至更糟,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险。

于是,事情逐渐失控。

一行二十多人把陈泗翰带到学校附近的小巷里,那儿围墙高筑,没有监控,是校霸们敲诈欺凌学生的地盘。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小团伙里的「大哥」阿龙怂恿李小明,“你不把他杀到,不要来见我。”

陈泗翰慌了神,恍惚间感觉有人往他衣服里塞了东西,他摸进口袋,是一把弹簧刀,刀刃没合上,割伤了他的左手。

此时,他还抱有一丝希望,不断给表哥打电话。

但李小明没给他时间,挥着拳头即将砸向脑袋,陈泗翰本能防卫,手里的刀却划伤对方的锁骨,血流了出来。

这个举动激怒了对方,李小明也掏出了弹簧刀,再次冲上来。

在那致命的一分钟里,陈泗翰左后背被刺一刀,李小明胸口被刺一刀。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几分钟后,表哥在路边找到了因失血而瘫软无力的陈泗翰,彼此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不知道,身后的李小明追出几十米后就倒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

等不及父母到场,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将昏迷的陈泗翰推进手术室——左后背的那一刀导致开放性气胸,左肺被压缩75%。

到鬼门关走了一遭后,陈泗翰回来了。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但李小明没有。

6月9日,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批准逮捕陈泗翰。

两个月后,法院一审判处他8年有期徒刑。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谁也没料到,一场校园霸凌的代价,是一个少年的性命,一个少年的人生,和两个家庭的崩溃。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李小明的父亲说,自己平日里对儿子「严加管教」,甚至打断过一根木棍。

这样的教育,对小学没毕业的他来讲似乎并无不妥,他也从未听说过儿子在外跟人打架。

噩耗传来,他难以置信。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位父亲失去了儿子,他绝不认同「防卫过当」,也不肯出具刑事谅解书。

接到判决通知那刻,陈泗翰的世界轰然倒塌。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拼命捍卫自己的人生,到头来却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

比起怨恨,更多是自责。

如果当时圆滑一点,如果当时冷静一点……这些念头折磨着陈泗翰,他只能背着人哭,在失眠的深夜里独自煎熬。

后来二审维持原判,他被安排进未成年犯管教所,起床、劳作、休息、娱乐,都要按照规定来,今天的日子重复昨天的生活,自由被割舍在八年刑期之后。

陈泗翰本不属于这里。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很长一段时间,他总是望着蓝天白云发呆,从中得到一丝安宁;信里,他告诉同样痛苦的父母,“想我的时候多看看天,也许我也在看。”

要一个原本未来光明的少年,去正视这支离破碎的人生,太难了。

同学来探视,陈泗翰又高兴,又难过。他知道自己没被忘记,也清楚校服和囚服的区别——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变了。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可他更明白,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

如果无法还原,或许可以靠近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

要么虚度时光甘愿堕落,就此葬送自己;要么绝地求生,咬紧牙一点点往上爬。

“至少我还不想浪费掉这寒冷的年华”,陈泗翰选了后者。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面孔》

他拜托家人寄去课外书和吉他,每到娱乐时间,别人看电视解闷,他抱着吉他练习,娱乐时间结束,他又拿起书本研究乐理。

不单是吉他,他还自学萨克斯,和其他少年组成乐队,也会尝试创作,写诗,写歌,还赚了几十块稿费。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在未管所无法正常完成学业,陈泗翰就申请读中专,读自己喜欢的计算机,中专后接着读法学,顺利拿到大专文凭。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毕业那天,未管所给孩子们拍了毕业照。缺席的典礼,以另一种方式补上了。

他被命运丢弃在阴暗的角落里,却一直努力向阳生长,不屈的生命力救赎了自己,也逐渐感染了其他人。

未管所的孩子大多脾气暴躁,爱用脏话拳头解决事情,但陈泗翰从不使用暴力,“我不想用,也不屑用。”

身为小组长,他事无巨细地教新犯如何适应未管所的生活,会耐心沟通,也会记得他们的生日。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 陈泗瀚回忆在狱中的生活

尊重和关心,让陈泗翰赢得所有人的认可。

后来出狱,他把所有东西都留给狱友,希望他们也能好好对待自己的人生。

唯一带走的,是一沓信。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那些信件里,有父母寄来的家书。

一个月只有半小时的探视机会,每一次,他们都会从90公里外迢迢赶来,“他只有我们了。”

更多时候,他们在高墙外为陈泗翰的案子奔走。

父母坚持儿子是防卫过当,判决书上的「故意伤害」,始终是扎在心口上的一根刺。

后来二审维持原判,母亲强忍心痛,给陈泗翰写下一封信。

“作为男人就得有勇气去担当,妈妈相信你,无论去到哪里,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来。家人们,同学们都等着你。”

但即便无法改变刑期,至少,不能让儿子一辈子都担着杀人犯的罪名。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新京报

为此,这对伤心的父母求助过许多律师,都觉得案子判重了,可谁都不愿意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直到敲开林丽鸿的门,对方看完材料,没有太多犹豫,便决定为陈泗翰平反。

在未管所会面时,林丽鸿告诉陈泗翰,人生总是苦甜参半,“你已经尝遍苦味,接下来会是甜的。”

的确,囚牢里的日子是苦涩的,而他人的善意,给了陈泗翰苦中的一点甜。

刚进未管所的时候,陈泗翰遇见了满脸胡茬、幽默风趣的陈警官。

他仔仔细细翻阅了判决书,劝慰道:“八年的刑期很漫长,但如果你想学习,它就是一个学期;如果你浑浑噩噩度过,那刑期就真的是刑期。”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正是这句话,让陈泗翰鼓起勇气正视生活,他开始学习、练吉他、参加活动。

他还收到过一支钢笔,上面刻着“Never Give Up(永不放弃)”,是另一位警官对他的祝福。

支撑着陈泗翰度过漫长刑期的,还有初中同学的惦念。

一审判决后,班里55名同学自发写下联名信,签字,按手印,请求法院轻判。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人犯,他曾经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同学,更是这起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一个需要你们保护的受害者。”

字字真情,句句恳切。

虽然没能改变什么,但陈泗翰知道,父母之外,还有很多人牵挂着他。

服刑的这些年,他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同学们的信。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信里头,有日常点滴的分享。

“我渐渐喜欢上了英语,不仅仅因为它被广泛使用,还有一点点女生的小虚荣心了。嘿嘿!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会不会很酷呢?”

有心疼和牵挂。

“你说你一切都好,问你什么,你都说好,那一刻眼泪在我的眼里差点出来了,但没有,因为我想你看到的我们是高高兴兴的。”

有安慰和鼓励。

“你的笑很好看,不像我一样笑起来很丑,一定照顾好自己,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希望,没有人会让你输,除非是不想赢,这个世界值得你深爱!”

有守候和期望。

“我们的八年之约,虽然你被限制了8年的人身自由,但也不能气馁,不要放弃自己,努力做好一个完整的自己。”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青春的情谊很简单,也很真挚,哪怕高墙阻隔、光阴流逝,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这份情谊始终闪闪发光,照亮彼此前行的路。

煎熬的日子里,陈泗翰会把信翻出来,一遍一遍地读。

直到现在,这些信依然是他生活的动力。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一审判决后,陈泗翰母亲去学校拿资料,曾亲眼目睹另一场校园霸凌。

二三十个少年围殴一个,手里还拿着长刀,被打的孩子鼻子、嘴角都是血。周围有许多商铺,但没有一个成年人敢报警。

“ 那种场景,不但小孩子害怕,大人也是害怕的。”

她无数次想过,如果那天有人报警阻止,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图 | 源于节目《在人间》

但,没有如果。

李小明赔上性命,陈泗翰赔上人生,无论如何弥补,“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如今,陈泗翰一家还在为重审案件而奔波。

不单是为了自己的清白。

正如林丽鸿律师所说,陈泗翰代表太多人了。

“我们不仅仅是要守护一颗陨落的星辰,更是要守护满天的繁星。”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资料来源:

1、《和陌生人说话:狱外来信》

2、《刺死霸凌者》 澎湃新闻

3、《瓮安少年杀人事件》 极昼工作室

4、《刺死“霸凌者”后,小城少年犯的2264天》 南方周末

5、《在人间 | 写给刺死霸凌者的13封信》 在人间living

6、新浪微博:林丽鸿律师、陈泗瀚母亲

杀死霸凌者后,他把八年的刑期过成一个学期

文字为国馆读书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部分源于节目《和陌生人说话》

/

本文作者:绍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