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侠 / 待分类 / 胡洪侠|黄遵宪故居里的领袖头像

分享

   

胡洪侠|黄遵宪故居里的领袖头像

2021-12-02  胡洪侠

​行前得知此次梅州之行,有参观黄遵宪故居之安排,大喜。知道人境庐很多年了,“走向世界”丛书中的黄遵宪《日本国志》不知也摩挲多少回了,可惜对其人其书其诗都所读甚少,所得甚浅,不该不该。

近来读书兴趣重回中国近代尤其深港地区现代化问题,如此一来,黄遵宪即是绕不过去的人物。先去故居沉浸式体验一下也好,归来读书时心中就有了现在年轻人常说的“场景”。今天上午如期参访人境庐与荣禄第。人境庐是黄遵宪书斋,荣禄第则是他的故居。


​我知道如今这样的故居不过就是老房子而已,里面早是空空如也,一应旧物大都是东拼西凑的。最不堪忍受者,是在老房子里办新展览,各式数码喷印的所谓历史图片满墙壁都是,游走其中,仿佛在围观一位身穿花花绿绿新裙子的老妇人,裙子上印满其一生从小到大的头像。更有甚者,故居既不是真正的故居,展览也和故居扯不上关系,你兴冲冲进得门来,才发现不仅有鸠占鹊巢式的尴尬,更有“挂羊头卖狗肉”般的无聊。

还好!人境庐虽然也有展览,毕竟展示的是黄遵宪生平,不算离谱。而荣禄第,则由着它空空荡荡,没有强行填满“内容”。这已经算是故居的荣幸了。当然,黄遵宪故居内也并非一无所有。在许多面墙上,都还保留着“文革”期间“革命群众”喷绘的领袖头像。

如此一来,故居就多了一层故事。在门外广场上凝望“荣禄第”三字,我的思绪顺着匾额的笔画,径直去了晚清。跨入院中,正想着给空中盘旋的“戊戌风云”念头找个降落的地方,猛抬头就看见了领袖头像。我立刻听见了脑海中我的思绪急刹车然后倒车的声音,那声音随后似乎宣布:欢迎自1898来到1966。

黄遵宪卧室里还亮着灯。但是我走不进去。对面墙上的领袖头像挡住了我的脚步。

我求教于陪同参访的老师。老师说,这故居有现在这样的面貌已经很不容易。“文革”中这里做过学校,给“革命委员会”办过公,后来又分给几户贫下中农居住。现在这故居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百多年间这个空间里发生过什么故事,一点也不难想象。这样的空间早已不仅仅是房子,还是一卷“故居版”史诗,是一部可以拍六七十集的电视连续剧(剧本剧情都有套路),是一篇需要添加无数注释的论文。
黄遵宪故居够庆幸了。一则老房子还在。二则,墙上的领袖头像没有简单粗暴地刷白,而是细心地保留下来。不同的时代就这样拼贴在了一起,百年历史因此更有了百年的样子。


黄遵宪比毛泽东大45岁。1905年黄遵宪去世时,毛泽东还在韶山冲,已经读过了一本叫做《盛世危言》的书,开始下决心要离开韶山,到更广阔的世界中去。那年他还没有读过黄遵宪的书,更想不到一个甲子之后人们把他的头像贴满了全中国,包括戊戌变法后黄遵宪一直在此隐居直至去世的老宅。
夜深人静之时,他们二人会在这客都老宅里聊聊天吗?他们关心过同样的大问题,却选择了极为不同的道路。他们肯定有得聊。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