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薛宝琴出场,贾母吹响进攻号角,薛姨妈的...

分享

   

薛宝琴出场,贾母吹响进攻号角,薛姨妈的防线被王熙凤不断破坏

2021-12-02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222:父亲贪玩,携儿带女游天下,母亲病重,撇家舍业嫁宝琴

贾母去大观园打断了众人的诗社,带着大家去暖香坞看惜春作画,王熙凤随后杀到,不由分说带着贾母回家吃饭不要打扰众人。

贾母被王熙凤从暖香坞请出来,就看见薛宝琴穿着凫靥裘,背后丫头抱着梅花站在一片琉璃世界之中,堪称美极。

老太太称赏一番回到房中,就见薛姨妈突然出现。这里要注意薛姨妈出现的时机,以及与贾母问答“下雪天,不高兴赏雪”的问题。

如果结合凫靥裘隐喻贾母心中薛家女儿是“野丫头”,曹雪芹在薛姨妈和贾母这段对话里就表达出贾母对薛家越来越忍无可忍的情绪。

薛姨妈还说什么要请客赏雪。王熙凤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直说让姑母拿出五十两银子,由她择机帮忙张罗,省得空口说白话。

贾母也顺势开玩笑说要与王熙凤私吞五十两。祖孙二人一唱一和地玩笑,只差没把薛姨妈当做“刘姥姥”戏耍。王熙凤更是补刀说贾母“最有眼色”,反衬薛姨妈“没眼色”。

贾母不喜欢薛家盘桓数年不走做客太久,更对他们图谋金玉良姻失礼在前不接受。

王熙凤附和贾母对姑妈薛姨妈不尊重,也有几点原因不得不说。

第一,王熙凤无利不起早。对她来说薛姨妈远不如贾母带给她的利益大。捧贾母贬薛姨妈与老太太统一战线,符合王熙凤的现实利益。

薛家已经败落,王熙凤势利眼并不看得起她这个姑母。

第二,薛姨妈带着儿女来贾府一住不走,任由贾家明示暗示无动于衷,还贪心图谋金玉良姻,也让王熙凤不支持。

姑妈失礼,侄女也没面子。薛姨妈既然不替王熙凤考虑,凤姐也就不会管她。

第三,金玉良姻背后符合薛家、王夫人和王家三方利益,但却对王熙凤的利益有损。

贾母支持宝黛姻缘,王熙凤更了解林黛玉的性格和身体,未来管家权肯定还是她琏二奶奶为主。利益也就更多。

如果薛宝钗做了宝二奶奶,第一时间就会收回管家权,让王熙凤回到贾赦那边去。一如邢夫人与王夫人的现在!

那时候王熙凤失去现有的一切不说,还会损失更多权益。她对薛姨妈是你不仁我不义,调侃起来毫无心理负担。王熙凤尚且如此,薛家在贾家的口碑如何也就不言而喻了。

放下王熙凤不说,贾母之前不断抬高薛宝琴的目的,也终于在此时递出了真正的用意。她故意向薛姨妈询问起宝琴的生辰八字,才是耐人寻味。

古代男女婚嫁首先要核验生辰八字,必须八字匹配才能结合,否则一切免谈。

长辈主动询问晚辈的生辰八字只有两个目的,求亲或者做媒。贾母并没有说出她的真实目的。只是让薛姨妈觉得是想给贾宝玉求聘。

注意薛姨妈的思想角度是站在薛家女儿配得上贾家公子的立场。与凫靥裘表现贾母心中薛家女儿都是“野丫头”的立场完全相悖!

薛姨妈自我感觉良好,才会出现贾母求聘薛宝琴的想法,而贾母绝无此意,反而借问薛宝琴八字,表现出“不要”薛宝钗的意思。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听话听音,薛姨妈只听一面是她无可奈何。对贾母反对金玉良姻,她其实心知肚明。

既然贾母问到薛宝琴,薛姨妈也只好如实告知宝琴已经定了婆家,进京就是为了成亲而来。

(第五十回)凤姐也不等说完,便嗐声跺脚的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又已经许了人家。”贾母笑道:“你要给谁说媒?”凤姐儿说道:“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了他们两个是一对。如今已许了人,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贾母也知凤姐儿之意,听见已有了人家,也就不提了。

王熙凤又一次截断薛姨妈的话,是因为她与贾母在打默契配合。贾母知道王熙凤的意思,薛姨妈也明白贾母、王熙凤的意思。三个人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各自打马虎眼。只因话里话外就不是薛宝琴的问题。

王熙凤插嘴截断贾母与薛姨妈的“太极拳”,算是给双方的话不投机做台阶,不然没完没了反倒“恶心”。

从她截断薛姨妈故意“自作多情”曲解贾母的意思,也表明凤姐对薛姨妈的不尊重和不耐烦,不想继续扯淡下去。

薛宝琴进京为出嫁,这种大事不可能不说。她不是刚来贾家,已经住了几天,王熙凤要是不知道这点她也别管家了。贾母要真是啥也不知道,也就不至于在贾家有如今的地位。

她们都知道薛宝琴有婆家还要提保媒,醉翁之意不在酒,针对的就是金玉良姻。保媒真假不重要。

注意贾母这次“保媒”,因为不久之后,薛姨妈也会回以颜色。不提。

薛姨妈介绍薛宝琴时,有很多线索同样值得注意,需要多想一想。

(第五十回)薛姨妈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道:“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那年在这里,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偏第二年他父亲就辞世了,他母亲又是痰症。”

薛姨妈这段话透露了几点重要线索:

一,薛宝琴的家庭情况

二,薛宝琴的婚姻情况。

三,薛宝琴的教育情况。

四,薛家的现状。

薛宝琴父亲去世,母亲病重,只有一个哥哥。堪称薛宝钗翻版,且命还苦。

梦肯定一点,薛宝琴的出场就是作为薛宝钗的“影”。关于薛宝钗的很多不写之写,都要从薛宝琴身上寻找线索。比方凫靥裘代表贾母的态度,《咏红梅花得花字》主要讲述薛宝钗故事等等。

薛宝琴和薛宝钗父亲是亲兄弟,作为薛家当家的嫡长房出身。宝钗父亲薛家大爷是嫡长子做薛家家主。弟弟薛二爷只能作为辅助,带着一家人“浪迹天涯”,四处以生意之名游山玩水。

推测薛二爷离家,一来是避免形成与兄长的权力争夺,闹出家庭不和。二来替兄长巡查生意。三来性格恬淡不是个醉心名利反而颇为开明风雅的人物。

所以,他们一家人将天下走了五六停不说,还坐船下西洋见识了一番。薛蝌、薛宝琴兄妹能那么优秀,与“行万里路”有直接关系,也与他们父亲教育的好有关。

薛二爷生性淡泊,没那么大的名利欲望,那年在京城就将薛宝琴许配给梅翰林的儿子,定了娃娃亲。

梅翰林当时应该进翰林院不久,撑死是个六品以下的翰林院编修。薛家豪富与之结亲,梅翰林这寒门出身,十年寒窗苦读的“新贵”当然欢迎。不排除梅翰林也得到了薛二爷的资助。

薛二爷不攀权附贵,对子女的姻缘保持了平常心。可惜“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薛家大爷夫妇则就是另一番模样。

与薛姨妈赖在贾家图谋金玉良姻类似,种种迹象表明薛大爷举薛家之力投机义忠亲王老千岁谋求权力失败,壮年早逝。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按照时间线索看,不排除弟弟薛二爷也是因此一同落难身死。薛家的当家人双双早逝,只留孤儿寡母一败涂地,才有如今双双进京之举。

薛宝琴出嫁时,母亲已经“痰症”在床,肺病极为严重。之所以不在床前尽孝,是因为担心母亲去世守孝三年耽误了宝琴的姻缘。借“冲喜”出嫁,完成娘家的礼仪!

这里需要注意两点。第一,薛二爷活着时不醉心功名,儿女姻缘门当户对,一定可以得到好结果。

薛家大爷夫妻醉心名利,前面攀附义忠亲王老千岁,后面攀附贾家谋求金玉良姻,贪图夏金桂家产一错再错,注定失败。

这里是重要对比和讽刺。

第二,薛宝琴“冲喜”出嫁,预示薛宝钗嫁给贾宝玉也是为“冲喜”。君笺雅侃红楼推测的八十回后黛死钗嫁的重要情节,就是薛宝钗冲喜为填房。刘姥姥讲述“雪下抽柴”故事的情节与这里呼应。不提。

薛蝌薛宝琴的父母都是开明没有野心之人,注定他们兄妹才是薛家的希望。可笑薛姨妈夫妇蝇营狗苟一生,最终害了自己一双儿女,才是“悲剧”!

从薛宝琴一来,作者就开始铺垫贾母针对薛家的情绪在升级,不久的将来会达到一个顶点。

但贾家的日常生活还在继续,除了长辈们的“龃龉”,还会有很多故事发生。那么,后文还有什么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