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4... / 6442杜甫七古《忆昔二首其二》读记

分享

   

6442杜甫七古《忆昔二首其二》读记

2021-12-02  小河西

杜甫七古《忆昔二首其二》读记

(小河西)

忆昔二首其二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

宫中圣人奏云门,天下朋友皆胶漆。

百馀年间未灾变,叔孙礼乐萧何律。

岂闻一绢直万钱,有田种谷今流血。

洛阳宫殿烧焚尽,宗庙新除狐兔穴。

伤心不忍问耆旧,复恐初从乱离说。

小臣鲁钝无所能,朝廷记识蒙禄秩。

周宣中兴望我皇,洒血江汉身衰疾。

这组诗作于广德二年(764)。时杜甫在严武幕。第一首中提到尚书郎,这首中又说到蒙禄秩,由此推测,此诗或是作于被受工部员外郎之后。这是组诗第二首。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

开元:玄宗年号(713-741)。李隆基712年八月登基,年号先天。次年12月改元为开元。公元74112月再次改元为天宝。开元共计29年。

小邑:小城。《资治通鉴》(卷124):(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是岁,天下县千五百七十三,户八百四十一万二千八百七十一,口四千八百一十四万三千六百九。西京、东都米斛直钱不满二百,绢匹亦如之。海内富安,行者虽万里不持寸兵。

流脂:形容稻米油光发亮。

粟米:一般指小米,应为黄色。有一种粟米叫白梁粟。《名医别录》(齐-陶弘景):粟米,江东所种及西间皆是,其粒细于粱米,熟舂令白,亦以当白梁,呼为白梁粟。

仓廪(lǐn):也作仓禀。储藏米谷的仓库。《礼记-月令》:命有司发仓廪,赐贫穷,振乏绝。孔颖达疏引蔡邕曰:谷藏曰仓,米藏曰廪。《史记-管晏列传》: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大意:回忆当年开元盛世,小城镇就有上万人家。油光发亮的稻米洁白晶莹的粟米,公私仓库皆丰实。全国道路无寇盗,出门远行不必选吉日。

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宫中圣人奏云门,天下朋友皆胶漆。

百余年间未灾变,叔孙礼乐萧何律。

齐纨鲁缟:齐国产的纨,鲁国产的缟。泛指名贵的丝织品。(纨:白色的细绢。缟:细白的生绢。)《怨诗》(西汉-班婕妤):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送鲁郡刘长史迁弘农长史》(唐-李白):鲁缟如白烟,五缣不成束。临行赠贫交,一尺重山岳。

班班:络绎不绝貌;盛多貌。《后汉书-五行志一》:车班班,入河间者,言上将崩,乘舆班班入河间迎灵帝也。《饮酒二十首并序》(晋-陶潜):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

相失:分散。《九章-哀郢》(先秦-屈原):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高唐赋》(先秦-宋玉):众雀嗷嗷,雌雄相失。《代鸣雁行》(南朝宋-鲍照):中夜相失群离乱,留连徘徊不忍散。

云门:用于祭祀天神的乐舞之一。相传为黄帝时所作。《周礼-春官-大司乐》:以乐舞教国子。舞《云门》、《大卷》、《大咸》、《大磬》、《大夏》、《大濩》、《大武》。郑玄注:此周所存六代之乐。

百余年间:指从唐王朝开国(618)到开元末年(741)。

叔孙:即叔孙通。汉初孙叔通指定礼仪典章。《史记-刘敬孙叔通列传》:“叔孙通曰:'五帝异乐,三王不同礼。礼者,因时世人情为之节文者也。故夏、殷、周之礼所因损益可知者,谓不相复也。臣原颇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上曰:'可试为之,令易知,度吾所能行为之。’”

萧何律:汉萧何所制的律令。《汉书-刑法志》:汉兴,高祖初入关,约法三章曰:'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蠲(juān)削烦苛,兆民大说。其后四夷未附,兵革未息,三章之法不足以御姦(jiān),于是相国萧何攗摭(méi-zhí摘取)秦法,取其宜于时者,作律九章。

大意:运物车辆络绎不绝,男耕女织家庭团圆。宫中天子奏响祭祀天地的乐曲,天下朋友亲如胶漆。百余年间没发生过大的灾祸。像汉初一样有孙叔通指定的礼仪规范,有萧何制定的法律规章。

岂闻一绢直万钱?有田种谷今流血。洛阳宫殿烧焚尽,宗庙新除狐兔穴。

伤心不忍问耆旧,复恐初从乱离说。

一绢:一匹绢。《通典-食货七》:开元十三年,绢一匹二百一十文。元结《永泰二年通州问进士》:往年帛一匹,估钱五百犹贵;近年帛一匹,估钱二千尚贱。

狐兔:狐和兔;喻坏人。《古意》(北齐-颜之推):狐兔穴宗庙,霜露沾朝市。《七哀》(西晋-张载):狐兔窟其中。芜秽不复扫。

大意:谁相信今天一绢匹要卖万贯钱?谁相信有田种谷的农民今天还要流血?洛阳宫殿曾被焚烧殆尽,长安也是刚赶走吐蕃收回宗庙。不敢跟年高望重的人絮叨旧事,怕他们又从安禄山叛乱说起。

小臣鲁钝无所能,朝廷记识蒙禄秩。周宣中兴望我皇,洒血江汉身衰疾。

鲁钝(dùn):粗率,迟钝。《朝野佥载》(唐-张鷟):言词鲁钝,智不逾俗,才不出凡。

禄秩:俸禄。《北史-蔡祐传》:(蔡祐)性节俭,所得禄秩皆散宗族,身死之日,家无余财。《陪孟都督祭岳途中有赠》(-韩翃)封疆七百里,禄秩二千石。

参考:杜甫到蜀后,朝廷或有两次任命。一是京兆功曹。《旧唐书-杜甫传》:“召补京兆府功曹。”《新唐书-杜甫传》:“召补京兆功曹参军,不至。杜甫七律《奉寄别马巴州》题注:“时甫除京兆功曹,在东川。”据此,召补京兆功曹时间在东川间(762-764)。二是“检校工部员外郎。”《新唐书-杜甫传》(严)武再帅剑南,表为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旧唐书-杜甫传》:“(严武)奏为节度参谋、检校尚书工部员外郎,赐绯鱼袋。”杜甫任工部员外郎当在广德二年(764)入严武幕时。

周宣:周宣王(--782)。周厉王之子。西周第十一代君主(前828-前782)。政治上任用召公、穆公,曾使西周国力得以恢复,史称宣王中兴。《史记-周本纪》:“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于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辅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

江汉:嘉陵江古称西汉水,故亦称汉水。杜甫常借指巴蜀之地。《奉寄章十侍御》(唐-杜甫):朝觐从容问幽仄,勿云江汉有垂纶。

大意:小臣我愚鲁迟钝没啥能耐,承蒙朝廷还记得授我工部员外郎官的官职。望皇上能像周宣王那样使大唐中兴,我甘愿身老甚至洒血江汉巴蜀之地。

组诗第二首回忆开元盛世。前12句写开元盛世。一是人多(万家室)。二是富裕(俱丰实车班班)。三是社会安定(无豺虎不相失皆胶漆)。四是礼乐、法律制度健全(奏云门叔孙礼萧何律。开元近三十年正是杜甫青少年时期。想起来那真是大唐盛世。接着6句写乱后境况。一是物价高昂(一绢直万钱)。二是战乱频仍(有田人也流血)。三是两京均遭战火。洛阳是宫殿烧焚尽,长安是新除狐兔穴。最不忍心的是问耆旧,这些经历过开元盛世的老人,一说起话就是从乱离说。末4句写感想。我本人其实没啥本事,承蒙朝廷记得我,给我一个检校工部员外郎的官职,还“赐绯、鱼袋”,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大唐能中兴。如大唐能中兴,我即使衰老巴蜀洒血江汉也甘愿。

两首所忆殊异,但落点相同。个人进退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皇上不要受宦官摆布,皇上要重用傅介子,使大唐尽快中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