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紫芫 / / 给9岁的女孩手术,还没开始,我的手就有些...

分享

   

给9岁的女孩手术,还没开始,我的手就有些抖了......

2021-12-03  丁香紫芫

卵巢囊肿蒂扭转为常见的妇科急腹症。约10%卵巢肿瘤并发扭转。疾病好发于年轻女性,甚至是青少年。当医生遇到年轻的“小”病人出现这样严重的疾病,该如何应对?让我们一起走进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谭先杰笔下小荷的故事。

在刀尖即将碰到女孩柔滑细腻的皮肤时,我的心突然抽紧了一下,自己都感觉到握刀的手有些颤动。这是很少出现的状况!上一次我自己感觉到手有颤动是空腹喝了一杯超浓咖啡之后。问题是,这次我没有喝咖啡。难道真是老了,年龄问题!?

小荷(化名)是一个9岁的南方女孩,小学四年级。两周前,小荷早上小便后发生腹痛,伴有呕吐。父母以为是受凉了,不想耽误她学习,心想扛一扛也许能过去。第二天小荷还是说痛,去当地医院输了点液,之后腹痛缓解。但是,超声检查显示小荷的盆腔有一个实性肿物,直径大于6厘米!

小荷父母很着急,趁着五一假期带她来到北京。

我在急诊接诊小荷后,建议尽快给她进行腹腔镜检查。小女孩,尤其是青春期前的女孩的盆腔肿物要特别重视,警惕恶性肿瘤,如卵巢的恶性生殖细胞肿瘤。当然,也可能是良性的卵巢肿瘤扭转。

无论哪一种,都需要及时手术,现在一般推荐腹腔镜手术。

手术前一天,我去做术前访视,小荷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子前画画。

我和小荷聊了聊学习,鼓励她别害怕。

小荷抬头看着我,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

然而,我却有些害怕。我让值班医生给小荷约个超声检查。我担心术中没有盆腔肿物,开空了责任就大了。

超声复查显示盆腔包块仍然存在,提示可能是扭转的卵巢。

这当然是好消息!

如果是扭转的卵巢,手术中复位后,说不定能“起死回生”。

我叮嘱值班医生一定要让麻醉科大夫来看病人。值班医生说,麻醉科大夫已经看过了。

是的,我多问了。

对于这样的“小”病人,麻醉科自然更为重视。

周一上午10点,手术室通知接病人。

去手术室的途中,我在电梯了遇到了小荷妈妈,眼睛红红的。

我安慰她包块多半不会是恶性,别太焦虑。

其实,我自己也有些焦虑。

3年前,我给一名14岁的女孩做过手术,初二学生,罕见的卵巢恶性肿瘤,不到半年就走了。

3个月前,我给一名18岁的女孩做过手术,大一学生,同样的疾病,还在化疗......

事不过三!我真的希望。

走进手术室,小荷已经从平车挪到了手术台。

护士和麻醉医生正在做核对和准备工作。

小荷毕竟太小,有些紧张,差不多就要哭了。

输液的护士鼓励小荷,就疼一下下,像被蜜蜂扎一下。她还让小荷看墙上的显示器。

显示器上循环播放是各种色彩艳丽的卡通图片,非常漂亮。

小荷终于放松地笑了。

一切就绪,手术开始。

拿起手术刀,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我没有喝咖啡,这也是我当天的第一台手术,手部一点儿都不疲劳,怎么就开始抖了呢?

难道是对手术没信心?

应该不是。手术不大,并不困难。

因为小荷是个小孩子,而我自己也有小孩!

我不忍心在小荷的肚子上开刀,我不希望她像前两个女孩那样。当然,我也担心操作意外......

像小荷这样瘦小的小孩,手术风险的确比成人要大得多。

小荷太瘦了,不仅腰没有A4纸宽,厚度也就差不多一沓A4纸。从肚脐上可以清楚地看出腹主动脉搏动。

对于特别瘦的人,这两根血管离前腹部切口的距离很近。而这两次穿刺都是凭感觉进行,是所谓的“盲穿”,之后的操作都是在直视下进行,相对安全。

我停了一下,吸了一口气,找回了感觉。

切开皮肤,平稳穿刺,两次突破感,气腹针穿刺成功!

但穿刺直径1cm的套管针时还是遇到了困难。

小荷的腹部没有经过怀孕拉伸,腹壁很薄却很韧,需要使劲,却又不敢使劲。

这两步操作平时都是由助手完成,但这次,我越俎代庖了。

不是对助手没有信心,而是自己更有把握,就像自驾游时总喜欢抢方向盘一样。

检查发现小荷的右侧盆腔有一个包块,已经被大网膜粘连包裹。

分离粘连后显示果然是右侧卵巢肿物蒂扭转,扭了3圈,表面紫黑,已经坏死发炎,导致周围的大网膜粘连包裹。

卵巢囊肿蒂扭转为常见的妇科急腹症。约10%卵巢肿瘤并发扭转。好发于瘤蒂长、中等大、活动度良好、重心偏于一侧的肿瘤。常在患者突然改变体位时,或妊娠期、产褥期子宫大小、位置改变时或者憋尿再排尿后发生蒂扭转。急性扭转后静脉回流受阻,瘤内极度充血或血管破裂瘤内出血,致使瘤体迅速增大,后因动脉血流受阻,肿瘤发生坏死变为紫黑色,可破裂和继发感染。蒂扭转一经确诊,应尽快行手术。

切除已经扭转的肿物最安全,也最省事,但是小荷就失去了一个卵巢。

我们将扭转的卵巢复位,用热水浸泡观察一段时间,希望它的表面色泽能改善,这样就有可能被保留。

然而,奇迹没有出现。

助手依然不想放弃,说剔除之后剩下的卵巢没准儿色泽会恢复呢?!由于包块的良恶性还不清楚。我们将一个特殊的塑料袋(标本袋)放入腹腔中,将肿物保护起来,切开肿物表面,尝试剔除肿物。

如果肿物里面流出油脂和毛发,那多半是成熟性囊性畸胎瘤。

遗憾的是,内容物是糟脆的组织。

应该是坏死的卵巢组织,但也可能是恶性生殖细胞肿瘤!

小荷的甲胎蛋白(注:血清中的一种物质)不高,说明至少不是最恶劣的内胚窦瘤,但有可能是未成熟畸胎瘤或者无性细胞瘤。

无论如何,剔除肿物留下卵巢是不可行的了。

快速病理回报考虑肿物是坏死组织,没有发现恶性细胞。

我们第一时间将结果告知了小荷妈妈。

小荷妈妈喜忧交加。

喜的是,目前看来,肿物不是恶性。

忧的是,孩子毕竟失去了一侧卵巢。

所幸,为了人类繁衍,大自然为女性准备了一左一右两个卵巢。留下来的健康卵巢,足以支撑女孩未来的生理功能,正常生儿育女。

显而易见,手术本身并不复杂,是我内心比较复杂而已。不用说给小孩做手术,每次看见小孩进手术室,我就难受。

因为,我儿子一岁多的时候,就进了一回手术室。

那年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刚刚学会走路的儿子不小心摔了一跤,嘴扎到了路边的水泥刺上,将上唇及部分上颚劈成两半。

家人打车将儿子送来了医院。他裂开的上唇还有血迹,一直低头玩很小的那种弹力玩具车。

儿子被带进手术室,最初能听见哭闹,后来就听不到了。

虽然我说缝好了就没事了,即使有疤,将来留胡子就没有关系了等等,实际上,我很担心。

会不会发生麻醉意外、心脑血管意外、术中出血、术后感染、伤口裂开……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的那一个小时,仿佛是一个世纪。既希望护士出来叫我,又害怕护士出来叫我......

儿子的伤口是美容缝合,愈合很好。

儿子长大了,说一点儿都记不得进手术室的事了,但我却一直记得,以至于后来遇到类似场景,我的心就有些哆嗦----孩子多遭罪,父母多揪心啊!而给小孩子做手术,更是万万不能失手。

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这,应该是我哆嗦的原因,当然,也有年龄问题。

只不过,是小荷的年龄,不是我的年龄。

▲郎景和院士发给作者此条幅,作为对该文的点评

故事讲完了,给有缘看见这篇小文的朋友两点建议:

第一,如果你家孩子是女孩,青春期之前或者青春期出现腹痛、呕吐,不要轻易认为是受凉或者吃东西不卫生,要第一时间去医院就诊,必要时做个超声检查。因为留给医生手术复位卵巢并保留卵巢的时间,通常不超过24小时。

第二,如果你或者你的亲属诊断有不大不小、直径4-5厘米的卵巢囊肿,医生认为暂时不需要手术,或者由于种种原因在等待手术,一旦发生剧烈腹痛,尽快去医院急诊就诊。

最后,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没有机会进入手术室,不要让我这样胆小的大叔哆嗦。

图片/谭先杰提供

编辑/张雅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