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王夫人真的是“木头人”吗?

分享

   

王夫人真的是“木头人”吗?

2021-12-03  少读红楼

本文音频:王夫人真的是“木头人”吗?

王夫人是金陵王家的二小姐,按刘姥姥的话来说,曾经的她最是个响快人,且不拿大,如今上了年纪,又最是怜贫惜弱之人。

但嫁到了贾府的王夫人,在婆婆贾母眼中,却不是这样的,她不再是娘家那个响快的二小姐,而是木头似的,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

从响快人到木头人,王夫人前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在婆家的她,真的是个木头人吗?

刘姥姥进贾府一回,周瑞家的说王夫人如今已经不大管事了,管事的是她的内侄女王熙凤。王夫人不管事干什么呢?她每天只是吃斋念佛。

前八十回里,我们很少看到王夫人管理家族事务,最多是想起来什么,询问一下王熙凤,贾母带领孙子孙女们玩的时候,她也会参加,但多半也不说话,只在婆婆跟前伺候。

邢夫人替丈夫纳鸳鸯一回,贾母对着王夫人大发雷霆,这明显是贾母错怪了她,但作为儿媳,王夫人即便被冤枉了,也不敢出声辩驳。

贾政身边除了正妻王夫人,还有赵姨娘和周姨娘,在古代,妻妾为了争宠而内斗是常有的事,但我们从没看到王夫人与两位姨娘争宠,更没看到她如何打压和算计两位姨娘。

即便是赵姨娘母子几次三番兴风作浪,王夫人都没有出手制止,只要他们不过分,她就选择不理论。除非发生了像烫宝玉这样的大事,王夫人才会发作出来。

这一桩桩一件件看上去,王夫人似乎真的是个木头人,只要没有触及她的利益,对贾府的人事她似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自己本来也上了年纪,不想再过问太多俗事,也免生气恼。

尤其对婆婆贾母,王夫人应该是一直非常恭敬而又小心翼翼的,毕竟贾母那也是出身史侯家的大小姐,见多识广,品味不俗,又喜欢热闹,她一个儿媳,自然得时时在身边伺候,又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儿?

在娘家时的王夫人之所以响快,是因为她是个小姐,身份尊贵,要干什么家人自然都由着她来。而到了婆家,王夫人成了儿媳,成了妻子,成了母亲,无论哪种身份,她都不能再由着自己性子来,而是选择沉下来,由响快人到木头人,学着做一个贤妻良母,学着做一个当家主母。

应该说,王夫人的木头人标签,更多是做给贾母看的,因为在婆婆跟前,媳妇永远不能出风头,做好一个工具人就够了。让参加宴席便参加宴席,让受委屈就受委屈,少说话多做事总是没错的。

但当王夫人面对丈夫时,面对贾府的公子小姐时,面对贾府下人时,面对利益被侵犯时,只要不是面对婆婆贾母,她就不再是那个看上去笨口拙舌的木头人,而是个要口齿有口齿要手段有手段且雷厉风行的当家主母。

宝玉挨打一回,素日吃斋念佛话不多的王夫人,像是打开了情感的阀门,一个劲儿的劝阻贾政,又哭贾珠宝玉,那口齿再不像个木头人,倒像是素日最响快的一个人,忍了很久,终于爆发了。

你看她撵走金钏儿时毫无转圜余地的绝情,你看她将晴雯叫来时眼里口中的厌恶之情,你看她带人去宝玉的怡红院清理丫鬟时的气场,这哪里像是个木头人?

她对金钏儿是连骂带打,说她是“下作小娼妇”,她对晴雯更是哪只眼睛看哪只眼睛烦,说她“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她对芳官更是由衷的憎恶,说她“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

说金钏下作,说晴雯轻狂,说四儿不怕臊,说芳官是狐狸精,这些话都出自吃斋念佛的王夫人之口,这哪里是贾母眼中的木头似的儿媳妇?这分明就是出口毒出手狠的当家主母!

你看王夫人瞒着贾母暗暗提拔袭人,赶走晴雯,再看她面对初进贾府的林黛玉,那一番交代,哪里像个没口齿的木头人?更不要说薛姨妈住进贾府后,王夫人经常和薛姨妈长篇大套地说些家务人情等话。

这也是王夫人聪明的地方,整个贾府,她只有在面对贾母这个婆婆时,需要恭恭敬敬地立规矩,装作木头似的儿媳,好好侍奉公婆,以免落个不敬公婆的恶名。

公婆跟前看似不大显好的木头人,其实还有着令人想不到的凌厉一面,处理事情非常迅速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这显然是自己最拿手的看家本领。也许,这才是真实的王夫人,她本就是个响快人,是媳妇的身份让她不得不做一回木头人。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