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读书 / 看完《皮囊》,才知道活着最难的是什么

分享

   

看完《皮囊》,才知道活着最难的是什么

2021-12-05  江山携手
人这一辈子,最难的是什么?

有人说,钱难赚;有人说,情难还;有人说,活着本身就很难;也有人,对这个问题,闭口不谈。

在《皮囊》这本书里,作者蔡崇达说:“生活就是这样的问卷,你不回答,它就会一直追问下去。”

每个人的生活里,都充斥着各种“难”,与其被生活逼着走,不如转过身去,与困难正面相迎。

蔡崇达始终敢于直视自己的人生,他似乎有种洞穿生活本质的天赋,能从最为庸常的故事里,找到直击人心的痛点。

在他的笔下,有不少悲剧人物,但也有人,在与命运的搏击中,化身为自己的英雄。

正如罗曼・罗兰所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如果你不想被生活打倒,首先就是要认清生活,看清活着最难的是什么。

最难改变的是——偏见

蔡崇达出生于福建的一座沿海小镇,这里的每片海,都沉浮着不同的景致,也翻滚着蔡崇达无尽的回忆。

其中,有个人,给蔡崇达留下了最为深刻的记忆,那就是张美丽。

她是小镇上人人喊打的“妖精”,却是蔡崇达少年时,魂牵梦绕的“女神”。

张美丽年轻时,因为爱上了一个外地男人,不顾家里反对,与他私定终身。

即使后来,这个男人光明正大地娶了她,但守旧的街坊四邻,仍视张美丽为“坏女人”,把她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几年后,张美丽乘着改革的东风做起了生意,成了十里八乡的有钱人,可关于自己的指指点点从未停息。

为了消除偏见,她到处捐款,先是拿出5万块给学校建图书馆,后来又砸了20万给镇政府修大楼。

可是,她捐款越多,对她的诋毁就越强烈。

有人说她买毒品,有人说她做娼妓,就连本家的宗族大佬,都贴出公示,与她断绝关系。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开的娱乐城发生了一场械斗,有人被当场打死。

一夜之间,老百姓把娱乐城围得水泄不通,大骂张美丽是镇子上的一颗毒瘤。

就连张美丽的母亲都站在人群中,恶狠狠地说:“我当时就应该掐死你!”

这句话,成了压垮张美丽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天晚上,她一头撞死在了祠堂门口。

后来人们说,在死之前,张美丽一直喊冤,不停地发誓说自己从来没干过坏事。

张美丽的故事,让我想起了电影《哪吒》里,那句扎心的台词:

“人心中的成见就像一座大山,任你如何努力也无法搬动。”

世界上,最难改变的是别人的看法;而最傻的事情,莫过于活在别人的评价里。

你永远不可能改变所有人,更不可能消除所有的偏见。

我们能做的,是改变自己的心境,勇敢地为自己而活。

最难预料的是——命运

古人言:“卦不敢算尽,畏世事无常。”

天意难测,谁也不知道老天爷发给自己一副什么样的牌。

这句话,放在蔡崇达两个童年玩伴身上,再适合不过。

他们的名字都叫阿小,但一个是渔民家的儿子,一个是香港富商的公子。

渔民阿小,没读几年书就辍学在家,但他又不甘于做渔民,于是跑到社会上混,一路摸爬滚打,还差点饿死。

相比之下,香港阿小,就是人上人了。

他被一辆高档轿车送来乡下度假,他的漫画书、游戏机、拼图……让村里的孩子大开眼界。

每当这些时候,躲在阴影里的渔民阿小,总会咬牙切齿地咒骂命运的不公。

可是几年后,命运的轮盘一转,两个阿小的人生发生了逆转。

香港阿小,在短短几年内,遭遇了父亲病故,哥哥卷钱跑路的人间悲剧。

而他常年养尊处优,无一技之长,不得不卖掉房子,还清父亲生意上欠下了债款。

之后,香港阿小靠着四处打零工,勉强维持生计。

当香港阿小跌至低谷的时候,渔民阿小反而走在了人生的上坡路上。

渔民阿小在社会上闯荡几年后,做回了渔民。

他靠着起早贪黑的捕鱼卖鱼,攒了不少钱。

他买了一块地,建了一座小楼,娶妻生子,尽享天伦之乐。

网上一直很流行一句话: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人生无常,命运难料,没有人能预演自己的人生,我们都是在跌跌撞撞中,摸索着前行。

任何人的生活不可能一直处于高峰,也不会一直待在谷底。

我们需要做的是,无论顺境逆境,别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只有让自己变强,才能顺遂地走过命运里的风雨。

最难得到的是——理解

在《皮囊》里,蔡崇达随着思绪,零零散散地讲述着旧时光的故事。

当讲到大学同学张厚朴时,他的字里行间,充满了悲哀和内疚。

他为厚朴的人生感到悲哀,更为自己始终没能理解他而内疚。

读大学后,蔡崇达和厚朴成了室友,但很快俩人就分道扬镳。

原因很简单,厚朴是个叛逆的新潮青年,热爱音乐,以改变世界为理想。

而蔡崇达是个朴素地甚至有点土气的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好好学习,尽早赚钱。

俩人理想不同,自然走上不同的路。

大三这年,蔡崇达成为知名报社的实习生,赶赴北京就职,而厚朴的人生却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厚朴的“世界乐队”解散了,他自己也因为常年挂科,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

分别后不久,厚朴忽然打电话给蔡崇达,希望蔡崇达理解他的困境,带他去北京闯荡。

然而,当时的蔡崇达,无法对厚朴的痛苦感同身受,还像从前那样苦口婆心地劝他做人要踏实。

厚朴指责蔡崇达不懂他,愤怒地挂断了电话,再也没有联系。

又过了两年,厚朴终于受不了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在无人理解的绝望中,自杀身亡。

或许,厚朴永远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对另一个人的伤痛真正地感同身受。

你万箭穿心,你痛不欲生,也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别人也许会安慰你,也许会同情你,但永远不会真正感受到你的疼痛。

常言道:他人难悟,悲喜自渡。

不要指望别人理解自己,更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人生在世,能理解你的只有你自己,能救赎你的也只有你自己。

最难放下的是——执念

为什么蔡崇达拼了命地要赚钱?

在书里,他直截了当地给出了答案:因为贫穷。

蔡崇达的家庭贫穷到什么程度?

贫穷到母亲不得不半夜偷偷去菜市场捡烂菜叶子,回来煮着吃。

他们的贫穷除了时运不济,其实和母亲执意建房子脱不开干系。

早些年,父母因为超生了蔡崇达这个老二,丢了工作,还被罚了三年粮食。

后来,父亲经商屡屡受挫,还在蔡崇达读高二这年,中风偏瘫。

可就在父亲刚刚出院后不久,母亲却提出,要加盖家里的房子,盖一座四层小楼。

房子,似乎是母亲永远放下不的执念。

从她结婚那年,她就一直憋着一股劲儿要盖房子。

无奈,家里频遭厄运,房子的事儿就耽搁了下来。

或许是父亲的病刺激到了母亲,总之,她不顾众人劝阻,把家里仅剩的那点钱,都投到了房子上。

最终,房子建好了,生活却毫无起色。

反而陷入一种僵局,一家人整天为钱发愁,争吵不休。

这世上的人,大多苦于两件事:一是得不到,二是已失去。

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道理,可偏偏有人不信,紧攥着那些“想要又得不到”的念头,折磨自己。

佛语有言:我执,是痛苦的根源。

很多事,你越是想去办成,越是适得其反;很多梦想,你越是想实现,越是遥不可及。

太过执着的人生,是一场灾难;而学会放下,才是活得通透的智慧。

人生匆匆,何必执念太深,随遇而安,随缘而活,才是与生活和解的最好方式。

最难看清的是——自己

蔡崇达在《皮囊》的最后,写过这样一段话:

“我真正动笔时,才发觉,这无疑像一个医生,最终把手术刀划向自己。”

他开始回忆自己走过的路,向我们毫无保留地剖解他自己。

他承认自己走上文学道路的初衷,是为了赚钱,为了撑起那个偏瘫的家。

为了拿到奖学金,他从小刻苦学习;

为了给父亲治病,他一上大学,就疯狂打工。

为了省下一点车费,他一年到头不回家,大年三十还在值班。

有一次,因为疲劳过度,蔡崇达在工作岗位上发烧近40度,一度昏厥。

他拼了命地赚钱,可当他足以带家人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却陷入迷茫。

他质问自己:你真正喜欢的到底是什么?你真正享受的是什么?你到底要什么样的生活?

走过人生的至暗时刻,蔡崇达忽然发现,他看不清的,不是命运,而是自己。

为了看清自己,蔡崇达强迫自己慢下来。

他回到故乡,重走那条斑驳的石板路;他回忆过去,细细品味童年往事;他去远方旅行,感受异国风情。

最终,他发现,自己依然热爱文学,真正享受的是为一个个普通人记录下他们的故事。

当他坐到电脑前,为《皮囊》这本书敲打下一个个句点时,蔡崇达才明白:这正是他苦苦寻觅的感觉。

在希腊的阿波罗神庙前,大门的石板上刻着一行字:“认识你自己”。

生活中,我们总愿花更多的时间去揣摩他人,却很少去探究自己。

而人这一生,最紧要的不是读懂别人,而是认清自己。

看清自己的理想,看清自己的能力,看清自己到底想要哪种生活,才能为生活找准定位,把控好人生前进的方向。

《皮囊》,是蔡崇达写给时光的故事,关于苦难、关于理想、关于自我。

他用这些陈年旧事,为我们凿开了一扇理解命运的大门。

让我们意识到生活从来困难重重,人生从来苦乐参半,命运从来难以捉摸。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说:“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时时都会感到被生活的波涛巨浪所埋没。”

生活很难,活着更难,人这一辈就是个渡难的过程。

当我们看清生活里的“难”,只要下定决心,逼自己走下去,必将迎来属于你的晴空万里。

与朋友们共勉。

作者 | 瑾山月,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图片 |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