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音陇风 / 待分类 / 曹军发||小说||姑妈

分享

   

曹军发||小说||姑妈

2021-12-07  乡音陇风

小说天地



姑妈


  文|| 曹军发(甘肃)

    娟子觉得她是天佑的,她一直这么认为。
    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她一直品学兼优。高中和大学时,学校减免了她的学杂费,大学时还为她提供了勤工俭学的机会,拿全额奖学金。毕业后也顺利入职国家事业编制。姑妈逢人必夸:我囡囡(娟子小名)从来没让我操心过…
    六岁那年父母双双罹难,留守在家的她躲过了一劫。全家人哭得昏天黑地,年幼的她不知道伤悲。姑妈炙热的泪滚落在她的脸上、脖跟,她依偎在姑妈的怀中。她诚恐地看着人语唏嘘,无声哽咽,不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父亲兄妹四人,父亲最小,爷爷奶奶也随他们生活。大伯、二伯另起炉灶,家境殷实。大伯两个儿子,二伯两个女儿。父母为了再给家族添一男丁,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的撬门扭锁,强拉硬拽而选择外出东躲西藏、漂泊打工的生活。意外就发生在他们飘泊不定、颠沛流离的路上。一辆載满砂石的车辆机械故障冲出了车道,冲进了他们租住在城乡结合部临时搭建的小窝棚。父亲当场死亡,母亲抢救无效也宣布死亡,货运司机也在事故中不幸罹难。
    事故的调查处理颇费周折,两位伯父在几次调解和事故认定中无望地叹息。姑妈抱着她一次次申诉、上访。最终裁定赔付安葬费、人命价、父母赡老费、子女抚养费共计人民币三十六万八干元。逝者火化入土为安,然而家族中却起了小小的波澜。大伯和二伯都愿意收养她和爷爷奶奶,前题是赔付的款项全部归他们所有。争执不下,知子莫如父,娟子的爷爷奶奶不愿意随两个儿子生活。在他们有生之年亲力哺育娟子,赔付款暂归姑妈保管,一切生活用度和大宗开支由姑妈从赔付款中支出。至此,大伯、二伯也和姑妈关系逐渐冷淡,走动也少了。
    爷爷奶奶在世时,娟子被宠成了宝。爷爷奶奶倾其所有满足娟子的每一个愿望。春衫冬祆,围巾鞋子,姑妈每每早早就为娟子备了,隔三间五来家缝缝洗冼。
    姑妈每次来家,总有发不完的牢骚、干不完的活。抱怨爷爷奶奶将东西乱放,抱怨娟子不爱惜衣服鞋子,不注意个人卫生。每次临走前总要烧一盆热水,将娟子的头生硬地按在盆中洗一次,免不了数落几句。娟子对姑妈的感情在亲情和敬畏中徘徊。
    十八岁那年,爷爷奶奶先后去逝。娟子只得随姑妈生活。那年她正在市里上重点高中,姑妈家的两个孩子都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很少回来。姑父性格温善,很少言语。娟子住校,寒暑假回家住上一段时间,她谨慎做事和说话,惟恐激怒了一边做事一边发牢骚的姑妈。
    大学时她更少回家了,节假日勤工俭学,寒暑假又去做临时工。姑妈免不了抱怨:一个个翅膀硬了,飞了…
    姑父走得突然,参加了工作的娟子不记得她有多久没回去了。姑妈打电话哽咽地说道:你姑父走了,好好的怎么走了…娟子的泪落了下来。请假奔丧回家,姑妈消瘦苍老了许多,念念叨叨:“我怎么就没注意他的身体,好好地说没就没了”…
    丧事完毕,表兄、表姐都坚决要求带母亲去身边住,姑妈却不同意。“让我再陪陪你爸,为你姊妹守住这个家,你爸七七斋斋,年头节月,你们回家有个去处。囡囡婚事末定,梳妆出嫁,得从这个门中出去…”。
    众人相劝无果,假期又至,纷纷离去。免不了惦念,电话、视频问候。姑妈的境况一日不如一日,小病不断,一年住了好几次医院,检查结果更是令她们瞠目结舌:脑动脉硬化,脑萎缩,冠心病,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肾、膀胱结石,骨质疏松…
    表姐拖着哭音给她打电话:"姑妈又摔倒了,让上医院,谁劝都不听,经常念叨着你,看你能不能请假回来一趟?…″娟子留了请假条,匆匆踏上了回家的高铁,她第一次感觉到家的遥远和回家的迫切。姑妈见到她又怪嗔:"我好好的,一个个跑回来干啥?”
   夜色沉沉,姊妹几轮流劝姑妈去城市三甲医院接受治疗。老太太就是一句:"不去"还劝众人休息,唯独将娟子留了下来。从箱底取出一个大大的包裹,层层解将开来,有绣花的锦披盖头;描龙画凤、富贵吉祥、红双喜的鞋垫;珠联壁合,鸳鸯双栖的枕头;富贵牡丹的绣花鞋;百年好合的长命锁…锦缎被面,红色床单,被套,枕套,枕巾;又打开一个小包裹,一对半新的银手镯,"这是我出嫁的时候你爷爷用银元打的,我留给你!"又打开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沓沓整齐排放的银行取款回执单、清息回执单和一张银行卡。“孩子,这是你父母当年拿命换来的钱,每一笔支出,我都将回执单给你留着,剩余的钱存在卡里,做为你结婚时用的嫁妆,我也没钱给你---我的病反反复复,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出嫁的那天,这些东西你收好!我也希望能看到我囡囡出嫁,带着孙子来看我…”
  泪水早己模糊了娟子的双眼,她愧疚、自责,她不是一个好侄女!姑妈对她深深的爱她一直忽略不见,甚至认为理所当然。这么多年来她没有一句真心地说一声谢谢。她才是姑妈最疼、最揪心的牵挂。她一直站在默默付出姑妈的肩上,走向了更高、更远…
   娟子从随身包里取出了刚领到手的房产证,"姑妈你看,我买房子了,我要接你去城里住,看我结婚、生孩子…哦,还要你帮我带孩子,您到那里,那里就是家!有您才有家。嫁妆您帮我先收着,出嫁时您看着我穿上、戴上…″

    姑妈端祥了半会房产证,眼角嘴角微微上扬。
    "好 好,嫁妆我帮你收着!我囡囡长大了…″
    "明天上医院"
    "好 好″
    "今晚跟您睡!”
   "去 去 去,大丫头片子了,脚都不洗,臭死个人,谁跟你睡!"
    "不嘛!就跟您睡,我打水给您洗脚,我也泡泡"
    "我没老到让你伺候,别贫了,快洗脚睡觉,我摸摸炕烫不~我老了怕冷,热炕你还习惯么~"。

    母女俩一阵说说笑笑,熄灯睡觉。伴随姑妈轻微均匀的呼吸声,娟子甜甜地入睡,睡梦中她走进了一个阳光明媚的草地,蝴蝶飞舞,小鹿奔跑,松鼠在树枝上跳跃,还有不知名的鸟儿在啾啁。她开心极了,欢呼奔跑。两个人从她身边经过,她看到了她的爸爸和妈妈!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她兴奋地喊着:"爸爸!妈妈!"。个人两个人只是微笑着看了她一眼,越走越快,渐行渐远。可是她努力地奔跑呼喊,他们似乎并没有听到。一道强烈的光照下来,他们走向了光,光线越来越强烈,刺得她睁不开眼,只看见两个小黑点逐渐消失,强光逐渐变弱,光中有一个人影显现出现,随着光线的越来越弱,人影越来越清。是姑妈!她委屈地跑向姑妈,口中呼唤着:"姑妈!姑妈!″

    屋子里灯亮着,姑妈手中拿着毛巾半跪在她身边:"多大的孩子了,睡觉还蹬被子,唉!我老瓜了,炕烧得烫得看把我娃热的…"

                                                                                                                           20211202于正宁宫河







●作者简介:曹军发,甘肃正宁人,爱好书法和文学。自媒体公众号《墨苑书香》,兼任文学公众号平台编审,作品百余篇散发于各微信公众平台。作品以小小说、散文为主,充满了浓浓的乡土情怀。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