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原创之家 / 待分类 / 【洞庭作家】史春华/第一次旅行

分享

   

【洞庭作家】史春华/第一次旅行

2021-12-08  潇湘原创...

第一次旅行

作者:史春华

一九九〇年五月二十七日,参加完湖师大中文本科函授班的最后两堂考试(《理论语言学》、《中学语文教材教法》又名《语文教育学》)后,就像战场归来卸除盔甲而且毫发无损的人,别提有多高兴。在匆忙打点行装准备返程的同时,还不忘叫上几个伙计,去校门旁的店子里,舀上一罐啤酒,叫来一碟臭豆腐,最后欢愉一番。此时,恰逢春插假期,又刚从新闻台中得知,出土的秦始皇兵马俑在荆州展出,于是便决定独自去荆州轻松一下。这也就成了自己的第一次外出旅行。

路过澧县,并在此住宿了一晚。那是受了一位朋友的邀请。朋友很客气,第二天中午留住吃中饭。下午由朋友介绍的便车,经过公安、石首,到了沙市。在沙市的中山公园逗留了一个多小时,拜谒了孙先生的铜像,然后就去了荆州古城。

去古城,不仅仅是因为展览的缘故,其实也是多年的夙愿。中学时代就看过《三国演义》,里面关羽大意失荆州的情节令人叹惋。以后在脑海中渐渐形成一个清晰完整的印象——失荆州,关羽被斩,是蜀汉由盛及衰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兄弟情谊,先是张飞被手下所杀,后是刘备被陆逊所败,最后不得不白帝城托孤,一代枭雄由此划上句号。“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多少英雄!”曾经那个灿烂的天空,如今留下的只是慨叹和惋惜,是人们不尽的凭吊与追忆。我首先由西门登上城墙。那逶迤弯曲的城墙,那城墙上枪眼哨卡,还有踏凹的青石砖块,以及不灭的石墩,无一不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我缓步而行。手扶长满了青苔的蜀汉遗迹,眺望夕阳余辉照耀下的护城河。护城河内波光点点。有游人指点护城河旁的一块绿洲,说是刘备的钓鱼台。荆州城北的纪南城,则是之前楚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据文献记载,楚国曾在这里建都达四百年之久。因此,保存在地下的文物极其丰富。关于这一点,第二天便得到了更多的真凭实据。

当晚,在一名叫“江陵饭店”的招待所住了一宿。傍晚,叫了一盘卤猪脚。他们说这是他们这里的特色菜,也是店里的招牌菜。我自斟自饮,虽有豪情,却无“斗十篇”的才情。旁边两男人的划拳令不绝于耳――哥俩好呵,三桃园;四季财呵,五魁首;六六顺……在他们“喝、喝”的吆喝声中,我也喝上那么一口。不知怎么的,脑中始终萦绕着辛弃疾的“爱上层楼”的词儿。“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这也许是人们常说的一种妄想症,或曰一种心理疾病吧。我有“愁”吗。也许有那么一丁点儿。八零年师范毕业分配在一所偏僻、且条件十分艰苦的学校不说,两次被盗,盗得连牙膏牙刷都没有了,一度可谓穷得叮当响。为了摆脱困境,不得不继续努力。八四年参加自考,八七年以专科学历,通过关系弄来一个可以参加中文本科函授班的参考资格。所以才有了九零年五月二十七日这一刻的快乐。当然,这也是作为一名读书人通过寒窗苦读后对所得结果的期盼。

好了,还是言归正传。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了荆州地区博物馆。这座博物馆的建筑规模很大,各种雕刻精细,设计依我看非常完美,具有一定的审美价值。人处其中,既感觉到是文物古典的陈列之处,又好像觉得是园林游玩之所。那天的人很多,显得有些拥挤。我首先参观了秦始皇的兵马俑展览,这可能是最近才开设的,因为连广告都还是用红纸写的,无破损之处。展览厅展出了许多人、马的陶俑,和真人真马差不多,战车若干乘。战车是起始于商周的战车,后来被秦大量采用,所以秦便有了“千乘之国”之称。这种战车主要由轮、轴、與、辕、衡、轭等六部分组成。一般由四匹马拉着。除此之外,里面的石器、铜器、宝鼎非常多,无法一一记下。印象最深的还有春秋战国时期的越王勾践剑。剑尺来长,虽泛着青苔的印迹,但无不透射出一种闪闪的寒光。遥想当年越王是如何的卧薪尝胆,甚至把自己的爱臣、忠臣范蠡的妻子西施都搭了进去,以图东山再起。新石器时代是公元前一万至公元前四千年左右。它的标志是磨光石器、发明陶器、出现农业。荆州地区属江汉平原,至当时已发现两百多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如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龙山文化等,经历史学家考证,都是具有连续发展关系的原始文化。因此,在这个长江中游地段,文物古迹特别多。陶器以灰色为主,器形复杂。许多大型器物前所未见,教科书上没有出现过。纹饰以绳纹、蓝纹并重,还有方格纹,附加堆纹等。除此之外,还有小罐、长颈壶、圈足杯等各种各样的陶器和铜器,数也数不过来。

之前所提到的龙山文化,约前4600年――前4000年,是江汉地区原始文化的最后一个发展阶段。大概是为了展示文物古迹的丰藏以及地理位置的特殊,博物馆将许多出土的东西都标上了地名。例如石镰,京山县出土;石斧,江陵蔡台出土;石锄,公安王家出土;石铲,松滋桂花树出土。关于石铲,河南也有发现。两地均有发现,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河南地处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同属中华古代文明的发源地。两个流域,遥遥相对,依依相存,共同孕育了我们中华古代灿烂的文明。

我还参观了江汉古尸。这具男尸发掘于江陵县纪南城,距我参观的时间有2142年。棺椁很大,分内外两层,尸体保存完好,内肠等生物器官清晰可辨。专家从嘴里唅的一颗印章以及其它方面材料推断,此尸名叫“隨”,是县令之类的职务,死时60岁左右。这具荆州出土的男尸与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女尸辛追夫人,同属西汉,其保存完好程度,同令世界感到震惊。在我参观的那一天,还有许多外国游客,他们用相机“咔嚓、咔嚓”拍下了这惊人的情景,而我只能凭手写和记忆。

下午3点,我从沙市乘轮船返回。晚11点至湖北监利的盐鱼套。在船上,我仍然是对江饮酒,仍然是豪情万丈,却无诗意。可惜啊,我总感觉我的才情有限!只能痴痴地看着与船俱下的一拔一拔的旋涡,两岸的青色,起伏盘旋的小鸟。面对这些奇异的景色,顶多也就是韵味一下“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廖廓意境罢了。

荆州,什么时候再游!

       (2020年10月21日根据日记整理)

附:                    

  梦断荆州(自撰)

曾忆荆州①古城楼,

磋砣岁月空自愁。

自古英雄有弘愿,

如走麦城②死不休。

时间犹如长江水,

不舍昼夜向东流。

可叹人生苦和短,

一觉醒来恍若梦。

如今青丝染白发,

早已不计邯郸路③。

遥指青天为什么?

时不待我任沉浮。

夜晚卧榻不成眠,

楚汉月影仍依旧。

也罢也罢真俊杰,

人生征战几人回!

注释:①曾忆荆州――指三十多年前的一次荆州之旅。②走麦城――指蜀汉名将关羽失荆州、走麦城之事。③邯郸路――即封建社会读书人受封做官的仕途之路。

 2018年10月4日于夜宿荆州

作者简介

史春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本科毕业,中教高级,在各级各类刊物发表文章多篇。有自己的研究课题和专著。现已退休。

图片:作者

征稿说明 《潇湘原创之家》   

  专辑大全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