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六

 左右诗歌馆 2021-12-15

55

次年春节过后,李白从兄、襄州县尉李皓自家乡清廉过完年归来,专程到安州寿山庄园探望他一家,带来远房亲人的问候与财物,父母大人果然对添了一个孙女感到无比高兴……

李皓也关心着从弟的前途,给他提供了一条就业信息:荆州长史兼山南东道韩朝宗,善于识人,喜提拔后进,四海学子趋之若鹜,成为一时之风气,士人中有“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之说……李皓表示,愿尽全力将李白引见于韩。

李白听罢,十分激动,一斗酒灌下,当晚便做成一文,次日二人便打马上路赶赴襄州……让他俩赶路,我们来欣赏一下此文:

与韩荆州书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岂不以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愿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寒贱而忽之,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颖脱而出,即其人焉。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此畴曩心迹,安敢不尽于君侯哉!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幸愿开张心颜,不以长揖见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权衡,一经品题,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耶?昔王子师为豫州,未下车,即辟荀慈明,既下车,又辟孔文举;山涛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为侍中、尚书,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荐一严协律,入为秘书郎,中间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之徒,或以才名见知,或以清白见赏。白每观其衔恩抚躬,忠义奋发,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诸贤腹中,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傥急难有用,敢效微躯。且人非尧舜,谁能尽善?白谟猷筹画,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积成卷轴,则欲尘秽视听。恐雕虫小技,不合大人。若赐观刍荛,请给纸墨,兼之书人,然后退扫闲轩,缮写呈上。庶青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幸惟下流,大开奖饰,惟君侯图之。

  如此之美文,加之人又雄俊士口又若悬河,加之还有一点小关系,结果却失败了!败在何处?这完全是不同的认识论的问题:文采飞扬也可以被视作人不踏实,口若悬河也可以被视作夸夸其谈,相貌堂堂也可以被视作绣花枕头,有点关系也可以被视作不走正道,总之,阅人无数颇能识人的韩朝宗没有看上李白——再给君子找个理由吧:到过长安之后的李白再见到这些地方官时,已经不放在眼里,难免有些傲气……

李白生不逢时乎?

这是一个怎样的朝代?次年正月,当朝皇帝李隆基在东都洛阳耕籍田,大赦天下,下令三百里内刺史、县令以乐进,竞为奢靡。又令天下士人,其才有霸王之略、学究天人之际,及堪为将帅牧宰者,五品以上官吏各举一人……

正是得了上述皇命,斯年五月,元演邀李白一起北上太原拜见时任并州守将的其父,想让其父向朝廷举荐李白或直接留在军中幕府。初来乍到时,李白颇得元父欣赏,其剑术、射术确实了得,没有几个军官可以与之匹敌,从身体和军事技术上说确实是从军的料子,但是日子一长——李白在其军中竟然住了一年!他的诸多毛病便暴露无遗了,贪杯是首恶,不但自己贪杯,还替贪杯者求情:有一个名叫郭子仪的下级军官,因酗酒要吃军棍三十,不关李白事,他却莫名其妙地为之苦苦求情——哦,还是有理由的,他说他观此人有将军之相,不是一般人,日后必有大出息,权且饶了他吧……最终,元父还是免了郭子仪这三十军棍,倒不是给李白面子(他算老几啊),而是郭父——寿州刺史郭敬之派来的求情者已经来到军中大帐。至此,元父对李白可以下结论了:不宜从军,亦不举荐。他哂笑着对儿子元演说:“你这朋友要是带兵打仗,那不就得醉卧沙场了嘛!”

貌似空手而归,李白此次太原行却必不可少,有大意义,与其性命攸关。

56

行者李白借太原之行将自己的足迹延伸至迄今最北的雁门关,然后折返。只身南返途中,他游历了王屋山,拜访司马承祯、胡紫阳而不遇,抵达他深爱的洛阳时,他准备在此大歇几日,重游东都。当此之时,洛阳面积不及长安,繁华程度却丝毫不差,是富人的天堂。时值早春,李白从大北方一路赶来,骑着五花马、穿着千金裘、提着龙泉剑,先不找驿馆歇脚,直朝那最热闹最豪华的酒肆寻去,只身一人,不要包间,就在一楼人多语喧处吃酒,三杯清酒灌下去,这人才理顺了,魂才回过来,神志才清醒了,大门口处一挑棉布门帘进来一个道士,他怎么瞧着有几分眼熟,他深知自己:天生瞧道士顺眼,可别认错人,便反复多看了几眼——他奶奶的!这不是咱哥们儿元丹丘嘛!谁说冤家路窄,好友的路也他妈窄!原本他下一站就是嵩山颖阳山庄,就是找元丹丘厮混去的,天可怜人,非让他们提前相见……

两人相见非外亲,又是拍打又是搂抱,惹得四周食客们纷纷为之侧目,过了半晌,元丹丘才想起来:“兄弟,我一时高兴忘了,我这次出来还带了一个朋友,我来介绍一下……”说着,将身后一位眉清目秀的公子拉到李白面前:“邓州岑勋,人称岑夫子,相门之子,人家这一门竟然出过三相。”

李白会说话,行拱手礼道:“看来,我与相门之子有缘啊!岑夫子好!”

元丹丘刚欲向岑勋介绍李白,岑勋一摆手制止道:“不必了,想必这一定是我大唐王朝未来的诗王李白先生吧?”

是不是真朋友?看看朋友的朋友怎么说你就知道了……李白心中热浪奔涌一片潮湿:“正是……”

“此处人多嘴杂,不方便说话……”元丹丘道,“店家!在二楼开个包间,俺仨要好好吃酒、说话!不醉不归!醉也不归!”

这一晚,在这个酒肆的这个包间里,酒浆四溅,话语飞扬……到最后,三人全都喝得大醉,店小二来结账时,元、岑二人已经趴下了,李白酒气熏天道:“没……没钱!我有五花马……我有千金裘……全都拿去当酒钱……龙泉剑不能给你……侠士不可无剑……”——在酒后,也少有真正的不省人事,他如此说,是源于他刚对元、岑二人讲过:在长安,贺知章如何待他?用皇帝所赐之金龟付酒钱……

店小二见状,知是顾客醉了,结不了的账,那就暂时不结吧,反正这三位也不打算走……店小二刚退下,却听见那厮在狂呼:“小二,笔墨伺候!”这好办,酒楼高档,来这儿的客人酒后作诗的事常有,于是噔噔噔就送来了……

这一夜,在大唐帝国的东都洛阳,不知可有人观测天象,注意一下太白金星的动向……因为在这一晚,比在国史中任何一条记载都要重要的一件事发生了!

天亮以后,头一个醒过来的醉鬼是岑勋,他昨晚上当着李白面背了一晚李白诗,今早醒过来,看到屏风之上,有李诗一首:

惜罇空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云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罇空对月。

天生吾徒有俊才,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

钟鼓玉帛岂足贵,但愿长醉不用醒。

古来圣贤皆死尽,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 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岑勋大呼小叫道:“大唐诗王易主矣!大唐诗王易主矣!”

是的,他说的一点没错:事实上,大唐诗王就是在这一夜在这首诗写出之后易主的,但要让更多人认识到这一点,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接下来几日的东都游览中,以及随后三人到嵩山颖阳山庄元丹丘处住留一年,元、岑二人一直为该诗的尽善尽美出谋划策,最终定稿于嵩山: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

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斯年李白36岁,正是生命与诗歌中最好的年纪,悄然来到了大唐诗歌的王座之上,来到了华夏诗歌之巅!他的种种不称意,他的万古愁,都挡不住他诗的步履,不断向上攀登……

     57

开元二十五年(西元737年)春日,李白北游归来,途径襄州时,三过孟浩然家门而不入,时年37岁的他已经学会分辨:何谓平等的真友?在大唐诗坛上小有名气的他已经不甘于去当他人的迷弟了……

生命有限,时光有涯,最好的一段生命,最有价值的一段时光,是用来干嘛的?写“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书“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喷“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还有便是:用生命创造生命!

这生命也可以过得多么富有诗意!又一次远游归来,又一次小别胜新婚,这一对壮年夫妻联手雕塑出了他们的第二件作品——这一回,是个男孩,比姐姐小四岁,像是出自最合理的人生规划,像是符合优生的精心安排……

李白欣喜若狂!每一次对生命的创造都令他无限狂喜,就像每一次对诗歌的创造一样。毋庸讳言,少装正确,二胎得子的喜悦肯定大于头胎得女,这源于他所接受的文明以及身处的时代——不论是父系所承的华夏文明,还是母系所在的波斯文明,都以男为尊——武则天有所改观但并没有彻底打破这一点,武周之后,拨乱反正,似又回到从前……

从一个细节便可看出:四年前,女儿李平阳出生时,李白并未给她取乳名,这一次不一样了,他给儿子先取了一个爱意满满的乳名:“明月奴”——众所周知,他一生最爱月亮,把自己儿子唤作“小月亮”,真是爱的互证,而且这是一个多么西域化的名字,无意间透露着他血脉的来历。先取乳名,只是为了用满一个月的时间来认真考虑,赶在喝满月酒时向众亲友公布爱子的大名。
     生男生女之不同,从周边环境的反应也可以看出差异:四年前,破戒写信回家,未得回音;这一次,并无正式通告,李氏家族准备前来喝满月酒的嘉宾阵容已经派出:以大伯父领衔亲兄弟参加的最强阵,堪比他大婚之时。由于打小天资过人便被父亲寄予厚望之故,他时时背负着对于这个家族的责任,离家十三载,求仕之路上寸功未立,只是在无用之诗上浪得一点虚名,此番得子令其有立了一功之感(毕竟抢在了李紫李蓝之前),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家族而言,繁衍后代家丁兴旺是第一位的,他还是有所作为的嘛!
      重男轻女之风,同样盛行于许家,四年前得外孙女时并未大肆操办,这回就不一样了,满月酒宴办得像李白与许紫烟的婚礼一样热闹,乃至乐极生悲:酒宴上,李白公布了小儿明月奴的大名:李伯禽——伯禽者,周文王之孙、周武王之侄、周朝鲁国首任国君之名,还是来自于李白对古代人物的喜爱,寄托着他对爱子的厚望!酒宴上,许员外乐过了头,敬酒必干,忽然倒下,一命呜呼!愣把外孙的满月酒办成了自己的丧事!

   许家的顶梁柱轰然坍塌。

编后:

应出版方要求,连载到一半暂停,后一半留待出版前后。感谢诸位的跟读,让我得到了有益的反馈,将马不停蹄地继续后半部的改定。我已知道:又写了一部好书!(伊沙)

《创作谈》

伊沙

《李白》者

倾毕生学术之积淀

倾所有小说之才华

倾一身诗人之真气

于一书

没可能在他人之下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一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二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三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四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五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六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七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八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九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一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二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三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四

伊沙 长篇小说《李白》连载  十五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