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462杜甫五律《观李固请司马弟山水图三首》读记

2021-12-18  小河西   |  转藏
   

杜甫五律《观李固请司马弟山水图三首》读记

(小河西)

观李固请司马弟山水图三首

简易高人意,匡床竹火炉。寒天留远客,碧海挂新图。

虽对连山好,贪看绝岛孤。群仙不愁思,冉冉下蓬壶。

方丈浑连水,天台总映云。人间长见画,老去恨空闻。

范蠡舟偏小,王乔鹤不群。此生随万物,何路出尘氛?

高浪垂翻屋,崩崖欲压床。野桥分子细,沙岸绕微茫。

红浸珊瑚短,青悬薜荔长。浮查并坐得,仙老暂相将。

此诗作于广德二年(764)。由诗题知:李固有弟曾为司马,画了一组山水图。特请杜甫观看并题诗。李固,生平不详。司马:官名。例如:杜甫父亲杜闲终官为兖州司马。【《唐六典》(卷30):中都督府。司马一人,正五品下。

简易高人意,匡床竹火炉。寒天留远客,碧海挂新图。

虽对连山好,贪看绝岛孤。群仙不愁思,冉冉下蓬壶。

简易:简单易行;性情坦率平易。《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高帝悉去秦苛仪法,为简易。《刘向传》:“向为人简易,无威仪,廉静乐道,不交接世俗。”《东观汉记-马援传》:援外类倜傥简易而内重。

匡床:安适的床;方正的床。《商君书-画策》:人主处匡床之上,听丝竹之声,而天下治。《同声歌》(汉-张衡):思为莞蒻(ruò)席,在下蔽匡床。《倡女行》(唐-乔知之):愿君解罗襦,一醉同匡床。

碧海:传说中的海名。《海内十洲记》:扶桑在东海之东岸。岸直,陆行登岸一万里,东复有碧海。海广狭浩汗,与东海等。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甘香味美。《有所思》(唐-李白):我思仙人乃在碧海之东隅,海寒多天风,白波连山倒蓬壶。

冉冉:形容时光渐渐流逝;形容事物慢慢变化或移动。《离骚》(先秦-屈原):老冉冉其将至兮。吕向注:冉冉,渐渐也。《却东西门行》(汉-曹操):冉冉老将至,何时返故乡。《答魏太子笺》(魏-吴质):日月冉冉,岁不我与。《种瓜篇》(曹魏-曹睿):种瓜东井上,冉冉自逾垣。

蓬壶:同蓬山蓬岛蓬莱蓬丘蓬瀛。传说中的海中仙山。《拾遗记-高辛》(卷1)(晋-王嘉):三壶,则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形如壶器。《题海榴树呈八叔大人》(唐-沈亚之):曾在蓬壶伴众仙,文章枝叶五云边。

大意:高人性情坦率不拘,舒适的大床,燃竹的火炉。大冷天留下远方的客人,挂出一幅碧海新图。碧海对连山虽很美,更想看碧海中孤岛耸立。一群仙人无忧无虑,慢悠悠飞向仙山蓬壶。

方丈浑连水,天台总映云。人间长见画,老去恨空闻。

范蠡舟偏小,王乔鹤不群。此生随万物,何路出尘氛?

方丈:又名方壶。传说中海上三山之一。(参见本文蓬壶注。)

天台:仙山名。《游天台山赋》(晋-孙绰):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皆玄圣之所游化,灵仙之所窟宅。《梦游天姥吟留别》(唐-李白):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范蠡:春秋越国大臣。《史记-货殖列传》: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乘扁舟浮于江湖。

王乔:仙人王子乔。《列仙传-王子乔》: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凤凰鸣。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游天台山赋》(晋-孙绰):“王乔控鹤以冲天。”

尘氛:灰尘烟雾;世俗之气。《飞来双白鹄》(南朝宋-吴迈远):可怜双白鹄,双双绝尘氛。连翩弄光景,交颈游青云。《题孙君山亭》(唐-牟融):长年乐道远尘氛,静筑藏修学隐沦。

大意:方丈仙山与茫茫海水接连,天台仙境总掩映于烟云。人间常看到这样的画图,然而人都老了也只是空闻。范蠡泛游江湖之舟太小,王子乔所乘仙鹤只有一只。此生也只能随万物迁移,哪里能跳出这世俗烟尘?

高浪垂翻屋,崩崖欲压床。野桥分子细,沙岸绕微茫。

红浸珊瑚短,青悬薜荔长。浮查并坐得,仙老暂相将。

崩崖:坍塌的山崖。《从萧叔子听弹琴赋得三峡流泉歌》(唐-李冶):巨石崩崖指下生,飞泉走浪弦中起。

子细:清晰;分明。《游仙窟》(唐-张鷟):烟霞子细,泉石分明,实天上之灵奇,乃人间之妙绝。

微茫:隐约模糊。《感遇》(唐-陈子昂):巫山彩云没,高丘正微茫。《梦游天姥吟留别》(唐-李白):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奉观严郑公厅事岷山沱江画图》(唐-杜甫):雪云虚点缀,沙草得微茫。

浮查:漂浮海上的木筏。《拾遗记-唐尧》(晋-王嘉):尧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于西海,查上有光,夜明昼灭,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出入矣。查常浮绕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复始,名曰贯月查,亦名挂星查,羽人栖息其上。群仙含露,以漱日月之光,则如溟矣。

相将:相共。《拟古》(晋-陶潜):翩翩新来燕,双双入我庐。先巢故尚在,相将还旧居。《自乡还远虢》(唐-王勃):人生忽如客,骨肉知何常。愿及百年内,花萼常相将。

大意:海上的大浪要掀翻屋子,坍塌的山崖好像要砸到床上。野外的小桥分明清晰,海岸沙滩环绕隐约迷茫。浸在水中的珊瑚看上去红又短,悬在石壁上的薜荔青又长。水中的浮查可以并坐,暂且与仙老同舟翱翔。

第一首前二联交代背景。性情坦率平易的李固,大冷天邀我留宿。又是匡床,又是火炉。还在墙上挂了一幅“碧海图”。后二联咏画。碧海对着连绵的群山已很美,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中间一座孤岛。图上群仙无忧无虑,飘飘然然飞向仙山蓬壶。(“不愁”的神仙让人羡慕。俺在人间太多愁。)第二首写图中山水舟鹤。前二联写山水。仙山连水,天台映云。画中常见,可人老了也没去看看让人饮恨。(上承第一首群仙蓬壶意。俺也像去看看蓬壶方丈。)后二联写舟鹤。画中有范蠡扁舟但很小,有王乔飞鹤,可惜只有一只。没船没鹤,俺这一生只能随世间俗物,再也出不了风尘了。(此首上下各用一景一情。情景交融。)第三首再写山水景物。大浪扑来似要翻屋,崩崖倾侧似要压床。(动感逼真。)野桥清晰沙岸渺茫。(有虚有实。)珊瑚红短,薜荔青长。(色彩斑斓。)尾联收结。画中有一个浮查。浮查不是很小。看来我可暂且与“仙老”同乘浮查,也去看一看蓬壶方丈。三首结构各异。主线是描摹山水图。次线是借机表达出尘之意。次线为主线服务。三首连读,时景时情,情景交融,变化多端,波浪起伏。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