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张琼林五十年临证秘方验方集

 cap6570 2021-12-22

八味拈痛汤

功效:活血行气,解痉止痛。

主治:痛证(一切器质性或非器质性病变的痛证,如痛经、粘连性腹痛、盆腔瘀血粘连症、胃肠神经痛、结肠痉挛、碎石后肾绞痛、癌痛等)。

方药:白芍30~50g、炙甘草8g、川楝子10g、延胡索20g、五灵脂15g、生蒲黄12g、香附12g、台乌药12g。

歌诀:拈痛原来古四方,重叠组合效更良;

芍药甘草金铃子,肝气失笑共成方。

按:本方由芍药甘草汤、金铃子散、失笑散、青囊丸(又名肝气散)四方组合而成。顽痛之疾,必须重叠组方,相辅协同,才能达到解痉镇痛的目的。方义明朗,无可多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尚需参照脏腑辨证,精审寒热虚实,随证加减之。比如肿瘤疼痛可加乳没、粟壳;粘连性腹痛可合粘连松解汤;盆腔淤血症可合桂枝茯苓丸……。临证医家,应遵循药尽其效。本人应用生蒲黄、旋覆花、车前子、黛蛤散类从来不用包煎,否则将大大地影响药物有效成分的煎出。不过在倒取药液时,必须用纱布过滤,以防花粉等服后引起药物性胃炎。本人业医以来,就发生过两起蒲黄过敏者,胃肠反应达3月之久,不可不慎。

头风石楠叶汤

功效:祛风散邪,通络定痛。

主治:偏正头风(血管神经性头痛、眶上神经痛)。

方药:石楠叶20g、川芎12~15g、白芷12g、天麻12g、白芍20~30g、甘草8g。

加减:前额痛者加葛根25g、升麻8g;偏头痛者加柴胡12g、刺蒺藜15g;枕后痛者加桂枝10g、羌活12g;巅顶痛者加藁本12g、细辛8g;全头痛者加蔓荆子12g、僵蚕20g;眶上神经痛加决明子20g、杭菊花15g;血压偏高者加山羊角尖片30g(先煎)、苦丁茶15g;血压偏低者加炙黄芪20g、制黄精20g;痛甚即吐者加代赭石30g(先煎)、半夏15g;痛剧如啄如锥者加大蜈蚣1条,或蝎蜈胶囊2粒,1日3次。

歌诀:头风痛彻寐不安,石楠芎芷麻芍甘;

啄痛加入蚣一条,增药随证再互参。

按:以石楠叶为君组方治疗头风者,首推《现代实用中药》,原方由石楠叶、川芎、白芷、天麻、女贞子5味药组成,用以治“女子神经性偏头痛”。本人应用时去女贞子加芍药甘草汤,名头风石楠叶汤,从而扩大了应用范围。石楠为蔷薇科、灌木(或次乔木),原生深山,现园林、护道广为栽培,其叶性味辛、苦、平。有祛风、散邪、补肾、镇痛功效。甄权谓“能添肾气……逐诸风”,李时珍称之为“风药”,并说:“古方治风痹肾虚要药,今人绝不知用,识者亦少”,“浸酒饮,治头风”。可见李氏还做一番“圣药钩沉”的启用工作。吴仪洛说:“祛风通利,是其所长;补肾之说,未可信也。”所以叶橘泉先生综诸家之言,独取其祛风、散邪、止痛作用,制方列为“君”药。至于陶弘景说:“女子不可久服,令思男”,又把这味类似淫羊藿温补肾阳功效,具有“性兴奋作用”的药物,专辟为女子所用。但未能得到黄宫绣、汪讱庵、吴仪洛等诸位本草学家所认可,有待研究。

以上姑且不论,本人关于石楠叶的临证配方心得是:取其祛风定痛的作用,常与川芎相使而伍,治疗头风抽痛;取其温补肾阳之功,常与淫羊藿相使配对,治疗老妪腰膝疫痛,而不限于诸家本草所记载的与“五加皮为使”。本方治疗三叉神经痛、鼻源性头痛疗效较差或无效。对于长期自服西比林、卡马西平等已成依赖性的顽固性重症神经性头痛患者,除汤剂中常加山羊角尖片、蝎蜈胶囊外,尚需配合“阿是”穴刺血和定痛四生散外敷。并须做到禁烟酒、戒郁怒、勿疲惫、慎起居方可奏效。

复方都梁丸

功效:祛风散邪,活血止痛。

主治:偏正头风(为血管-神经性头痛、眶上神经痛的巩固剂)。

方药:香白芷200g、川芎80g、天麻60g、僵蚕60g、地鳖虫50g、细辛30g,炼蜜丸如绿豆大,每服10g(约40~50粒),1日2~3次,饭后服。

歌诀:都梁丸本杨介方,天麻芎芷细辛僵;

蜜丸制剂绿豆许,栾茶送下效彰彰。

按:都梁丸为宋代名医杨介制方,仅白芷1味作丸服之,治疗头痛效著。叶天士说:“新病在经,久病入络。”因此,再加入一派辛通活血之剂,以散积结,而通郁滞,其效更佳。赵学敏称石楠叶为“栾茶”,并说:饮之能蠲百疾”(《本草纲目拾遗》)。服此丸先20天用石楠叶30g(1日量)煮汤送下,以增丸效,之后即用沸水送下。本人常用此丸作神经性头痛的巩固剂,收效较好。通过追踪观察,确能减轻症状,延长复发时间,一部分患者还能得到根治。

葛根宣痹汤

功效:辛开豁痰,活血宣痹。

主治:胸痹心痛(冠心病、心绞痛)。

方药:葛根30g、桑寄生30g、全瓜蒌20g、薤白头15g、桂枝10g、丹参25g、川芎12g、郁金15g、白芍25g、白酒10m1(冲)。

歌诀:而今胸痹属冠心,葛薤瓜蒌桑寄生;

丹桂芎金白芍配,再冲白酒十毫升。

按:本病多因痰瘀互结,脉络痹滞,胸中营运之气壅塞不畅,脉道阻遏,心脏失养,发为绞痛。非辛开豁痰不能行其滞;非活血通痹不能定其痛,本方仿瓜蒌薤白桂枝法加葛根、桑寄生扩宽脉道,以利涤栓除滞;丹参、川芎活血行气;郁金、白芍,开结定痛;白酒轻扬宣达,以行药势,而痹开痛止。重症亦可配服蝎蜈胶囊或水蛭胶囊。尝谓:痛证多实。“邪不去而痛不止”虽体虚之人,亦可服用此方暂时应急,待病势缓解后,再以徐图缓消之剂巩固之。

化坚逐痹汤

功效:温经活血,化坚逐痹。

主治:痹证(同逐痹酒见下)。

方药:威灵仙20g、白芍30g、制川乌12g、虎杖15g、鸡血藤30g、麻黄8g、青木香10g、地鳖虫10g、甘草8g。

加减:寒痹加制草乌10g;热痹制川乌改10g、虎杖改20g、大红藤30g易鸡血藤;颈椎病(神经根型)加葛根30g、片姜黄12g;腰椎退行性变加骨碎补15g、补骨脂12g;腰椎间盘突出症加红花12g、川芎12g、骨碎补15g;关节僵肿加白芥子15g、僵蚕20g;关节囊积液加益母草20g、白芥子15g、水蛭胶囊2粒(1日3次);膝骨性关节炎加川牛膝12g、粉防己12g;血压高者桂枝易麻黄。关于青木香含马兜铃酸,服之易于导致肾损害的报道,主要是随意加大剂量,剂量过大(60~120~200g)超出人体耐受极限所致。而本方中青木香用10g,且短暂服用,是比较安全的,慎重起见,亦可删去。

强 骨 丸

功效:消坚散结,续骨定痛。

主治:痹证(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及其关节僵肿变形,肌筋膜炎,肌纤维组织炎,各类骨质增生症,肩周炎,急性腰扭伤,腰椎间盘突出症及其手术后遗症,肋软骨炎,骨折外伤血肿疼痛,慢性骨髓炎之死骨形成,胸膜粘连症,关节粘连症,盆腔淤血症,盆腔粘连症,重症肌无力,再生障碍性贫血等)。

方药:制马钱子(砂炒至有爆裂声,表面膨起,压之即碎,呈棕黄或枣红色)1000g、全蝎110g、地龙干110g、地鳖虫110g。研极细粉,炼蜜作丸,如梧子大,晒干后每丸约0.3g,含净马钱子约0.2g。

服法:配合其他药服用,每晚睡前服2粒;如单独服用,中午、晚饭后各服2粒;再生障碍性贫血,每晚睡前服1粒。均用淡红糖水送下。(按《药典》规定制马钱子常规剂量,1次约0.3~0.6g)

反应:按此剂量服用,一般无不良反应,少数病例有反应者,如晨间感到头晕、足软等现象要立即减量或停药。

禁忌:高血压病患者慎服。孕妇、慢性胃炎、胃溃疡病忌服。

按:马钱子制剂方名很多,如九转回生丹、龙马自来丹(马钱子、地龙干)、上海风痛片(马钱子、麻黄)等。强骨丸是根据颜德馨教授处方并参考前贤多家制方经验组成。剂量比例:制马钱子3份,其他3味1份(3:1)。张锡纯谓马钱子“开通经络,透达关节之功远胜于它药”。正是由于马钱子具有如此卓越的疗效,所以运用于临床千年不衰。

本品虽有大毒(李时珍认为无毒是错误的),然则“毒药猛剂,善起沉疴”,实为攻克顽疾,起颓振衰,剂轻效捷之剂。不能因有毒,而不敢应用,实为可惜。但用时必须识别药毒,化毒为药,“变鸩毒为金丹”,来拯救疾苦。只要修制规范、剂量精确、识证准确,并详嘱服后偶见的不适反应和处理措施,照服无妨。马钱子在本方中的功效,突出了一个“化”字,其它三味取其一个“通”字,一通一化,互以为用,力专任宏,功力峻捷。对于某些关节僵、肿、硬、痛、麻木不仁,蒂结深固,肢体如残之痼疾,非此不能攻坚化结,消肿止痛。马钱子制剂微量常服,还有强壮保健作用。

安徽省省立医院中医主任吴香山老先生常备此丸治疗诸多骨伤科疾病,又称此丸名宝寿丸、万寿丸,他认为每天晚间服1丸,可保健康长寿,并自我实行之,年将90方逝。“文革”期间,批判“长寿”是续命论,于是改名为筋骨止痛丸。据药理实验研究表明,马钱子与麝香、玄胡同用,可以增毒;与赤芍、甘草同用可以减毒。轻微中毒现象,可以停药后多饮开水,或喝些绿豆汤、甘草汤即可;中毒较重者,可按照士的宁中毒处理。本品毒性有蓄积性,如果单独服用须10~15天后停4~6天再服。

黄芪白及汤

功效:益气敛阴,补肾宁络。

主治:阴斑(血小板减少症)。

方药:炙黄芪25g、白及片20g、人参12g、甘枸杞25g、沙蒺藜12g、净连翘15g、生槐米15g、仙鹤草20g、甘草6g、黛蛤散20g、大枣4枚。

歌诀:小板减少属阴斑,白及参芪枸杞甘;

槐米蒺翘鹤甘草,黛蛤大枣同煎餐。

按:本方以黄芪、白及;人参3味为君,益气养阴,扶正复元;甘枸杞、沙蒺藜补肾填髓,养血和营位居臣药;连翘、生槐米、仙鹤草3味,有凉血止血,润肤敛表之功,为佐药;甘草、大枣调和药性,联合效能为使,同奏益气敛阴、补肾宁络之效。血小板减少症属“阴斑”之类,然则气阴两伤,热扰血动是常见病机。谨守病机,确立治法,拟用补气以复元,生精以养血,凉血以宁络,是为大法。按现代医学观点,本方可以算是该病免疫调节综合疗法的代表方之一。连翘与槐米,据现代药理分析,均含有丰富的维生素PP(芦丁),具有增强毛组血管韧性的特殊作用,是一组相须为用、效能专一的精妙药对。本方用于各类血小板减少症,随证加减,疗效明显,除个别病例外大都在递减停用“激素”过程中,未见反跳。

健中止血汤

功效:温中健脾,收摄止血。

主治:呕血便血(上消化道出血)。

方药:黄芪30g、炒白术15g、海蛸20g、白及片20g、炒地榆30g、生大黄5g、赤石脂15g、甘草8g。用灶心土1捧,炮姜10g(拍碎)煮水,取水煎药。

歌诀:温中摄血求姜芪,蛸及榆黄草脂宜;

再入灶心土一把,涩肠固下是良机。

按:大凡呕血便血之证,多因脾胃气虚,中元不摄,而致血溃于内,甚则血脱而厥(失血性休克)。治之急需健脾益气,助摄固脱,方中黄芪、白术专任此功;加乌及散和地榆配生大黄两组药对,为消化道出血的速效收涩止血药对,借助益气固摄之力,止血之效更捷;赤石脂配灶心土(无灶心土,可加大赤石脂剂量),相须为用,加强涩肠、固下、温中止血之效。炮姜为佐,旨在辛化防滞,芪、术得此效力倍增。本方治上消化道出血,往往3剂而止(特殊重症例外)。

塞流止崩汤

功效:益气固摄,塞流止崩。

主治:血崩(子宫功能性出血等)。

方药:炙黄芪30g、炒白术15g、升麻8g、煅龙骨20g(先煎)、鹿角霜20g(先煎)、乌贼骨20g(先煎)、炒地榆30g、茜草根15g、红苍术12g、炒蒲黄12g。

歌诀:益气疗崩塞断流,芪麻二术鹿龙优;

茜榆乌贼蒲黄炒,止血功能应不愁。

按:脾能统血摄血,而使血循常道,不致崩溃。举凡失血脱血之危候,急以补脾益气,恢复和加强其统摄之功,每能获效。大振脾元,益气举陷法,塞流澄源,标本同治,不仅能起到“立止血”的作用,而且还有“利血生”的功效。赵氏《医贯》:“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无形生有形也”,这便是芪、术相伍的立意所在。基于此法,再纳诸多固摄止血之品,有如虎生翼之效。“血滑脱宜峻滴以收之”(《类证治裁》),方中3味骨甲类药物联合应用,可谓气力精全,性味雄健,固涩力宏的方组。红苍术为蓼科拳参,我省著名中医妇科专家徐志华先生治崩血常用之品,现在本品已制成“止血净”1号(《中药志》第三版),也是他的经验用药,加入本方,有速效止血之功。对于气散血脱,危急重症者并佐以独参汤“过口”(喝药后徐徐服之)收效更捷。

凉血止衄汤

功效:清热凉血,润燥止衄。

主治:鼻衄(病因不明,反复不止,长年不愈且已排除其他血液病等患者)。

方药:水牛角片20~30g(先煎)、生地黄20~30g、黑栀子15g(打碎)、知母20g、生大黄8g、怀牛膝10g。水煎服。小儿酌减。

歌诀:治疗鼻衄地用生,知母山栀牛角军;

牛膝同入效果好,禁食椒酒燥辣辛。

按:一般鼻衄,是为小恙,稍治而愈。临证每见几岁、十几岁儿童或成人的患者一触即衄,一病即衄(俗称“沙鼻子”),甚则造成贫血。五官科多次检查(-),反复不已,达几年或十几年不愈者,最后皆就诊于中医,本病亦是中医治疗的强项。此证除阴虚血燥外,一般无证可辨,治之均以凉血止衄之剂,并结合红黑散(见外治方剂篇)外吹,应急。待血止后,再服用断根独圣散,如能征得医患密切配合,禁食椒、酒、辛、辣、炕、炸,动血之品(尤其是葱和韭菜),避免曝晒,据临床观察,不少患儿,果能根治。经治愈。的不少患儿至今已成人就业,又带其他鼻衄患儿来诊。即使不能根治者,亦有减轻出血量和减少复发次数的远期疗效。

独 圣 散

功效:凉血止衄,生肌敛疡。

主治:鼻衄(病因不明,反复不止,长年不愈之根治方)。

方药:白及(净)研极细粉,每服5g,小儿酌减,加鲜旱莲汁20ml,沸水冲服,1日2~3次。

按:考之医籍,用一味药研粉冲服,名独圣散者,如荆芥穗(《本事方》原名愈风散)、山楂肉(《达生篇》)、马粪(《温病条辨》)等。我乡老医林子书先生,得走方医之传,用白及1味,研极细粉,加童便沸水冲服,名“鼻衄断根独圣散”,授予余。临证几十年来,每遇是证,先服凉血止衄汤,待血止之后继服本方,用之多验。然童便、粪清、人中黄、海底石之类,已渐不用。本人以鲜旱莲汁代之,其效更佳。

溃 疡 散

功效:和中敛疡,制酸止痛。

主治:胃脘痛,嘈杂吞酸(胃及十二指肠溃疡,胃酸过多等)。

方药:乌贼骨80g(去壳微炒)、鸡蛋壳80g(洗净微炒)、浙贝母50g、白及片80g、甘草40g、枯矾10g,研极细粉,过100目箩,捻之如扑面之粉。每服3~5g,1日3次,饭前半小时服用,用沸水冲服。

歌诀:胃脘嘈杂酸水出,乌芨甘贝蛋壳入;

枯矾小量同研粉,生肌疗疡胃泰和。

按:本方又名复方乌贝散,其功效可以概括为:制酸和中,生肌敛疡,开结散郁,降泄止痛。且能止血而效速。以上药理众所周知,毋庸多述,惟枯矾1味,用量虽轻,而愈合溃疡之力最强,早有报道,不可忽视。现代科研发现铝对人体有害,待症状缓解后,枯矾可酌情去之。本方参考诸多验方组合而成,含植物纤维较少-,是一剂疗效显著,副作用少(仅便秘),便于服用的抗溃疡验方。但要求选材精良,碾制细膩,坚持服用,方能保持疗效。

椒附建中汤

功效:逐寒行滞,温中舒脾。

主治:阴寒胃痛(虚寒型慢性胃炎、萎缩性胃炎、胃肠神经官能症、胃及十二指肠溃疡之重症)。

方药:大红参10~20g、炒苍术15g、炒白术15g、干姜10g、炙甘草6g、制附片10~20g、川椒5~8g。

加减: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加海螵蛸20g(先煎)、白及20g(先煎);萎缩性胃炎加乌梅15g、制黄精20g;痛甚者加白芍25g、香附15g;胀甚者加木香8g、砂仁5g;呕吐涎沫者加炒吴茱萸5~8g、姜半夏12g;便溏泄者加益智仁12g、赤石脂15g。

歌诀:附子理中加川椒。

按:本方为附子理中汤加蜀椒,6味药组成。概括了参附汤、术附汤、理中汤、附子理中汤、大建中汤、四逆汤、甘草干姜汤七个方子,其功效可谓心、脾、肾三阳同温,寒、湿、积三邪并逐,尽一法而得多方之妙。专为阴寒内盛,脾阳衰微,畏寒肢厥,腹痛肠鸣的脾胃自病之危候而设,能达到逐寒行滞、温中救逆之效。本方的主脉:沉细微或数或缓;主舌:舌淡蓝或大,苔灰润,或白滑,或白膩如积粉。多见于溃疡病、慢性萎缩性胃炎之后期、胄肠神经官能症等。是一则拯危救逆的方剂。此方虽为重阴固寒、凝聚作痛而立,然则椒、附、姜均为辛温燥烈之品,剂量宜由轻到重斟酌增减为妥,待寒去阳复之际,再根据舌苔变化,更用他法。

苓桂升陷汤

功能:温化逐饮,健脾升陷。

主治:胃下垂停饮者(伴胃液潴留)。

方药:茯苓30g、桂枝10~15g、炒白术15~20g、炙甘草6g、升麻8g、柴胡8g。

歌诀:苓桂术甘加升柴。

按:胃下垂患者,令其站立,做收腹、吸气活动,可听到腹中水声汩汩,行动时自觉脘腹如水囊,荡漾有声者,水饮不去,清气难升。先服此方,待水饮消除后再服补中益气类,方有升提举陷之效。虚寒甚者加干姜10g、附片10~20g;湿浊甚者加藿香叶12g、白蔻仁5g。

枳术升陷汤

功效:健脾行滞,理气举陷。

主治:胃下垂气滞者(伴胃肠胀气)。

方药:枳壳15~20g、炒白术12~15g、升麻8g、柴胡8g。

歌诀:枳术汤加升麻、柴胡。

按:胃下垂患者,脘腹作胀,饭后更胀,叩之如鼓,频频嗳气,痞滞不除,清气难升,先服此方,待气行胀平后,再服补中益气类,方有举陷升提之效。胀甚者加莱菔子15~20g、砂仁5g;便秘者加火麻仁30g、元明粉10~15g(冲)。

茵藿平胃散

功效:燥湿泄浊,芳化退黄。

主治:黄疸湿重于热者(各型肝炎、胆囊炎等)。

方药:茵陈蒿30g、藿香叶12~15g(后下)、炒苍术12~15g、陈皮12g、姜厚朴12g、甘草5g。黄疸深重、皮肤瘙痒者加广郁金15~20g、过路黄30g、刺蒺藜12g。

歌诀:平胃散加茵陈、藿香叶。

按:雷少逸创茵陈平胃散治湿郁发黄有著效(《时病论》)。余加藿香叶(当年产者为佳),名茵藿平胃散。较之疗效提高了一步。黄疸湿重于热者,按传统治法,用茵陈五苓散,所谓“治黄不利水,非其治也”。使湿浊病邪从小便分利而出,达到退黄目的。本人以为:湿性粘腻重着,非燥不动,非化不起,非宣不散,非利不除。加藿香叶增强辛散、芳化、泄浊作用,使湿浊疫毒之邪宣化于中焦,再分利于下焦,疗效更佳。本方对肝炎之初,只黄疸明显,其他无证可辨者用之;对于慢性乙肝,酒食之家,肥腴之体,湿浊内盛,舌大苔白,肝功能持续损害,迁延逾年者亦用之,随证应变,均有较好的降酶、退黄作用。

茵陈三黄汤

功效:清热败毒,活血退黄。

主治:黄疸热重于湿者(各型肝炎、急性胆囊炎等)。

方药:茵陈蒿30g、过路黄30g、田基黄20g、生大黄12~15g(后下)、虎杖15~20g、蒲公英25g、板蓝根20g、藿香叶(当年产者效佳)15g(后下)。黄疸深重,皮肤瘙痒者加赤芍20g、广姜黄12g、刺蒺藜12g。

歌诀:湿热黄疸分重轻,三黄藿杖板蒲阵;

黄深瘙痒加赤芍,蒺藜姜黄效更神。

按:此方为茵陈蒿汤之变法,以虎杖易栀子,是为至妙。其活血通腑,清热败毒之功为栀子所不及,可谓一药多效的肝病良药。茵陈蒿得田基黄、过路黄之佐,相以为用,利湿消疸之效更加专峻;蒲公英、板蓝根清热败毒;藿香叶芳化宣行,以防上述诸品寒凝留滞之弊,所以说藿香是茵陈三黄汤的增效剂。诸药相合,使疫毒瘀热之邪,分解于中焦;借大黄通腑泄热之力,排逐于下焦。有形之邪出于谷道,无形之湿利于水道,取其前后分消之意,而退黄降“酶”作用较快。

平麦逍遥散

功效:疏肝健脾,扶正复元。

主治:为各类肝炎恢复期的巩固剂。

方药:柴胡80g、当归80g、炒白术100g、白芍100g、茯苓100g、甘草30g、生麦芽100g、平地木100g。打粗末,每次25g,水煎1次,1日2次分服(不服第二煎)。

歌诀:逍遥散去薄荷加生麦芽、平地木。

按:逍遥散治疗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日本汉方医殊为尝用,且早有报道。本方以生麦芽易薄荷加平地木,2味相伍,功能疏达和中,活血柔肝,以增强其疏肝解郁,健脾养血之功效。因此,生麦芽和平地木作为治肝病确是逍遥散的增效剂。本人常以此方与朱氏复肝散交替服用,治疗早期肝硬化,或用作肝硬化(失代偿期)门脉高压,腹水消退后的维持剂,或单独服用,尤其作各类肝炎恢复期的巩固康复剂,效果甚好,故乐于荐用。

开络涤饮煎

功效:苦辛开络,健脾涤饮。

主治:悬饮(渗出性胸膜炎、胸腔积液难消者)。

方药:生香附15g、旋覆花12~15g、广陈皮12g、生半夏15g、云茯苓30g、生薏米30g、葶苈子15~20g、白芥子12g、生黄芩15g、紫丹参20S、生姜3片、大枣4枚。注:倒取药汁时,必须用纱布过滤。

歌诀:胸液难消胸膜炎,半夏薏香生药先;

陈旋苓芥葶苈子,姜枣丹参芩共煎。

按:结核性胸膜炎、胸腔积液属“悬饮”之类。主方为十枣汤,因药力猛峻,副作用大,长期以来医家不敢轻用,病家亦难接受,是为弊端。本人仿《温病条辨》“苦辛淡合,芳香开络法”,取香附旋覆花汤加减之,拟订开络涤饮煎。重症可配服香戟胶囊(见专用胶囊篇),同样具有破癖逐饮、消坚行水的作用,服药全过程很少出现胃肠道不良反应。使病人的水饮不知不觉地消于无形之中,且能控制渗出。

方中香附生用是保全其辛燥化湿,行气开结的固有疗效,用以加大推动旋覆花消痰、下气、通络、行水的力度。旋覆花、葶苈子、香戟胶囊等均为性猛耗气,味恶伤正之品,遵循“衰其半而止……”的准则,当胸腔积液显著消退后,酌情减量,或用旋覆花的全草──金沸草,加大剂量,比较稳妥。临证接诊此病,一般已是用大量抗结核(抗痨)药或胸穿的经治病例。其一,胸腔积液不多,但难以消除者;其二,胸腔积液泛滥每抽每渗者;其三,少量胸腔积液或包裹性积液久久不能吸收者。一般服10~20剂,每见奇功。不过包裹性积液,非常顽固,必须配服水蛭胶囊,方见消水散结之功。

八味苓桂术甘汤

功效:温阳化饮,利水强心。

主治:支饮(肺源性心脏病伴心衰及其他充血性心力衰竭)。

方药:茯苓30g、桂枝12g、炒白术15g、炙甘草6g、制附片10~15g、北五加皮8~10~12g(另包)、葶苈子15~25g、丹参15~20g。

歌诀:支饮射肺又凌心,温阳利水病方平;

桂苓术甘参附葶,北五加皮方效灵。

按:慢性支气管炎按三焦辨证,其发展趋势是由肺(慢性支气管炎)及脾(肺气肿)传肾(肺心病)。病在上焦(肺)治之较易,传及中焦(脾)治之较难,罹入下焦(肾)治之更难。由于肾阳虚不能温化,脾气虚旋运无权,以致水饮上逆,凌心犯肺,气、水、瘀三邪互结,形成“水在心”的“支饮”之证。按照《金匮要略》的治法是“心下有水饮,胸肋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这一名方为“温药和之”治疗痰饮病之大法而设。然则单以“和之”除对于“气短有微饮”的部分轻型病例外,其他留饮,未必胜任。魏荔彤说:“言和之,则不专事温补。即有行消之品,亦概其例义于温药之中,方谓之和之”(《金匮要略本义》)。此确为经验之谈。

本人以苓桂术甘汤为基本方,加入活血逐水、涤痰降气等“行消之品”即为此义。附片配北五加皮,大温心肾之阳,阳能化气,气能行水,水饮一除,阳光自现;丹参配葶苈子,活血逐饮能消除肺淤血和肺水肿,有力地减轻和改善心脏的负荷,很快缓解由缺氧而引起“目眩”的肺心脑病症状。经方加味,功力相济,心衰能很快得到控制。

五加皮有南北之分,南五加皮属五加科,色黄白,有类似人参的“适应原样”作用;北五加皮属萝藦科,色枯黄,有毒毛旋花子甙样的强心作用,因气味恶香,故通称为香加皮。据调查当前药房,均为此物,有毒,服后有胃肠反应的副作用,但确有强心之效。应用时,当精审剂量,把握分寸,配方应另包,便于病家识别。偶有反应,可以减量或捡去。

膏淋分清饮

功效:分清去浊,滑利通淋。

主治:膏淋(乳糜尿)

方药:射干15~20g、泽泻30g、萆薢15g、车前子15g、石打穿20g、半边莲25g、半枝莲20g、石韦30g、冬葵子12g、台乌药10g、川牛膝10g。

歌诀:膏淋分清用二莲,射乌萆泽伴车前;

二石牛膝通溺道,分清别浊此方先。

按:射干又名乌扇,功能降火、解毒、散结、消痰,是上焦药。用于治疗乳糜尿,据报道为一医家在治疗扁桃体炎的过程中偶尔发现,重复之,果验。其功效:“苦能下泄,故善降;兼辛,故善散”(《本草经疏》)。大鳖甲煎丸用之,取其“消痰、破癥结”的作用。本病为湿浊滞留下焦,以致尿如膏脂,清浊不分,然宣泄散结,消痰破瘕可作先导,故用之为君;再合大阵淡渗涤浊之品的泽泻、车前子、萆薢、石韦等导其败精浊腐,浊去溺自清;半枝莲、半边莲、石打穿为民间治疗斯症的验方,功能:活血行滞,通络涤浊;冬葵子、台乌药滑利水道,行气开闭,借川牛膝之导药下行,推浊生新,合奏分清去浊,滑利通淋之效。我治乳糜尿,把握通、固、涩三步。主张“通”而通得干脆利索,除虚实夹杂,特殊情况外,很少通、涩兼用,待浊邪清除,尿液转清,乳糜尿测定为弱阳性或阴性时,再“固”,以健脾益气,兼摄肾纳之剂(益智仁、怀山药等),最后拟用益气敛精,收摄下元之剂(芡实、石莲子、山萸肉等)巩固之。夹凝块、尿滞者加益母草20~30g、蝎蜈胶囊2粒,1日3次;乳糜血尿者加生茜草15g、红苍术12g;证见气虚不摄者去半边莲、半枝莲加黄芪25g、炒白术12g;湿热下注者加苦参15~20g、炒苍术12g。服药期间,限食荤腥油腻之品,一般服用8~16剂可能获效。本人曾收治1例:吴姓老媪,年62岁,患乳糜尿25年,手术治疗已2年,依然无效,处方8剂,仅服4剂获效。

化 石 散

功效:消坚化石,活血通淋。

主治:石淋(泌尿系结石)。

方药:海金沙100g、生鸡内金100g、真琥珀100g、海浮石50g、木香30g、硼砂10g。研极细粉,每服3~5g,每日3次。用连钱草50g,煮水送下。

歌诀:松庭秘笈授张君,琥珀浮石合二金;

硼砂木香同研粉,连钱煮水化石淋。

按:此方为六安(沪籍)名医史松庭先生家藏之方,以前均自制备药,秘而不宣,谢世前授予余。方中海金砂、海浮石为常用之溶石剂;生鸡内金,张锡纯谓:“不但能消脾胃之积,无论脏腑何处有积,鸡内金均能消之”,甚则“瓷、石、铜、铁皆能消化”。已为当代临床医家治疗肝脾大、内脏结石常用之品;琥珀功能活血散瘀,利水通淋,导药力直达尿系;硼砂虽有小毒(《四川中药志》),但用量很轻,功能调节尿液之酸碱度,使之成为碱性,以利于溶石;木香则行气助溶。本方具有溶坚排石、利尿通淋的综合作用。本人拟用连钱草煮汤送下,以加强推排之力。肾与输尿管结石(不大于1cm者),往往用总攻强排未见排石者,运用此方缓溶徐导而见排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