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荷聽雨 / 石頭記舘 / 吴铭恩:空空道人两次抄书文本分析

分享

   

吴铭恩:空空道人两次抄书文本分析

2021-12-24  殘荷聽雨

作者:吴铭恩


读过《红楼梦》的朋友都知道,《红楼梦》书一开始,是借一个神话故事来引入的。书中说,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剩了一块未用,弃在大荒山青埂峰下。此石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某日,遇见一僧一道,坐于石边,高谈快论。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乃苦求僧道带其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这块大石变成一块扇坠大小的鲜明莹洁的美玉。 

当时,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赤瑕宫的神瑛侍者,凡心偶炽,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僧道乃将石头变成的美玉,夹带下凡。神瑛下凡投胎成为贾宝玉,石头就是贾宝玉出生时含于口中的“通灵宝玉”。

后来,“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世”和“劫”都是佛家用语,极言时间之长)之后,有位空空道人因访道求仙,偶尔从青埂峰下经过,见一大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空空道人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一僧一道)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这说明,凡尘满了之后,石头仍然回到青埂峰下,把它下凡所经历的故事用文字呈现在石头的表面上。(石头作为文字记录的载体,我国是有悠久的传统的,如秦李斯将规范的小篆文字刻于山石以为示范,汉代将儒家经典刻在石上供人学习)空空道人经过一番思考,将这《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其内容毫不干涉时世,便“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后来有位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并把书题名《金陵十二钗》。(以上内容均见第一回) 

从以上文字看,作者虽然不肯直接说这部书是他自己创作的,而是借助虚构的神话引入正文,说是石头亲身经历的记录,因“无朝代可考”,就是现在流行说的“架空”,所以石头下凡经历的时代和空空道人抄录的时代可以是间隔相当长的时间,其叙述是能够做到逻辑自洽的。

这里,我们要记住一点:空空道人是把《石头记》“从头至尾抄录”的,是石头上所有的文字。从“按那石上书云”以下,我们所看到的,就是《石头记》的全部内容,不论它是石头记载的,还是曹雪芹创作的。不论它是八十回,还是一百二十回,还是其他任何回数。

在一百二十回程本系统的本子里,第一百二十回最后一段,又写到空空道人抄书。据程甲本,第一百二十回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

这一日空空道人又从青埂峰前经过,见那补天未用之石仍在那里,上面字迹依然如旧,又从头的细细看了一遍,见后面偈文后又历叙了多少收缘结果的话头,便点头叹道:“我从前见石兄这段奇文,原说可以闻世传奇,所以曾经抄录,但未见返本还原。不知何时复有此一佳话,方知石兄下凡一次,磨出光明,修成圆觉,也可谓无复遗憾了。只怕年深日久,字迹模糊,反有舛错,不如我再抄录一番,寻个世上清闲无事的人,托他传遍……”想毕,便又抄了,仍袖至那繁华昌盛的地方,遍寻了一番……直寻到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睡着一个人,因想他必是闲人,便要将这抄录的《石头记》给他看看。那知那人再叫不醒。空空道人复又使劲拉他,才慢慢的开眼坐起,便接来草草一看,仍旧掷下道:“这事我已亲见尽知。你这抄录的尚无舛错,我只指与你一个人,托他传去,便可归结这一新鲜公案了。”空空道人忙问何人,那人道:“你须待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到一个悼红轩中,有个曹雪芹先生,只说贾雨村言托他如此如此。”说毕,仍旧睡下了。

那空空道人牢牢记着此言,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果然有个悼红轩,见那曹雪芹先生正在那里翻阅历来的古史。空空道人便将贾雨村言了,方把这《石头记》示看。那雪芹先生笑道:“果然是'贾雨村言’了!”空空道人便问:“先生何以认得此人,便肯替他传述?”曹雪芹先生笑道:“说你空,原来你肚里果然空空。既是假语村言,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乐得与二三同志,酒馀饭饱,雨夕灯窗之下,同消寂寞,又不必大人先生品题传世。似你这样寻根究底,便是刻舟求剑,胶柱鼓瑟了。”那空空道人听了,仰天大笑,掷下抄本,飘然而去。……


乍看起来,书从空空道人抄录开始,又以空空道人再次抄录结束,首尾呼应,颇有一百二十回书浑然一体的感觉。仔细考量,却是漏洞百出:

其一,“空空道人又从青埂峰前经过,见那补天未用之石仍在那里,上面字迹依然如旧”,这没有问题。但是石上面又多了一些文字,“又历叙了多少收缘结果的话头”,这就不对了。按第一回的描写,当初空空道人已将《石头记》“从头至尾抄录”,并无遗漏,多出的文字是怎么来的?石头当年还没有写完吗?不可能。从石头回归到空空道人看见,中间隔了“不知几世几劫”,很漫长的记录时间,而且当时石头与空空道人对话时,也没有提及它的故事没有完成。那会是石头后来又一次下凡吗?也不是,文中明确交代“石兄下凡一次”。

其二,空空道人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到了悼红轩,见到曹雪芹先生。这个情节和第一回的叙述是矛盾的,自身的逻辑也是站不住脚的。第一回分明说,空空道人抄录的书稿,已经曹雪芹增删编辑成书。作者采用含混手法,把从虚构的空空道人到现实的作者曹雪芹直接衔接起来,他们的关系,不论是否认识,在第一回的叙述中已经完成,无须等到最后空空道人还去寻找曹雪芹。再则,据第一回的描写,空空道人是个想要访道求仙的凡人,他的生命只有一“世”,是不能经历“不知过了几世几劫”还活着的。

其三,假设空空道人过了几世几劫,终于到了悼红轩,见到曹雪芹先生,这个情节是成立的,那么他向雪芹先生示看的这个抄本跟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的本子是否同一个?如果是,既然此本“抄录的尚无舛错”,“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又何须曹雪芹十载辛苦加工编辑?如果不是同一个,那么曹雪芹是要使用他披阅加工过的本子,还是这个新抄的无舛错的本子?

出现这种矛盾的原因是什么呢?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包含第一百二十回的后面部分和包含第一回的前面部分,不是同一个人所作。因为后部分的作者接触到的书稿不完整,是由他(们)续补完整的,所以他(们)认为曹雪芹原著就是不完整的,套用前文石头著书的叙事逻辑,作者原著不完整,就是当初空空道人抄回来的文字不完整,现在由他(们)续补完整了,就是空空道人再去抄一次。虽然没有明言后面部分是续补的,甚至还归之于“悼红轩的曹雪芹先生”,但再抄一次的情节正透露其续补完整的消息。再则,第一回作者并没有说抄本没有“舛错”,第一百二十回则强调“抄录的尚无舛错”,“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说明他(们)对书稿重新加工过,自信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错谬了。从结尾这个叙述看,续补和加工是同时进行的。我们通过现存抄本和程本的比较,可证程刊百二十回本确实对前八十回加工过,那么后部为续补完成的判断当亦非“无中生有”的猜想。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如果整部书是同一人所作,不论是一百二十回同时完成也好,分阶段完成也好,对于作者来说,这个完整故事都是空空道人那一次“从头至尾抄录”回来的,不需要去第二次。当然,作者也不会让一个普通凡人“不知过了几世几劫”还活着。

鉴于现存《红楼梦》版本存在八十回本和含有后四十回的一百二十回本两种,我们有理由认为:续补的后部分是从第八十一回开始的。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其后四十回是否原作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由于缺乏证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几乎成为不同“信仰”之争。近些年,一些论者试图从书中寻找“内证”——如通过程高序言——来证明一百二十回都是曹雪芹创作的。我们这里也提供一例“内证”,通过空空道人两次抄书透露的消息,来“证明”一百二十回本确实是存在前后部分重抄接续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