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C1952 / 开国将帅 / 陈赓不愿搭档徐向前,认为老同学太沉闷,...

分享

   

陈赓不愿搭档徐向前,认为老同学太沉闷,打完一仗却改口:误会了

2022-01-01  NGC1952

徐向前沉稳多谋,陈赓勇猛如虎,两位黄埔一期生在大别山双剑合璧,给曾经的校长蒋介石制造了“天大的麻烦”。

一、命运多舛的黄埔一期

在中国战争史上,黄埔军校是一座丰碑。从军阀混战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之后抗美援朝的战场上,都遍布着黄埔学子的身影。

正如孙中山所说的那样,黄埔建校的宗旨,就是“创造革命军队,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在黄埔建校之初,这所大名鼎鼎的军事人才培养基地,却更像是一个“三无”的产品:制度不健全、教学不规范、生源素质参差不齐。

加上当时军阀混战,最早的黄埔一期入校不到一年,就多次中断学习成建制出征,在北伐、东征等系列战役中牺牲率非常之大。

很多被寄予厚望的青年将才,都过早地牺牲在了团、营、连主官的职位之上。而还有一批学生,也是在战争中被证明没有军事天赋,被迫转向了文职工作。

黄埔一期命运多舛,但因为是最早的第一批黄埔力量,经受过战火的历练,所以当中也不乏官员亨通者,如胡宗南、桂永清、杜聿明都是后来黄埔校长蒋介石极为器重的左膀右臂。

图片

只不过对于蒋介石来说,黄埔一期既是他的起家之本,也是把他推下深渊的那只手,而这一切都源于他错过的两位黄埔大才—徐向前和陈赓。

二、性格迥异的“黄埔双星”

蒋介石常自比曾国藩,并且推崇曾国藩的那一套的识人之道,喜欢通过细微的小事、语言交流、外表气质去观察对方,判断是否能堪大用。

黄埔一期中,孙元良就是因为体形魁伟,容颜俊朗有大丈夫气,受到了蒋介石的重用。而胡宗南则是听说蒋介石爱跑步,特意每天提前赶到操场去跑步,从而引起了蒋介石的注意。

图片

“勤奋”的表现,再加上浙江老乡的身份,也让胡宗南从此在仕途上平步青云。

蒋介石注重外表和表现考察,这在当时的黄埔中并不是秘密,所以才有胡宗南这样投其所好的学生。

但和通宵人情,早早冒尖的胡宗南这类人不同,还有很多黄埔学子,根本瞧不上蒋介石的那一套。

当过小学教员的徐向前,平常话不多,生活简朴,走到哪里都是一口山西话,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土气”。

图片

再加上一无履历,二无背景,又不善言辞,所以虽然成绩优秀,但除了几个军校内的山西老乡,几乎没有人能够注意起这个当时还是叫“徐象谦”的学生。

黄埔开课后,蒋介石每个星期都要到学校来,找十个学生见面,谈上几句话,目的就是笼络人心,发掘那种“听话且爱表现的学生”。

徐向前自然知道蒋介石在想什么,但却毫不在意,更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做一些“精心”的发言准备。

轮到跟徐向前谈话时,蒋介石戎装佩剑,严肃认真,架子十足地端坐在办公室内,用那满口的浙江腔慢条斯理地问:'你就是徐向前吗?'

'是的,校长'。徐向前用一口五台山话回答。

蒋介石接着问:'你是什么地方人啦?'

'山西人。'徐向前答道。

'在家都干过什么?'

'当过教员。'

别的学生和校长谈话,都会找机会自诉信仰理想,甚至开口就是吹捧和颂扬。而到了徐向前这里,就是蒋校长问一句,答一句,一席谈话淡而无味。

这样的对话让蒋介石极为不悦,寥寥数语后,就挥挥手将徐向前给打发走了。表现木讷的徐向前,在注重外在的蒋介石的眼里,也成了一个注定“没出息”的学生。

直到多年之后,徐向前在鄂豫皖和川陕指挥红军节节胜利,他带出来的红四方面军,更是一度成为了蒋介石心中的头号噩梦。

对于这个曾经看错的学生,蒋介石也是充满悔恨。他派人前往徐向前的老家,想让他的父亲帮忙劝说儿子改换阵营。

而徐向前的老父亲回答说:'自从向前考上黄埔军校,就不知道哪里去啦?连点音讯也没有,我正要找你们蒋校长要人呢!

除了看错了“差等生”徐向前之外,蒋介石错过的另一个黄埔一期,便是最为大名鼎鼎的“优等生”陈赓。

一期生最先成名的要数黄埔三杰。而在蒋先云英年早逝,贺衷寒一心仕途之后,陈赓便成为了黄埔中唯一的那个偶像。

图片

陈赓出身湘军一系,早年便在军阀混战和初期抗日斗争中崭露头角。进入黄埔后,陈赓接连参加了平定滇桂和东征陈炯明的战役,还战争中救下了几乎兵败自裁的蒋介石,从此一双“飞毛腿”名震天下。

陈赓能力出众,军政全优,为人又性格开朗,注重情义,在黄埔各期学弟中威望很高。

对于最优秀的学生,且是自己救命恩人的陈赓,蒋介石也是极力拉拢。只不过陈赓在看透蒋介石的真面目后,便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另一条信仰之路,丝毫不给这位曾经的校长任何面子。

1933年,陈赓腿部负伤潜往上海疗伤,却因为叛徒告密而不幸被捕。蒋介石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亲往医院探望,希望劝说这位昔日弟子归附自己。

看到昔日的得意门生,蒋介石也是一上来就套近乎:“陈赓,你瘦了。”

陈赓回答道:“瘦我一人,而肥天下。”又说:“校长,你也瘦了。”

蒋介石顺口说道:“国家如此,生灵涂炭,寝食不安呐!”

陈赓话锋一转:“身为一党一国领袖,校长瘦而天下更瘦,这是为何?”

蒋介石一时被噎得无话可说。

蒋介石劝不动陈赓,黄埔系将领又联名为陈赓求情,只能无奈只能将陈赓暂时关押。而陈赓也找准机会顺利越狱,并最终成为蒋介石的最大的对手之一。

图片

三、“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同学

两位最优秀的黄埔弟子,最终走向了自己的对立面,这让蒋介石遗憾一生。但他更难以接受的是,徐向前和陈赓曾经联手给了制造了“天大的麻烦”。

1931年9月,因为中央特科核心人物顾顺章变节,上海地下党几乎遭遇灭顶之灾,担任潜伏工作的陈赓也被迫离开上海,在组织的调派下前往鄂豫皖根据地,担任红4军第13师318团团长。

图片

这也是陈赓在南昌起义4年之后,再次回归军旅。

此时的红4军活动在鄂豫皖地区,战果辉煌,实力强劲,和朱毛和贺龙的红军三足鼎立。而在红4军军师一级指战员中,徐向前、许继慎、蔡申熙都是黄埔一期,可谓将星云集。

重回部队,而且还是和曾经的黄埔老同学们再次合作,这也让陈赓激动不已。

刚到根据地时,陈赓就舌绽莲花地向战友们介绍自己:

“毛主席大家知道吧?我和他是老乡兼校友。彭军团长大家知道吧?我和他一个团里当过兵。蒋介石大家知道吧?我在东征战役中救过他的命。另外,我还指挥过林彪打仗。”

鄂豫皖根据地的战士们听得陈赓一番话,如同听天书一般,私下里都相互议论,这个新来的团长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牛皮都吹上天了。

还有人公开提出质疑:“听说林彪当过红一军团军团长,你一个团长咋指挥军团长嘞?”

陈赓故意顿顿了,然后答道:“南昌起义时我是20军3师的营长,而林彪只是我手下的一个排长,你说我是不是指挥过他。”

在红4军的这段时期,是陈赓最难忘的一段时光。身边都是黄埔校友。他的手下也不乏徐海东、许世友、陈锡联这样的名将,不仅会打仗,而且都是性格豁达的人物,这也让陈赓相处起来非常愉悦。

1955年全军大授衔时,陈赓就曾对身边的其他大将开玩笑说到:“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可当年却像元帅一样神气,指挥过两大上将和一个大将。”

但下级好相处,上级却不一定。最让陈赓头疼的,觉得不好合作的,恰恰是那位老同学徐向前。而徐向前“难相处”,也在鄂豫皖苏区是出了名的。

图片

徐向前是山西人,刚到鄂豫皖时,根本听不懂当地人的方言,当地人也听不懂他的山西话。因为这种语言障碍,还闹过不少笑话。

黄安高桥区两个木匠闹着要参加,士兵报告徐向前,说:“两个'博师’赖着不肯走,非参军不可!”

徐向前听到“博士”吓了一跳,招来人一看,却是两位满脸黝黑,粗衣烂衫的农民,便责问部下:“山沟里哪来的博士,胡扯!”

士兵解释了半天徐向前才明白,黄安方言中的博师指的是木匠,并不是做学问的博士。

这虽然只是一个小误会,但却也反应出了徐向前当时面临的一个窘境。那就是语言不通,开会都得带着翻译。

再加上他本人并不爱说话,先进的战法又得不到苏区干部的理解。搞个诱敌深入,打了胜仗,别人还说他放敌人进来,让根据地的财产受到了损失。

久而久之,徐向前就成了“光杆司令”,别人开会不请他,有任务就直接通知。这样的情况,直到同为黄埔生的许继慎来到鄂豫皖后,才帮助徐向前逐渐融入了苏区的大环境之中。

图片

徐向前的人缘,都是靠不断打仗打出来的,部队里的人都佩服他。而陈赓刚到苏区时,因为天生爱开玩笑,可以说逢人便逗,但又偏偏遇到徐向前这个不苟言笑的角色。

在工作搭档中,往往是陈赓口若悬河地说了一通,而徐向前却一言不发,到最后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尴尬得要命,似乎就“尿不到一个壶里”。

徐向前不习惯陈赓嬉皮笑脸,大大咧咧的样子,开玩笑没有边际,缺少军官的威严。而陈赓则感觉徐向前笑脸少,语言寡,过于古板。

对于陈赓来说,他不怕彭德怀的骂,也扛得住刘伯承的训,却独独受不了徐向前这样的不说话。

四、“四大战役”打出的来惺惺相惜

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正式在黄安七里坪成立,由徐向前担任总指挥,陈赓就任红12师师长。

四方面军成立后的第三天,徐向前就在总部召开作战会议,决定采取外线进攻的策略,主动迎击国民党进逼鄂豫皖苏区的15个师,打破所谓的第三次“围剿”。

当时国民党虽然大举进犯根据地,却没有发动压迫式进攻,甚至可以说各方势力拖拖拉拉,根本没有组织起像样的攻势。

再加上部队刚刚成立,很多同志都是建议大家先休整休整,慢慢组织防御。但徐向前却非常果断,他虽然平时话少,但在打仗这方面却极有主见,决定的事情,一般不会轻易更改。

重剑无锋,出鞘便能劈山开岭,这就是徐向前的军事风格。

1931年11月到1932年6月,红四方面军如旋风般地接连发起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先后歼敌6万余人,成建制消灭国民党正规部队近40个团,风头之盛堪称全国红军之首。

“狠、硬、快、猛、活”,徐向前在四大战役进行过程中不仅不断更新战法,奇招频出,把一支新军带成了王牌劲旅。

兵法云:用兵不复。但“四大战役”中徐向前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把围点打援的战术一用黄安,而用商潢,三用于皖西,次次主攻出击,却此次能以少敌多,打得敌人是叫苦不迭。

徐向前在战场上的惊艳表现,不仅打服了敌人,更是让陈赓心服口服。老实人打的神仙仗,这也让陈赓发出由衷的感慨:“徐总指挥打仗,大处如掌风云,起伏跌宕,气势磅礴;小处如刺苏绣,穿针引线,丝丝入扣,我以前真是误会了。”

经过一年的磨合,两人互生敬意。徐向前也赞赏陈赓脑子活,会打仗,一直把他当主力使用。

图片

徐陈搭档名震大别山,直到后来抗日战争,徐向前担任129师副师长,陈赓则是386旅旅长,两人的二次合作,也同样打出了无数的硬仗,狠仗,奇仗。

1961年3月16日,陈赓在上海因病逝世。在他的追悼会上,身为老同学、老首长、老友的徐向前是最早赶到的。

他对陈赓的家人说:“太突然了,我真想不通……当年在延安时,冬天那么冷,我穿皮袄,他还洗冷水澡……他的身体那么好,竟走在了我前面。”

图片

相识黄埔,相知大别山,徐向前和陈赓近40年的友谊,亦是共和国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