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思我在】我这十年

 投沙斋 2022-01-02

我这十年

  • 特约:中国社会科学网

谈一个学者的历程,如果脱离他所处的时代,就没了意义。于我而言,这时代就是中国经济的空间大变局。

作为一个研究区域经济的学者,早于十多年前,我曾经参加了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报告2009》背景论文的写作,负责总结中国区域发展的历程。期间最大的收获,就是深刻理解了全世界范围之内存在的区域发展规律,后来被我总结为“在集聚中走向平衡”:一方面,经济和人口向少数地区集中;另一方面,从人均GDP、人均实际收入和生活质量来看,区域间的差距是趋于缩小的。

而就在这一段时间,虽然中国的人口和经济活动在向少数地区集中,但强大的传统思维认为,这会带来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所以一直有各种声音,认为如果要追求区域经济平衡发展,就必须动用行政力量来引导资源均匀分布。不管是在有些政策制定部门,还是在身边研究区域经济的同行,很多人都没理解,越是违背经济规律地动用行政力量,来引导资源均匀分布,越是有可能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既损失了效率,也换不来平衡。

要把“在集聚中走向平衡”的道理讲给大家听,真是不容易。渐渐地,我体会到了,一个经济政策之所以很难改变,最后还是因为人的观念跟不上。中国改革开放40余年,虽然经济已经现代化,甚至已经出现了后工业化的特征,但是人的观念中还有太多源自于农业社会和计划经济的残余。客观上,人口向少数地区集中的趋势不断加强,而主观上,人们不理解人口跨地区流动背后的经济规律,而总是希望借助于行政力量,回到过去,回到家乡。

十年前的我,已经意识到学术研究得到的规律和公众的认知天差地别。那时我还不觉得科普有那么紧迫,尽管我也写了一些媒体文章。有一次在香港,学术会议之余,跟学界朋友在兰桂坊喝酒,一边听着Michael Jackson的舞曲,一边有同事说,你应该写本书。再后来是世纪文景的编辑们注意到了我写的文章,也鼓励我把它整理成书。

就这样,我写了改变社会,也改变了我自己的那本《大国大城》。书的出版本身是顺利的,但书面世之后所引起的反响却远超我之前的预期。故事的一面是很多社会公众通过读我的书,理解了在集聚中走向平衡的道理,理解了在大城市存在的很多问题,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规划和管理的滞后。故事的另一面,就没有那么美好了。在书第一次印刷的腰封上,我曾经写过一句话,户籍制度影响国家竞争力。这句话的意思是户籍制度影响劳动力资源配置,当然,也就影响到了整个国家的发展。放在今天,国家层面在大力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这句话已经没什么问题。但是在这本书出版的2016年,这句话仍然会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书第二次印刷时,这句话就被要求从腰封上拿掉了。

其他围绕这本书的争议就不提了。很多人在谈论这本书的时候会说一句话,就是我太理想化了。这句话可能是在表扬我,也可能略带嘲讽,还有可能是在表达某种遗憾。但无论如何,我还是相信经济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与规律的强大相比,任何个人喜好或者主张都显得极其苍白无力。这就是科学研究给我的信心。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9年8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出区域发展要尊重客观规律,这在我看来,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会议突出了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作用,强调了区域经济要在发展中营造平衡。

我们正处在一个长达40余年的转型时期,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从传统的农业经济转向现代,甚至后现代的经济。同时,中国还从一个半封闭的经济转向高度开放。转型还远未完成,让社会公众理解市场经济的规律,要比在口头上赞同市场经济困难得多。

然而,社会科学之所以成为科学,不仅仅因为各种先进的工具和方法,还在于社会科学揭示了一些普遍的规律。学者要用扎实的理论和数据去揭示那些普遍的规律,如果我们有幸能够先知先觉,那么,就还是要尽一切所能把规律解释给人们听。恰因过程坎坷,但显无尚光荣。

公号出品:良友文化

虎虎生威

图片

元旦快乐

一门深入浅出的课,

    系统让你学会

经济学思维

经济学原理课

B     站

扫码获取

图片

理解国家、区域和城市发展

《大国大城》

发展与平衡的空间政治

经济学

《大国治理》

图片

让你一门课学懂

     中国经济

        通过思考改变生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