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荷聽雨 / 石頭記舘 / 《红楼梦》:妙玉对宝玉有男女之情吗?

分享

   

《红楼梦》:妙玉对宝玉有男女之情吗?

2022-01-05  殘荷聽雨

作者:佩琪    来源:红楼梦赏析(ID:hlm364)


众所周知,曹雪芹笔下的“金陵十二钗”芳华各异,妙玉却是其中最与众不同的“槛外人”,她美丽聪慧,才情馥郁,是一个不输于黛钗风采的奇女子。

妙玉人如其名,是一枚晶莹美玉。她原是仕宦人家的小姐,自小在蟠香寺带发修行,谈吐不俗,容颜出众,犹如栊翠庵中胭脂似的红梅,美的超然脱俗,惊心动魄,却又让人心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清冷孤傲的世外之感。

但外表再如何超凡脱俗,妙玉终究是游走于滚滚红尘中的小女子,她也有着普通人的七情六欲,百转千愁,无法做到“不理俗世不与人相交”的与世隔绝,亦不会对有所好感的人漠然以待。

妙玉早年结识家境贫窘的邢岫烟,授其文字,与之来往,她清冷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热忱的心,但并非人人都能理解她,即使是做了十来年邻居,有着“半师半友”之谊的邢岫烟,评价妙玉时也只是道:“她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妄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 
  
得不到理解的人是孤独的,好似茫茫天地间惟她是孤僻不容于世的异类,“天生成孤僻人皆罕”般讨人嫌,好在她认识了贾宝玉,她另眼相看的应该不是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的灼灼风采,欢喜的也不是肤浅意义上的富贵少年郎,而是来自精神世界里的认同与欣赏。 


而宝玉心中早已住着一位林妹妹,他与妙玉相交,除了感叹这世间又多了个灵秀女儿,也有一份可惜,可惜这么一个妙龄女子早早入了空门,他们之间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男女之情,如果非说他们关系不简单,定要扣上一个“情”字,那应该也是超然于爱情之上的知己之情,是发自内心的欣赏,亦是“槛外人”得之“槛内人”的幸。

在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的情节里,人都道妙玉对待宝玉的“与众不同”,那种不同较为含蓄,表面上看是她带着黛玉宝钗来品茶,实则是要引来宝玉这个知己,其良苦用心可见一斑,招待黛钗的是颇为讲究的茶器,却把自己平时常用的绿玉斗给宝玉用,看似随意特殊,实则是不见外,但到底有没有人们所想的“少女情愫”呢? 
  
其实从林妹妹的反应可窥一二,黛玉的聪颖灵慧自不用多说,她的心思向来细腻敏感,一颗芳心都牵在宝玉的身上,如果妙玉真对宝玉有那种男女之情,她会看不出来?即使看不出,也会有来自女人第六感的些许排斥感吧?

但这一回里林妹妹的反应很平常,即使面对妙玉很不礼貌的直言:“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居然没有像往日那样伶牙俐齿地怼回去,这就很令人费解了。除了心情好难得计较,也可能是联想到妙玉的境遇与她有些相似,颇有些同病相怜,还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妙玉并不是她感情路上的拦路虎。


而妙玉对待宝玉的态度不是和风细雨的温柔,更像是友人间的随意洒脱,她固然是清高的,区别对待贾母和刘姥姥,她固然是难以亲近的,连菩萨性子的李纨都觉得她“讨厌”,但宝玉却一如既往地与她相交,以“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态度欣赏她,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只要你明白我是怎样的人,就够了。

在五十回里众钗在芦雪亭联诗,宝玉作诗落了第被罚去栊翠庵折红梅,李纨原想着让人跟着宝玉一起去,黛玉心思灵秀,她似乎看出宝玉和妙玉不一般的情谊,但并不是她忌惮的“儿女之情”,不由若有所思道:“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宝玉一人独去,二人想必会聊上几句,若是跟着丫鬟小子,依着妙玉那孤傲的性子,反而不妙了。

林妹妹这么善解人意,难道不能说明什么吗?若是宝玉单独去见宝钗,我想黛玉恨不得插着翅膀也要跟着一起去吧?

女人是最了解女人的,尤其是林妹妹这样心思敏捷的聪明人了。妙玉虽然待宝玉有所不同,但行为举止光明磊落,目光清澈,言语随性,没有看到扭扭捏捏的小儿女情态。

宝玉亦是如此,他与妙玉的交往也让黛玉放心。还记得宝玉生辰,群芳开夜宴,妙玉虽然无缘前去却也没有忘记,送过来一张粉红笺子,标记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至于写了什么内容,我们无从得知,但从“宝玉看毕,直跳了起来”的反应来看,宝玉是极其重视的,心里亦是欢喜的,想必是些温馨的问候祝福吧。


为了回帖事宜,宝玉决定找林妹妹求助,在路上意外遇上了邢岫烟,得知妙玉与她早年相识,还有半师之谊,情不自禁的发出感慨:“他为人孤僻,不合时宜,万人不入她目。原来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在宝玉心中,妙玉的确是清高孤僻的,但她有才有貌,有这个资本,是超出尘俗之外的一流人物,他看她的目光有惊叹,有欣赏,也有“得此知己,人生之幸矣”的欢喜。

至于高鄂续写的后四十回,妙玉这个人物似乎转了性情,贾环说:“妙玉这个东西是最讨人嫌的,她一日家捏酸,见了宝玉,就眉开眼笑了。”他说的似乎并不是傲雪红梅般的妙玉,而是一个怀春的小尼姑,如智能儿那般的凡俗女子,真正的妙玉与宝玉更应该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彼此间欣赏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有分寸,有美感。

但妙玉的结局却是无法改变的,正如判词所云“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冠之“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判词的妙玉再美好无瑕,但她清冷自诩,孤傲如寒霜,注定是个“世难容”的悲剧人物,除了贾宝玉,谁又能懂得她的悲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