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观音萧银龙 / 文件夹1 / 一窝蜂投胎?2011年湘西发现“转世村”,...

分享

   

一窝蜂投胎?2011年湘西发现“转世村”,百余人有前世记忆,咋了

2022-01-06  塞北观音...

在我国湖南、广西、贵州交界处有一个侗族集聚区,生活在这里的人坚信世界上有“转世人”,他们认为这是逝去的亲人不舍得与家人离去,将前世记忆、情感“转世”给当事人,与亲人再续前缘。侗族所在的具体位置是湖南省怀化市通道县坪阳乡,当地超过110人自称是“转世人”,而且人数在缓慢增加中。

2011年中国社科院专家组与通道县联合对“转世人”现象做了深入研究,给出的结论是“种种迹象、线索证实有转世人的存在,但未找到科学依据”。因为有中科院专家组背书,通道县“转世人”现象再次火热,有人特意驱车赶到坪阳乡一窥究竟,几个知名“转世人”每天要接待几波人,反复陈述他们的离奇经历。

另一个对侗族“转世人”感兴趣的专家是中南大学国学教授黄晋,为彻底揭开“转世人”的秘密,黄晋已光顾坪阳乡十余次。起初。黄晋教授采用催眠术,让几个“转世人”在意识模糊状态下接受询问;随后再利用测谎仪对“转世人”的描述进行评测,黄晋教授特意选择在“阴气”较重的环境下进行。

结果是,不管是在催眠状态,还是用测谎仪检测,“转世人”都顺利过关:用侗语把前世阅历娓娓道来,没有说谎迹象。黄晋教授表示,或许只依靠某个特定技术手段是不能解密“转世人”的,需要社会学、风俗学、宗教学等多个学科融合解读。

自从坪阳乡侗族“转世人”现象被外界知晓,便不断流传着他们的传说,那么他们到底有多么令人不可思议?

石爽人算是坪阳乡“转世人”最有名气的,其经历被媒体频繁报道。石爽人50多岁,早年失去了丈夫,唯一的孩子在外地打工,独自住在3层的吊脚楼里。

石爽人称她的前世是一个叫姚家安的人。当地的老人在采访时透露,姚家安是1936年生人,24岁那年到农地里干活,忙完后在鱼塘洗脚时不慎中毒,引发高烧,在烧了3天后离世。

至于何时有了前世的记忆?石爽人说,大约在2岁刚学会说话时,一次在梯子跟前摔倒后就开始有了前世记忆,向家族人讲述时还曾一度引起恐慌。

11岁时石爽人的秘密被“公开”,因为她在学校见到了姚家安的儿子吴春(化名),吴春比石爽人大两岁。一度守口如瓶的石爽人控制不住地向同学说:她曾是吴春的母亲。

吴春听说后立即告诉了奶奶,以前就曾听说过“转世人”的奶奶略有紧张,在询问石爽人过程中更令她激动不已。石爽人不仅把长辈的生活习惯、偏好讲得一清二楚,还能说出一些私密的悄悄话,比如姚家安的丈夫是放电影的,每次放完电影回家后洗澡都会唱红歌,特别是红色电影的主题曲。

石爽人的描述令奶奶和吴春深信不疑。石爽人曾告诉慕名而来的采访者,现在吴春见了她还喊她一声妈妈,逢年过节还过来看望她,前几年给她安装了一扇新窗户。

此外,石爽人的某些细节也不同寻常。石爽人是侗族,却说了一口流利的汉语,而对本民族的侗语却有些生疏,而石爽人的前世姚家安恰是汉人。侗族人的发式,石爽人也不太喜欢,平常留着和前世姚家安一样的发型。

石爽人的吊楼隔壁是一户何姓人家,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何家也有一个“名叫何姿娜的“转世人”,据何姿娜父亲何彬说,在何姿娜二岁时曾问他“究竟是该称呼他哥哥,还是父亲”——何姿娜自称是他29年前逝世的妹妹。原来何彬有一个妹妹何芹,在29年前却不幸溺水身亡。

何彬对采访的记者这样说,从2岁开始随着女儿姿娜越来越成熟、语言能力越来强,她回忆的事情越来越多:何姿娜知道前世姑姑何芹是在上山砍柴回来,在都垒河游泳时发生了意外,更知道被救起时尸体摆放的位置和姿势;能准确指出前世的入学通知书等贵重物品的存放位置。

除了石爽人、何姿娜外,整个坪阳乡自称“转世人”的不下110个,有曾做过侗族阴师的农夫,有刚上学的小孩,有从外地打工回乡后突然记起前世的上班族。不过,这些“转世人”中以小孩和老年人居多,像何姿娜这样的年轻人较少。

从石爽人的“转世人”消息流传开来后,每年超过200多人前来拜访她,这些拜访者中或多或少带些礼物,或向石爽人发个红包。另一个叫姚友唐(化名)的人手机里存着十几个老板的手机号,其中一个来自台湾的老板曾给过他2000元的大红包,而姚友唐的儿子就是“转世人”。

正是因为与“钱”的关系过于紧密,引起了一部分人的质疑。2013年湖南一家电视台曾对“转世人”现象发出疑问,认为这是当地编制的一场“集体谎言”。其中一个理由是,坪阳乡地处偏僻,经济水平一般,全乡8000多人中,大部分年轻人在外打工,剩下的是留守的小孩和老人。

而偏偏“转世人”多发生在小孩、老人身上,而且“转世人”多发生在熟悉的人之间,都是在大约2岁刚说话时,只有家人或族人在的时候才发现出前世记忆,没有一个外人在场。

通道县和坪阳乡立即向电视台表达了不满,认为电视台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靠主观臆想便做出推测,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并建议电视台亲自来鉴定。

事实上,“转世人”在大的范围来看,并不是新鲜事物,在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韩国、日本等国家都发生过,即便在我国,坪阳乡“转世人”也并非孤立。

上世纪50年代美国一个叫“摩路”的女孩,一直郁郁寡欢,被父母拉到心理医生面前接受治疗,在催眠的过程中,摩路竟用爱尔兰土语回答提问。爱尔兰土著语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难得学的一门语言,全世界只有7万多人还在使用,摩路却从未与爱尔兰人接触过。爱尔兰回答时表示,她的前世生活在爱尔兰,是当地的一位老师。

我国海南也出现过类似的“转世人”。1976年海南的唐崇金、林顺流夫妇生下一个男婴,名叫唐江山。唐江山四岁时突然对家人说,他不是海南人,而是儋州人。等到6岁时,唐江山哭着、闹着要去儋州看看。

唐崇金拧不过唐江山,便带着他找到一个儋州一个村庄,在唐江山的指引下来到一户农家门前。唐江山进门后冲着一个老大爷喊了一声父亲,随后把前世20岁时为何去世及家里的情况做了介绍,唐江山是“转世人”的消息引来了大量关注。

那么问题来了,世界上真的有“转世人”吗?究竟是骗局,还是现代科学无法探知其中奥秘,也许时间才会给出最终答案。

原创:博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