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 / 待分类 / 建盏君独家对话杨义东:“传承从来都不是...

分享

   

建盏君独家对话杨义东:“传承从来都不是固守不变……”

2022-01-07  建盏



陶瓷,作为时间的艺术储存者,保留着古老文明最为纯粹的本质,也诠释着每个时代的独有特色。
建盏,我国黑釉瓷器典型的代表,在后人仰望美学巅峰的宋王朝里盛誉为天下斗茶神器”,元时因种种原因遭遇沉寂,于上世纪80年代复原重新回归到人们的视线中。

▲宋 建窑兔毫束口盏 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藏

近千年后的回归,因饮茶文化的不同,对于器物之美的推崇,艺术的标准不一当代建窑建盏的器型、釉色审美也有着与宋时不同的审美取向。

在多元化文化信息的冲击下,当代建窑建盏艺术家们在陶艺制作过程中不再局限于表面的形式趣味,更多追求的是与自己心灵、情感相对应的语言形态,赋予其作品深厚的文化内涵与时代的个性特征

在这方面,陶瓷艺术大师杨义东深谙此道。过往,他总在琢磨、思考泥火交融中如何赋予建盏新的灵魂,成为一个生命力的存在,让 器物之相,映像人心



建盏界的“美术家”

杨义东(1976-),福建武夷山人。2010年毕业于景德镇学院获硕士学位,师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景德镇陶瓷学院博士生导师宁钢教授中国首位陶瓷学博士熊廖教授
现为福建省陶瓷艺术大师、建窑建盏烧制技艺(武夷山遇林亭黑釉茶盏烧制技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陶瓷技师等。
其陶瓷作品多次获奖,被福建省海峡民间艺馆、南平市博物馆、《天工》杂志社艺术馆等收藏。


杨义东,陶瓷科班出身,不仅对古代陶瓷审美与艺术形式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还能打破常规、融合自己十几年的陶瓷研究经验与艺术底蕴建立新的艺术道路,堪称建盏界独有的“美术家”
 
自幼生长于制瓷之乡——建窑系遇林亭窑遗址所在地(武夷山),遇林亭窑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童年回忆。
2007年开始系统深入地研究建盏,于2010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获硕士学位。
在学有所成之后毅然选择回归家乡,踏上黑瓷艺术创作与文化传承道路,潜心钻研建窑文化,重塑建窑茶盏,从入门到大师,脚踏实地,行稳致远;不忘初心,砥砺奋进。
在书法、美术方面颇有造诣的杨义东为何与建盏结缘?对于建盏又会有什么样的灵感迸发,究竟是什么样的创作理念在支持着他前行?
建盏君独家专访正文揭晓。

采访实录

 
1.建盏君:据悉,杨义东老师本科是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毕业的,为什么会想要跨界选择进修景德镇陶瓷学院硕士的?

杨义东:其实这并不是跨界,陶瓷既是实用品也是艺术品,也是属于美术的一个范畴。我在学美术前已经接触到了黑釉瓷,我是在星村镇长大的,从小就对遇林亭窑耳濡目染,只是没有系统地去学习。

遇林亭窑黑釉描金/描银盏的工艺需要有一定的美术绘画功底,建盏也是一样,我想着不能安于现状,想要认真地对陶瓷的每一道工序、有一个更为系统的学习与深造。

▼杨义东在黑釉盏上手绘金色的叶子


2.建盏君:景德镇青花瓷、粉彩瓷、雕塑瓷、影青瓷等名瓷众多,为什么坚持选择黑釉瓷?

杨义东:一定的家乡情怀,加上顺其自然的命中注定。小时候遇林亭窑就是我儿时的游乐场,黑色在我心中是一个熟悉的颜色。而我大学学习国画的过程中,中国墨的黑又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在我攻读硕士的时候,对于宋代茶文化、建盏文化研究较深,建盏釉色的万千变化很有魅力,吸引着我一窑炉、一窑炉,烧着,也不觉得累。
建盏,就像一个黑洞,我就被吸进去了。



3.建盏君:您屋里放了很多自己的国画作品,您觉得您在美术上的造诣,能运用到建盏吗?

杨义东:这些美术造诣当然能运用到建盏。建盏艺术载体,平时我就很喜欢在各种瓷器上画画。

▼杨义东手作获奖作品《茶叶纹黑釉描金盏》

▼杨义东·2014年6月陶瓷作品《云雷纹箱器》获2014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铜奖

▼杨义东·《色釉粉彩梅瓶》

▼杨义东·青绿山水《空山新语》

我从97年开始美术绘画,在黑釉瓷上其实可发挥艺术创造空间还是挺大的。别看建盏乌金釉色,它并不是普通的黑色。
仔细观察发现黑色的釉里藏着星星,建盏的乌金釉,是有别于其他黑瓷的黑,我在上面描金,效果也不一样。
这是一种艺术结合方式。

▼杨义东手作描金建盏,每一片叶子飘落的方向就是归家的路,乌黑得发亮的底釉上可见圆润、饱满、精巧的银蓝油滴

交流购盏

微信id:2970846335



还有就是造型上的艺术创新,这也是需要有美术艺术功底的。

▼杨义东专利器型-天圆地方,胎底为方形篆刻的独特器型


4.建盏君:哇~(自行脑补表情)您的建盏个人修足风格非常特别,为什么是以这种风格修足?

杨义东:传统的建盏在器型上一般是施半釉,由于建盏施厚釉,釉会流下来,很容易粘窑;为了防止流釉,我就在没有上釉的地方处理成了凹凸不平的肌理效果。
灵感来源于我平时国画山峦的创作积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中国山峰的用笔这与国画山峰的高低起伏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算是在艺术美学上对于建盏的一种创新方式,形成自己的风格。

▼杨义东作品


5.建盏君:在很多老牌传承人眼里,建盏是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很想知道,在您(美术大师)眼里,建盏有何特别?建盏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杨义东:黑釉茶盏是掩埋在历史烟尘中的明珠,它背后的艺术价值不可估量。建盏是黑瓷审美的艺术,亦是生活的美学。

▼杨义东手作建窑油滴盏作品

6.建盏君:我们知道,非遗传承不仅是代表性传承人的事,也不单是技艺本身的传承,而是建立在社会各界共同关注及广泛合作基础上,并不断与古对话、与当代生活发生交集的融合式传承。您是如何理解传承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

杨义东:在坚守传统、尊重古法的同时,要有自己的想法,在扎实的理论基础上思考与创作,充分去发挥艺术的想象与创造。
传承从来都不是固守不变,非遗传承还是可以创新的……回看唐、宋、元、明、清,对于我们来说是古代,那么唐对于宋也是古代,宋也是在唐的基础上进行传承与创新的。


我们也应当如此。
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品,在若百年甚至若千年过后对于后人来说也是一种传统,可以在继承古代人的基础上创作出符合我们现代人的审美;
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结合我们当下的文化潮流,这种建盏文化才能传播更远,更有生命力。



7.建盏君:您是如何理解柴烧建盏与现在新型电烧或者液化建盏的?艺术层面有区别吗?

杨义东:从艺术角度来看,个人认为这只是烧制建盏的工具不一样。
好比小时候家里农村中柴火灶的蒸饭与电饭锅烧制的饭一样,现代人可能更钟情柴火饭;
而在80年代时候,电饭锅的出现,让人觉得饭更有营养,更香;然而现在家家户户都有电饭锅已经习以为常,我认为这是心理上的一种作用。
从外观来看,柴烧质感更古朴一些,电烧的美更张扬一点。所以说哪种烧制方式更好其实是没有绝对的标准,看个人的角度观点。


8.建盏君:您进入陶瓷行业十几年了,这十多年来,无论是烧制建盏还是黑釉描金盏,有哪些欣喜的瞬间可以分享下吗?

杨义东:开窑、等待的瞬间。建盏有一种迷人的魔力,就是开窑的瞬间,你永远也不知道开窑之后会得到什么,所以每次开窑的时候我会一直心怀期待,这样才能一直有奋斗的动力,想要不断去攻克探索。



9.建盏君:了解到您身肩文化重担挺多,武夷山市文化馆馆长、武夷山市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对于建窑文化传承,您的期望是什么?

杨义东:建盏虽作为闽北名片之一,但人们的概念里还停留在武夷岩茶大红袍上,知名度还是比较低,民间从业者比较少。

▼杨义东与大红袍制作技艺传承人刘安兴老师交流茶盏文化

我积极参加各种艺术展览与活动,主要是想要更多方面地去宣传建盏等建窑系厚重的文化底蕴,让人们可以更深层次地了解建盏,了解建窑系。

▼海峡两岸茶博会传播陶瓷文化

因此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不仅仅是一名匠人,还要为当地文化的群体做服务,努力将建盏打造成为新时代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张名片。

▼相关证书实拍

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少,因此,烧盏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在我看来工匠是容易培养的,技术可以学,艺术却是永无止境的。
希望越来越多人将建盏所蕴含的价值呈现在作品上面,甚至是可以看得到精神层面的那一面。


10.建盏君:最后,在您眼里,您觉得怎样的建盏作品可以打动人?

杨义东:有味道的(不是嗅觉上的味道,而是艺术层面的味道),与众不同的,比如釉色与器型,率性而为、却是有文化内涵的作品、都可以打动人心。


“传承从来都不是固守不变”盏并非冷冰冰的器物,而是蕴含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匠心文化的符号。
从杨义东近期与监匠司联合创作《举案齐眉》系列建盏中,可见宋词文化与宋代建盏文化的碰撞。


《举案齐眉》作品展示
江城子·银油滴束口盏  尺寸:9.8×6.3 cm


▼花间意·七彩油滴束口盏  尺寸9.4×5.7 cm

写在最后:

不管出现在怎样的载体上,艺术总是以「精神自身的展现」作为归宿;建盏是黑瓷审美的艺术,亦是生活的美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