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下的妈妈 / 待分类 / 6027 被援

分享

   

6027 被援

2022-01-12  煤油灯下...

一九九二年八月,丈夫去口内岀差,帶上我和女儿一同前去。看望八年沒见的母亲和亲戚。

他的岀差地是冮苏无鍚。

正好那里住着二十多年沒见面的哥哥。

丈夫说到了无錫,他去办公事,我就能和哥哥有更多的时间相聚。

因为走的仓促,那时的通信不像现在这样便利。所以也无法提前和哥哥联系。

丈夫也是第一次来无锡,人生地不熟。

在无锡火车站下车以后,走岀站不知往东还是往西,正在犹豫坐什么车。突然圍上几个人,问我们去那里。他们的车可以马上走,并顺利把你们送到目的地。

丈夫问多少钱?他们七嘴八舌的喊一百块。丈夫说太贵了,另外一个人从人堆里挤進来,拉着丈夫的胳膊说,走吧,我不宰你,八十块,不信你问问他们,看谁八十块愿拉你们。周圍十几个人无一人应声。

我们正准备拿上行李跟那人走。忽然从圍观的人群中走進一位穿警服的年轻人。对丈夫说,跟我来,我正好下班路过那里。

我们二话没说跟着这位警官到了公交车站。上车后三个人买了三张票,花了六角銭。

哥哥的单位就在公交车站附近。

那天是星期天,哥哥的单位休假。

通过哥哥单位的门位师傅很快联系到哥哥。

沒一会儿哥哥很快就到了单位,把我们三人接到了他们的家。

幸亏那天警察帮我们解了危。他无私的救援了我们。让我们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沒有被宰客的人宰。

人说,好人有好报。希望那位穿警服的年轻人一生幸福平安。

本来从小对警察就有一种偉大崇高的敬仰。通过那次敬遇后,只要看到穿警服的人。越靠近他,我就觉得越安全。只要有警察在身边,即便有坏人,我什么都

不害怕。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