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音格力 / 白音格力(潘... / 潘慕白 | 爱已入佛,情寄予你

分享

   

潘慕白 | 爱已入佛,情寄予你

2022-01-12  白音格力
万物有灵,值得用情

图@Yoo Subin

爱已入佛,情寄予你


AIYIRUFO QINGJIYUNI

文 | 潘慕白

我做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梦。
我从来没有做过电视剧般拖沓冗长的梦,也没做过恐怖片般惊心动魄的梦,探险有,却不多,这是我特别喜欢的梦。

另外就是写作之初那七八年时间里,做过很多写文章的梦。梦里我写好一篇,一般会朗读一遍,然后在梦里一边叫醒自己一边毫不客气地自我夸赞:“快醒快醒,这篇太好了!”

总的来说,我极少做梦。就算做梦,也不会觉得脑袋疼,反而感到轻松、舒服。
近几年的梦,写文章的并不多,反而是稀奇为主。
有一年夏天终于决定偶尔午睡一下,某日午间小睡,做一梦,我正在冲澡,喷头带感应,我往哪儿移,它便向哪儿喷。结果水放大了,冲劲过猛,我到哪里,它就喷到哪里,最后把我喷出了卫生间。
梦是在告诉我什么吗?
我动用了十万脑细胞分析,得出结论,那段时间常置身山林,脑子里好多美好的灵感。我每天忙于工作及琐事,却总没有时间坐下来写作。我深知那些灵感可以洗涤尘世身心,但那时只任灵感泉涌,无暇写作。最后灵感一气之下,来了个瞄准喷射,把我给喷飞了。

应该是这样吧。

有一天午间依床头翻几页书,然后睡意就来了,随后竟又有梦几段。
一是梦见很多本李白诗集,有人说一生一定要读五首李诗,必须是自己入骨喜欢的。后有人提到李白有一首诗,名曰《骇武夷山》,名字记得清晰。梦里还想为什么是“骇”呢,李白怎么惊惧害怕武夷山呢?其他的醒后不记得了。
二是去取信还是做别的事,步行前往,绕好大一段路走,归时想为什么不开车,这样可以顺道去城之西那个偏僻的山村转一转。走在路上,抬眼看对面村子依着的连绵的山,想等哪天开着车来,将车弃之村里,人背一包,将那些山,一座座翻过去,翻到多远都不管。正思忖间,看到山间有一座直竖竖的土山,山上无多树木,有一帮人在“拆”山,从山顶开始,一锨一锨扬起尘土,飘落山脚。梦里恨之不已。

三是梦见我给我的诗集题了一语,曰:爱已入佛,情寄予你。其他的什么也不记得了。这两句话让我随后回味再三,我想梦里我是不是出家了,将心中的爱交给佛,所念的情,全部归于尘世的某人。思忖至此,我“阿弥陀佛”一声,幸好我是在梦里,毕竟我对肉啊酒啊还有人间情意,还念念不忘。

我开始迷恋上做梦。
长时间不进山,我会觉得身体不舒服。幸好有梦,能满足我对山林的渴望。
有一次梦见坐车去一个偏远的山村,住在简陋的村里旅馆中,然后赏得了奇景。心里别提多开心,多快乐。
这里有两种特别特别奇怪的山,一种醒后睡眼惺忪间还记得样子,但上午再想此梦时,已完全失去了对此种山的记忆,只知道山比喀斯特地貌的更为奇特,好似是世间独一种;另一种还记得清晰,山全部是由 “雕刻”成人形的石头“堆叠”组成的,一片连绵着一片。那“雕刻”和“堆叠”皆非人工,而是天然。
另外梦里还有非常好看的灌木和草,嫣红色,在朝霞里特别漂亮,远山和烟岚淡淡地烘托着,构成一幅特别美的画作。

儿时一直听说梦是没有颜色的,其实不对。

当然,还有更为奇特的梦。比如曾梦一人,身上有一痣。放大百倍,痣上生活着一船人,每天忙忙碌碌。

那人是谁,不知道。痣上忙碌的人什么模样,醒后就不记得了。只记得他们在那船上忙来忙去,也不见他们聊天,人人都在忙。

还有些梦,特别有诗意。
比如,我梦见过王维,他太帅了,不记得穿什么衣,只记得身姿修长。他在一个缓坡上锄地,我在坡下远远看。缓坡上飘着流云,也是缓缓地动。王维的动作,也是缓的,不疾不徐,时而揩一下汗,然后又接着锄。我从坡下的角度看,云就在他身边。他揩汗时,似乎扯下一片云来揩,又似是摘一朵云,种在地里。
还有一个梦,是我最喜欢的。

当时清晨睡眼蒙眬间,意识渐醒,记得刚刚是在做梦,而且是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有女子临盆,一帮人忙前忙后。忽然有人说“生啦生啦”,我凑近一看,接生婆手捧着一朵云。那女子生了一朵云,非常好看非常漂亮的一朵云。我当时有些惊吓住,但又有些惊喜。那些忙碌的人,个个神色畅然,好似就该生下一朵云。

有一段时间我开始研究梦。
我觉得人的大脑里有棵神经大树,我们在尘世间经历的每一件事,遇到或相交的每一个人,都会从这树上长出一片叶子。有的叶子四季长青,有的会枯萎飘落。最愿意留在脑海里的美好事,会在树上开花,一生永不忘的,便结成果。
人睡着了,身体安静了,大树却还在生长。有时有风吹来,摇一下叶子,一片叶子就给了你一片梦境;或花香轻轻飘着,就给你飘来一场梦。
另外,我大胆地想梦是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你觉得梦是梦幻,是假的,因为你无法得窥全貌。你睡下时,另外一个世界是醒着的。你醒时,另外一个世界睡着了。所以,我们现在活在这个清醒的世界里,其实正是另一个世界里你在做的一场梦。
你在现实中看到天上一朵云像小狗,另一个世界里的你醒来时就会想到他做了一个梦,有只云一样的小狗,从天上跑下来追着你讨骨头吃。

另一个世界的你,也不相信你身处的世界是真实的,因为他只能记得梦的片段。

如此胡思乱想,我觉得,我们更该好好珍惜当下,珍惜拥有,珍惜美好,否则我们可能被命运的喷头喷飞了;少一些纷争多一些理解,少一些计较多一些宽容,不去拆别人的山,自己的也不会被别人拆了;视野开阔,一颗生活的小痣上也有烟火温柔,心怀亮堂,一粒尘埃上也有白云生。
这样不着边际地想象一下,才觉得我梦里这句 “爱已入佛,情寄予你”,原来并不是指向爱情的。
那“爱”带佛性,是人间大爱,那“情”只愿交付,是出于本心,不吝啬于万物。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间,这样的“爱”与“情”,也许只是一场“大梦”,是痴人说梦。
巧了,写此文前一晚深夜,看到一友人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段话:卦不可算尽,畏天道无常;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人一生,命数也许天定,但情之一事,却归自己管辖。
即使是“大梦一场”,我还是愿意用情至深,爱得不吝啬。
万物有灵,值得用情。
这世上有很多没有归属感的人,他们不知自己在哪里。而我有幸,一直知道自己在哪里。

爱已入佛,情寄予你,我在梦里。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