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缘艺志 / 待分类 / Gallery Marking“艺术北京”全览(36):缂...

分享

   

Gallery Marking“艺术北京”全览(36):缂丝的白经彩纬,用历史滋养“新的时间”

2022-01-13  眼缘艺志

时间,总是卷积着昨天,将一页页的往昔埋进尘封的记忆,又把崭新的阳光洒入今日的清晨。时代更迭,新兴的科学技术逐渐取代了手工劳作的传统技艺,很多传统工艺甚至被永久地封存在历史的尘埃里。

然而,正是那些被一代又一代国人从时光的罅隙里拾起的丝丝点点,却与华夏民族的文化渊源、心灵羁绊以及情感表达有着密不可分的牵连。它们的形成与承袭并不是偶然的艺术现象,而是中华大地千百年来精神绵延的必然华彩。

仿李鱓《玉兰牡丹图》

苏州缂丝传承人顾建东

时间不辍、梭子不停。无论你对缂丝了解多少,此刻都已然成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前段时间热播的《延禧攻略》《当家主母》两部电视剧,除了紧凑的剧情与演员精湛的演技之外,最吸引人的当属剧中那些制作繁琐却又典雅精致的服饰道具了。尤其是以传统缂丝文化为依托的《当家主母》,那一针一线的细细织造,再一次经由时间的磨砺,指向了用手艺保有的文明印记。

五凤图

仿任伯年《猫》

仿于非兰

作为中国独有的桑蚕丝技艺,缂丝在历史上一直享有尊贵的地位,被冠以“一寸缂丝一寸金”的美誉。作为苏州缂丝传承人的顾建东,受到祖母和母亲的影响,从小就开始接触并学习缂丝技艺与刺绣工艺。因对手工技艺有着自己独特的热爱和执着的追求,在完成学业后,顾建东便与家人投入到缂丝的创作中,并用手里仅有的八千元成立了自己的创作团队。

从成立至今,不论是在资金筹措方面还是新人培育领域,顾建东的团队都遇到了诸多问题,而最令他忧心的,还是传统工艺的创新问题,毕竟,在研习与传承之后,唯有创新才会使这样的传统技艺保有更旺盛的生命力。顾建东也因此开始习画、品画,以绘画的视角重新审视传统的缂丝工艺,希望用更多的创新理念为缂丝技艺探索出适合当下社会发展的新意之路。

  • (请顺时针旋转屏幕90°以获得最佳观赏角度)

仿宋徽宗赵佶《瑞鹤图》

缂丝的白经彩纬

缂丝,又名“刻丝”,因缂织的技法有镂刻效果,故宋代庄绰《鸡肋篇》有言:“承空观之,如雕镂之像”。

缂丝织制时,采用通经回纬的技法、以花纹为单位来回挖织,使织物上的花纹、素地以及各个色彩之间呈断痕状,这就是缂丝“通经断纬”的织法。它需要织者根据花纹的不同频繁更换梭子,纹样越复杂、颜色越多,使用的竹梭就越多,也更费工费时。素色经丝在织机上密密排列,纬丝则穿在一枚枚小舟形状的竹梭里,每一个竹梭内的颜色均不相同,织物的图案与花纹就是靠这些竹梭的穿插变换缂织出来的。

  • (请顺时针旋转屏幕90°以获得最佳观赏角度)

仿张萱《簪花仕女图》

簪花仕女图(局部)

簪花仕女图(局部)

簪花仕女图(局部)

簪花仕女图(局部)

缂丝具体起源于何时已难考证,但从传世的实物来看,早在汉魏时期就已存在。马王堆汉墓、楼兰古城中都出土过中西(域)混合风格的“缂丝毛织品”。受宋代高度发达的书画艺术的影响,缂丝技艺在这一时期发展至巅峰,并开创了纯艺术性缂丝的发展路径。此类缂丝以绘画或书法作品为蓝本,并用缂丝的技法再现原作,从而获得与原作迥然不同的视觉体验。

顾建东

顾建东的作品采用“缂画结合”的手法,主体所用材料均选用收集的老线进行混合缂织,用以增加灰度。人物服饰基本用拼丝戗色过度,脸部用八条丝线进行混色,愠出色彩的同时,再与头发从粉白、灰、黑三色系用短戗过度抖和,部分细节更是需要用笔墨慢慢勾勒。

织制一幅作品,顾建东要用到勾、搭、结、绕、惯、子母经、平缂、乱戗等手法。故此,受工艺与时间限制,其作品以小尺幅为主。毕竟,在顾建东的理念里,华美的缂丝不仅具有收藏意义,在当代,更应强调它的实用价值。

  • (请顺时针旋转屏幕90°以获得最佳观赏角度)

仿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用历史滋养“新的时间”

在我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延续与发展上,历代的文人与工匠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的艺术精神不仅对传统的书画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是为各类工艺美术注入了蓬勃的活力与丰富的内涵。而今人所能做的,除去欣赏与收藏之外,更应思考的则是如何传承与光大。

  • (请顺时针旋转屏幕90°以获得最佳观赏角度)

仿钱选《贵妃上马图》

贵妃上马图(局部)

贵妃上马图(局部)

自宋朝以后,缂丝的品种就分为日用品和艺术品两大类别,而日用品中的团扇、手提包、腰带等物大多服务于女性用户。顾建东便以此为突破口,通过改变扇面的形状、内容以及色彩等元素,专为男性设计出一款简约而儒雅的团扇,但可惜的是,该款团扇并没有在此次艺术北京博览会中展出。

男士团扇

顾建东希望缂丝不应只是博物馆中的一件展品,更希望其工艺能被世人所了解、其功用能被生活所容纳、其价值能被时代所认可。他认为,传统工艺不能单纯地局限于过去的作品,而是要用历史滋养“新的时间”,让传统文化融汇于日用伦常之中。

夜之魅

以缂丝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工艺,其内在的文化品质直接与我们的过去相连,而我们也在卓绝的回溯中不断开掘着新的征程。传统文化之美绝不是空中楼阁、水中之月,在社会疾速进步的当下,它更应与时代同行、与文明相伴。

行文至此,与“艺术北京”有关的内容已全部分享完毕。在已发布的36期内容中,不论是水墨画的古典优雅,还是抽象画的新潮狂野,抑或是卡通作品的幽默童真,都让我们于阡陌之中领略了艺术的蓬勃生机。在此,我们致敬笔耕不辍的艺术家,致敬让我们心动不已的画作,致敬——艺术。

艺术北京,我们2022年再会。

眼缘艺志 第870篇献给生活的艺术礼物。
文字撰写:眼缘艺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