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卷首语(对联) / 刘太品:《中国对联作品集》(2020年卷)...

分享

   

刘太品:《中国对联作品集》(2020年卷)出版前言

2022-01-15  文山书院

Image

 时光会冲刷与模糊一切——包括时光自身的痕迹。输入了本文的标题之后,我紧盯着电脑屏幕的双眼感觉有些干涩模糊,使劲揉了几下,才在自己的意识层面确认了这样一个客观事实:自2001年开启的“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这项世纪对联文化工程,真的已经持续了二十个年头,今年待梓的这部《中国对联作品集》(2020年卷)已经是这套系列巨著的第20部了。

 这20部总厚度超出一个人身高的对联巨典,共收录近四万人次作者的约40万副对联作品。与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配套举办的“年度中国对联创作奖”评选活动也成为最受联家瞩目的年度对联奖项,20年来,共有2000人次的作者获得“年度中国对联创作奖”;200人次作者获得“中国对联创作奖金奖提名”;20位作者荣获“中国对联创作金奖”。

数字是枯燥的,但也是最为直观的。这20年间的多少人、多少事,最后都沉淀成了这一组组的数字,留给岁月,留给未来……

 关于“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这项文化工程的价值和意义,很多年来,各地联友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这并不足以证明这一工程是在某种“高瞻远瞩”的洞察和“精心完善”的擘画之下,才正式隆重登场的。相反,正如诸多重大历史事件其实都是许多随机事件的累积一样,“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的编纂工程也是由许多偶然性因素的综合作用才得以启动的。

 我是1998年4月底进京任中国楹联学会驻会秘书的,由于学会经济状况很差,我每月只能领到四百元的津贴费,所以自然会面临“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情况,需要以余力做点秘书事务之外的“实事”来补贴家用。当时学会诸师长对我关爱有加,也帮着出了一些主意,比如让我业余时间多参加全国各地的征联活动,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以参赛作者身份给全国各地每年数以百计的征联活动供稿,积20年之功,有个六位数甚至七位数的奖金收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但由于我从1990年开始就走上了楹联活动专业组织者和评选者的道路,誓言平生不会作为选手参加任何征联活动,所以这个主意在我内心直接就被否定了。2000年,河南牛书友兄与学会合作编辑出版《中国楹联年鉴》(2000年卷),我参与了不少编务工作,受其启发,于是有了从2001年起单独编纂“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的想法。这个想法首先得到了马萧萧先生的支持,他还欣然题写了书名以及“编委会”的牌匾。于是,在发布了一则简单的《征稿启事》之后,这项工作便紧锣密鼓地开场了。

Image

 《庄子》云:“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很多事业都是由初创时的“细微”发展到后来的“宏大”,前面用数字所罗列的那些“成就”,肯定是工作启动之时所不曾料想到的!其实,这些成就的取得,只是得益于我们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罢了。

 从当代对联文化发展史的角度来考察,公元2000年前后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00年以来的二十年间,当代对联创作群体得到了不断的壮大,当代对联创作的总体水平得到了迅速的和质的提高。这两个时间段正好高度重合,但如果说是“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的编纂工作促进了当代对联创作群体的壮大和总体创作水平的提高,那不免有“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之嫌,我更愿意认为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当代对联艺术的繁荣和发展,是一个历史和时代交互作用的自然而然的过程,而我们“年度中国对联作品集”的工作,有幸“适逢其会,共襄盛举”。

 对于我一个年近花甲的人来说,屈指算来也不免心惊,因为这20年光阴,竟然占据了我生命的三分之一长度!其实说来,我的生命,又何尝不是“适逢”了当代楹联文化复兴和繁荣的历史机遇?我曾多次表示,我生命中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说是对联所赐予的,如果追求对等的话,我把生命中的一切奉献给对联,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小时便熟知的一句话,叫作“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任何事情不必好大、好高、好强,凡事从细小做起,积无数小事自然成其大事。正如老子所谓:“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当然,这其中必不可少的品质是“持之以恒”,如荀子所谓:“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在表达上述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信念时,我也深深明白,生活还有着非常惨淡的另一副面目,就是即便你恒久坚持了,最后也未必一定有所得,正如西方的“薛西弗斯不停地推巨石上山”的神话和东方的“吴刚无休止地伐桂”的神话所揭示的那样,人都可能在注定徒劳无功的轮回中终其一生。就在今年春天这部作品集收稿的同时,我被查出身罹可能危及性命的重疾并做了大手术,在后续治疗中,作品集责任编辑发来信息:“《中国对联作品集》(2020年卷)已编排完毕,快写一篇出版前言排入书中。”对于20周年这一值得庆贺的时间点来说,我完全应该洋洋洒洒写出一篇昂扬向上的长文,为这部作品集增色助威,但此时的心境正如李叔同所题的“悲欣交集”四字,只好胡乱抒发了一番感慨,正如王羲之《丧乱帖》所说:“临纸感哽,不知何言。”

 明年元旦过后,责任编辑肯定还会如往年一样,发来个信息:“今年作品集的征稿启事,还发不发?”我尚不知到时将复何如。生活跟一台精密机器一样,每个齿轮丝丝入扣,只要一天没退出这台生活机器,这个齿轮就不存在什么选择的意志自由,他能做的只是根据机器控制软件的指令,“欢快”地不停转动。正如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安魂曲》里那注定不朽的诗句:

无数人的忧伤,使你与众不同。

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

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出。

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这篇很不像前言的“前言”就写到这里了,让我们相约“挺住”,今生今世永不言弃!

                    刘太品

                 2021年7月19日于北京

Image   ——————————————————————————

订书信息:

《中国对联作品集》(2020年卷)是中国楹联学会指定的以保存楹联界年度对联作品为主的大型联书,本书由季羡林先生题写书名。本书暂定于2021年8月正式出版,16开精装加200克铜版纸彩色护封,内文为70克轻型纸。内容全面、质量上乘、装帧精美。本书定价248元,入编作者可按每册198元预订。订书自愿,与收录对联作品无关。

编委会将与江苏省楹联研究会协作,从本书二万余副入编对联中遴选出四百余副精品佳作,略加点评后编印成《2020年度对联精选》,以供广大对联爱好者学习与欣赏。预订“作品集”的联友将免费赠送《2020年度对联精选》一书,单独预订《2020年度对联精选》者可按每册38元汇款。订购本年度作品集可选择邮政汇款与微信支付两种方式,邮政汇款:274300山东单县北辰新都南门岗楹联学会信箱张荣芝收,电话(微信)15854030842。微信付款请加此手机号码(张荣芝)微信进行支付,支付后请发信息确认并备注汇款者姓名及快递收件信息。

Image

中华楹联报各个版面投稿须知:

一版:为新闻动态版。传递中国楹联学会的声音、活动,宣传各级楹联、诗词组织的经验、动态。各级楹联、诗词组织开展的重要活动(600字左右或更少)。一版投稿信箱:zhylb1b1@163.com

二版:为楹联赏析版。主要刊登古今楹联故事、楹联游记散记、楹联赏析、百家争鸣、创作体会、获奖感言、摄影配楹联等。二版投稿信箱:zhylb2b2@163.com

三版:为佳作欣赏版。主要刊登楹联理论、楹联新作、擂台揭晓及点评、各种贺联、获奖作品、绘画配楹联等。三版投稿信箱:zhylb3b3@163.com

四版:为综合副刊版。主要刊登各种专题、诗词、辞赋、古文、书画、摄影、诗歌、散文,征稿启事等。征稿启事和各种广告还可以根据需要和主办单位要求在任何版面刊登。四版投稿信箱:zhylb4b4@163.com

中华楹联编发,欢迎其他公众号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重要链接

换玉杯”联观世相(131)7月23日9时截稿,本期题目:提升自己,比仰望别人有意义

第161期“三味奇杯”对联攻擂 张项学出句 8月10日9时截稿

上海市第五届法治楹联征集,8月31日24时截稿

第152期“振兴杯”对联擂台 赵耀景出句 7月20日9时截稿

妈祖缘·两岸楹联作品征集启事,9月20日截止

景福寺:诗词楹联碑记和赋一起征集,分别设奖,8月底截稿

“黄河·函谷关·老子”征文大赛,楹联人写征文会更精炼,大家一起来吧!8月10日截稿

使用微信支付宝订阅2021年中华楹联报,方便快捷!

喜欢本篇请在右下角点亮在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