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秦可卿患上难治之症,很难怀孕,不怪张友...

分享

   

秦可卿患上难治之症,很难怀孕,不怪张友士不敢说她得了什么病

2022-01-15  君笺雅侃...
贾家末世的一个标志性信号就是子嗣艰难。历史上的王朝、家族到了末世,大多面临子嗣单薄的问题。
甄士隐半生无子,中年生了一个女儿甄英莲还丢了,家破人亡。
林如海半生无子,中年生了一女一子,儿子夭折,女儿林黛玉也少年逝去,林家断绝。

贾家宁国府是贾家嫡长房,可从贾敬、贾珍到贾蓉已经三代单传,贾蓉的两任妻子秦可卿和许氏,始终没诞下一男半女,末世迹象明显。
不提续弦许氏,就说秦可卿与贾蓉是少年夫妻,结婚也好几年,为什么会没有孩子呢?
秦可卿嫁给贾蓉时的年纪最小是十六七岁。第六回刘姥姥来时,贾蓉出场,说他十七八岁。夫妻二人年纪应该差不多。
古人成亲早,十六七岁时已经结婚生子。比方贾母说她十五岁嫁进贾家,当时比七十五岁的刘姥姥小了好几岁。不久就过了“八旬之庆”的生辰,推测她当时是六十九岁。
注:八旬之庆不是八十大寿,而是人生第八旬(十年一旬),取“大”讨吉祥,就是七十岁生日。

贾母十五岁成亲,长子贾赦五十多岁,应该十六岁就生了儿子。像王熙凤生大姐,王夫人生贾珠,年纪大多不到二十岁。
秦可卿成亲时,已经是生育年纪,可她却直到死都没有怀孕。
一般来说夫妻“不孕不育”刨除外在因素,比方夫妻感情或者机缘凑巧不能匹配,只有双方身体有问题一个原因。
从贾蓉的角度来分析,末世的贾家子嗣艰难,似乎是一种“富贵病”,从古至今屡见不鲜。这一点作为象征意义,不多解释。
至于有说贾蓉与贾蔷颇有“基情”,有没有关?其实从贾蓉骚扰尤二姐和尤三姐的下流看,似乎也没关系。

再有贾蓉和续弦许氏也没孩子,预示他本身确实有一定“问题”,具体为何不得而知!
是不是贾蓉与秦可卿夫妻感情不好呢?从原文的描述来看,他们夫妻感情并不差。
秦可卿病重后,贾蓉表现得很烦躁。王熙凤问时,他也很焦躁。等请来了张友士,更是追着连续三次问到秦可卿的生死。
关于焦大醉骂“爬灰”,君笺雅侃红楼分析多次。秦可卿和贾珍不存在“通奸”之事!从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情况看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就是贾珍单方面侵犯秦可卿后,可卿受辱自尽。

既然爬灰不是通奸,只是贾珍的罪恶,秦可卿生前都是清白的。就不存在贾蓉盼着秦可卿死的说法。
再说,恨一个人才不管她是生是死。贾蓉三问医生妻子的生死,都是“关心则乱”的体现。
秦可卿也和王熙凤说她与贾蓉的感情“你敬我,我敬你,从没红过脸”。这是古人表述夫妻关系最和谐的方式了。
秦可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实在没必要替贾蓉“粉饰”。

其实,从秦可卿的病症来看,就算贾蓉正常,她也不太可能怀孕。张友士分析秦可卿的病情是这么说的:
(第十回)“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肝家血亏气滞者,必然肋下疼胀,月信过期,心中发热。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脾土被肝木克制者,必然不思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据我看这脉息,应当有这些症候才对……大奶奶从前的行经的日子问一问,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的。是不是?”这婆子答道:“可不是,从没有缩过,或是长两日三日,以至十日都长过。”先生听了道:“妙啊!这就是病源了。”
张友士虽没说清楚秦可卿是什么毛病,只说不是喜脉。但从症状不难判断出,秦可卿患了“血竭之症”。

后文香菱就得了“血竭之症”,症状几乎与秦可卿一样。“虽在薛蟠房中几年,皆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今复加以气怒伤感,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日渐羸瘦作烧,饮食懒进,请医诊视服药亦不效验。”
“血竭之症”在当时很难治好,且不容易有身孕。
作为宁国府嫡长孙媳妇,秦可卿肩负着传宗接代的大任,她患上“血竭之症”,试问张友士如何敢直说。也就不难理解贾家走动的几个太医“不作为”了。
张友士适逢其会,治好了命就行。至于好了以后能不能怀孕生孩子,他管不着,也不吃贾家这碗饭。

但其他几个太医端着贾家的饭碗,治好了人,更麻烦的是以后不孕怎么治,会不会被连累……
医毒害人,就在于这些人为了自身利益是不管病人死活的。有时候人死了,比活着更好。反正不治而死也不是他们的责任!
所以,秦可卿和贾蓉少年夫妻“无孕”,从双方来看各自身体都有问题。但肯定与乱七八糟的丑闻无关。

文|君笺雅侃红楼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