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母“掰谎记”讽刺太狠,薛姨妈一声不吭...

分享

   

贾母“掰谎记”讽刺太狠,薛姨妈一声不吭,被李婶娘旁听更是扎心

2022-01-16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265:借机掰谎,贾母措辞剑指薛家,殃及池鱼,姨妈无奈忍气吞声

女先儿要给贾母说书《凤求鸾》,简介故事说金陵两任宰辅王忠的儿子王熙凤,进京赶考路宿世交李家,邂逅李家小姐雏鸾一见钟情,引出一段才子佳人的姻缘故事。

贾母一听就直接“掰谎”,直斥写书人不懂豪门生活,不知规矩礼仪之重。冒失将人家女儿写得那么坏,是胡说八道。

而且,贾母对《凤求鸾》才子佳人设定,和男女私情极不赞同,批评“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

贾母的话很严厉,大有斥责反对之意,目的就两个。

一,警告教育刚才林黛玉当众用自己的酒杯给贾宝玉喂酒的“失礼”之事。

贾宝玉和林黛玉有情,逃不过贾母、王夫人这些过来人的“法眼”。大家只是“心照不宣”。

如今林黛玉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贾宝玉过于亲密暧昧,确实到了必须“管”的地步。他们二人的行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注定不被接受。

贾母支持宝黛姻缘,是建立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上,不会同意宝黛背后的“私情”。宝黛姻缘和宝黛爱情是两码事!

二,打击薛姨妈和金玉良姻。

贾母敲打教育完宝黛,给了在场诸人“交代”,并没有揭过去这个茬,反而借题发挥进一步展开,将火烧到了薛姨妈和金玉良姻身上。

(第五十四回)贾母道:“……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

贾母先说男女私情是“贼情”,就是抨击“王熙凤”去人家里勾引女儿成婚配,是“失礼”无德的“贼”!

“贼情”见不得光,无论图谋美色还是家产,都是“贼”!都是无礼和下流!

《凤求鸾》中,王家公子去李家图谋人家小姐姻缘,“失礼”不耻。

现实中,李婶娘代表李家,与薛姨妈背后是王家,那么巧合聚首在贾府。

李婶娘背后是书香门第的大儿媳妇李纨。

薛姨妈背后是商贾出身的金玉姻缘薛宝钗。

对比之下完全呼应了《凤求鸾》的故事。

李家并不奢求贾家利益,他们与贾家是更单纯的姻亲。李婶娘暂住贾家也是贾母拉着不叫走,终究做客结束是走的。

李家对贾家基本“无所求”,上门望亲在“礼”的范畴。是亲戚之道。

而《凤求鸾》中“王熙凤”去人家勾引女儿,图谋家财,影射的就是薛家和金玉良姻背后,现实中王家人对贾家的图谋。

王家接二连三把女儿嫁进贾家,除了亲生女儿,还要嫁外甥女。金玉良姻和薛姨妈背后的主使人,无疑就是她的哥哥们。王家行“母蝗虫”的蝗祸策略于贾家,想要干什么?

薛家进京无疑是为了攀附贾家而来,他们图谋金玉良姻只为救薛家于水火。薛家破产边缘岌岌可危,需要更多更持久的助力。

但是,薛姨妈住进贾家好几年,面对贾母坚决不给希望,却一直不走。不是不想走,而是金玉良姻没有完成,一旦离开,薛家将被贾家和王家双双抛弃,她也不敢走。王家对她们一家三口有任务。

李家代表“礼”,是真正的亲戚。

薛家和背后的王家代表“无礼”,是要吸血贾家的冤孽。

贾母对此看得清楚,讽刺起来也不客气。

她说他们这种人家的规矩,不可能只让小姐跟着一个丫头四处乱晃与男人亲近,就是在讽刺“夫人”的无礼。

既然规矩在小姐还犯错,自然是夫人教育不好或者有意纵容。

夫人“无礼”,小姐也就干得出“勾引”男人,想自家姻缘的无礼、无德之事。

贾母的话非常重,等于当众打了薛姨妈的脸。暗示薛家母女来贾家就是要“勾引”贾宝玉!

多年来,薛家来贾家图谋金玉良姻的企图不是秘密。

她们一来就开始炒作薛宝钗的金锁、冷香丸还有和尚主动给海上方救治的“神奇”,就是淡化薛家商贾出身,谋求金玉良姻的可能性!

薛家心知肚明以薛宝钗的商贾出身,配不上荣国府的贾宝玉。

但薛姨妈仍旧对外宣称女儿的“金要找有玉的去配”,谁有玉?当然是贾宝玉。

贾母对此极为反感,曾明里暗里撵逐过薛家几次。奈何薛姨妈和王夫人结成一气,影响贾元春也支持金玉良姻。

贾母无奈,只好借助凫靥裘和雀金裘明确告诉薛姨妈,死了这条心,她们家的姑娘不配她的孙子。

凫靥裘是野鸭子头上的毛织成,谐音是“野丫头”。薛家姑娘在贾母眼中就是野丫头。

雀金裘是孔雀毛织成,贾宝玉是荣国公嫡孙,孔雀般出身,薛家野丫头配不上他!

至此,贾母等于坚定立场,薛宝钗绝不可能做她孙媳妇!

所以,薛宝琴一来贾母就极度宠爱,让薛宝钗望尘莫及,更是在元宵节的宴会上,将宝钗“剔除”于她的席面,去和李纹、李绮等亲戚家“姑娘”同坐。

《凤求鸾》给了贾母一次公开表态的机会,不但大肆抨击薛家上门图谋金玉良姻是失礼于前,让薛家出丑。更借由“贼情”“夫人失礼”,暗示薛家这些年在贾家做了太多失礼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还不算,《凤求鸾》借由金陵王家王熙凤图谋李家小姐雏鸾,将金玉良姻背后真正的主使王家,彻底推向前台告诉读书人,什么“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家族利益面前不值一提,他们早都开始尔虞我诈,互相算计。

王家通过控制薛家向贾家发动“攻击”。一旦薛宝钗嫁给贾宝玉,那时候的荣国府第四代继承人,都将被王家掌控。

贾琏是王家女婿,贾宝玉是王家外甥。薛宝钗虽是薛家人,薛家却受王家控制。

荣国府里王夫人、王熙凤、薛宝钗和薛姨妈,可不就是邢夫人说得“黑母鸡一窝”,林黛玉说得“母蝗虫”!这背后的现实,细思极恐。王家绝对没安好心!

贾母之所以反对金玉良姻,不仅仅是因为宝黛姻缘,为了外孙女林黛玉的私心。

贾家和荣国府的未来不可能在王家一棵树上吊死。王家的图谋,贾母看得很清楚!

所以,贾母至死都反对金玉良姻!

当初刘姥姥讲“雪下抽柴”故事,君笺雅侃红楼就提出,故事暗示薛宝钗最后以续弦之礼嫁进荣国府,是给病入膏肓的贾母冲喜,贾母却当天去世,薛宝钗也因此无法与贾宝玉圆房……

贾母最后说“我们家没有这样的事”是一语双关!既是再次敲打宝黛二人注意言行举止,也是警告薛家断了图谋金玉良姻的念想!

贾母“掰谎”的措辞极为严厉,立场也极为鲜明。可能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姨妈、薛宝钗等人都没有想到。

尤其薛姨妈不可能不知道贾母“含沙射影”,她也无法反驳,还要附和老太太“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实在是憋屈的要命。

贾母这次“掰谎”的后果,直接影响了后文贾宝玉因林黛玉而“疯魔”,以及薛姨妈要替宝黛二人“做媒”这两件事。后文咱们再细说。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