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锜 / 待分类 / 从形式逻辑跨向概念逻辑

分享

   

从形式逻辑跨向概念逻辑

2022-01-17  叶晓锜

从形式逻辑跨向概念逻辑

要点一,黑格尔逻辑学有两种不同的逻辑导向:辩证法的逻辑导向和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导向。

要点二,逻辑学将从思维规则的形式逻辑,跨向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

要点三,让逻辑学说中华民族的汉语。

辩证法自古即有。古希腊哲学认为,任何一个命题都会发生它的正题和反题,并通过正题和反题的矛盾对立达到更高统一的合题。

传统见解认为,辩证法在黑格尔逻辑学中,获得了它的最高形式,即辩证法是以概念为本的世界总体发展的推进原则和创造原则。辩证法不仅是思维的最高原则,更是自然历史,人类精神史、社会历史的最高原则。之所以如此:

第一,黑格尔逻辑学认为,概念是一切事物规定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事物之所以是事物,全在于内在于事物中的概念活动,由此赋予了概念为一切之本的根本地位;

第二,辩证法在黑格尔那里集中体现为,概念以其自身矛盾性质规定的否定自身和返回自身的过渡和上升,以内在的自身根据推进和创造自然、精神、社会发展的历史必然进程。

    把黑格尔以概念为本的逻辑学视为辩证法最高成就的传统见解:一方面,带来了辩证法的历史发展观,如,生物变异和自然选择矛盾性质规定的生物进化的推进原则和创造原则;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性质规定的社会变迁的推进原则和创造原则;另一方面,由于把黑格尔以概念为本的逻辑学归结为了辩证法的最高学说,使得人们的视野,未能更深入地看到黑格尔以概念为本的逻辑学其实还有着它的另一面,即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逻辑探讨的导向,尽管黑格尔本人从未意识到这点。

黑格尔的逻辑学以概念为本。那么这个为本的“概念”究竟是什么呢?概念是一种怎样的实在构造呢?我们能不能从概念之本,获得黑格尔逻辑学的一种新的导向呢?

黑格尔逻辑学以概念为本,是黑格尔为我们留下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珍贵遗产。但我们必须看到黑格尔以概念为本的逻辑学对“概念”之本的阐述是有重大缺陷的:

第一,黑格尔的著述反复强调,概念是先于一切的,是先天的,并说“我们并不形成概念,并且一般来说,概念决不可认作有什么来源的东西”。然而,黑格尔的这些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概念从来不是先天的,概念发生于人类意识结构,是一种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这种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的概念的生成和涌现是有它们的经验历史来源的。

第二,黑格尔并不懂得概念是人脑中的一种意识方式,即是人脑中的概念建构意识。这种符号指称方式的概念建构意识和身体知觉方式的感性表象意识在人脑中的聚集,建构了人类特有的生物性和文化性联结的意识结构,产生了概念为制导的人类智能;

第三,黑格尔对概念运动的建构阐述,如概念从“存在”到“本质”进而到“理念”的建构,是一种先天的编织,充满着许多空洞的、毫无实在意义的论述。

由于这样的缺陷,黑格尔以概念为本的逻辑学除了以概念为本的辩证法外具有价值外,其他诸方面都是无用的空谈,远远不如形式逻辑的思维规则来的实在和有用,这也是众多学者始终不认可黑格尔的逻辑学有什么思维规则的规范性和实用性的缘由所在。

    逻辑学在西方哲学中的发展,先后出现了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康德的先验逻辑、黑格尔的以概念为本的辩证逻辑。本人以为,让逻辑学说汉语,在有用的形式逻辑之后创立一种有用的概念逻辑,是当代逻辑学发展的历史必然。

    在西方哲学中,逻辑学除了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源自经验总结的规则之外,康德的先验逻辑和黑格尔的辩证逻辑尽管各有所成就,但说的都是传统哲学的德语,这种传统哲学的德语的特点是盘亘于先天和先验的繁琐晦涩一团迷雾的术语编织。提出让逻辑学说汉语,其意在于要敢于扬弃德国古典哲学中的先天和先验的盘亘,恢复逻辑学的实在根基。这种实在根基在于,逻辑发生于人类的概念建构意识活动。这种人类概念建构意识的实在根基是:

    第一,概念生成的实在根基即,概念既不是先天的也不是云顶之上的降入,而是人脑中的一种符号指称抽象构造,这种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的概念发生于人脑在主体和客体之间,通过指称和对象的联结,以声符和图符的指称方式,赋予一切对象“叫什么”名称指称和“是什么”的定义指称,由此生成一种概念构建的以客体为对象的事物认识和以主体自身为对象的自我意识。这种对客体为对象的事物认识和以主体自身为对象的自我意识,则在人脑中生成了一种与感性表象意识所不同的概念建构意识。

    第二,概念是人脑中的一种意识方式的实在根基。人脑中聚合着两种不同的意识方式,一种是感性表象的意识方式,一种是概念建构的意识方式。其中感性表象意识是生物进化的塑造,概念建构意识是文化演化的塑造。确立概念本质是人脑中的一种意识方式,那么,我们就可以汲取黑格尔的概念为本的逻辑思想,从人脑的概念建构意识运动中探求概念逻辑,探求人类智能以概念为本的逻辑机制,就具有了必然性的实在根基。

第三,人类智能的逻辑机制的实在根基。如果说形式逻辑是思维的规则,那么概念逻辑则是包括思维在内的人类智能的逻辑机制。这种人类智能的逻辑机制有三个基本环节:

1、直观到抽象的建构环节。这个建构环节在表象转化为概念的过程中,在人脑中发生和生成指称、抽象、认识、自我的原理。

2、抽象之抽象的建构环节。这个建构环节在抽象之抽象的思维过程中,发生和生成共性、想象、分析、综合、进阶、归纳、推论、反思等概念虚构的原理。

3、抽象和经验统一的建构环节。这个建构环节包括概念虚构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实践,获得概念之物的精神和物质创造,以及概念之物创造带来的再表象再概念,发生和生成人类概念智能不断进步的原理。

从思维规则的形式逻辑跨向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是逻辑学的必然,是当代逻辑学发展的新的使命。当代计算机电脑智能技术的发展已带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历史契机,即把人类智能引入计算机电脑,把人脑的概念逻辑转化为电脑的程序逻辑,这就必然要求逻辑学有新的发展,一是从哲学思想的层面深入探讨和阐述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二是通过人类智能引入电脑智能的科学技术进步来验证概念逻辑的真确性和有效性。我以为,对于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华民族来说,应当有哲学和科学协同的能力在民族复兴的盛世中,为实现逻辑学的新发展,人类智能的电脑化,作出中华民族的卓越贡献。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