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歌 / 待分类 / 1996年,6名司机遭毒打,牵出一桩大案惊动...

分享

   

1996年,6名司机遭毒打,牵出一桩大案惊动公安部,4人作案200起

2022-01-17  大秦之歌

1996年5月10日,公安部新闻发言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介绍严打斗争的初步战果时,重点介绍了青岛市公安局破获的韩明东犯罪团伙,反应强烈。

六人遭打

提起1996年3月19日,司机张某等人就不寒而栗。

19963月19日下午四时许,在山东省胶州市张家屯路南侧的一家路边店里,当张某走到院内发动那辆白色大发出租车时,一个长相凶恶的大胡子将他一把拽进屋里进行了搜身,并把他口袋里的驾驶执照给拿走了。

这时,张某看到同为出租车司机的孙某和苏某两人也被叫到雅座里,大胡子对二人大声咆哮道:“混蛋,你们还弄妞,再交60元!”

迫于淫威,这五名吃饭的客人乖乖地“交足”了饭费,后在一名店员的说和下,大胡子将驾驶证扔给了张某。

回家的路上,苏某说他藏在鞋里的750元钱也被搜走了。孙某说他的钱包和600元钱也被人从车上拿走了。

于是,他们五人商量着去找当地颇讲义气和有些声望的龙哥说说情要回来。

车开到了大朱戈庄,可是龙哥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睡下了。没法子,张某他们又重新凑集了六个人,驾车返回到黄昏时喝酒的店里。

这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一进门,他们就一起嚷嚷叫道:“老板呢,让他出来!”

店中一个叫王军的人。双手交叉在胸前,横在门前应声道:“我就是,什么事?”

来人中自称是龙哥的哥哥的人站出来说道:“龙哥是我的弟兄,我想把我被抢去的钱讨回来。”

话音未落,那个大胡子手里拿着一支单管猎枪,杀气腾腾地冲了出来,一面朝着来人大声喝道:“都给我坐下!”一面朝着天棚打了一枪。

“都跪下!”他声嘶力竭地喊着,用枪口指着他们的脑袋。

六个人吓得全部都跪在地上。

这时,店中一个穿皮夹克叫马磊的人手握一把长刀前来助阵。

这伙人用刀枪逼着六人进了一间雅座。大胡子吩咐手下把来人的腰带都下来后,嚎叫说道:“给我狠狠地抽!”

惨无人道的折磨一直延续到深夜。

打够了,大胡子和王军驾驶着受害人开来的那辆白色大发出租车,散心去了。

马磊等人怕这些人跑了,逼着每个伤痕累累的受害人将裤衩都脱去,并将他们反锁在屋子里。

这一夜,六名受到毒打的人中,有五人伤势严重,发生了尿血。

清晨,龙哥酒醒之后,听说兄弟们出事了,急忙带人往张家屯路边站,把他们解救出来。

战幕拉开

这起特大持枪、伤害案的发生,震惊了胶州,消息不胫而走。

正在胶州指挥侦破一起涉枪杀人大案的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于功沂,闻听后十分震怒,立即与胶州市公安局局长胡传善、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冯越欣等民警,急赴案发地张家屯。

20日上午午时,大胡子等人在诸城一家酒店尽兴之后驾车返回时,却看到马磊带着四名服务小姐沿公路仓皇奔走而来,见面后第一句话就是:“不好了,出事了,公安局已经来抓抓人了。”这伙歹徒吓得调转车头,朝诸城市枳沟镇方向逃去。

到了枳沟镇。他们将那辆白色大发车丢弃在路边,乘换了一辆黄色面的到了莒县,住在“欣欣旅馆”躲藏了起来。

下午三时,有三位服务小姐感到大祸即将临头,四下逃走。

21日上午,出事的那个店的真正的店主被专案组民警传到了派出所。在询问中了解到,店主承包这家酒店仅六天时间,为了能立住脚发大财,他将大军王(即大胡子)和小王军等人聘到饭店当保镖。

但是,店主对大小王军及几名打手逃跑的方向均提供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他凑近一名民警的耳边,哆哆嗦嗦的说道:“那名穿皮夹克的人,扬言曾杀死过人。”

就在专案组,民警加大对现场周围调查访问,初步掌握了涉案嫌疑人是一伙长期为非作歹、危害极大的流氓恶势力时,接到了诸城警方的电话,说他们在枳沟镇发现了一辆被丢弃的白色天津大巴车。经核查,此车正是被劫赃车。

此时,各组侦查员查访出的线索陆续汇集上来。情况表明:大小王军一伙长期流窜日照至胶州一线,是专门以敲诈、抢劫公路沿线饭店钱财为生的歹徒,他们横行乡里,强索强拿、强迫妇女卖淫,是人见人怕、人见人恨的恶霸。

于功沂、胡传善等领导在镇会议室内挑灯夜战,精心研究和分析案情,制定抓捕方案。

于功沂果断地说:“从弃车地点来看,案犯有可能在枳沟镇附近躲藏,也有可能又租车外逃,因此应将侦查方向定在枳沟镇、路边店、旅馆以及镇上的租车点上。

这一招果然奏效,民警们从一名司机那里获知了大王军的去向:大王军一伙在莒县汽车站一带活动。

据此,专案组领导决定兵分三路,分赴莒县、诸城、日照等地查证,力图尽快缉获案犯。

大小王军落网

自“3.19”案事发之后,大小王军等人犹如丧家之犬,东躲西藏。他们来到了莒南县五家沟镇的个路边店,店主出于无奈接待了他们。

喝完了闷酒在逃往何处的问题上,大小王军与马磊两人发生了争执。第二天,四人分成两帮,各奔东西。

大小王军两人先是乘车到五莲县旺湖乡一路边店讨还以前强行兜售的假烟钱,未果,又返回到莒县,在城外的一处黑窝点藏匿起来。

3月22日一大早,大王军来到莒县个体汽车站,托一名客车司机路过胶州张家屯时,让同伙王某捎些钱来使用,并约好下午3时再来车站碰面。

直到下午5时,大王军才从醉生梦死中醒来,急忙骑车朝汽车站方向蹬去。

这天中午,奔赴莒县追捕的是胶州胡传善局长和支队冯越欣副大队长率领的10名侦查员。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大力配合下,民警们一丝不苟地对旅客和开长途客车的司机展开了查访,从中发现了大王军上午在汽车站活动的踪迹。于是,法网一步步在收紧,单等案犯撞网。

当大王军在个体汽车站寻找司机是否将钱捎回来时,正碰上了在车站守候的专案人员。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大王军束手就擒。初审得知,大王军真名叫韩明东,现年33岁。原籍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流窜至山东后,栖身在日照市东港区。此人于1987年因故意伤害罪被牡丹江市法院判刑三年,次年5月越狱逃跑。为了逃避缉拿,他选了笔画少又容易记得“王军”为化名,从此四处漂泊、流窜作案。

经过侦查,公安人员很快获知,小王军22岁,日照市两城镇人,曾被劳教两次,1993年4月从王台劳教所逃跑。

小王军风闻大胡子被抓走的消息后,先是惊慌了一阵,但他实在弄不明白大王军是被哪方警察给抓走的。于是他自我安慰,又摸回到藏身的旅馆,见没有什么异常,便放心的睡了下来。

夜半时分,当小王军半醒半睡地躺在床上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快开门,我是大王军。”他惊喜地打开门一看,不禁愣住了。

门外除了双手戴着手铐的大王军外,还站着众多威风凛凛、荷枪实弹的民警和武警。

大案侦破

3月23日凌晨四时,大小王军在供述了“3.19”案的犯罪事实后,又交代了自称杀过人的马磊,经常与沂水县四十里堡乡的一个名叫潘为收的人在一起的线索。

专案组当即组织了五路精兵强将,分赴日照、临沂、潍坊等市县查踪觅迹。

3月20日上午,潘为收与马磊等人见了面。过了一天,潘为收与马磊又发生矛盾,马磊一气之下带着张某去了沂源。

3月23日下午,安振东、姜巍等民警在诸城清查旅馆时,在一家旅馆中将登记住宿的潘为收查获。经查,时年26岁的潘为收是沂水县许家乡潘家沟村人。

狡猾的潘为收自认为民警并不掌握他的问题而百般抵赖,拒不供认与马磊的关系和联系。

但是,当民警将他押回到胶州突审时,他顿时蔫了下来,在无可奈何中供出了马磊的真名叫刘勇,也是沂水县人。这时,沂水县公安局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刘勇很可能叫刘福军,是两起持枪杀人、批捕在逃的重大逃犯,而潘为收也是一名重大盗窃负案在逃犯。

由此,化名马磊、刘勇的刘富军由“3.19”案件中的打手一下子升级为重大杀人逃犯。

在潘为收供出刘富军十多处落脚点后,专案组调遣精悍力量,全力抓捕刘福军。

26日,40多名民警连同武警战士,在于功沂副支队长、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于锡良等领导的率领下,分赴五莲、莒县、莒南、沂水、沂南等地,对刘富军每一处藏身落脚之处展开了细致的查访,同时对每一条新发现的线索顺线索追踪。

3月27日至“3.19”案发后。六易藏匿窝点的刘富军最终没能逃脱青岛警方的大追捕。

这天中午,汤龙文、安云山、张铁成、张连德四名侦查员在连续查找了刘富军的多处落脚点之后,顺着踪迹来到了沂源县刘富军的姐夫租房处,通过村民打探到家中无人。下午1时30分,四位民警再次返回到这里,一打听,得知一男一女骑自行车去了其姐夫家。四名侦查员立即将刘富军姐夫的住处包围。

当化名马磊的刘富军和姘妇张某刚躺下准备午休时,四支手枪同时顶住了他的脑门。21岁的刘富军就这样落入了法网。

这次这场大规模的追捕战在历经一周的艰险奋战后,胜利结束。

通过初步审查表明:这四名案犯所为的杀人、抢劫、盗窃等案件总数近200起。

现已查实的几起大案件有:

1994年春、刘富军纠集另外四名同伙(均已被处决)在黑龙江省桦南县持枪入室抢劫,作案四起,劫得现金以及黄金总价值5000余元。在其中一案中,五名案犯还将一名妇女轮奸后杀死。不久,这伙犯罪分子在桦南县劫持一辆解放牌货车,将司机杀害,把车开回到山东沂水销赃。

1995年12月1日,潘为收伙同刘富军窜至沂源百货大楼,一次盗走烟酒、布料等总价值5万余元的物品。此外,潘为收自1994年以来,还流窜至莒县、招远、即墨等市县,破门入室,盗窃作案30余起,合人民币40余万元。

韩明东、小王军均是狱逃犯,他们自两年前纠集另三名同伙,流窜山东东部诸多县市。伤害、抢劫、敲诈,并多次强迫妇女卖淫获利,是一伙地地道道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这两个沆瀣一气的犯罪团伙的覆灭,为当时在全国开展的严打斗争,献上了一份厚礼。

 ·END· 

大秦之歌在秦史里徜徉

 公众号:daqinzhifeng1018  

洞见 · 价值 · 有趣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大秦之歌》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11705881@qq.com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