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中国历史 / 车盖亭诗案这把火,烧死了北宋,烧穿了南...

分享

   

车盖亭诗案这把火,烧死了北宋,烧穿了南宋,牝鸡司晨是祸首

2022-01-17  思明居士

车盖亭诗案,发生在宋哲宗当傀儡高太后牝鸡司晨垂帘听政期间,由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发动,为了反对而反对,纯粹是一场情绪化清算的运动,但它却是两宋历史上,打击面最广、打击力度最深、影响力最远的一桩文字狱。

文章图片1

北宋高滔滔

宋神宗赵顼(xu),是两宋历史上第六位皇帝,他为了改变北宋长期以来军事上的弱小,对外不强势的局面,在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任用王安石为宰相,实行变法。

这次变法分为3个部分:富国之法、强兵之法取士之法,但这次变法,引起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保守派势力的强烈反弹,对,就是课本里砸缸的司马光

宋神宗意志不坚定,历来改革变法,必然会触动旧势力的利益,他两次让王安石下岗,因为保住皇位才是他要紧的事,在此基础上,他也希望国富民强

王安石,曾对宋神宗说:“天下事像煮汤,下一把火,接着又泼一勺水,哪还有烧开的时候呢?”

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宋神宗,平衡新旧党派之争就耗尽了他的心力,对外军事的失利,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年38岁的宋神宗驾崩,改革失败。

宋神宗之后的皇帝,是宋哲宗,这位当时还年幼,才7岁啊,宣仁太后高滔滔垂帘听政,任用司马光为宰相,且重新启用旧党,她本人是非常排斥改革的。

宋哲宗,元祐这个年号用了整整8年,在这期间间,他一直都是形象岗,国家大事都是高滔滔说了算。

公元1086年,司马光去世。

旧党众人,继承了司马光的遗志,分为三派:

洛党:以洛阳人程颐为首,这位是理学家;

蜀党:以四川人苏轼为首;

朔党:以及河北人刘挚、梁焘、王岩叟、刘安世等人为首组成的,这帮人最为坚定,势力也最大。

宰相蔡确,他是王安石变法的支持者,见原本单纯的政见之争,演变成了毫无底线人身攻击,心中不忿儿,搞起了小动作,说高太皇太后有废黜哲宗的意思。

高太后听说之后,生了大气,随便找了个由头,就把他贬黜到外地去了。

文章图片2

北宋 车盖亭

骤然之间身份的转换,使得蔡确的内心十分的苦闷,就到处溜达游玩,散散心,在走到一个叫车盖亭的地方,看到风景是特别的优美,诗兴大发,写了10首诗:

一、公事无多客亦稀,朱衣小吏不须随。溪潭直上虚亭表,卧展柴桑处士诗。

二、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

三、满川佳境疏帘外,四面凉风曲槛头。绿野平流来远棹,青天白雨起灵湫。

四、静中自足胜炎蒸,入眼兼无俗态憎。何处机心惊白鸟,谁能怒剑逐青蝇。

五、风摇熟果时闻落,雨滴余花亦自香。叶底出巢黄口闹,波间逐队小鱼忙。

六、来结芳庐向翠微,自持杯酒对清晖。水趋梦泽悠然过,云抱西山冉冉飞。

七、溪中自有戈船士,溪上今无佩犊人。病守翛然唯坐啸,白鸥红鹤伴闲身。

八、喧虺六月浩无津,行见沙洲冻雨滨。如带溪流何足道,沉沉沧海会扬尘。

九、西山彷佛见松筠,日日来看色转新。闻说桃花岩畔石,读书曾有谪仙人。

十、矫矫名臣郝甑山,忠言直节上元间。钓台芜没知何处,叹息思公俯碧湾。

这些诗都是七言绝句,仔细品读,大部分是写景色的,也有发发牢骚的。

吴处厚,这人当初巴结蔡确碰了一鼻子灰,由此怀恨在心,一直是伺机报复,也不晓得他从哪里搞到这10首诗的内容,把“矫矫名臣郝甑山,忠言直节上元间”,当作为依据,向高太后打小报告,说蔡确,含沙射影高太后牝鸡司晨。

作者君,趣味历史小课堂:

郝甑山:安州人,唐高宗时期的忠直之士。唐高宗曾想让位给皇后武则天郝甑山上奏反对。

吴处厚,是故意的曲解诗意,将高太后比做武则天。

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旧党们正愁抓不到新党的小辫子,没说的,瞬间奥特曼附体,一个个变身成超级赛亚人,纷纷要求贬谪蔡确

你以为只是这样就完了?NONONO,一切才刚刚开始:

新党:

虽然打压旧党,基本都是对事不对人,更多的还是为了变法改革能顺利推行,就算是迫害苏轼乌台诗案,那也只是打击苏轼一个人而已。

旧党:

手段更加卑鄙恶劣,完全是为了报复而报复,为了反对而反对,只要是新党的事儿,那统统都要反对,完全不管事情的对错,直白来说,新党就算说,太阳是白天出来,旧党都觉得那是错的。

旧党保守派们,充分地利用高太后对变法的不满,以这次的车盖亭事件为锚点,对所有新党成员,进行一场斩草除根式,情绪化清算运动。

他们把司马光、范纯仁韩维誉为“三贤”,把蔡确章惇和韩缜,斥为“三奸”,更为过分的是把王安石蔡确亲党名单张榜公布,以示警告。

现在总该完活了吧?不,旧党们做得更狠更绝,已经贬黜过了?没关系,还可以再贬谪。

是,是,你老大,你威武霸气,你六六六,你旧党最腻害,现在没有敌人了,敌人不是被贬谪,就是被弄死了,你们已经取得了最后大胜利不是吗?

旧党们,可不这么觉得哟,新党的那批人,歇菜的歇菜,贬谪地贬谪了?

啊哈,咱们还可以自己人斗自己:窝里斗;斗别人是把好手,斗起自己人来,那也是公鸡中的战斗机程颐、苏轼、刘挚等人,都因相互倾轧而被罢官去职。

文章图片3

北宋 车盖亭

岭南:

苏轼曾有诗云:“问翁大庾岭头住,曾见南迁几个回?”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你问问苏轼,不说把岭南换成江南,就算是换到川蜀,他乐意不乐意?保准是屁颠屁颠乐呵呵的,而不是在岭南天天游山玩水发牢骚

岭南,可不是现在的处处好风光,在古代,那是属于车马不通、荒无人烟、瘴气横生、且语言不通的地方,自古以来,被贬谪到岭南的,基本上就代表统治者或者是朝廷,对他们死了心,让他们自生自灭根本就没想过让贬谪之人回来,或者说是没想过贬谪之人,还能活着的意思。

朝中大臣,曾请宋哲宗高太后求情,但当时的旧党众人,真心不把小皇帝宋哲宗放在眼里,就算是宋哲宗偶尔说话,这些守旧派的人都懒得搭理,宋哲宗只能保持沉默。

作者君,趣味历史小课堂:

蔡确,被贬谪到新州的时候,只有一个叫琵琶的爱妾跟随,吖,还养了一只宠物鹦鹉。

这鹦鹉老聪明了,每当蔡确敲小钟,鹦鹉就会呼唤琵琶的名字,但岭南真不是好地方,琵琶不久就死于瘟疫

某天,蔡确,不小心敲了小钟,鹦鹉呼唤琵琶蔡确大为悲痛,触景生情:

鹦鹉声犹在,琵琶事已非。堪伤江汉水,同去不同归。

蔡确,在这之后,抑郁成疾,去世了。

高太后,在她掌权的8年里,旧党众人不仅是控制了朝廷,而且对新党的打击,始终没有停止和放松过。

旧党众人的这种毁灭性的做法,随着时间的延长,新党众人的怨恨、报复的欲望也越来越烈,北宋的政治风气,彻底演变成了一种,当官必须要站队,站队就是你死我活的鲜血淋漓的斗争。

高太后,在权利争斗中耗费了大量精力,身体每况愈下,而且年龄也大了,不仅是高太后,就连旧党也感觉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高太后,在病危之时,曾当着宋哲宗和旧党的面,告诫旧党:“老身殁后,必多有调戏官家者,宜勿听之,公等宜早求退,令官家别用一番人。”

这意思说得够直白了吧?

就是说:老娘我在世的时候,你们随便折腾我都能兜着,但我死了以后,你们这些不把皇帝当回事的人,要赶紧自动请辞,以保全性命。

旧党众人,没听明白?怎么可能呢,在他们眼里啊,小皇帝就跟哑巴一样,平时没少挨欺负,在高太后垂帘听政的地方,高太后和宋哲宗是面对面的,也就是说,旧党众人给宋哲宗看了整整8年的后背和屁股,小皇帝能怎么着啊?朝廷内外所有的职务全都是旧党把持,小皇帝还能翻天?

宋哲宗,亲政之后,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而且他本身极其崇拜他父亲宋神宗,大量启用新党,实行变法图强

新党众人,在最初受到迫害的时候,还能保持理智,但伴随整整8年的时间,旧党众人,仍旧不依不饶一副就算弄死他们,也不肯罢休的党同伐异做风,那么现在,他们对旧党众人,一点好感都欠奉。

宋哲宗对旧党,绝对是一丁点好感都没有,旧党众人当时势力过大,甚至干涉宋哲宗他的私人生活,还有高太后一直以来,为防止宋哲宗建立自己的势力,她实行360度无死角的高压政策,咱设身处地想想,好歹是个皇帝不是,就算不是皇帝,是个平常人,天天朝夕相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打个招呼能怎么滴?

绍圣初年宋哲宗亲政的那一年,直接把所有旧党众人,一撸到底,风水轮流转,轮到旧党众人去岭南教化民众,传播朝廷恩义了。

要是这样也算是有个好结局不是嘛,能为国家干事的人抬头,北宋肯定是越来越好不是吗?

作者君说:历史就是个小娘皮,让人恨得牙痒痒却舍不得打,舍不得骂。

这两宋皇帝啊,有所作为的都是短命鬼,变着法儿作死的反而长命。宋哲宗,亲政之后的一系列作为,那可是比肩宋太祖赵匡胤一样的人物,英明果决,强横霸气,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但问题是亲政后就活了7年就驾崩了,根本就没来得及平息好党争之火

宋哲宗,也并没有一子半女留下来,没得办法,皇帝只能由轻佻的艺术家宋徽宗来担任,宋徽宗给了北宋一个天大的惊喜:靖康耻北宋亡,南宋立。

此后的两宋历史,旧党、新党之争轮番上演,双方是彻彻底底的仇深似海撕破了脸皮,党争最激烈的时候,皇帝说话都不管用,把朝廷慢慢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宋太祖赵匡胤当年呐,那也是柴世宗忠臣啊!欺负柴家孤儿寡母,“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为此定下厚待天下读书人,抑制武人的国策,其实也决定了此后两宋历史结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