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学习 / 学习暂存 / [转] 太极拳劲法剖析

分享

   

[转] 太极拳劲法剖析

2022-01-18  一一学习
 
       1、松柔连贯的拳式。力由脊发,由腰脊运动带动躯干四肢运动,各个关节肌腱、五脏六腑甚至每个细胞全松活开,这个“松”字很关键。  “逢松必变”,“逢变必松”,动作轻灵,毫不着力。“轻灵”这点至关重要,多数太极爱好者都因忽略“轻灵”而悟不得太极真谛。   
    2、“腰腿求之”,松腰落胯,腰腿是支架,所谓“立柱顶千斤”、“擎起彼身借彼力”,腰腿进退转侧得宜,便与敌之攻走之势,合成为太极阴阳妙图,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不知我,我独知人。故胡师的拳架与推手,均不可擅改,那是悟入真太极的必由之路。   
    3、“胸背犹如一纸扇,开合折叠任君变”(李师语),腰脊带动两臂胸背化发,处处能化能发,所谓“无形无象,全体透空”。腰腿与胸背相合,则形成“上下相随人难侵。”   
    4、“引到身前力始蓄”,距离感至关重要,距离远,化之人也不惊,打之我也无力,必须对方手触我身(躯干)而后化之发之,见李老师均是“以身试法”让徒弟推其身上(躯干部位)而后化发之。兵法所谓:“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善进身者对方打不出、摔不倒,阴阳鱼游走不已,近身好处大矣哉1   
    5、改造先天顶抗为顺势而动,会避双重,身如被单,床单、随打随移,一点打不到实处,而又能作周身一家,处处得机得势,所谓“敷”、“盖”、“对”也;又如老叟戏顽童,不单玩自己的,还要和对手合在一起玩,不即不离,犹如事先编排好的对练路子,可以周旋无已而又处处我顺人背,不想周旋则能随时发之。所谓“吞也”、“吐也”。   
    6、“一臂三力”“退必吸提,进必粘逼”(李师语)。搭手后诸式诸劲中均含有三种力:牵引力、顺势力、推动力,这在肢体的螺旋走转中实现(“缠丝劲”),这是近身制敌的保证,也是处处我顺人背的保证,使之进不得,退也无法逃脱,这也是“敷盖对吞”之意也。 
一、劲与力的区别劲与力,在未学拳术之前,常无法区别其不同,但已学拳术后,就不可不分析清楚了。曾见学习武术数年之久的人,对于劲与力仍莫明所以,殊属憾事。 
    应当知道,力由于骨陷于肩背而不能发,劲由于筋能发,并达于四肢。力为有形,劲则无形,力方而劲圆,力涩而劲畅,力迟而劲速,力散而劲聚,力浮而劲沉,力钝而劲锐,这是力与劲的不同。 
    少林拳中的力,有直力、横力、虚力、实力之分。直力显而横力隐,虚力刚而实力柔。未学者力直而虚,是真力,已学者力横而实,这是劲。劲之中,又分创劲、功劲、崩劲、粘劲等。初学者多创劲、功劲、崩劲。创劲太直,难以起落;功劲(艺劲)太死,难以变化;崩劲太促,难以斩接,都是强劲露形而不灵。艺高者多为粘巧劲,又灵又捷,不见其形,手到劲发,未中之先无劲,既中之后无劲,唯中肯之顷,疾如闪电,一发便收,敛气凝神,毫不费力。阳劲以刚胜,阴劲以柔胜,如大风过处,百草俱偃,这是少林拳中的上乘功夫。太极拳亦然,全尚巧劲而不尚拙力。 
    一般而言,其人呆力愈大愈厚,则巧劲愈小愈促,所以,劲的门类繁多。例如,沾粘劲、听劲、懂劲、走劲、化劲、借劲、发劲、引劲、提劲、沉劲、拿劲、闭劲、开劲、合劲、拨劲、掤劲、捋劲、挤劲、按劲、采劲、挒劲、肘劲、靠劲、搓劲、撅劲、卷劲、钻劲、截劲、冷劲、断劲、寸劲、分劲、抖跳劲、抖擞劲、折叠劲、擦皮虚临劲等,其中尤以沾粘劲、听劲、懂劲、化劲等数劲为太极拳中所擅长的特点。如果能将这几种劲了解清楚,用之于身,就可以明了太极拳的奥妙。 
    虽然说太极拳至大成时,仅尚意而不尚劲,但初学者升阶由级,入室由门,必须从劲着手。因为不知用劲,即不明运气之功,也就不知太极拳的真意。所谓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可见用劲实为学习太极拳的初步纲要。 
二、沾粘劲沾粘劲即不丢之劲,主前进,是太极拳中最需要的基本内劲,由推手而来。 
      初练沾粘劲时,两手不知所觉,犹如木棍,一段时间后,才由手到臂、到胸、到背,以至全身皮肤,逐渐生有感觉。有感觉才可沾粘,才可将敌吸住,为我所制。这种沾粘,须由高明教师引领,就如蓄电池的过电,教师系有电的发电机,学习者为无电的蓄电池,引领犹如过电,功成则如发电机已将电输入蓄电池中,之后蓄电池亦能单独发电。欲称这一过程为喂劲。就如慈母喂食小孩,日久以后,小孩亦知自食的。

    所以,练习这种劲到相当程度后,皮肤上有似云似雾的气,如漆似胶,一遇敌手即不丢离。非但两手如此,周身亦如此。其艺愈高者,气愈厚,面积也愈大。但此气看不见,仅能自我感受,或使具有同样功夫者互相感觉。因此,艺高者与人推手时,一搭手即知对手程度,其道理即在彼此沾粘圆圈面积大小。此劲是练习太极拳推手中最重要的内容,必须练习。否则,就不能研究其他诸劲,初学者不可不注意。 
    三、听劲听劲中的"听",是指周身皮肤感觉的听。所以,在未练习听劲之前,必须练习沾粘劲,如果不明沾粘劲,就不能听。 
    有的人认为推手的纲领全在懂劲,而不知道不听就不能懂(懂其劲作变化)。犹如言语,如不用耳静听,就不会解人意,所以欲懂非听不可。太极拳的听劲亦然,非先将己身呆力俗气抛弃,放松腰腿,静心思索,而敛气凝神以听不可。因为不听,就不能懂;不懂,就不能走;不走,就不能化;不化就不能发。由此可知,太极拳中的听劲,甚为重要,望学习者注意。 

  四、懂劲能听,然后能懂,这虽然是一定之理,但是如果听不准确,也不能全懂。所以懂劲一门也很困难,非由名师口授与自己切实研究不可,而且经相当时期后,才能全明其理。 

  在太极拳推手中,未懂劲之前,虽然易犯顶、偏、丢、抗等病,但是懂劲之后,往往也有断、结、俯、仰各病,这是因为后者正处在似懂非懂之间。断结无一定的标准,都因视听不能准确,尚未达到真正懂劲的境界。如能闪、还、撩、了、转、换、进、退行动自然,随心所欲,才可谓真正懂劲。真正懂劲之后,即能得屈、伸、动、静之妙,开、合、升、降之效。见入则开,遇出则合,看来则让,就去即升,果然能达到此地步,可入神明之域。即太极拳论中所云:"懂劲后愈练愈精。"在未懂劲前,如果先求尺、寸、分、毫,这是小功,不过是末技而已。所谓能尺寸于人,实非懂劲。必须懂劲后,神而明之,自能量尺、量寸、量分、量毫,能量,然后能节、拿、抓、闭。到此境界又分自己懂劲,于人懂劲两种。自己懂劲,接及神明,能反探战己身中之阴,时时皆然,欲谓阳得其阴。水火既济,乾坤交汞,性命葆真,这是修道的要诀。若于人懂劲,视听之际,随遇变化,不着思虑形相而无往不宜,自得太极之妙,此即技击中之要纲。上述两种是太极拳大成的标致。所以,习练太极拳者,非懂劲不可,如莫明此道,则难与之论说太极拳。 

  五、走劲走劲即不顶之劲,主后退,由懂劲而来,不懂如何能走?譬如人来势,或高或低,或横或直,或左或右,或长或短,原本没有一定标准,如果不懂其势,如何能走?走者,走避人的重力,而不与之相抵。因此,推手时,手部一觉人有重意,即变为虚。如遇偏重则偏松,遇双重则偏沉之,泻去其力,随彼方而去,不稍抵抗,使人处处落空,毫不得力。正所谓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 
    然而,初学者不遇大劲不走,是尚有抵抗之意,并不是懂劲后真走。走劲的枢纽全在腰腿,腰腿无功,亦属徒然。学练者对此不可不知。 
    六、化劲化劲由粘劲与走劲而成,不丢不顶,随感随化,前进后退,左顾右盼,相济不离。化之要点,全在我顺人背。若能达此境界,则彼虽有千斤之力,亦无所用。所以,化劲在太极拳中极为重要。 
    化劲中应略含掤劲,无掤劲则不能化。化劲并非以手或肩化之,而全用腰腿。若用手或肩,是谓硬拨,不是太极拳的化劲。如果能顺人之势,或高或低,或横或直,快慢相合(化之太快,不能引其入榫,过慢仍未化去),即能沾而化之。至于直来曲化,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是顺彼劲路变化方向,随机应用。但往返须有折叠,进退须有转换,使人不知己之劲路,直到对方势背为止,是谓真化。 
    化后可拿可发,要点是不化尽。化尽则己的沾粘劲易断,而去势随之远矣。也不能化之过后,过后则势背,不能前进。至于化敌的发劲,要待敌劲将出而未全出,将至而未全至之际,随势而化,不要太早,或过迟。太早未到,无有所化,过迟已着,化之无益。至于化圈的大小,艺愈高者圈愈小,反之愈大。 
    有人认为太极拳全尚软化,并不正确。该拳实乃有化有发,化之得势,则发亦自可,化不得势,何能言发,全由习者领悟运用。艺高者后化即前进,其上身似往后化退,但下步同时已前进。这是以退作进之法,奥妙无穷。反之,初学者多以退步为后化,实不知这是逃避,并非真化。上乘者外操柔软,内含坚刚,此坚刚非有意识的坚刚,实乃练功日久后自然增长的内劲。所困难的是内含坚刚而不施于外,即迎敌化人时,亦以柔软应付坚刚,使人坚刚尽化无存。这步功夫非常玄妙,要不是沾、粘、连、随已由懂劲而达神明之域,就不能轻灵玄妙,收四两拨千斤之效。 
    七、引劲引劲即人不动,而引其动,或人既动,而引其入于己之路线。人仅知化劲、拿劲、发劲,而不知有此引劲,实际上引劲处于化拿之间,而较化劲更难。因为对方来势不能随己心欲,所以必须引之。譬如两物[url=javascript:;]行走[/url],方向不一,则无法相合,必须引之,然后才能相合。 
    至于引的方法,须化到对方的劲将尽未尽时,才能引之入彀。换言之,引劲是欲引出对方背势中的焦点。如遇对方是艺浅者,固易为之,若是稍有功夫者,还须用假引之法。如引高打低,引直打横,或故出一虚拳以引之,使彼丹田气上升,重心不稳,在惊惶之际出其不备,即可拿而发之,所以,在发之前,须有拿;在拿之前,须有引;在引之前,须有化,这是一定之理。 
    上述引劲之法,不专门练习几年难以掌握。因为引劲不仅手引,同时也须应用身法、步法、腰法等。引之愈长,发之愈有势,正如太极拳论中所谓:"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但其要点终不离沾、粘二字。 
    八、拿劲拿劲较引化两劲更为难学,并且在太极拳中颇为重要。因为不能拿,就不能发,能拿才可发,发之不中都因拿之不准,拿是发的先锋。通常拿至敌发呆顿而己之意到时,即发其焦点,未有不中的。只是拿时须动作轻灵,重则易为人知觉,而变化脱去。其难点亦在这将拿未拿到之际。若拿到后,敌即不能脱去,所以,拿之妙,妙在人不知不觉之间。 
    此外,拿人一定要拿其关节,如腕、肘、肩等处,否则易被人化脱。双手拿人,犹如以秤衡物,重则秤锤移于外,轻则移于内,不要使高低轻重相等,勿失其衡。拿时除沉肩垂肘,含胸拔背,敛气凝神外,己之重心尤须注意,一定要尾闾中正,顶悬步稳,重心稳定。所谓"拿人不过膝,过膝即不拿",正是此意。如果离人远,必须自己进步,调整距离,否则有重心不稳之虞。拿人非手拿,手拿钝而易化,拿之枢纽全在腰腿。拿人非力拿,力拿呆而易脱,拿之主使全在意气。同时拿的步法、身法、方向亦很重要,非口授不可。 
    功深者拿人,一搭手无论何处,一索即得,且能使被拿者身不自主,随其所欲,俗曰入榫。但艺高者往往拿而不发,其理在于拿到后,人既知势败必损,已认屈服,可毋庸再施发劲,令人更觉难堪,这亦是君子之道。拿又分有形、无形两种:有形拿,拿的圆圈愈小,功夫愈深,圆圈愈大,功夫愈浅;无形拿,在二人皮肤相粘各施引拿时,艺浅者的圆圈常被艺深者遮蔽。这种奥妙功夫虽由名师教授,然而非本身持之以恒,不会有成。 
    九、发劲欲击人,非发劲不可,不知发劲,焉能击人?更谈不上技击。对于以太极拳养身者,可不谈发劲,而对于欲防身者,就非知发劲不可。因为就太极拳而言,如仅知化而不知发,这是只知守而不知攻。须知化中有时不能手手化净,岂能安然无事?一有失败,即牵连全部。进而言之,即使不求胜于人,至少也应不败于人,所以必须一化一发(即一守一攻),这样可使敌不能致全力于发,而同时也须顾及于化。前辈发人有"出手见红"之语,意为一出手就使敌人跌倒,不令人攻而守,或己守而攻,免得多费时间与精神,实为至理名言。否则既须注意于守,又须注意于攻,反使己之精神分散,为人所乘。 
    太极拳中的发劲,分为截劲、长劲、沉劲、钻劲、寸劲、分劲、冷劲、抖跳劲等,其中截劲较长劲为猛,钻劲较沉劲为厉,分劲较寸劲为狠。其发人能将人双足离地,以一次腾出为佳,如人双足不能离地,仅是带跳带退,这是次等功夫。后者的原因是气与劲不足,不能摧敌根腾起。至于冷劲,因引发人于不知不觉中,所以其势甚猛,用起来固然不容易,而且为艺高者所不取,大概是有损于君子之道。 
    何谓断劲?断劲是指在引人得势后,中间内劲稍断,随即以全身蓄劲直发于人身,此劲猛烈异常,用于不知太极拳劲,或知而不精者,最为灵验。此劲练成也不容易,而且也为艺高者所不取。因为发劲时,全都暗昧不明,殊非大丈夫所为。相传昔日班侯发人,能使人双足离地,一跃腾出三丈六尺。在今人看来,杨的功夫可谓高超,但其父杨露禅反不以为是,其理在于他的发劲,实含有断冷性,而非光明磊落,用心意巧发。 
    抖跳劲是当己劲与敌劲粘住时,即用腰腿劲抖拍,敌身则双脚腾起,亦应之而拍于地,如拍球一般。更奇者,先拍若干下,再以长劲发之,敌被发出后亦能腾跳若干下,此劲非常奥妙。 
    发劲中除借劲、钻劲外,其它诸劲在未发前,都须有化引拿。拿之得势,方能言发,不然发也无效。这一点对于初学者较为困难,但一劲通后,其它劲也可通,没有精一劲而不能使用其它劲的。 
    学习者初习发劲时,应当先知劲路:人的全身何处为根,何处为枝,何处为叶;人的上身何处为根,何处为枝,何处为叶;人的下身何处为根,何处为枝,何处为叶。就人的全身而言,足为根,身为枝,头为叶;人的上身,肩为根,肘为枝,手为叶;人的下身,腿为根,膝为枝,足为叶。所以,拿人发人,须先制其根,是谓登堂入室,亦即摧敌摧根。能明白这一道理,方可发人,否则犹如缘木求鱼,终不可得。 
    以劲发人时,必须把握三个要点:一机势;二方向;三时间。机势即己势顺而敌势背,敌之重心偏于一方,显露其焦点。换言之,敌的重心已歪,身上有一部份发呆(即拗住其一点),同时其气上升,方向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正或隅,必须随敌之背向而发。时间须恰当其时,发敌应在其旧劲已完,新劲未生之时(发呆时),或后退时,不可或早或迟,早则敌势未完,易生顶抗之弊,迟则敌已发觉,而生变化。此三者,不可缺一。如知机势而不知方向,易犯落空或与敌相顶之弊,但知机势与方向而不知时间,也易犯顶抗或发之不足等弊。三者俱全,掌握得当,则发人甚易,犹如弹丸脱手,无往不利。反之,发势虽然猛烈,也不会有太大效力。

​ 

                              初学太极莫找劲 

    一些初学太极者,拳架刚一打熟就找人推手,一推手就想将人发出,于是必然想找到发人的招式和劲法。有些教太极拳的师傅本身就对太极拳的整体修炼特点缺乏了解,认为太极拳也像其它拳种一样,靠一招一式打人,于是在“说手”过程中像拆长拳对子一样,师徒之间用固定的技法化发。其结果不仅破坏了太极拳八面支撑的弹簧劲,同时也使太极拳的技击走进了一个误区。 

    一、劲.推手.技击 
    老拳谱中有八门劲法,而故老传承的太极拳里,有为使学者熟习八门劲法的应用而发明了推手之法。近些年来又专门出现了太极推手竞技。太极拳架本已包含了十三式和八门劲法,甚至更多的技法和功力。最初的太极拳行功走架的目的不是为推手,而是为了修炼周身的松整劲和一触即发的弹簧力,使之在技击中不仅有一击必杀的攻击力,同时也拥有“一羽不能加”的防守力。但非常遗憾的是目前不少人练习太极拳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能推手,于是把太极拳的行功走架完全练成了推人的劲儿。 
    有一个现象应该引起注意:无论是在各地公园内私下的友谊试手,还是每年举行的各种层次、不同级别的太极推手比赛中,有哪位冠军或其他优胜者用的是纯正的太极十三式,甚至一些获胜者原本就不是练习太极拳的,只是些身强力壮的摔跤或举重运动员。真没看见过哪位练了几十年太极拳、身上没有一点僵劲的大家,在比赛场上的推手较量过程中,能够轻松取胜那些浑身僵劲的摔跤或举重运动员。说透了,推手比赛本身是力量和技巧的较量,一些所谓的高手不过是在力量等同的情况下多掌握了一些技巧而已。太极拳与推手的关系是主辅与本末的关系,推手是练习听劲和试劲的辅助手段,既不能替代太极拳的修炼,也不是修炼的目的。 
   一些推了几十年的老练家,经常用“高买手”的方式来炫耀自己的功力,以招来更多的****。他让对方用固定的或不固定的招式和手法来推自己,因为推的速度慢,他有足够的时间差来调整自己的重心,变换虚实把你发出去。如果你和他搭上手,你就更吃亏了,他的那一套技巧你必须适应一段时间,于是他告诉你这就是太极内功。可是你如果练过拳击或是其它外家拳,以每秒两下以上的速度向他进攻,你看他还有没有内功。因为那些以推手自炫的人士大多都没练过松整劲和弹簧劲,不知道太极拳的八门劲法是整体劲修炼有成后自然产生的,反而在行功走架中找,找来找去身法八要找丢了,把太极拳的轻灵松整找没了,把拳架打得奇形怪状、笨拙僵硬,所以请太极拳初学者警而慎之。 
    二、劲不是太极拳技击构架中的惟一要素 
    受“一站就灵”的意拳影响,似乎任何拳法只要练出内劲就天下无敌了,于是中华武学变成了中华“劲学”。其实内劲只是拳学的基础,有了内劲之后,还应练习使用内劲的技巧及攻防招式、身体的感应能力和临敌的判断力。我曾就“太极十年不出门”的问题请教过我的吴式太极拳受业恩师、杨禹庭的入室****王辉璞先生,王先生告诫我:过去传统正规的太极拳练法,是先用3年的时间把身法打通、架子打顺,后用3年练出内气并敛之入骨,使身体具备能用于技击的松整劲和抗击打的弹簧劲,再用3年练习各种辅助功法及太极拳的各种器械,再练定活二种推手、大捋和烂采花(散手),最后一年还要与各门派的高手比试过招以验证所学。因此王先生说,现在练太极拳能达到的目的,也只能是得个好身体,谁敢说自己的拳能打人?不信你和那些练散手和拳击的人比一比,因为你没耗过那么大的功夫,没走那么多的过程,有内劲就能打人了? 
    太极拳应用于技击,目前在国内外擂台赛上都没有先例。除了客观条件的原因外,就太极拳本身的修炼来看,它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和严格的程序;即使这些都具备了,修炼者还要有超常的悟性和诸多先天因素。如果仅仅练出了太极拳的松整劲就能技击,那么太极拳也就不需要再追求意、气、神的境界和手、眼、身法、步的协调统一了,更何况你要找的劲仅是推人的劲儿呢? 
    三、初学太极找什么? 
    既然不让初学太极者找劲,那么总该让初学者学有目标吧。我建议初学者最好在家置一面穿衣镜,每天在镜子前练几分钟太极桩步和懒扎衣一类的有代表性拳架,来检验自己的身法是否符合拳谱要求。跟明师学拳之初别贪多,请明师多给自己“看功”,随时纠正身法上的偏差。我的老师王辉璞早年学拳时,先投的是京城武学大家高紫云先生的门下。高先生见辉璞师没有基础,就转而把他介绍给北派吴式太极的掌门人杨禹庭先生。杨师爷也怕辉璞先生练不出功夫有损自己的名声,就不让行师徒礼,只教王先生一个懒扎衣,约定好:回家练一年,如果能成再拜师。辉璞先生回家后天天对着镜子练。一年以后他****拜师,才正式成了杨禹庭先生的入室****。身法入门后,再求遂顺,“遂”也含有“随”的意思,首先要上下相随。目前初学太极拳者因桩功浅、腿力差,在行功走架时多下快上慢,一整套太极拳可能会越打越快,上半身打得还有点太极拳的味道,而下半身恨不能一下子就悠过去。还有左右不能相随的现象,也属于不会转腰叠胯造成的。还是那句话,有毛病“腰腿求之”。拳架遂顺之后,再练习身体各个部位的放松,尤其是在行功走架过程中的放松。 
    松是太极拳的根本,如果你松不下来,就没有办法求得整劲,更练不出周身的弹簧劲。在行功走架中身体没有放松会出现以下几种现象:撅臀——胯没有放松,腰不能落下来;探 
头——肩没有松下来,由于端肩或寒肩造成的;断步——重心移动时,腿脚没有放松,用脚力硬蹬而身不能相随造成的。初学太极拳者绝不能求劲,应该求松,先松心、后松身,如果你真的松子下来,太极拳的修炼才算是入门。别以为松下来很容易,你打坐或是站桩时进入松静状态也许不难,但你想在行功走架的运动中保持一种绝对的放松状态,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我见过不少打了一辈子太极拳的老练家,十有八九都没尝过真正放松下来的滋味,到了晚年腰腿无力了,再求放松却连身法都丢了。 
    不找劲,才能得到先天自然之劲,只有放松才能求得松整。武式太极拳的传承中有这样一件事值得那些找劲的练家反思:李亦畲的族曾孙李锦藩曾问艺于李亦畲的二儿子李逊之:“我看拳谱上有掤、捋、挤、按、采、挒、肘、靠八法,这八法是怎么回事?”李逊之先生说:“分得那么清楚怎么能用?我一举手这全部都有了。”请各位修炼太极拳的才俊们品一品这段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