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天英 / 我的图书馆 / 明着“疏解”的北京,却在暗中“加码”……

分享

   

明着“疏解”的北京,却在暗中“加码”……

2022-01-19  伟天英

没在北京披星戴月招商引资,不足以语人生……

没经历过北京“外迁潮”疏解,谈何“易地生根”?

印象里,两桶油、三大运营商、四大国有银行、互联网巨头抢摊布局,基本上囊括了北京的全部,这一定是好事么?

随着城市战略调整,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戏掀起高潮。从“动批”搬家到“央企”离京,我们盯着北京在“减量瘦身”,却没注意到留下了哪些“白菜心”填充产业空白。

在过去七年的巨变中,北京“疏解”过哪些产业、“腾笼换鸟”又换来了什么?当一个“高质量”的北京出现时,还需要再次加码么?

产业在流动

看似无序,其实有章

早在2014年,中央对北京今后的发展提出要求,把“非首都功能”压缩和疏解到周边。这意味着产业转移与升级,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20年的7年间,北京一共迁出7000家企业,平均每年往外迁出1000家左右,包括制造、零售、批发、运输、仓储等业态。

一个城市的企业数量与质量,一定程度上展现出地方经济实力。而企业的流动性,则直接反映出区域产业结构的优化。

开始,有的人认为离开北京,没资源、没配套、没人力,导致综合收益率下降,这是大错特错。反之,北京“非首都功能”持续疏解,搬迁给这些产业带来新机遇,这离不开各地方政府的培育与支持,解决了“移植”的“成活率”问题。

京开五金建材市场是华北区规模最大的专业市场,货物流通辐射到华中、东北、西北地区,在被列为重点疏解的区域之后,丰台区与河北高碑店政府对接并达成承接意向。

疏解之初,部分企业觉得去往高碑店就没有销售渠道。然而并不是,高碑店离北京30公里,交通十分便利,库房充足且成本低,可自建环京物流和环雄安物流。市场搬迁过来布局也更合理,螺旋式的上下通道,让企业实现了仓储物流一站式服务。

北京是为数不多超大型城市中走“疏解”路线的,真正让京津冀协同见实效而不流于口号。不得不说,再按照老路走下去,北京的“回波效应”将会肆意放大,对周边区域疯狂吸血,资源、人口、产业独自聚拢,看似加快了自身发展,穿透到背后是几千万人给公共服务带来的压力。

高精尖形成

发展不全是聚,疏散并不是退

要清醒认识到,企业外迁正是北京“腾笼换鸟”的过程,这样才能使产业结构愈发明晰。北京的战略定位、功能建设,不仅是为了带动京津冀产业的“增量”,甚至还关乎着南北经济的差距。

从2017年到2020年,北京一直都处于“疏解腾退促提升”的城市变革中。此阶段,北京行政中心实现“东迁”,超过40万人正式入驻通州城市副中心,这无疑为北京“腾笼”打破了一亩三分地的规划。

除了北京城市副中心,雄安新区成为北京“腾笼”的另一个拐点。在中央的部署下,推动央企总部、高校等非首都功能进行“南迁”,带动一部分人口转移雄安新区。

企业就像流水,始终会流向对自己有利的地方。经过一番“折腾”,虽然产业被迁移了,但也腾出了足够的空间,接纳更多的“高精尖”产业涌入其中。

去年8月,北京正式公布了《北京市“十四五”时期高精尖产业发展规划》,在这个规划中,北京正式提出“北京智造”的口号。

其中,北部的5-6环定位于“北部研发创新与信息产业带”,南部5-6环定位于“南部先进智造产业带”,形成“北研发,南制造”的局面。

再加之,五环以内作为政治、文化中心及国际外交中心的世界“交流会客厅”,五环往外成为科技研发中心,打造高端制造的集聚区。

不难想象,之前小米汽车落户亦庄,正是印证北京走“高科技产业”的道路,撬动了智能汽车产业化。

此外,北京国资委出资打造集成电路产业,为8家相关企业的创立,至少投入了200亿,实现了关键设备国产化的布局,缔造了不小的传奇。

高科技人才落后生产力离开,先进技术猛涌入

综上所述,北京走过了“腾笼”,“东迁通州、南迁雄安”。经历了“换鸟”,央企国企外迁、高校医院搬移。

随之,不仅换来了智能工厂落地、集成电路崛起,还迎来了北京证券交易所的横空出世,未来将大力扶持创新型中小企业,为“专精特新、隐形冠军”的培育布下了新的“战棋”。

但是,光有这些远远不够,任何产业的发展核心都离不开人才。可以说,北京引进人才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是留住人才仍是一场“革命”。

2021年7月份北京出台《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规定国内7所高校的本科毕业生可以“计划单列落户”: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京大学等7所高校的本科及以上高校毕业生,只要在北京“高尖端”产业就业,可“计划单列落户”。

去年临近年底,北京市又印发《北京市“十四五”时期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规划》的通知,本次规划中提及北京“将优化引进人才落户机制”。

为了打造“全国科技中心”,开始“大抢人才”。这里的“人”全部是高技术人才,北京将给予“落户优惠”和“指标倾斜”。

数据显示,北京在过去4年共出走了673家高新技术企业,每年就流失了150-160家企业。

毫无疑问,每家企业都会考虑收益最大化,南方除了产业集群、配套占据优势外,在员工住房优惠、落户指标及补贴,更是开出“诱人”的条件,导致“一江水春水向东流”。

所以,北京要想引进高新技术企业,户籍制度改革势在必行。不难想象,北京下一步必然是“落户松绑”,先大规模抢人再开条件留人。或许,北京的“落户潮”,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结语

这些年,“北京制造”向“北京创造”转移,这是首都的强大。当从“集聚资源求增长”到“疏解功能谋发展”,北京换挡升级迎来了重大机遇。

一个城市的多元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这就少不了管理和约束,城市的治理是根据战略定位、产业发展游刃有余的去调整,区域间的协同也不能仅凭一己之力,不断地联动一定会清除发展中带来的一切障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