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玉 / 帝王 / “一月天子”朱常洛:明光宗悲惨而仓促的...

分享

   

“一月天子”朱常洛:明光宗悲惨而仓促的一生

2022-01-19  广州玉

万历皇帝冲动的结果

公元1581年,年仅18岁的大明天子,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和往常一样,到慈宁宫给母亲孝定皇太后李氏请安,这本是在皇帝的日常生活里极为普通的例行公事,却因为年轻皇帝接下来的行为,直接影响了万历、泰昌父子两任皇帝的人生,甚至改变了大明朝此后几十年的历史进程。

“一月天子”朱常洛:明光宗悲惨而仓促的一生

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

话说朱翊钧请安完毕,刚要起驾回宫,不经意间看见李太后的贴身宫女王氏,此时18岁的明神宗,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加上这个宫女又确实美貌异常,万历皇帝一时没有把持住,冲动之下临幸了这名宫女。其实放在封建王朝,这真算不得多大的事情,后宫佳丽三千,妃嫔宫女理论上都是皇帝的女人,只要皇帝愿意,宠幸谁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万历皇帝也根本没把这种控制不住裤腰带的事情放在心上,挥一挥衣袖,然后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不久之后便将这次与宫女偶然的邂逅彻底抛在了脑后。

谁知事有凑巧,就因为皇帝这么一次偶然的宠幸,王姓宫女竟然珠胎暗结,怀上了龙种。而当时年轻的万历皇帝还未育有子嗣,也就是说,宫女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是男孩,那将是大明朝新一任的皇长子。

不被父亲承认的皇长子

当万历皇帝得知宫女怀孕的消息,心里那个郁闷呀,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怎么就整出个大明朝皇长子出来了,关键是这个皇长子的母亲还是个身份卑微的宫女。

18岁的朱翊钧,初为人父的喜悦,此时已完全被孩子母亲低贱身份所带来的烦恼给冲淡了,尴尬的万历皇帝实在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现实,思来想去,还是简单点——干脆来了个死不认账。

但是少年天子可以胡闹,当妈的李太后可是过来人,整个后宫除了自己儿子,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性,这是明摆着的事情,而皇宫大内,宫禁森严,未经允许,别说是男人,鸟都难飞进来一只,王氏又是自己的贴身宫女,平常谁能有机会,谁又有胆子敢接近?

而且太后也是母亲,也和其它普通当妈的一样,都盼着早点抱孙子,现在机会来了,那还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破案”。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李太后找来了由专门的随行人员负责记录皇帝每日言行活动的“起居注”,上面清楚明白的记录了当天万历皇帝宠幸宫女的事情,这下,神宗抵赖不了了,万般无奈的承认了儿子朱常洛的身份。

1582年,神宗册封朱常洛生母李氏为恭妃,但实际上万历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也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宫女,所以规定李恭妃不得于皇子朱常洛来往。这个悲惨的女人,不但没有母凭子贵,此后一生都只能在丈夫的冷漠,与儿子骨肉分离的痛苦之中孤独的渡过。

“一月天子”朱常洛:明光宗悲惨而仓促的一生

明光宗泰昌皇帝朱常洛

可以看出,光宗母子的名份,是神宗不情愿之下的无奈之举。这就注定了朱常洛必将成为一个不受父亲待见的儿子,而这种尴尬的关系,也为泰昌帝今后悲惨的一生埋下了不幸种子。

不受待见的皇太子

朱常洛虽然身为皇长子,实际上从出生起,并不被父亲所重视,甚至说难听点,叫做嫌弃也不为过。

万历皇帝也几乎不怎么和亲生儿子见面,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可怜年幼的皇子,当皇帝的父亲不待见,不受宠的母亲想见又见不着,孤独的朱常洛如同弃儿一般在没有父爱和母爱的深宫中寂寞的成长着。

事情如果就这样发展下去,也不过就是朱翊钧和朱常洛父子相忘于江湖的故事,但偏偏万历的皇后没能生育,皇帝没有嫡子,按照“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封建皇位继承规则,做为皇长子的朱常洛,无论母亲出身如何,实际上已经成为未来大明朝太子的法定人选。

这下当父亲的神宗皇帝不愿意了,神宗最宠爱的郑贵妃,也为神宗生育了一位皇子,就是后来的福王朱常洵,出于爱屋及乌的缘故,万历皇帝对朱常洵十分宠爱,并打心眼里想把皇位传给福王。

“一月天子”朱常洛:明光宗悲惨而仓促的一生

这下好戏又上演了,在选择皇位继承人的问题上,皇帝不按套路出牌,明朝的大臣不干了,事关江山社稷和祖宗礼法,哪能任由皇帝随心所欲?抗争,坚决抗争。要说万历皇帝也不是吃素的,铁了心要传位给福王,皇帝和大臣在此后的十五年时间里,围绕太子人选,展开了长期而艰苦卓绝的斗争,这就是明朝万历年间著名的“国本之争”事件。

可想而知,身为皇长子的泰昌帝,在这一过程中,有多么的尴尬、无助与委屈,命运无情的剥夺了本应属于他的父爱和母爱,又被迫裹挟在父亲和大臣之间,关于皇位传承的争端之中。

1601年,长达15年的国本之争,终于以万历皇帝的妥协而告一段落,19岁的朱常洛被册封为太子,但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没有赢家,皇帝感到窝囊和憋屈,进而开始以不上朝的形式与文臣集团“呕气”,文官集团在抱团抵制皇权的过程中,产生了对明代党争起到深远影响的“东林党”,而皇帝妥协的产物——大明朝的新任皇太子朱常洛,这下可想而知,就更不受老爹的待见了,除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外,也只能靠沉湎于酒色来麻醉自己。

命运多舛的短命天子

皇太子就在这种谨小慎微中苦苦煎熬了20年,1620年,老皇帝万历龙驭宾天,潜居东宫20载,39岁的太子朱常洛。终于以王朝主人的身份站在了舞台的中央。

光宗潜德久彰,海内属望,践祚之始,便尽罢天下矿税,起建言得罪诸臣,增边赏,蠲租赋,恤刑狱,擢贤良,有振作之象。

实话实说,刚刚登基的朱常洛,是一心想要做个好皇帝的,亲政之初也确实制定了一些利国利民的举措,但无奈前半生压抑得太久太深,一旦失去约束与忌惮,此时的明光宗开始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放纵来报复人生的种种失意。

而恰好在这个时候,失去先皇庇佑的郑贵妃,为了讨好大明朝的新任主人,投其所好的给朱常洛进献了八位美女,这下新皇帝更加乐不思蜀了,整日流连于脂粉堆中,芙蓉帐暖,夜夜春宵——正值盛年的光宗,透支着健康肆意妄为,终于在登基的第十四天病倒了。

据史料记载,光宗在登基之时“玉履安和”,“冲粹无病容”,完全健康正常,四十岁的年纪也算春秋鼎盛,此时病倒不过是纵欲过度,酒色伤身而以,如果滋补调养得当,恢复应该不是问题,哪知道宫中的太医,竟然用大黄(一种泻药)为皇帝治病,导致病中虚弱的朱常洛一天腹泻三、四十次,这种情况正常人也受不了,更别说生病的皇帝陛下了,没几天,光宗就被太医治疗的奄奄一息。

病情短时间内急剧恶化的光宗,不敢再相信太医的治疗,此时是出于无药可治的无奈也好,又或者病急乱投医的心理也罢,竟然接受了大理寺丞李可灼进献的号称仙丹的“红丸”,一粒红丸下肚,光宗自觉病情大有好转,三天之后,急忙再服用第二粒“仙丹”,谁曾想,满心期待康复的朱常洛,却在服药当天半夜暴毙而亡。

公元1620年(泰昌元年)九月二十六日,朱常洛因在病中服用来历不明,成分未知的红丸猝死,史称“红丸案”。死后庙号明光宗,谥号为崇天契道英睿恭纯宪文景武渊仁懿孝贞皇帝,葬于明庆陵。

年仅四十的明光宗,在位仅仅29天的大明天子朱常洛,就这样以一种今人惋惜的方式结束了自己悲惨而仓促的一生。

纵观朱常洛的一生,因母亲身份低微,出生就被嫌弃,幼年时缺少父爱和母爱,少年时缺少必要的教导,青年时活得胆战心惊,中年时意外暴毙,终明一朝,恐怕也没有这么倒霉的皇帝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