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历史本尊 / 最爱历史 / 阎氏兄弟,YYDS

分享

   

阎氏兄弟,YYDS

2022-01-19  最爱历史...

作为帝国官员兼画坛名家的阎立本,也有自卑的一面。

有一天,唐太宗李世民携百官到春苑池泛舟游玩,看到池塘中冒出一只从没见过的鸟儿。李世民感到新奇,命令文臣们作诗赞美此鸟,随后觉得不过瘾,又命人召阎立本前来,为这只鸟画画。

满朝文武中,阎立本的画技可谓数一数二。他当时正在办公室值班,忽然听到有宫人传旨:“画师阎立本,皇上命你前去画鸟。”

图片

▲唐太宗画像
 

阎立本放下公务,火急火燎地赶到唐太宗跟前,顾不得歇一会儿,便趴在水池边埋首作画,好像一介画匠。画到一半,阎立本抬头,发现周围那些跟自己同朝为官的人,此刻正趾高气昂地看着自己。

阎立本圆满完成了老板安排的工作,但他对同僚们轻蔑的眼神一直耿耿于怀。

回到家中,阎立本告诫儿子们说:“我年少时本来也喜欢读书,如今却以绘画闻名于世,只能像奴仆一样去侍奉别人,这是莫大的耻辱。你们应该以此为戒,不要再学此技艺了!”

但是,阎立本自嘲的绘画技艺,随着《步辇图》《历代帝王图》等代表作流传至今,千古不朽,而那些鄙夷他的人,早已磨灭在岁月长河中,甚至连姓名也没有留下。

图片
 

阎立本出身于艺术世家,准确地说,是一个贵族艺术世家。

阎氏一族名声显赫,自汉代以来经常官居高位。

阎立本的父亲阎毗是一位对书法与绘画造诣颇深的才子,年纪轻轻就受到北周武帝赏识,娶了武帝之女清都公主为妻。也就是说,《历代帝王图》中那位北周武帝宇文邕,其实是阎立本的外公。

图片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中的北周武帝宇文邕

隋文帝受禅称帝后,阎毗凭借才艺,受到太子杨勇的赏识。杨勇平时所用的服饰器具极为华丽,大多出自阎毗之手。不过,隋文帝最看不惯太子奢靡的生活作风。后来,杨勇被废,设计师阎毗受到牵连,隋文帝罚其杖责一百,一家人贬为官奴婢,过了两年才赦免为民。

有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初取代杨勇太子之位的杨广,即位后原形毕露,也迷上了奢侈品,因此重新起用艺术大师阎毗,让他给自己设计辇辂车舆。

隋炀帝修大运河时,阎毗负责河北段的工程设计,监督疏通漕运,可谓功勋卓著。于是,吃过大苦的阎毗并没有因曾属杨勇集团遭受隋炀帝杨广猜忌,反而靠着一手精湛的技艺平步青云,在去世后受到杨广深深悼念,获赠爵位谥号,备极荣宠。

图片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中的隋炀帝

有别于日后阎立本的自我否定,在艺术界尝到甜头的阎毗,让孩子们跟随自己走上了艺术的道路。隋唐之际,阎毗与其子阎立德、阎立本,因工艺、绘画方面的成就并称于世。

阎立本的哥哥阎立德,也是一位国家级的大咖。

阎立德早年随李世民征战沙场,成为秦王集团的一员。他凭借门荫入仕,与父亲一样,以艺术造诣著称于世,并因此位列高官。

大唐建立后,皇帝的衮冕礼服由阎立德设计。唐高祖去世后,第一座大唐帝陵献陵,也是阎立德主持修造。唐太宗征讨高句丽时,用于航海的大船与行军的浮桥,还是阎立德负责修建。

后来,阎立德与弟弟阎立本一同为唐太宗设计了昭陵,著名的“昭陵六骏”浮雕就是他们兄弟俩的杰作。

昭陵六骏之青骓马。

到唐高宗年间,阎立德凭借功绩当了几年工部尚书,病逝后陪葬昭陵,工部尚书之位由其弟阎立本接任。时人对阎氏“兄弟相代为八座”羡慕不已,为他们疯狂点赞(八座,指六部尚书及尚书左右仆射等高官)

唐人李嗣真在其所著《论画》一书中,如此评论阎立德、阎立本兄弟的画作:阎氏兄弟二人,使南北朝以来的绘画再度振兴。当时,那些前来京城朝拜、献宝的使臣形像,为接待这些使臣所安排的仪式,以及这些使臣所展示的风俗,都被他们兄弟画下来,奇异之状,深得神韵。

唐初,每逢京城有重大事件,皇帝都会命阎氏兄弟作画,比如文成公主进藏时,阎立本就创作了传世至今的《步辇图》,而阎立德画了一幅《文成公主降番图》,可惜后来失传了;东蛮谢元深到长安朝觐时,阎立德也曾受命绘《四夷朝会图》,歌颂大唐帝国的强盛。

正是有了阎立本兄弟的妙手丹青,历史以另一种形式流传下来。

他们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记录者,用永世不灭的笔法镌刻了大唐风华。

图片

阎立本在父兄的激励与艺术的熏陶之下成长,尽管后来被唐太宗使唤作画,说了几句气话,但他实际上对绘画充满热爱。

阎立本年轻时,师从北朝名家郑法士

郑法士不仅技艺精湛,其德行也被传为佳话。据说,有一次,郑法士与另一位画家杨生为京城的寺庙画宝塔。杨生工作时比较投入,用竹席遮蔽画画的地方,郑法士窥视几眼后,起初认为杨生的画也没什么了不起,没必要用竹席挡住。

过了一段时间,郑法士与杨生熟络了,才真正了解杨生的画,为之深深折服,转而虚心向杨生请教画人物车马的秘诀。杨生慷慨解惑,带郑法士来到皇宫门前,指着大街上来往行人的衣着穿戴和车马仪仗说,那就是他的灵感来源。

阎立本有一段与郑法士相似的经历,也学会了老师博采众长的胸怀。

《隋唐嘉话》记载了一桩轶事:当时,画坛还有一位大家张僧繇,擅画人物,他在荆州古庙中存有真迹壁画。阎立本为学技艺,四处搜寻历代名画,听闻张僧繇的大名,便千里迢迢来到荆州,找到那座古庙,观看壁画。

第一次,阎立本瞄了几眼,一下子没看出这画好在哪里,还以为张僧繇徒有虚名,便匆匆回去了。

回到下榻的地方,阎立本思来想去,总感觉有所遗漏,过了几天又跑去观摩壁画。这一回,阎立本细细品味,方知此画意境深远、笔墨精妙,确实是名不虚传的佳品。他站在画前喃喃自语,对素未谋面的张僧繇佩服极了,赞叹道:“犹是近代佳手!”

后来,阎立本第三次入庙看画,怀着崇敬之心,在古庙后殿一连留宿了十余日,从白天看到晚上,将画上的每一笔都细心揣摩,把张僧繇的绘画技巧熟记于心。

阎立本“三顾”名画后,正准备离开,庙里的方丈跟他说,附近的道观里有一幅张僧繇的《醉僧图》,画得惟妙惟肖,道士们常用这幅画来嘲笑僧人,您刚刚学会了张僧繇画人物的技艺,可否请您为我们作一幅画。

阎立本听罢,有些黑色幽默,当即画了一幅《醉道士图》留在寺庙中,与张僧繇“隔空PK”。

图片

▲影视剧中的阎立本形象。图源:电视剧照
 

融合吸收南北朝的绘画风格后,阎立本具备多项才能,擅画道释、人物、山水、鞍马等题材,尤以人物肖像画著称,擅长刻画人物神貌,笔法圆劲,气韵生动。

唐太宗在位时,阎立本是贞观君臣的头号“摄影师”,多次奉命为开国功臣创作肖像画,如《秦府十八学士图》《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等,图绘唐太宗手下的名臣战将,形象逼真传神,因此被时人誉为“丹青神化”。

N年后,杜甫还在《丹青引》中吟咏凌烟阁画像:“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褒公(秦琼)鄂公(尉迟恭)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

时至今日,阎氏兄弟为大唐王朝督造的宫殿陵墓早已随风消逝,阎立本的画迹却被收藏于各大博物馆,后人可从画中追溯他所描摹的时代。

传为阎立本所作的《历代帝王图》,是其人物肖像画的代表作,画中十三位帝王肖像各具特征,表现了不同历史人物的精神状态。

这一画卷以每个帝王独立成一组,分别是:汉昭帝刘弗陵、汉光武帝刘秀、魏文帝曹丕、吴主孙权、蜀主刘备、晋武帝司马炎、陈文帝陈蒨、陈宣帝陈顼、陈废帝陈伯宗、陈后主陈叔宝、北周武帝宇文邕、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

图片

图片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

这十三位帝王中,有开国帝王,有中兴之主,也有亡国之君。

阎立本根据他们在政治上的作为,以及在统一、分裂与偏安等形势中的不同地位,对姿态、面部、皮肤等进行刻画,描绘了截然不同的帝王仪容。

我们可以看他笔下几位皇帝的样子。

作为曹魏开国皇帝,魏文帝曹丕自幼随父亲曹操南征北战,继承曹魏基业后,代汉称帝。于是,曹丕在画中带有挑衅式的眼光,气派豪壮,咄咄逼人。

曹操生前感慨:“生子当如孙仲谋。”在《历代帝王图》中,吴主孙权儒雅大方,面带微笑,表现了这位帝王善于制衡、踌躇满志的形象。

图片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中的蜀主刘备、吴主孙权、魏文帝曹丕
 

在《历代帝王图》的三国帝王中,汉昭烈帝刘备年纪最大,经历也最为曲折,他有复兴汉室之志,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失去荆州后,遭遇夷陵之战的惨败,最终含恨而死。可以看到,画中的刘备,眉宇中有一种抑郁疲惫的神态,身边有侍从小心搀扶,表现他征战一生后身心俱疲。

南北朝时期,阎立本的外祖父北周武帝宇文邕,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人物,他从权臣手中夺回了政权,进一步统一北方。阎立本为了突出这位强人的威仪,着力刻画其彪悍的个性,眼神威严地平视前方,带有不可一世的气概。

与之相反,偏安江南的陈朝帝王大都缺少英雄气概,尤其是在绘画南陈亡国之君陈叔宝时,阎立本将他画成以袖掩口的猥琐之态,两眼无神,体态松弛,可见陈后主的软弱无能。

图片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中的陈朝四帝
 

隋朝篡夺北周帝位,一统天下,结束了南北近300年的分裂局面,却迅速走向亡国的命运。阎立本对转瞬即逝的隋王朝,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在《历代帝王图》中,隋文帝杨坚手握剑柄,缓步向前,老谋深算又有所忧虑,表现隋朝初创时的种种艰难。隋炀帝杨广是一位“美姿容”的文艺皇帝,又浮夸、空想、荒淫无度,阎立本也如实刻画他的形象,还原了他“文艺青年”的一面 。

几百年间风云变幻,从一纸画卷中娓娓道来。

图片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中的隋文帝

图片

历史的时间,凝固在阎立本的笔墨中,有了一番清晰的模样。

唐贞观十四年(640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使臣来朝求婚,请求迎娶唐朝公主进藏。阎立本的传世名画《步辇图》,就是这一历史事件的见证。

展开《步辇图》,可以看到一幅吐蕃使臣觐见唐太宗的画面画面左侧三人恭恭敬敬对站立着。其中一人身穿大红袍,是这次仪式的引见官员,旁边还有一个身着白袍的唐朝官员,应为翻译官。中间拱手而立的,即是吐蕃派来求亲的使者禄东赞与神态自若的唐朝君臣不同,禄东赞满脸愁容,仿佛怕自己误了吐蕃赞普的大事。

相传,唐太宗“六试婚使”,禄东赞脱颖而出,通过了层层测试。唐太宗得知吐蕃确实对大唐有着仰慕之情,便将才貌双全的文成公主许配给松赞干布。

图片
▲阎立本步辇图

文成公主入藏时,带去了大批能工巧匠与工艺典籍,将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与技术输送到青藏高原,深得吐蕃百姓爱戴。

贞观年间,除了吐蕃,周边少数民族纷纷进京朝贡,盛况空前,康国、安国、于阗、高昌、焉耆、林邑等四方使臣相继前来朝见,拜倒在“天可汗”的威仪下。大唐首都长安,作为当时世界上拥有百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每一处街头都可以看到各种民族与肤色的来客。

阎立本的《步辇图》记录了汉藏一家亲的历史事件,而传为他所作的《职贡图》,描绘的是南洋小国前来长安朝贡各种奇珍异物的场面。

画面中的外国使者队伍,打着赤脚,袒胸露腿,极具地方特色,而他们进贡的珊瑚、象牙、怪石、鹦鹉等贡品也是千奇百怪。

图片

图片
▲阎立《职贡图

此外,就连一些鲜为人知的帝王秘辛,也被阎立本绘入画中。

传为阎立本所作的《萧翼赚兰亭图》,讲述的是唐太宗寻找《兰亭序》真迹的故事。

史载,唐太宗酷爱书画,特别是王羲之的书法,却唯独没有《兰亭序》,于是派人寻遍天下,讨此书帖。

据何延之《兰亭记》记载,王羲之的后代把《兰亭序》当做家宝传承,至第七代子孙王法极及其兄长时,二人遭逢战乱,落发为僧,将《兰亭序》带到绍兴云门寺。王法极(法号智永)去世前,又把真迹传给其弟子辩才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李世民听说后,请辩才进京,好生款待,过了几天,向他打听书帖的下落。辩才不负所托,假称真迹早就不知道在何处了,李世民反复问了几次,只好放他回去。

唐太宗英明一世,推想《兰亭序》真迹应该就在辩才处,可不知如何求取。此时,宰相房玄龄给他推荐了一个叫萧翼的人才,让他去智取《兰亭序》。

萧翼得到命令后,向唐太宗借了几幅“二王”(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的书法字帖,装扮成潦倒书生的模样,随着商人的船南下,来到辩才所在的寺庙。

辩才与萧翼聊起来后,十分投机,两人结为好友,一同抚琴、投壶、赋诗,接着就说到了字画。

萧翼见时机成熟,把从皇帝借来的“二王”书法字帖拿出来给辩才观赏,辩才也放松警惕,取出了《兰亭序》真迹,与萧翼进行友好的学术交流。

过了一段时间,辩才出去赴宴,萧翼趁机进入其书房,取走了《兰亭序》真迹。辩才回来后,终于知道事情原委,可萧翼早就拿着《兰亭序》去长安复命了。

唐太宗自知自己的手段不光彩,也念及辩才年迈,没有追究其欺君之罪,还赏赐了一些财物,辩才用这些钱财修建了三层宝塔。

图片

图片
▲阎立本《萧翼赚兰亭图》

阎立本以《萧翼赚兰亭图》描绘了这一故事。画面中,和尚辩才与书生萧翼坐而烹茶,侃侃而谈,有过一段深厚的友谊,却不曾想,萧翼带着皇帝的密令,有备而来。

后来,《兰亭序》真迹失传,很多人猜测,应该是被唐太宗陪葬于昭陵中。

泱泱大唐,盛世芳华。世人追寻大唐王朝的荣耀,追慕世界帝国的荣光,却难以知晓,那是怎样一番图景。阎立本自我怀疑的“无用之用”,给出了最直观的答案。

图片

然而,阎立本的画师身份,让很多人对他心存芥蒂。

唐高宗年间,阎立本接任哥哥阎立德的工部尚书之位,后又官拜右相,从正部级跃居国务院总理。当时,左相是立有战功的将领姜恪,因而有些文人编了句顺口溜:“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

乍一听,以为是在夸赞阎立本,实际上是在讽刺阎立本只善于绘画,没有宰辅的才能。

有一年,关中遭遇饥荒,朝廷只好放国子监的学生放假回家。这些学生一个个都很“愤青”,出去后四处传播这首打油诗:“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三馆学生放散,五台令史经明。”

这是说,我们的左相是个威震沙漠的骁将,右相是个驰誉画坛的名家,三馆的学生都被赶回家了,三省、六部及御史台的办事员还得要通晓经书。言外之意就是,画画的人,不配当宰相。

学生们仰慕的是功高盖世的大臣,他们以为,擅长画画的阎立本不过是徒有虚名。

皇帝重用他,文人嘲讽他,阎立本却从不自我辩护。

有人说,语言,总会在最需要的时候变得苍白无力。但无声的辛勤耕耘,注定会留下不朽的成就。

阎立本一边将亲历或亲睹的国家大事,悉心描绘到画中,一边孜孜不倦地处理琐碎的公务,从来没有不务正业。

出任河南道黜置使(唐初派去各地巡查的专员)时,阎立本遇到了另一个被误解的年轻人。

当时,这名年轻人刚步入仕途,兢兢业业,却因本部门的吏员别有用心,被诬告而入狱。

阎立本对此事非常重视,亲自负责审讯,发现这名年轻人虽然任职时间不长,但政绩突出,品德高尚,所犯之罪纯属诬告。

阎立本审视着案件的卷宗,永远记住了这个年轻人的名字——狄仁杰

在召见狄仁杰后,阎立本代表当地官员向他道歉,并称赞他说:“孔子云:'观过而知仁矣。’足下可谓'海曲之明珠,东南之遗宝’。”

为狄仁杰平反后,阎立本上奏朝廷,推荐将其提拔重用。正是有了阎立本慧眼识珠,狄仁杰逐渐在帝国官场崭露头角,后来成为挽救李唐王朝的中流砥柱。

图片

▲狄仁杰画像

图片

阎立本曾经自我调侃,让后世子孙不再学画画。

可当其他高官权贵早已化为一抔黄土,“宰相画家”阎立本的作品却成为贞观、永徽盛世的象征,穿越了一千多年的风雨,如大唐文化的脉搏,至今活跃地跳动着。

大唐,有了阎立本这样的人,才真的了不起。

唐三彩
 

千百年来,没有多少达官显贵能让人记住名字,但唐代墓葬中,那些由无名工匠烧制的“唐三彩”,成为代表大唐的工艺品,在尘土中闪耀璀璨夺目的色彩。

敦煌莫高窟中,来自各地的工匠、画师经过一路鞍马劳顿,在边塞凿刻永恒的画作。一些来自民间,社会地位低下的画匠,只能常年居住在阴暗潮湿的洞窟里,甚至将生命留在这里,可他们的艺术造诣在石刻、壁画中实现了永生。

敦煌莫高窟第45窟,盛唐时期佛像
 

唐人尚法,书法一时辉煌,出现了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等大家;唐画亦异彩纷呈,有了“吴带当风”的吴道子,擅长画仕女的张萱、周昉,善于画山水的李思训、李昭道父子,还有韩干画马、薛稷画鹤、画牛……

纸帛之间的丹青笔墨,如万古江河,永远流传。

图片

▲韩干《牧马图》

正如中国作家刘慈欣所说:“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什么是不朽?

这就是不朽。


参考文献:
[后晋]刘昫:《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
[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中华书局,1975
陈绶祥:《隋唐绘画史》,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
樊波:《中国画艺术专史·人物卷》,江西美术出版社,2008
沈伟:《<历代帝王图>研究》,浙江大学出版社,2019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