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miao / 历史 / 最让毛泽东自豪的得意之作——四渡赤水究...

分享

   

最让毛泽东自豪的得意之作——四渡赤水究竟有多牛?

2022-01-20  weimiao

图片

毛泽东经典红军八角帽照片


说到挽狂澜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怎可不提毛泽东军事生涯的神来之笔——四渡赤水?

四渡赤水是毛泽东在中央红军长征期间濒临绝境,在无数个生死存亡关头,所做出的唯一正确的答案。

四渡赤水后,中央红军彻底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一举扭转了局面,成为世界军事史上的神话。

01

生死存亡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开始长征。

中央红军经过血战,强渡湘江,突破蒋介石第4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然而中央红军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8.6万中央红军锐减至3万余人。

雪上加霜的是,蒋介石调集了150多个团、40余万人,布下天罗地网,对中央红军围追堵截。

此时,红军指挥官李德仍坚持按原计划向湘西前进,把生存希望寄托在与贺龙、萧克率领的红2、6军团会合上。

中央红军一旦继续向敌人重点封锁的湘西地区进军,一定会全军覆没。

1935年1月7日,红军一举攻克黔北重镇遵义城,召开著名的“遵义会议”,逐渐确立了毛泽东军事指挥地位。

此时蒋介石从四面八方调集重兵,进逼遵义,妄图将中央红军围歼于乌江西北地区。

敌人来势汹汹,我军损失惨重,中央红军随时有可能被吃掉。

形势非常严峻,临危受命的毛泽东计划在黔北一带调动敌军,跳出敌军的包围圈,然后由川南进入四川,与川、陕革命根据地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在四川建立根据地。

图片

四渡赤水形势图



02

一渡赤水,开门黑

1935年1月19日,中央红军分3路从松坎、桐梓、遵义地区向土城方向开进,并于27日全部进抵赤水河以东地区。

就在这时,川军名将郭勋祺率部尾随而至。

毛泽东当即决定在土城打一个歼灭战,打掉郭勋祺的追兵。

这是遵义会议后,毛泽东指挥的第一仗,关系到全军的士气。

1月28日拂晓,著名的土城战斗打响。

彭德怀率红三军团3个师、董振堂率红五军团2个师,一南一北,对紧紧尾追的川军发动夹攻。

出乎意料的是,由于情报失误等诸多原因,土城战斗红军失利,不仅没能拿下郭勋祺,而且敌人追兵即将赶到。

毛泽东迎来了一个开门黑。

全军上下,议论纷纷,对他颇有微词,刚在遵义会议上被撤职的博古阴阳怪气地说:“看起来,狭隘经验论指挥也不成。”

毛泽东审时度势,果断放弃原来的计划,从不利战局,寻找有利战机,立刻在土城附近西渡赤水,借助赤水河来隔绝追兵。

1月29日,红军分三路从猿猴场、土城南北地区西渡赤水河,向四川省古蔺、叙永地区前进。

这就是著名的一渡赤水。

令人叹为观止的四渡赤水就此拉开帷幕。

03

二渡赤水,迈步从头越

一渡赤水后,中央红军依旧陷入敌人包围,一旦被敌人追上,后果不堪设想。

屋漏偏逢连夜雨。

红一军团第2师没能攻下叙永,先后在叙永、毛坝、大坝等地遭川军顽强狙击。

天堂坝一战,红一军团、三军团的两个师居然没拿下川军的一个团。

毛泽东在极短的时间内,毅然决然放弃在四川建立根据地的计划,暂缓执行北渡长江的原计划,向川滇黔交界处进发。

2月7日,毛泽东命令各军团迅速脱离四川追敌,改向川滇边的扎西地区集中。

此时,蒋介石也调整了部署,将湘军改为第一路军,在湘西“围剿”红二、六军团;薛岳兵团和滇黔两省敌军组成第二路军、4个纵队,与川军潘文华部一起,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长江以南、叙永以西、横江以东地区。

2月9日,中央红军在扎西地区集结完毕,敌人随即猛扑过来,分别从南北西面迫近扎西。

2月10日,毛泽东决定迅速东渡赤水河,向敌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区进攻,以开展战局。

2月21日中央红军成功东渡赤水河,向黔北的桐梓地区急进。

这就是著名的二渡赤水。

毛泽东二渡赤水,回师黔北,完全出乎敌人意料。

敌人急忙向遵义、娄山关、桐梓增援,企图阻止并围歼红军于娄山关或遵义以北地区。

毛泽东当机立断,乘追击之敌大部尚未到达之际,迅速击破黔军的阻拦,占领娄山关及其以南地区,再取遵义,以争取主动。

2月24日,红一军团先头团攻占桐梓,迫使桐梓之敌退守娄山关。

2月25日,毛泽东决定,以红五、红九军团在桐梓西北地区阻滞川敌,集中主力进攻娄山关及其以南之黔敌,乘胜夺取遵义。

2月26日,红军取得关键性的娄山关战斗的胜利,2月28日凌晨,我军再度占领遵义,缴获了大批物资装备,取得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次全面胜利,得到了宝贵的短期休整的机会,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战役后,毛泽东主席曾写下一首词,纪念、表彰此战。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图片


04

三渡赤水,力排众议

红军占领遵义后,在遵义、鸭溪、白腊坎一带休整待机,徘徊诱敌。

蒋介石亲自策划新的围追堵截,阻止红军东渡乌江,企图南北夹击,围歼红军于遵义、鸭溪狭小地区。

3月10日,求战心切的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提议打通往黔西的必经之地——打鼓新场。

军委马上开会,研究攻打打鼓新场计划的可行性。

毛泽东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打鼓新场附近敌人实力雄厚,一旦进攻不利,很有可能被敌人围困,稍有不慎,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尽管毛泽东再三阐述自己的见解,却没能说服众人未被说服。

军委不仅采纳了打打鼓新场的建议,还作出了撤销毛泽东前敌司令部政委的决定。

关键时刻,毛泽东深夜找到周恩来,在最后关头取得了周恩来的支持,由周恩来说服了大家。

图片

红军时期的周恩来

3月11日,军委重新开会,取消了进攻打鼓新场,并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领导小组。

为了突破敌人包围圈,毛泽东提出打鲁班场。

3月15日,红军主力进攻鲁班场之敌第2纵队周浑元部。

结果,红军未能成功攻克鲁班场,再一次陷入绝境。

3月16日,为寻求新的战机,以避敌锋,毛泽东第三次率领红军,在茅台及其附近西渡赤水河,向四川南部的古蔺、叙永方向推进。

这就是三渡赤水。

05

电光火石,四渡赤水

3月19日,红军攻占镇龙山,击溃川敌1个团的拦阻,进至大村、铁厂、两河口地区。

但还没能打破敌军三面合围之势,红军依旧处于千钧一发的状态。

毛泽东马上决定,乘敌不备折兵向东,在赤水河东岸寻机歼敌。

3月21日至22日,红军东渡赤水河,从敌重兵集团右翼分路向南急进。

这就是四渡赤水。

从3月15日鲁班场战斗失利,到3月16日三渡赤水,再到3月21日四渡赤水。

短短一个星期内,毛泽东几次作出南辕北辙的决定,真是在电光石火之间把握战机。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彻底迷惑了蒋介石,根本就猜不透红军作战意图。

3月26日,红军进至遵义、仁怀大道北侧干溪、马鬃岭地区。

3月27日,红九军团向长干山方向发起佯攻,引国民党军北向,掩护主力继续南进;

3月28日,红军突破鸭溪至白腊坎间国民党军封锁线,进至乌江北岸的沙土、安底等地。

3月31日,红军南渡乌江。

4月2日,红军以一部兵力佯攻息烽,主力进至狗场、扎佐地域,前锋逼近贵阳,佯装要攻打贵阳。

此时,蒋介石正在贵阳督战,贵阳附近只有第99师4个团。

蒋介石惊慌失措,误以为红军想实行斩首计划,活捉他。

蒋介石赶紧下令火速增援贵阳,同时准备随时逃跑。

蒋介石这个命令彻底搅乱了之前的作战部署。

他这一下令增援贵阳,之前的部署就全都乱了套了。

红军终于化被动为主动,争得先手,最终巧渡金沙江,巧妙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将蒋介石的几十万军队甩在乌江以北。

四渡赤水期间,红军共歼灭和击溃敌人4个师、2个旅、10个团,俘敌3600余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取得了具有决定长征胜利的突破性进展,彻底掌握了长征主动权。

结语

整个四渡赤水战役,总计历时3个多月,一渡赤水是红军在完全被动情况下做出的选择,二渡赤水是在半主动,三渡赤水是半被动,四渡赤水是真正的神来之笔,声东击西、瞒天过海、金蝉脱壳,“致人而不致于人”。

图片

生死存亡关头,毛泽东在危急猝然而至,毫无预案,电光石火之间就要进行生死抉择,一步之差就是万劫不复的情况下,随机应变,见招拆招,于战略被动的不利局面中谋求战役主动。

最终,毛泽东在极短的时间里,居然一次又一次的找到了那唯一正确的答案,化险为夷,真是夺人心魄,令人心旌动摇。

四渡赤水也成为毛泽东本人引以为傲的神来之笔,将自己的指挥才能显示得淋漓尽致。

自此之后,红军上下无人不为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所折服,毛泽东凭借四渡赤水的神奇表现,成为中国军事史乃至世界军事史上一个永垂不朽的神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