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十五里666 / 人物春秋 / 中国最美女间谍,因《色戒》被嘲15年

分享

   

中国最美女间谍,因《色戒》被嘲15年

2022-01-20  城北十五...

心向光明,身赴黑暗






Image

       2007年,中国有一部现象级影片上映——《色戒》。

      我们可以这样概括李安这部电影:一个业余女间谍尝试色诱老谋深算、嗜血成性的汉奸头子,却最终为情所动,放走汉奸,害死自己。

Image

图 | 源于电影《色戒》

      这般禁忌的女间谍,却不是虚构的人物,在历史上确有其人。

      她名叫郑苹如,出身名门,中日混血。

      她是上海滩身姿婀娜的交际花;也是别人眼中犹如蛇蝎的中统特务。

      家境优渥,为何成为间谍?年华锦绣,为何死在22岁?

      她究竟有没有放走汉奸呢?

      今天,我们来聊聊她的故事。

Image

      郑姑娘是一个生性活泼,成天笑眯眯的女孩。

     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酒窝,高挑的身材,穿着最时髦的旗袍,风姿绰约地参加各式各样的party。 

      用现在的话来说,她就是不折不扣的白富美。

      父亲是革命党人,留学过日本,追随过孙中山。1928年之后,在复旦大学任法学教授。

      母亲是日本的名门闺秀。她对于日本的侵华行为十分不齿,常常利用自己日本人的身份,和丈夫做着地下工作。

Image

图 | 郑苹如一家,左一为郑苹如

                       未婚夫高大帅气,还是一个空军飞行员。

Image


图 | 左二为:王汉勋,郑苹如未婚夫

       由于她容貌绝丽,因此得到了报刊的喜爱。1937年7月中国最有影响力的《良友》画报,就用她的巨幅照片作封面。

Image

      在聚光灯照耀之下,郑苹如一度萌生了当电影明星的念头。

      集万千宠爱的郑苹如,多少还带着少女式的虚荣与骄傲。

      在当时的上海,何处不销魂呢?

      这个东方之都,一直以来都是烟雨朦胧、灯红酒绿的欲望之城。

      租界里集中了全国最多的电影院、舞厅、咖啡馆、游艺场和戏院。

Image

      就比如郑苹如想要进入的电影业,从1937年到1941年,上海共摄制了近二百五十部影片,古装片、时装社会片、侦探恐怖片,应有尽有。

      外面的战火越是壮烈,里面的快乐就越是喧闹。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有人甘做牛马,有人行尸走肉。

      然而总有人会在最黑暗之处反抗。

      谁也想不到,这个家境优渥的千金小姐,就是这般赤诚之人。

Image

      才14岁的时候,她就用零花钱,买了许多纸张,印成抗日传单,跑到浦东市镇上去散发,还作演讲。

      七七事变后,她与一些同学抬来了好些缝纫机,在家中缝制衣服,支援抗日。俨然一个学生领袖的样子。

      一般而言,优渥的环境,会催生懒惰和虚荣。

      有她父母的关系,郑苹如的未来将是光明而平坦的。

      哪怕只是做一些文职工作,她依然可以报效国家。

      这位天真的女孩,却不这么想。

      为了追寻心中那个光明的梦想,郑苹如将她自己托付给黑暗。

Image


     是中统发现了她。

     从十三四岁开始,郑苹如就喜欢呆在父亲的办公室。

     在这里,她可以听见一些外面听不见的密谋。

     各种要命的情报,各种神秘的人物。

     她观察着这群人,这群人也在观察着她。

     郑苹如,是个绝佳的间谍材料。

Image

图 | 源于电影《色戒》

      上海名媛,精通日语,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是司法界高官。

      于是中统向她发出邀请:“更好地抗日,更好地报效国家”。

       资料里并没有告知我们这位女孩为何决定成为间谍。

       只知道女孩“顺其自然”答应了。

       好一个“顺其自然”。

       当那么多人宁愿跪下苟活的时候,一个站起来的人就是耀眼。

       没有多少训练,她就走上了危险的间谍之路。

       中统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可没想到,她还是个情报奇才。

       郑苹如很快融入了侵华日军上海各机关的中上层交际圈中,以半个日本人的身份周旋在那些豺狼中间,获取了大量的高端机密。

Image

      郑获得的诸多情报中,最重要的当是汪精卫叛国的信息。

      1938年末,郑苹如获悉汪精卫即将叛逃越南,发表“和平救国”的“艳电”,立马以急电向重庆报告,成为预报汪精卫叛国的第一人。

Image


图 | 汪精卫访日

      可惜,报告都没有引起重庆高层的重视,他们大概不相信一个小小的特工能获得如此重大的情报。

      在谍战剧里,我们常常能见到一个男性,飞檐走壁,闪转腾挪,斡旋于各方势力之间。

      就在1939年的上海,一个女子就做到了这些。

      她的身边,有各种影子。日本顽固派,汪伪,日本反战分子,蓝衣社,中统,甚至还有新四军。

Image

动图 | 源于电影《色戒》片段

       随便一个不小心,都可能万劫不复。

      就算如此,她依旧展现过人的胆识和智慧。

      郑苹如策动日本反战分子阻挠汪伪政府的成立,为此还被扣押过一个月;她接近过日本首相之子,甚至差一点就让他赴重庆和谈。

      要知道,她只是一个二十出头、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可是在后世的传闻里,“色诱”成了她的最大标签。

      这个女子的聪慧勇敢,就湮没在历史之中。

Image

       1939年春天,未婚夫曾经两次写信约郑苹如赴香港成婚。

       但在国难当头之时,郑苹如一再推迟婚期,两人约好:胜利之后,就结婚。

       谁知不久郑苹如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使这个约定永远地失效了。

       这个任务就是做刺杀丁默邨的诱饵。

       丁默邨何许人也?

       臭名昭著的“76号”主任,汪精卫集团的特务头子。

Image

图 | 丁默邨

        让郑苹如做刺杀丁默邨的诱饵有两点原因:

        一是丁默邨好色。二是他曾经担任过郑苹如的校长。

      郑苹如当时颇多顾虑,便回家向父亲讲了她的担心,父亲鼓励她说:“抗日锄奸,对国家民族有利,对四万万同胞有利,这事非做不可!”

        家国大义这样的道理,再怎么说、怎么做,也会有人不明白。

        郑苹如明白,于是她出现了在丁默邨的办公桌前。

        却不知,她早已掉进了陷阱里。

        丁默邨早就注意到她了。

       “有一个女的,常常跟另一派日本人(反战一派)在一起,长得很漂亮,有人说是日本人,有人说是中国人,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一定要认识她。”

Image 

       只是中统浑然不觉,还洋洋自得安排刺杀。

      郑苹如按照计划佯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时不时地恃宠撒娇,在与丁默村频频约会中,虚与委蛇,逗得他神魂颠倒。

      而这些约会,全都在敌人的眼皮底下。

      鱼饵,上钩了。

Image

图 | 源于电影《色戒》

       第一次刺杀。

       由郑苹如出面邀请丁默邨到自己家中做客,中统埋伏在后门。

      1939年12月10日晚,一切如计划进行,丁氏那辆黑色雪铁龙轿车缓缓停在郑家门口。

      但不知是丁默邨出于警觉或确实有事,他说声“有急事”,没有下车。

      不管郑苹如如何邀请,他就是不上去。

      无奈只能进行第二次刺杀。

      12月21日,丁默邨临时邀请郑苹如前去参加饭局。

      饭局过后,她们乘坐轿车来到静安寺路。

      郑苹如看到街边有一家西伯利亚皮货店,橱窗里陈列着各式高档毛皮大衣,这是上海第一流的皮草专卖店。

       她立马提出要去皮货店买一件大衣作圣诞礼物,丁默邨欣然同意。

Image

图 | 源于电影《色戒》

      哪知在店中,丁默邨突地把一沓钞票扔在柜台上说:“你挑吧,我有事先走。”

       然后扭头就朝汽车飞奔过去,随即传来几声枪响。

       司机见主人奔来,立即发动起车,几乎与枪声响起同一瞬间,丁默邨钻进了车门,轿车便急急地向东驶去,身后飞来的子弹撞击在车身上,打出几个大大的窟窿。

      鳖已经进入了瓮中,竟然都逃出生天。可见中统是多么废物。

      显然,郑苹如的身份已经暴露。中统局主张她赶快逃亡,并承诺会保护其家人的安全。

      而丁默邨派人向郑家放风,说如果郑苹如不来归案,就杀她全家。

      逃走,还是归案?

      这个胆大心细的女子,早就做好了决断。

     12月25日那天,郑苹如和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并笑着安慰家人要去“自首”,随后拿了一把勃朗宁手枪出门。

      一往无前,只身赴死。

Image

图 | 源于电影《色戒》

       孤注一掷,亦是自投罗网。

       年仅22岁,没有经过特工训练的她,怎么是这些人的对手。

       面对轮番的审讯,郑苹如“密在心中,坚不吐实”。

       为避免中统上海区的全军覆没,她拒不承认自己是“重庆方面的人”,一口咬定自己是“情杀”。

       她冷冷地嘲讽:“丁默邨与我相好后,又别有所恋,我实不甘心,就用钱请人开枪恐吓他。”

      丁默邨亲自审问,她也这么说,气得丁直跺脚。

      汪精卫、周佛海等人的老婆曾到狱中,以长辈身份劝降并审讯,郑苹如还是咬紧了牙关。

Image

       其中的一个对着郑苹如大骂“小妖精”。

       这人是丁默邨的老婆赵慧敏,她对丈夫和郑苹如的交往早有耳闻,又不敢发作,今见到年轻貌美的郑苹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赵慧敏对着其他几位太太说:“不把这个一身妖气的郑苹如杀掉,我们这一桌上,难得没有人做寡妇。”

      郑苹如之死,未必没有她们的功劳。

      没有屈服,没有求饶,只有满腔的恨意。

      这个女孩做到了该做的所有。

Image

       2月的某天,一辆车驶向上海的郊外,目的地是荒野一处早已挖好的深坑。

       到了那里,郑苹如被拖下车。

       即便哭花了脸,也掩盖不了她绝世的容颜。

       临死之前,女人便不哭了。

       她镇定地对着刽子手说:

      “帮帮忙,打得准一些,别把我弄得一塌糊涂。”

       三声枪响,香消玉殒。

Image

图 | 源于电影《色戒》
       50年代,张爱玲从恋人胡兰成口中听到了这个故事。
       那时的风言风语,把郑姑娘变成了一个风流女子。
       于是张爱玲写下了《色戒》这个故事。
       然后李安把它搬上大银幕。
       在这里,郑姑娘变成了为情所困放走汉奸的王佳芝。
       多么冤枉!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这个有点天真、又充满阳光的女子在间谍这条钢索上保持着平衡,又如何在这个男人都战栗的深渊保全自己。
       她不过就是一个22出头的女大学生。
       牺牲色相,虚与委蛇,处变不惊,匍匐前进。
       一颗赤子之心,无愧为最美女特工。

Image

 
      “你不怕么?连死都不怕么?”
        人如何不怕死。
        看看她周围的人就知道了。
        有人怯弱得在他人的裤裆下爬步。
        有人用尽酷刑,折磨同胞,毫无愧疚之心。
        有人趋炎附势,在英雄的疮疤上大作情色文章。
        有人却很坚强,小小的躯壳装满反抗的力量。
        她当然也会怕,否则在最后也就不会哭出来。
        但她终究不是不知亡国恨的商女。
        也不是李安电影里为情所动的王佳芝。
        她是郑苹如。
        我不怕死,我只怕爱我者不知道我为何而死。
        请别弄花了郑苹如的脸。

Image

本文来源:国馆     作者:希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