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aocn / 人物 / 恩怨一别四十年

分享

   

恩怨一别四十年

2022-01-20  limaocn

图片


图:年轻时候的沉樱

1907年,沉樱出生于山东省潍县的一个富裕家庭。

她的祖父是清末的学官,但祖父却让她的父亲去读洋学堂;所以,沉樱的父亲接受的是新观念,他反对女孩儿缠足,主张女子读书,受家庭氛围的熏陶,沉樱自幼就接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1925年,沉樱考入上海大学中文系,开始发表作品。两年后转入复旦大学中文系。

1928年11月,沉樱的课业习作《回家》在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望道主编的《大江月刊》第二期发表(署名陈因),茅盾读后,曾致信编者问“陈因何许人,是青年新秀,还是老作家化名?”

没过多久,茅盾又在《大江月刊》上撰文称赞道:“《回家》一篇的风格是诗的风格,动作发展亦是诗的发展,此等风格,文坛上不多见。”

初进文坛便崭露头角,而且还得到文学前辈的大力称赞,这给了刚刚踏入文坛的沉樱极大的鼓舞,她对从事文学的道路也充满了自信。

在复旦期间,沉樱还积极参加话剧,也由此遇到了自己的初恋马彦详。

马彦祥家境殷实,父亲马衡是故宫博物院院长。

校园中的恋情是幸福而浪漫的,马彦祥本人也是才华横溢,年轻有为,毕业后,二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从校服到婚纱,沉樱的婚姻之路看似非常顺利,婚后不久,女儿马伦出生,更为新成立的家庭带来了更多的欢声笑语。

事业上初战告捷,学业上顺利毕业,婚姻更是美满幸福,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沉樱面前的生活仿佛充满了阳光。

但是故事并没有继续美好下去,正当沉樱沉浸在幸福的生活中时,丈夫马彦祥却恋上了别人。

沉樱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她的眼睛里容不得一点沙子。面对丈夫的背叛,沉樱毅然结束了这段婚姻。

离婚后,沉樱离开上海来到了北京。在这里,沉樱又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段感情,她与在北大就职的梁宗岱相恋了。

梁宗岱与沉樱都从事翻译工作,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

可是这段婚姻从开始便遇到了一件荒唐事。

1934年,正当沉樱与梁宗岱热恋时,梁宗岱包办婚姻的妻子何氏却来到北京,要求梁宗岱给予他妻子的名分。

但是梁宗岱并不承认这段包办婚姻,况且,这个所谓的妻子也已经另嫁他人。何氏之所以又来找梁宗岱,主要是为了名利,因为当时的梁宗岱已经声名远播。

为此梁宗岱与何氏对簿公堂,但是却败诉。后来梁宗岱以赔偿七千块的代价,解除了这段婚约。这件事在当时曾轰动一时,胡适曾为何氏出庭作证。

经历此次婚变风波后,梁宗岱与北大文学院院长胡适也生出了嫌隙,不久他辞掉了北大的工作。同年与沉樱一起前往日本散心。

在日本期间,两人翻译了大量诗作,并把这些作品的合集命名为《一切的峰顶》,这部作品不仅是两人的合作成果,更是两人情感甜蜜的见证。

两人的感情也深深感染了周围的朋友。

好友巴金在散文《繁星》中描写了梁宗岱和沉樱在叶山的生活:“在松林的安静的生活里他们夫妇在幸福中沉醉了。我在他那所精致的小屋里看到了这一切。”


恋爱美好,但是婚后的生活却非常不易,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话虽不能说完全有道理,但也说出了恋爱和婚姻的区别。

1935年,沉樱与梁宗岱结为夫妻。婚后,沉樱把生活重心放在了家庭上,偶尔有作品问世,生活安稳而幸福。

但是同第一段婚姻一样,梁宗岱也是一个多情之人,结婚后,梁宗岱还忘不了曾经在法国的恋人白薇,不仅在心中思念,当他与沉樱的女儿出生时,他竟给自己的女儿取名为:“思薇”。名字的意义不言而喻。

婚后的生活随着恋爱激情的褪去,生活矛盾也显露出来,两人常常为琐事争吵。

据沉樱的好友赵清阁回忆:“沉樱热情好客,朋友们都喜欢接近她。为了家务之累,她不能常写作了,心里不免烦恼,常和宗岱闹脾气。宗岱性情耿直,也不谦让……”


两人终究没有熬过七年之痒,而这一切要源于1942年,梁宗岱与粤剧演员甘少苏的相识。

因为甘少苏,梁宗岱又一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当时甘少苏被一位军官霸占,梁宗岱拿出三万块为甘少苏赎身,但是对方收了钱,却找流氓殴打了梁宗岱。梁宗岱英雄救美的事瞬时成为百色地区最大的娱乐新闻,《广西日报》的大字标题是:“梁宗岱教授为一个女伶大演全武行。”

一时间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这时的梁宗岱却骑虎难下,因为此前他并未做好离婚的准备,对甘少苏更多的是出于怜悯,进而产生了感情。

舆论的报道一时间将梁宗岱推上了风口浪尖,是结束新恋情回归家庭,还是与沉樱离婚与甘少苏在一起,梁宗岱必须做出选择。

在甘少苏的回忆手稿中,当时的梁宗岱说道:“本来是全心为了你的艺术前途,谁料今天弄到如此地步,我已有妻子,沉樱一定不容许我的,但是到现在亦只好这样了。”

最终梁宗岱选择与沉樱分开(二人没有离婚),1943年,梁宗岱与甘少苏就在广西南宁登报结婚。

第一段婚姻如此,第二段婚姻也是如此,虽然在同一条河流中连续翻船两次,但是沉樱依然毫不妥协,她追求的是忠贞的爱情与婚姻,绝不允许有半点瑕疵。

伤心之余的沉樱带着两个女儿以及腹中的儿子搬离了梁家。

1948年,沉樱带着子女离开了上海。她的好朋友赵清阁曾试图劝阻,但沉樱说道:“我要走得远远的,永世不再见梁宗岱。”

此后的沉樱,一边从事教育工作,一边翻译作品,抚养子女,乐在其中。

后来,因为子女都去了美国,1972年,沉樱也来到美国与子女一起生活。

而沉樱与第二任丈夫梁宗岱虽然再未谋面,但是却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虽然已经分开,但是两人从未离婚,沉樱仍一直以“梁太太”自居,沉樱给好友《城南旧事》的作者林海音写信,信封上都写着“梁陈瑛”。

据林海音在怀念沉樱的文章中说:“她并没有和梁宗岱离婚,在名义上仍是梁太太,而梁宗岱的妹妹在台岛,她们也一直是很要好的姑嫂。”

晚年的沉樱仿佛已经对梁宗岱早年的背叛感到释然,她在给梁宗岱的信中写道:“时光的留痕那么鲜明,真使人悚然一惊。现在盛年早已过去,实在不应再继以老年的顽固……在夫妻关系上,我们是怨偶,而在文学方面,你却是影响我最深的老师。”

爱之深恨之切,当初面对梁宗岱的背叛,沉樱负气出走,是失望是难过是愤恨。这种恨也唯有时光能够冲散。

虽然在信中沉樱已经对往事释然,但在现实中,这段婚姻仍然是她心中最深的痛。

1982年4月,75岁的沉樱从美国回国探访亲友,先后到上海、济南、北京,见到了巴金、赵清阁、田仲济、朱光潜、卞之琳、阳翰笙、罗念生等亲朋好友,但是她依然拒绝与梁宗岱见面。

她最初的打算,是想回国定居。但她在河南开封闲居了数月,始终不能习惯,只好又飞回美国。

次年,梁宗岱去世,沉樱在四十年前说的那句话,一语成谶。两人分开了整整四十年,后半生果真再未相见。

关于第二段婚姻,晚年的沉樱曾经这样说过:“和他分开,其原因既简单又复杂。他很有钱,是一个有双重性格的人。我只有离开他,才能摆脱束缚,否则,我是很难脱身的。我是一个不驯服的太太,决不顺着他!大概这也算山东人的脾气吧……”

1988年,沉樱在美国马里兰州一家养老院安静去世,享年81岁。

图片

图:沉樱与梁宗岱

沉樱的一生是坚强乐观的一生,也是倔强自立的一生,这种生活态度一直持续到她的晚年,即使身体不好,但依然穿着得体,并拒绝他人搀扶。

面对困难也好,面对挫折也罢,沉樱从不妥协。虽然婚姻名存实亡,但她依然凭一己之力将儿女抚养成才,这位曾与张爱玲齐名的女子,亦是靠自己活出了不一样的人生。


备注:图片和文字来源网络,内容仅为公益分享之用,不涉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链接:人间细读尽伤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