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帝 / 待分类 / 韩信灭西魏国,你觉得水平如何?

分享

   

韩信灭西魏国,你觉得水平如何?

2022-01-21  地图帝

(3000多字,建议收藏再看)

韩信灭西魏国,时间是汉灭三秦、但彭城之战刘邦惨败之后。

刘邦拜大将军韩信为左丞相,带同灌婴、曹参率领马、步军队三万人,外加三四千友军,东攻西魏国。

黄河蒲坂津以北,有个叫夏阳的渡口,对岸是汾水与黄河汇流处,有个渡口叫汾阴。以前在夏阳与汾阴之间,利用暗礁设浮桥。章邯兵出函谷关前,为防六国人马从这里偷袭关中,便令人捣毁两个渡口,浮桥早就没有了。

这段黄河中暗礁较多,有的露出水面,有的在水下,船只很容易触礁。经验丰富的船夫,操舟过河,仍常有触礁翻船的现象。船夫水性好,一般都能游回来,水性一般的乘员就九死一生了。

利用这两个信息,韩信令曹参领兵三千,前往山中伐取木材,堆在夏阳河岸。再令治粟内史襄兼筹办瓦罂[yīng]或瓦缶[fǒu]数百个,派灌婴率五千骑兵,放在木条上拖运到夏阳。

曹参用木条做成十六个纵横方格,用绳索缚牢捆紧,放入十六个瓦罂或瓦缶。这个物件像一个大木筏,却比木筏浮力大,触礁的可能性大幅减小。瓦罂木筏早好后,韩信率军北上。

韩信和曹参率领两万五千步兵渡河,灌婴的战骑无法坐这种工具渡河,便率五千郎中骑兵南返蒲坂津对岸。

汾阴的魏军骑哨发现韩信军后,西魏王豹一面派将军逊速领兵一万前去迎战,一面令蒲坂津的柏直立即派兵渡河,试探对岸汉军的兵力。

西魏王豹以为汉军总共就三万人,他只要搞清楚汉军兵力部署,便稳操胜券。如果临晋津的汉军不多,就令柏直和冯敬全歼之,再对付夏阳方向的汉军,西魏军兵力仍有绝对优势。如果临晋津汉军战力强劲,那夏阳方向的汉军就是疑兵之计,逊速也能全歼对手。

汉军在蒲坂津对岸这部,灌婴将骑兵分为两部,一部守营,日间虚设旌旗,夜晚满点灯火,并将船只一律排列岸边,每船派兵一二十人,摇旗擂鼓,假作欲渡黄河之状。一部在西边扎营,每日更换旗帜战服,往来出入,营造数万军队要渡河的景象。

柏直船不多,一次只能渡河五六百人,趁夜悄悄斜线渡河,在汉军大营以南十几里登岸。等汉军骑哨发现,柏直已经有两千多步兵登岸。

其实第一批西魏军登岸,汉军骑哨就发现了。但灌婴按兵不动,反而增派骑哨向北侦查,提防西魏军声东击西,南北夹击。在确认北边没有西魏军后,灌婴才率领主力骑兵南下。西魏军船太少,且都是小船,战马体积大,冯敬的骑兵暂时不能登船。

灌婴率骑兵主力赶到,摧枯拉朽,沿着黄河来回几个冲杀,西魏军死的死,降的降,只有几百人驾船逃回,共计损失四千多人,步兵对骑兵,如果没有重装备,确实很吃亏。

西魏军北路,逊速率一万人,在东张遭遇汉军先锋曹参部。

西魏军中有个军司马叫张说,麾下有一支执铍兵,寥寥十几人,却是精锐之师。铍是一种长兵器,类似枪,铍头形似短剑,执铍兵就是一手持铍,一手持盾的步兵精锐。春秋时专诸刺杀吴王僚,就是将铍头藏在鱼腹中,一击致命。

张说是方与人,带着数十人投奔魏王豹,其中十几人就是执铍兵,在魏王豹立足临济的过程中立有不少战功,张说等因为不得志,打算换一位明主碰碰运气。

按军职张说根本不可能见到刘邦,但刘邦在彭城之战惨败,心态一度跌回泗水亭长时的状态,对此时来投的人都格外重视。刘邦不但接见了张说,还劝他先带手下回到西魏国,日后若两国交战,可堪大用。

东张之战,张说率麾下执铍兵忽然倒戈,曹参趁机率军冲击。逊速知道蒲坂还有魏军主力,不必在这里送命,便下令结阵后撤稳住阵脚。结果曹参大破魏军,杀敌俘虏共计三千余人。

西魏军南北两路,接连失败。西魏王却不慌不忙,几年前的临济之战,其兄魏王咎自刎,魏豹也是历尽磨难的人。此时汉军总共三万,死一个少一个,西魏军和西楚军有十四万,有绝对兵力优势。

然而西魏王豹太乐观了,西楚军统帅项它见魏军连败两阵,还出现了内奸,不知道西魏国内部还有无汉军的人。项它历来小心谨慎,直接向东撤兵去轵关陉,看样子是又要开溜了。再加上在临晋津和东张损失的八千人,西魏军可调动的军队还有五万二千。

韩信与曹参合兵后,自领八千人虚张声势,与逊速对峙,令曹参率一万六千人攻击安邑。曹参军昼伏夜行,打着西魏国的魏字旗号。当时天下大乱,各国军队没有统一军服,换一面旗帜就换一个主人,再加上有张说在,还有不少降卒,伪装成西魏军不难。

曹参军数次骗过了西魏国的骑哨,来到安邑附近。曹参令张说率一小队河东人,打着西魏国旗帜,进入安邑城,说安邑西部发现汉军残兵,大约有几百人。

安邑守将王襄是王离家族的,自王离兵败后,为了保全家族,投在魏王豹麾下。魏豹到了西魏国后,重用王襄,将魏国旧都安邑交给他镇守。王襄对效力任何诸侯都没有兴趣,实际上秦朝灭亡他已经心灰意冷,仅因保护家族而投魏王豹。

王襄得知附近出现汉军残兵,便率数千人跟张说出城搜捕,只要不大规模交战,为了家族安全可以装模作样一番。结果西魏军遭到伏击,王襄投降,曹参进占安邑。王襄后来在汉军中几乎没什么战功,一直是出工不出力。

谁也没想到刘邦这个小布局,起到如此大的作用,此战后张说就成了汉军的军司马(军职六品),后来平定代王(自称)陈豨,张说还拜了将军。不过刘邦军人才济济,尤其是嫡系亲信还有很多能人,张说后期的战功有限。刘邦称帝后,封张说为安丘侯,食邑3000户,能排进功侯榜前20位。

东张之战和攻破安邑之战,是汉军灭西魏国的关键两战,张说这个小人物起了大作用,若曹参不能迅速击败逊速,进而攻占安邑,汉军即使能灭西魏国,也要大费周章了。

曹参从安邑获得不少战马,立即快马通知大将军韩信。韩信闻信立即开拔前往安邑,逊速在韩信后面跟了一天,随后知道安邑失守,便放慢了脚步,等待西魏王豹的援军。

西魏王豹留柏直和冯敬率本部人马留守蒲坂津,亲率三万大军来夺安邑。与逊速合兵后,西魏王豹兵力达到三万六七千。

西魏王豹沿着中条山北麓行军,韩信却放着安邑不守,只派少量人马监督王襄,亲率全军两万多人,在盐池旁的曲阳阻击西魏军。

图-运城盐湖景色

面对西魏王豹的主力,韩信在敌军那没有内应了。经过几场战争,魏豹对汉军的兵力已经了如指掌,如果此战不胜,安邑的王襄完全可能在反水,韩信还有什么奇策吗?

韩信在盐池旁,摆下一个阻击阵,以孔聚和陈贺两名都尉,摆下两个圆形阻击方阵,其他军马则躲在两方阵后面。战争进行时,两个方阵交替向前移动两百步,看起来像两个拳头,连续不断出拳。

战争非常惨烈,孔聚和陈贺都是猛将,麾下将士不计生死,两个拳头不断攻击,虽伤亡惨重,绝不退缩,汉军没有选择。西魏王豹却有很多选择,可以去安邑,可以回都城平阳,也可以把蒲坂津的柏直和冯敬两军调来,或者只调其中一军。

西魏王豹派了一支骑兵,绕到汉军背后偷袭,结果被曹参击退。西魏王豹并不想一命换一命,而且汉军这个打法,极有可能是两万多汉军耗死同等数量的西魏军,韩信真是个疯子。

西魏王豹下令,派一支军队断后,自己率两万多人去轵关陉,到河内郡找项它搬救兵,趁机消耗项它兵力。日后击败汉军后,西魏国仍要长期与项它为邻,魏豹当然有自己的小算盘。

结果魏豹这一撤,就成了此战的一大败笔,或者说昏招。汉军在安邑获得不少战马,都藏在后军以逸待劳,见魏豹撤兵,韩信亲自率骑兵追赶。

魏王豹的亲兵骑队护着他,跑过轵关陉,只剩数百人,韩信的骑兵仍紧追不舍。魏豹逃到河东郡东垣(今垣曲县)仅十余里,身边只剩十多骑,终于被汉军包围并俘虏。

项它在东垣城内,听骑哨报告此事,他只知道汉军进入河内郡,却不知虏了西魏王豹,只令侦骑四处,却仍按兵不动。

韩信俘虏了西魏王豹,两万大军押送,过安邑不入,北上平阳城,令守将开城门,否则杀西魏王豹。于是汉军进入西魏国都城平阳,获西魏王豹老母、妻、子亲族数千人。

韩信最后一步,令魏豹写诏书,令留守蒲坂津的柏直和冯敬率本部人马投降。至于其他城邑,魏豹的诏书很管用,各地望风归服,魏地大定。

复盘韩信灭西魏国,一个月内,仅用两万五千步兵渡河,击败西魏国六万军队,灭西魏国。从阳夏用瓦罂渡河只是开始,渡河后南下遭遇阻击,东张之战即使张说不反戈,韩信仍可用少量兵力拖住对手,让曹参率主力去夺安邑,韩信是吃定了王襄不想付出抵抗的代价,看透了这些秦朝降将。接下来盐池旁的阻击,如果魏豹不来,对方兵力不会太强,魏豹亲自来也就是实战那种效果,魏豹小心思多,不想一命换一命,韩信便有机会用骑兵追上俘虏魏豹。接着押送魏豹去平阳,就算是常规操作了。这一系列战争,打赢其中一场或许不难,但是每一步都走对,每战都轻取对手,这个时代的战将中,韩信真是鹤立鸡群、木秀于林般的存在,连项羽都要差半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