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名医名方 / 【李广文:益气健脾方加味-治重症肌无力】

分享

   

【李广文:益气健脾方加味-治重症肌无力】

2022-01-21  昊晟堂

作者 / 周兴莲 韦祖元 王玲 方雪 庞松 保艳 李广文(指导)云南省文山州中医医院 云南中医学院附属文山中医医院

李广文主任医师用益气健脾方加味治疗重症肌无力取得良好临床疗效,总结如下。

1、 临床资料

共223例,男96例,女127例;年龄1岁2个月~78岁,平均29.8岁;小于20岁61例,20~40岁86例,41~60岁62例,61~78岁14例;病程1个月~20年,平均5年;改良Osserman分型为I型(眼肌型)92例,IIA型(轻度全身型)44例,IIB型(中度全身型)83例,III型(重度急进型)4例。

诊断标准: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1995年制定《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第2辑,①眼肌、延髓支配肌肉、呼吸肌、全身肌肉极易疲劳,早轻夕重。②可疑的骨骼肌疲劳试验阳性。③药物试验阳性:新斯的明0.5~1.0mg肌内注射,30~60min内受累肌肉的肌力明显好转;(本文由岐黄民间传承公众号整理校对编发)腾喜龙试验:静脉注射2mg观察20s,如无出汗、唾液增多、心率加快等副作用,再给8mg,1min内症状明显好转。④重复电刺激受累肌肉的运动神经,低频刺激(1~10Hz,通常为3Hz)或高频刺激(10Hz以上),肌肉动作电位幅度很快递减10%以上为阳性。⑤血清抗乙酰胆碱抗体阳性。⑥单纤维肌电图:可见兴奋传导延长或阻滞,相邻电位时间差(Jitter)值延长。

2、 治疗方法



3 疗效标准

临床痊愈:临床症状和体征全部消失,恢复正常工作,3个月无复发。显效:临床症状和体征大部分消失,恢复部分工作或轻工作。有效:临床症状和体征有改善,一般生活可自理,但不能恢复工作。无效:临床症状和体征无改善。

4 治疗结果

治疗2年,临床痊愈45例,显效132例,有效40例,无效6例,总有效率97.31%。

5 病案举例

例1:康某,女,31岁。因“言语不清7年余”于2015年6月27日由门诊以“重症肌无力”收入院。于2008年10月无明显诱因出现言语不清,稍感吞咽困难,左侧眼睑下垂。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就诊,诊断为“重症肌无力”,给泼尼松50mg口服、日1次,溴吡斯的明120mg、日3次,治疗2个月症状逐渐缓解后药物逐渐减量,(本文由岐黄民间传承公众号整理校对编发)至2011年年初停服溴吡斯的明,泼尼松减至2.5mg、日1次。于2011年3月劳累后再次出现言语不清,泼尼松加量为20mg、日1次治疗,症状无缓解。于11月到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泼尼松加量为40mg、日1次,加服环孢素4片、日2次,溴吡斯的明60mg、日3次,治疗后症状缓解。至2012年8月停服泼尼松。2013年5月因劳累后复发,吞咽困难加重,伴饮水呛咳,四肢无力。于7月到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给予甲泼尼龙冲击治疗及免疫球蛋白治疗后四肢无力除,余症减轻后出院。甲泼尼龙逐渐减量(初始量56mg、日1次),至2014年10月因引产后复发,伴眼睑下垂,时有复视,为求中西医结合治疗到我科就诊入院。临床表现为左侧面肌僵硬,言语不清,咀嚼、吞咽困难,纳眠稍可,二便调,舌红苔黄腻,脉细滑。查体示生命体征平稳,言语不清,四肢肌力及肌张力正常。中医诊断为痿证(气虚痰阻)。西医诊断为重症肌无力(延髓肌型)。西医治疗用甲泼尼龙32mg、日1次,溴吡斯的明60mg、日3次。中医治以:益气健脾,化痰除湿。方选补中益气汤合六君子汤加味。



例2:罗某,女,11岁。因“右眼睑下垂、复视10月”于2015年5月11日收入院。患者于2014年7月无明显诱因出现右侧眼睑下垂,遮盖瞳孔约1/2,时有复视,晨轻暮重。无四肢无力、吞咽困难、呼吸困难及咀嚼困难等症。当地医院眼科检查无异常。行新斯的明试验(+)。诊断为“重症肌无力(眼肌型)”。(本文由岐黄民间传承公众号整理校对编发)入院临床表现为右侧眼睑下垂,时有复视,晨轻暮重。纳眠可,小便调,大便偏干。舌淡红苔薄白,脉沉细。查生命体征平稳,一般情况及精神可。右上睑下垂,右上睑位于4、8点位,双眼疲劳试验(+),双眼平视、向下视物有复视,骨骼肌疲劳试验阴性。中医诊断为痿证(脾虚气陷证)。西医诊断为重症肌无力(眼肌型)。用泼尼松30mg、日1次,溴吡斯的明30mg、日3次。中医治以益气健脾,升阳举陷。方选补中益气汤合四君子汤加味。


6 小 结

MG是由AChR抗体介导、细胞免疫、补体参与引起神经肌肉接头传递障碍的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主要临床特征为受累骨骼肌易疲劳或波动性肌无力,经休息或应用胆碱酯酶抑制剂药物能部分恢复。传统分型分为以下4型:单纯眼肌型、延髓肌型、脊髓肌型、全身肌无力型。MG的现代疗法有胆碱酯酶抑制剂、胸腺切除术、糖皮质激素及免疫疗法、短期的血浆置换和静脉大剂量免疫球蛋白治疗等。但上述治疗方法均不能治愈MG,仅用于缓解症状。(本文由岐黄民间传承公众号整理校对编发)本文病例大部分就诊前均不同程度地接受过上述西医治疗,仍存在病情迁延,胆碱酯酶抑制剂作用下降或是激素减量过程中病情复发加重,甚至出现肌无力危象。李老师认为MG虽有眼肌受累、延髓麻痹、脊髓麻痹等多种复杂临床表现,但均属于中医“痿证”范畴。本病的病机关键为脾胃气虚。脾主肌肉四肢,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虚弱,气血生化乏源,四肢肌肉无以濡养则痿软无力。头为诸阳之会,抬头为阳气能布上所致,若上气不足则抬头无力。咀嚼、吞咽、言语均由唇、齿、舌、咽喉所司,为水谷仓廪之门户,离不开五脏经气濡养。同时脾胃虚弱不能运化水谷精微而致痰浊内蕴,痰浊之邪滞于咽喉、脉络、肢节,出现或加重声音嘶哑,咀嚼困难、吞咽困难等症。故痰浊之邪即为本病的致病之源,也是致病之因。治疗遵《素问·痿论》“治痿独取阳明”之说。从而拟定益气健脾的治疗大法。选用益气健脾方对,如补中益气汤、四君子汤、六君子汤等方对合用益气升阳。

补中益气汤是李东垣《脾胃论》的著名代表方,主治脾胃气虚,劳倦内伤、气虚发热及气虚下陷的脱肛、子宫脱垂等证。有补中益气,升阳举陷之功。文献报道,补中益气丸可提高机体细胞活性并促进新陈代谢,使以疲劳乏力为主要表现的气虚者外周血T细胞明显上升,自然杀伤细胞活性升高,脾虚者血清IgG升高。补中益气汤可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使MG异常的免疫应答得以纠正,且疗效与糖皮质激素组无差异,药物不良反应小,治疗安全有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