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头条 / 待分类 / 研究揭示:那些“网抑云”时刻,疼痛都是...

分享

   

研究揭示:那些“网抑云”时刻,疼痛都是真实的

2022-01-22  学术头条

作者:青苹果
编审:黄珊

排版:李雪薇

你慢慢闭上眼睛,想象一下生活中的这几个场景:公司团队把你炒鱿鱼了;在朋友圈看到朋友在举办 party,却没有邀请你;在餐厅偶遇你的前任和某人正在一起享受浪漫的晚餐……


这些社交场景释放出来的拒绝信号,是不是多多少少让你感到“伤感情”,是不是曾带来你的那些“网抑云”时刻。

那么,我们社交中的这种“心伤”,和身体上的创伤相比,究竟哪个更疼?

科学研究向我们揭晓了答案。目前,科学家们不仅能够绘制出两者背后非常真实的过程,还可以揭示出两者的相似程度。

显然,所有这些形式的社交疼痛(social pain)都潜藏着一定的伤害性。

近日,来自昆士兰大学的 Geoff MacDonald 和威克森林大学的 Mark R. Leary,联合发表了一篇标题为“Why Does Social Exclusion Hur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cial and Physical Pain”的论文,目的是将社交疼痛更强烈地与人类对感知社会排斥的反应联系起来,并考虑社交疼痛对关系攻击和疼痛障碍等重要问题的影响。

在这篇论文中,作者用社交疼痛这个术语,来指代一个人被排斥在理想的关系之外,或者被理想的关系伙伴或群体贬低时,产生特定的情绪反应,并提出了一个假设:社会排斥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被排斥的反应是由身体疼痛系统的各个方面调节的。


这篇文章的脉络十分清晰,首先展示了一种理论,即社会疼痛和身体疼痛之间的重叠,其实是一种应对威胁的进化发展。然后,文章通过列举一系列的证据表明,人类在思想、情感和行为上表现出两种类型的疼痛之间的融合,社交疼痛和身体疼痛具有共同的生理机制;最后,文章探讨了社会疼痛理论对排斥诱发的攻击和身体疼痛障碍的影响。

社交疼痛和身体疼痛的关系千丝万缕

大脑应对社交疼痛的方式与处理身体疼痛尤为相似,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进化反应(evolutionary response)。

社交疼痛理论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从重要的社会实体中分离出来的可能性,对我们祖先的生存构成了重大挑战,这至少可以追溯到最早的哺乳动物,甚至是更早。

对早期人类而言,如果你成功成为群体中的一员,则意味着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和资源;而如果你被群体拒绝,势必会变得脆弱不堪和孤立无援。

因此,人类进化为寻求社会接纳,同时将社会拒绝视为对幸福的威胁。进而,人们不得不将排斥与痛苦联系起来,以时刻激励自己,免受社会关系的威胁。

这意味着,因被解雇、绝交和分手所带来的痛苦是非常真实的。与身体上的疼痛相似,大脑中相同的区域也记录着社交疼痛。科学家已经确定,身体疼痛和社交疼痛之间存在明显的重叠。

在这两种情况下,疼痛激活都是为了引发自我的逃避行为,或者在自我诱发疼痛的情况下,阻止有害行为。

然后,
疼痛记忆会化作警告,以防止将来重复这种危险行为。虽然身体疼痛的记忆会发生消退,但研究发现,这与社交疼痛不同,社交疼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持续,并随着记忆触发而重新被激活。

映射疼痛的不同类型

这项研究使用“社会排斥”(social exclusion)这一说法来统一拒绝(rejection)和排斥(ostracization)。

来源:oxford

其中,拒绝通常被定义为,对方向你传达不接受或不需要的意思,往往发生在恋爱、人际交往和职业努力等悲伤的情景中。与此同时,“排斥”指的是被排除在外、忽视或从一个群体中割裂出来。透过上述两个类别,社会科学家还看到了歧视、非人化和社会孤立等子类现象的发生。

那么,遭遇社会排斥的有何种痛苦的表现?

20 世纪初的科学家指出,人们经常用身体上的痛苦来表达他们被社会排斥的经历:分手被描述为“心碎”的感觉,而背叛,则像是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或从肚子上踢了一脚。

20 世纪 90 年代早期,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的出现,使得科学家能够通过测量血流量来绘制大脑活动图。血流量的增加,表明大脑的某一部分正在被“占用”,这可以辅助研究人员观测,在身体疼痛时,大脑的哪些部分会被激活。

到了 21 世纪,科学家们终于有机会试验社会排斥过程中大脑被激活的不同方式。结果证实,对痛苦感受的描述不仅仅是单纯的艺术夸张表达:身体疼痛期间激活的大脑区域,在社会排斥的情况下也同样会被激活。

虚拟的社交,真正的痛苦

一些研究还指出,人类情感受伤的感觉其实“痛点”真的不高。

一个人甚至不需要现实存在物的刺激中,就能泛起那些不愿回忆的感伤。在2003年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参与者与fMRI连接起来,以观察他们对虚拟社交冷落的反应。


在模拟中,参与者与两个虚拟玩家玩接球游戏。很快,虚拟玩家将参与者排除在外,并开始只向对方投掷硬币。虚拟的玩家甚至不是真实的,但参与者的 fMRIs 显示,在这个排除过程中,大脑中记录身体疼痛的前扣带皮层(ACC,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的血流量增加了,而且也变得更加活跃。

因此,作者得出结论,参与处理风险和恐惧的右腹侧前额叶皮层(RVPFC, right ventral prefrontal cortex)通过扰乱 ACC,以帮助调节社会排斥的痛苦。

一个人可能会忘记被虚拟的势利小人排斥的情景,但因其在现实生活中饱受的痛苦,往往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消散。

在一项研究中,有 40 名受访者在过去的 6 个月里经历了被心爱的人所抛弃,即经历过一段失败的感情。这些参与者一致认为,他们遭受了“被强烈拒绝”的重创,随后在实验过程中,研究人员将他们与 fMRI 扫描仪相连接。

紧接着,研究人员给参与者施加一些刺激,比如轻微的身体疼痛(左臂的热触碰)以及朋友的照片。而当屏幕上出现前任照片的一刹那,他们被迫回想起分手时的情景。

果然,扫描结果显示,身体疼痛和社交疼痛在神经系统上存在重叠。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社会排斥和身体疼痛的相似之处,不仅在于它们都令人痛苦,而且它们在大脑体感系统中也有共同的表现”。


扑热息痛能否“止疼”?

身体疼痛和社交疼痛之间的重叠是如此明显,以至于科学家们发现,社交疼痛也可以用扑热息痛(acetaminophen)来治疗。

在一项研究中,一些参与者每天服用泰诺(Tylenol),而另一些人则服用安慰剂(placebo),持续时长为三周。

fMRI 扫描结果显示,那些服用泰诺的人对社会排斥的反应下降。

然而,作者也指出,社会排斥是日常生活的自然组成部分,社交疼痛只是广泛情绪机制的一个方面,因此,利用扑热息痛来“止疼”,只是一种短期的解决方案。

当然,尽管已有的研究清楚地指出了社会和身体疼痛之间的联系,但也突出了一些需要进一步关注的明显差异。

未来的研究需要进一步证实的是:在人类参与者身上重复实验结果,并帮助理解社会地位感知影响疼痛敏感性的机制;研究社会条件影响疼痛敏感性的具体机制等。

点这里关注我👇记得标星~



热门视频推荐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