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69 / 美军 / 长津湖战役最激烈战斗:东山志愿军不惧伤...

分享

   

长津湖战役最激烈战斗:东山志愿军不惧伤亡连续进攻赢得美军敬意

2022-01-22  Loading69

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官方史第三卷称,12月6日在下碣隅里东山发生的战斗是海军陆战队在长津湖战役中所经历的最为激烈和壮观的战斗,据守东山的志愿军不惧惨重伤亡,持续不断地发动攻击,这种勇敢无畏的精神赢得了海军陆战队的尊敬。

志愿军58师172团占领东山

下碣隅里距离长津水库南端约2公里,通往南北的公路都从这个不大的小镇里经过,并分出向西的一条支路,形成了公路交通的枢纽,一条窄轨铁路也经过下碣隅里。下碣隅里坐落于群山环抱之中的盆地,周围则是坡度较为平缓高度较低的丘陵,只有东北方向被称为东山的一片高度约150米的连绵丘陵,勉强可以作为防御的屏障。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 1 队团第 3 营三分之二的兵力于11月26日晚抵达下碣隅里, 由于卡车短缺,卡尔 L.斯特尔上尉的G连加机炮连的一个临时排不得不留在定坪。3营营长里奇只能用一个只有三分之二兵力的营来保卫下碣隅里的任务。

下碣隅里防线示意图

由于没有足够的兵力,里奇决定集中他的两个步枪连,H连 和 I连部署在尚未使用的简易机场的西南面。另一个对下碣隅里防御的最大威胁是小镇东边的东山,但由于兵力短缺,东山仍然无人防守,里奇计划当G连从古土里抵达时用它来防守东山。

28日下午,步3师第10战斗工兵营D连抵达下碣隅里,作为下碣隅里防务指挥官,里奇拥有对该连的作战控制权,他决定用它来填补东山防务。D连连长陆军上尉菲利普A-库尔贝斯称,他来下碣隅里是为第十军建设一个新的指挥所,他的手下——77 名美国兵和 90 名韩国兵——没有接受过步兵作战训练。除了个人配发的武器外,该连只有四挺 0.50 口径机枪,五挺轻型点30 口径机枪和六具 3.5 英寸火箭发射筒。里奇问库尔贝斯,他是否会接受海军陆战队军官的战术建议,库尔贝斯同意了。 第3营机炮连执行官谢尔纳特上尉被指派为“联络员”,他是事实上的指挥官,由无线电操作员布鲁诺·波多拉克陪同。在黄昏时分,工兵们开始登上东山,担负起东山的防务。

28日晚10点半左右,志愿军58师以173团从西南面和南面、172团从东面向下碣隅里发起进攻,174团为预备队。58师173团加强174团2营和师部特务营,共5个战斗营,攻击的重点是下碣隅里村南和西南部的临时机场附近。担任助攻的是58师172团的2营和3营,攻击目标是东山。

58师在主攻方向发起的攻击经过一番激战后未能实现目标,173团和174团吹号退出战斗,当夜曾占领或突破的阵地全部丧失。58师28日晚在下碣隅里西南和南面的进攻失败,部队受到很大伤亡。天亮前,美军恢复阵地。据史密斯师长的日志记载,1 月 28 日至 29 日夜间,美军的伤亡人数为 500 人,其中约 300 人来自步兵部队,200 人来自司令部和勤务部队单位,仅司令部营就有60人伤亡。

在东山方向,志愿军于29日凌晨2时发起攻击。防御东山的美军主力第10工兵营D连在志愿军的攻击下很快就崩溃了,东山山顶迅速易手,志愿军172团3营副营长吴国祥率9连夺取了山顶阵地,谢尔纳特上尉在战斗中阵亡,但是无电线操作员波多拉克却依旧留在阵地上,用SCR-300便携式电台不断向里奇报告最新战况。由于夜间战斗中该团2营3营损失较大,3营营长还负了重伤,于是,团长王祥下令预备队1营调上了东山,首先进入阵地的就是1营3连,华东一级人民英雄杨根思是3连的连长。

东山争夺战

里奇现在最担心的是东山的情况。如果天亮时,志愿军继续占据山顶,下碣隅里的防御工事将一览无余,美军的防守将变得很危急。第11炮兵团第2营D连6门105毫米榴弹炮首先测定志愿军炮兵阵地进,进行反炮兵压制射击,然后对志愿军后续部队的集结地域进行猛烈炮击。鉴于东山地区形势紧急,原本负责支援德洞山口的第11炮兵团第3营H连6门105毫米榴弹炮也调转炮口向东山开火。

美军的两个炮兵连在防守下碣隅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图为机场附近的一门105毫米榴弹炮发射炮弹

在 29日05时30分,里奇作出了反击决定。31岁的营执行官,雷金纳德·R·迈尔斯中校自愿带领一支纵队上山。下碣隅里在没有可供迈尔斯使用的战术单位,反击必须由一支临时组成的混合部队发起,这个大约 250 人的临时连的成员大部分是海军陆战队队员,但也包括一些陆军士兵,由罗伯特 E. 乔楚姆斯中尉指挥下的第一排是战斗力最好的,由第1工兵营里的海军陆战队员组成。

获得荣誉勋章的迈尔斯中校

里奇将迈尔斯的反攻推迟到 09时30分左右,晨雾已经散去,海盗战斗机可以提供近距支援。迈尔斯带领他的“连队”向上向东山行进。麻烦几乎立即就开始了,如果不是来自志愿军的火力,就是来自冰雪覆盖的陡峭山坡。士兵们跌跌撞撞摔倒了,被别人拖到后面。迈尔斯的兵力减少至大约 75人。可以预见,在作战中表现最好的是由乔楚姆斯所带的那个排。乔楚姆斯的脚受了伤,但继续指挥。迈尔斯随后称,到达了军事意义上的主峰,但地理上的主峰仍然牢牢掌握在志愿军手中。

第1工兵营A连在乔治·W·金上尉的带领下进行了助攻,他们来到山的南侧并通过迈尔斯的阵地。金大约中午时分开始上山,尼古拉斯 A 中尉手下的第 1 排打头阵。金的连队随后奉命撤回,向北行军近一英里,然后向上走北侧山地。像迈尔斯部队一样,他到达了军事意义上的主峰,但是在北侧。当晚,他的连队进入了一个反斜坡防御阵地,与迈尔斯的队伍相隔约500 码。里奇不得不满足于金和迈尔斯据守这些阵地,志愿军继续占领着地理学意义上的主峰。里奇计划在G连从古土里抵达后才夺取东山的其他部分。至此,美军与58师172团在东山形成对峙。

志愿军作战记录称,11月29日,战斗持续一天一夜,猛烈的炮火将大部工事摧毁,奉命带1个排扼守下碣隅里外围1071.1高地东南小高岭的杨根思带领全排迅速抢修工事,做好战斗准备,待美军靠近到只有30米时,带领全排突然射击,迅猛打退了美军的第一次进攻。接着,美军组织2个连的兵力,在8辆坦克的掩护下再次发起进攻,他指挥战士奋勇冲入敌群,用刺刀、枪托、铁锨展开拼杀。激战中,又一批美军涌上山顶,他亲率第7班和第9班正面抗击,指挥第8班从山腰插向敌后,再次将美军击退。

志愿军第一位特等功臣和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

美军遂以空中和地面炮火对小高岭实施狂轰滥炸,随后发起集团冲锋。他率领全排顽强抗击,以“人在阵地在”的英雄气概,接连击退美军8次进攻。当投完手榴弹,射出最后一颗子弹,阵地上只剩他和两名伤员时,又有40多名美军爬近山顶。危急关头,他抱起仅有的一包炸药,拉燃导火索,纵身冲向敌群,与爬上阵地的美军同归于尽,英勇捐躯。

11 月 30 日 08时,里奇命令刚刚从古土里抵达的G连通过迈尔斯在东山的阵地继续进攻,德赖斯代尔的 41 突击队为预备队。斯特尔连长派出他的1 排和2 排通过迈尔斯的立足点,向山脊两侧发起攻击,第3排和A工兵连的两个排随后跟进。进攻进展缓慢,斯特尔用预备队来包围志愿军右翼。攻击陷入困境,斯特尔要求允许在先前由迈尔斯占据的地盘设置阵地,海盗飞机再次发动攻击,但G连没能拿下志愿军的阵地。

当天晚上,志愿军的另一个团穿过了东山双方争夺地域,进攻由斯特尔G连和第1工兵营A连和B连防守的反斜面阵地,史密斯将军少将在其指挥所门口观看了这场战斗,美军失去了一些阵地,里奇派出了他宝贵的一部分预备队,英国皇家陆战队41 突击队,以增援 G 连,失去的阵地在第二天早上被夺了回来。在这之后,美军与58师形成对峙局面。

几天的炮击和空袭使志愿军172团剩下的能走路的就不多了,例如杨根思生前所在的3连是一个加强连,到了11月30日,全连算上指导员蒋滨,活着的(包括轻伤伤员)人仅有28人,绝大部分死于炮火和空袭。

12月4日,柳潭里的陆5和陆7两个团撤回到下碣隅里,陆战5团于5日接管下碣隅里防务,团长穆里指定第3营对东山的志愿军阵地发动进攻。

12月6日的东山战斗是长津湖战役最激烈的

12月6日上午7时,美军使用4.2“迫击炮开始炮火准备,第七海军陆战队团开始向古土里突围。当海军飞机于7点25分抵达东山上空,由于缺乏凝固汽油弹,飞机对志愿军阵地进行了轰炸,火箭弹和机枪扫射,空中打击的效果看起来不是很大。进一步的空袭是由前沿空中火力控制员曼宁-吉特中尉引导海盗战机进行的,站在山顶上的他随后受了重伤,空军联络官大卫·G·约翰上尉接替了他的任务,共有76架飞机参与了当天的空袭。

美军12月6日进攻东山示意图

上午9点,史密斯上尉的D连开始进攻,乔治·A·索伦森中尉的3排打头,然后是第2排和第1排。23日,索伦森向北进攻,在前进50码后被被目标的火力所压制,火力来自志愿军在东山的主前沿阵地,志愿军自11月29日早上占领后一直据守在那里。

在索伦森负伤后,约翰·R·辛兹中尉接替了他,在他正面迎战敌人时,乔治·C·麦克诺顿中尉的第二排从侧翼开火,理查德·约翰逊中尉的第一排也从侧翼发起进攻。大约11时,志愿军的抵抗突然瓦解。东山战事看起来几乎是虎头蛇尾,美军只以一人阵亡,三人负伤的代价就占领了曾抵抗海军陆战队一个多星期的志愿军东山阵地。美军发现了约30具志愿军遗体。

然而,事实证明,这仅仅是一场持续22小时激烈战斗的开始。下一个阶段于11时30分开始。罗伊斯当时命令彼特斯F连来换防史密斯的D连,这样D连就能恢复对目标B的攻击。目标B是东南侧500码外的一处山陵,那处阵地下边的山坡现在已被第7团第2营占领。

经过10分钟的炮兵准备,D连的三个排于12时50分发起进攻,志愿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美军直到14时30分才占领了目标B。不过,海军陆战队伤亡人数不多。史密斯上尉在这条向南走向山陵建立了三个排的阵地,他在那里可以控制从下碣隅里撤离的道路。

当天晚些时候,志愿军似乎在两个目标之间的马鞍形地带进行集结,以进行反击。约翰逊呼叫了空中打击,射程以内所有的D和F连队用所有武器开火。麦克诺顿带领一支巡逻队去对付马鞍上地带的志愿军。志愿军遭到美军步兵火力和海盗战斗机的扫射,美军俘虏了约220名幸存者,这是陆战1师在长津湖战役中俘虏志愿军人数最多的一次。应史密斯上尉的要求,两个海军陆战队士兵之间的马鞍形地带由增援部队防守,增援部队由团反坦克连的1名军官和11名士兵,第4通讯营的1名军官和32名士兵组成。

天黑后不久,志愿军发起猛烈反击,美军坦克和81毫米迫击炮提供了火力支援,海军陆战队队员在近距离使用了2.36英寸白磷火箭弹。尽管志愿军遭受了可怕的伤亡,他们还是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直到午夜。很明显,他们认为,这是有关东山的一场决战,志愿军在02时05分再次对2营的3个连和第1营的C连发动了进攻。

接下来三个小时的斗争被认为是整个长津湖战役最激烈,也是壮观的战斗,即便是对于曾经历柳潭里战斗的海军陆战队老兵。海军陆战队队员从来没有见到志愿军以如此多的兵力持续不断地坚持发动进攻,曳光弹四射,照明弹可以让美军看到志愿军编队小跑,部署就位。海军陆战队坦克,大炮、迫击炮、火箭和机关枪进行了致命的收割,但志愿军仍然不顾一切继续发动进攻,这赢得了海军陆战队队员的敬意。一小群志愿军士兵不时突进至能扔手榴弹的距离,但随后就被美军火力所打倒。

这场战斗并非完全是一边倒的。海军陆战队遭受了志愿军迫击炮和机关枪的猛烈射击,到03时,D连的三个延伸阵地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那些阵地像手枪一样指向敌人集结地域的中心地带。麦克诺顿和执行官詹姆斯·H·霍尼卡特中尉都受伤了,但是仍然在指挥作战,赛德尔中尉阵亡,志愿军对美军阵地正面和侧面的压力威胁到三个排的存亡。D连和临时组建的排不得不后退至目标A,和F连会合。D连的伤亡是13人阵亡,50人受伤。

在东山北端的低洼地带,志愿军被贾斯基尔的第5团2营E连,琼斯的第5团1营C连,3辆陆军坦克所击退。志愿军必须穿过一片相对平坦的区域,这为海军陆战队的支援武器提供了丰富目标。志愿军成堆地倒在海军陆战队阵地前,其中许多人的尸体被白磷弹烧焦。接下来,志愿军攻击了更左处处的詹姆斯·B·哈特尔的第5团第1营A连,攻占了数个班阵地,一个排被迫撤退至师部指挥所曾驻扎过的高地。防线在汉考克中尉和他的B连的帮助得以恢复。汉考克中尉和他的B连一直是预备队。

第1营总共阵亡10人,43人受伤,倒在C连阵地前的志愿军有260人,倒在A连阵地前的志愿军有近200人。第1团第3营的G连还击退了志愿军对防线南部地区的攻击。随着天亮,这些海军陆战队队员发现,有一条志愿军撤退路线在其火力覆盖之下。迫击炮和步枪的火力消灭了约60人,俘虏了15人。

新的一天展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血腥场面一,海军陆战队自九月份首尔战斗以来还从未见过如此的血腥场面,美军估计,倒在第2营东山及周边阵地的志愿军人数高达800人。

当海军战斗机再次来到东山上空时,志愿军像往常一样四散掩蔽。大约02时,默里命令一晚上未与志愿军交战的第5团第3营向南方移动,作为师车队第二部分的先头部队,紧随随后的是第5团第1营和第1团的里奇营。这意味着罗伊斯手下,一个坦克排和负责爆破的工兵师将是最后一批撤离下碣隅里的部队。

12月6日晚,志愿军58师奉命全部撤出下碣隅里,向南转移,前往黄草岭一线阻击。172团向26军部队移交阵地时,全团只能编为8个排。

12月15日,东北局组织部长张秀山电彭德怀、高岗并报毛泽东:“五十八师一七二团全团仅编一个排,而其中又仅三人能走路,一七三团、一七四团均各编八个班,且大都不能走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