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湖之缘 / 陆游 范成大 / 陆游 : 大散关上方横戈,岂料事变如翻波

分享

   

陆游 : 大散关上方横戈,岂料事变如翻波

2022-01-22  半城湖之缘
图片
文 \ 初酿

01

残年流转似萍根,马上伤春易断魂。

烘暖花无经日蕊,涨深水过去年痕。

迷行每问樵夫路,投宿时敲竹寺门。

不信太平元有象,牛羊点点散烟村。

——《马上》

离家独自奔赴南郑的陆游,心中有一丝的落寞。从小就立志报国的陆游,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可多年宦海生涯,却让他一次次失望,不知这次,能不能实现他“上马击狂胡”的愿望。

南郑为汉中府治下,是当时的四川宣抚使驻地.时任宣抚使的王炎是个胸有大志之人,敬佩陆游的才华和抱负,特邀他前来幕府。陆游来到南郑,王炎很是器重他,于是他也斗志昂扬地投入到了幕府的工作中。

那时的王炎正在为北伐做准备,陆游则马不停蹄地为之四处考察。他留意观察当地的山川地势、风土民情及战略地位等,又吸取之前张俊北伐失败的教训,向王炎提出以西线为主攻方向的战略思想。

图片

02

图片

淳熙四年,担任四川制置使的范成大奉诏回京,陆游前去送行,分别时写了这首诗。诗中离情别意寥寥,更多的则是收复中原、统一祖国的殷切希望。

他希望范成大回京后,在觐见皇帝及遇见朝臣时,能提出北伐的建议,甚至提出了“先取关中次河北”的战略方向。

03

为了更好地做好北伐准备工作,陆游经常亲临前线,深入军中,检查战备情况;他还实地考察地形地况,听取大家的意见。军中的生活是艰苦枯燥的,可他感受到的却是投笔从戎、为国效力的充实、快乐。

那时的边关并不太平,时时会有金人的侵扰,陆游每天晚上都会登上城楼,等待从大散关和骆谷口传来的平安烽火。

图片

秋日的一个夜晚,万里晴空、月华如水,整个南郑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只有号角声一阵阵回荡在夜空中。陆游依旧漫步走出军营,约上几位同僚,一起登上南郑城楼西北角的高兴亭。他们几个人一边等待平安烽火,一边饮酒赏月。

看着银白月光下的万里山河,想着国土沦丧、国耻难雪,陆游禁不住感慨万千:

秋到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

悲歌击筑,凭高酹酒,此兴悠哉。

多情谁似南山月,特地暮云开。

灞桥烟柳,曲江池馆,应待人来。

——《秋波媚》

这首词,说出了在场所有同僚幕友的心声,大家都希望能早日出师北伐,收复中原国土。他们相约,北伐胜利后,他们再次携手灞桥,痛饮曲江。谈到兴起时,暮夜中那苍凉的号角仿佛也不再凄凉,成了一曲慷慨悲壮的战歌。

04

在南郑,陆游结识了很多抗金义士,他们不甘做亡国奴,冒着生命危险,穿过重重封锁,为南宋将士送来洛阳的竹笋、黄河的鲤鱼及一封封情报。陆游为此在这里建立了一个专门搜集传送情报的机构,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南宋大军都有了,只待朝廷应允,北伐即可开始。

于是王炎和幕僚们都鼓励陆游尽快草拟驱逐金人、收复中原的战略计划。

自古高楼伤客情,更堪万里望吴京。

故人不见暮云合,客子欲归春水生。

瘴疠连年须药石,退藏无地著柴荆。

诸公勉书平戎策,投老深思看太平。

——《登剑南西川门感怀》

在大家的殷切希望中,他执笔写了“平戎策”。不论这个计划如何完美可行,他都无权做主执行,王炎也不能,只得快马加鞭将此送呈皇帝,等待批示。

05

等待的日子最是让人心焦,陆游就和同僚们一起饮酒、打猎,以驱散心中的焦虑。

时光转眼就到了深秋,猎场上草木枯黄,风中也带了丝丝寒意。这一日,他们正兴致勃勃地在猎场上搏杀,突然一只斑斓猛虎出现,三十多人都被这山中之王吓得面无血色,纷纷拨转马头,往回猛跑。

图片

陆游看到猛虎,却并未慌张,反而觉得自己多年习武,今天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之后,大家就看到场上剑影翻飞,鲜血喷溅,几个回合后,老虎倒地毙命,陆游也血染白袍、貂裘。

陆游刺虎,一时间成了军营的佳话,人们都称赞他是文武双全的奇才,他本人也觉得这是此生最为痛快的事,就把那件血染的白袍和虎皮一直保存在身边。

后来他还写了好多篇有关此事的诗文:

挺剑刺乳虎,血溅貂裘殷。

至今传军中,尚愧壮士颜。

——《怀昔》

刺虎腾身万目前,白袍溅血尚依然。

圣时未用征辽将,虚老龙门一少年。

——《建安遣兴》

刺虎事件过后不久,他们也终于等来了朝廷的消息。可是朝廷并未同意他们的计划,反而决定调回王炎,解散幕府。

06

圣旨到时,陆游因公外出,尚未归来。待他行至广元东嘉川铺时,宣抚司的驿马送来了消息,催他尽快回去。他接到通知,不顾深秋寒霜,连夜往回赶。

图片

黄旗传檄趣归程,急服单装破夜行。

肃肃霜飞当十月,离离斗转欲三更。

酒消顿觉衣裘薄,驿近先看炬火迎。

渭水函关元不远,著鞭无日涕空横。

——《嘉川铺得檄遂行中夜次小柏》

陆游回到南郑后,王炎已经回京复命了,同僚们也所剩无几,陆游只好收拾行囊,踏上回家的旅程。

07

他们辛辛苦苦准备了多年的北伐计划,就在朝廷的昏庸腐败中宣布结束。陆游最美好的军旅生活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大散关上方横戈,岂料世变如翻波。

东归轻舟下江沱,回首岁月悲蹉跎。

——《题严州王秀才山水枕屏》

大散关上刀戈刚刚举起,朝堂上却已波涛汹涌,曾经豪情满怀,换来的只有无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