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味道 / 待分类 / 谢元淮《填词浅说》中,提到填词的秘诀,...

分享

   

谢元淮《填词浅说》中,提到填词的秘诀,有些人可能不知道

2022-01-23  老街味道

前言

填词时,我们大多一句钦定词谱。词谱中仅有平仄的标记,但是仄分三声(上去入),另外四声之间的配合,都有些内在的规律。

在清朝谢元淮的《填词浅说》中,提到王骥德(1540年~1623年,明代戏曲理论家,字伯良) 《曲律》提到曲禁四十条,其中一些填词也需要注意,这是词谱没有写出来的规律。

一、平头与合脚

平头[第二句第一字,不得与第一句第一字同音。]

合脚[第二句末一字,不得与第一句末字同音。]

同音是指同音字。这和永明体的八病之说有点类似。随便看一首词吧,例如晏殊的《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一】、【等】不可同音,{身}、{魂}不可同音。

二、上和去的用法

上去叠用[上去字须间用,不得连用两上两去,两上字连用,尤为棘喉。]

填词时,同为仄声,但是要注意,避免两个去声同时使用,同理,两个上声也要避免连用。

这一条比较好理解,观察一下宋词,古人是比较注意这一点的。例如柳永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上去搭配的如:柳岸、此去。去上搭配的如:骤雨、帐饮、泪眼、更与。

和八病一样,诗人虽然注意,但是未必完全遵守。这首词中,犯忌的也有,如:恋处,暮霭,便纵,去去搭配。好景,上上搭配。

念去去,去去虽然连用,但属于连绵词,不犯忌。

上去去上倒用[宜上去不得用去上,宜去上不得用上去。]

另外,适合上去的,不要用去上,适合去上的,不要用上去。

至于什么情况适合上去,什么时候适合去上,古人应该是根据歌唱的要求而定。我们现代人无法分辨了,可以参照这个词谱的宋人词作来填写。当然,不以为忌也可以。

三、入声三用与一声四用

入声三用[不得叠用三入声字。]

入声短促激烈,连用两个尚可,连续三个入声,发音过于急促,尽量避免。

连续三个仄声,在词牌中不太多,经常出现在三字逗:便纵有、又岂在、见说道、最好是、又正是等等,大多是上去配合。

入声三用最有名的如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错错错、莫莫莫。都是三个入声连用。这种也不算犯忌。

一声四用[不论平上去入,不得叠用四字。]

不管什么四声的哪一种,都要尽量避免同声连用。

四、阴阳错用

阴阳错用[宜阴不得用阳字,宜阳不得用阴字。]

王骥德《方诸馆曲律》说过:

四声者,平、上、去、入也。平谓之平,上、去、入总谓之仄。曲有宜于平者,而平有阴、阳;有宜于仄者,而仄有上、去、入。乖其法,则曰拗嗓。

词牌中,确实有连续使用平声的现象,例如史达祖《寿楼春》之起句:“裁春衫寻芳” ,就用阴平与阳平间用。

朱庸斋先生在《分春馆词话》中提到 :

如史达祖《寿楼春》“裁春衫寻芳”,“裁”、“寻”二自阳平,“春”、“衫”、“芳”三字阴平,读来犹有高低抑扬之致,至“犹逢韦郎”四字俱用阳平,音节显见低沉。

五、双声叠韵

 叠用双声。(字母相同,如玲珑、皎洁类,止许用二字,不许连用至四字。)
 叠用叠韵。(二字同类,如逍遥、灿烂,亦止许用二字,不许连用至四字。)

诗词中,双声叠韵很常见,但是双声词(玲珑linglong)或者叠韵词(逍遥xiaoyao),不可以连续用四个字。连续使用读起来就太拗口了。

结束语

填词中的这些禁忌,与永明体诗的八病说异曲同工,都是为了避免声病。

其中有一些很有道理,古人创作也大多遵循,但是有一些也未必认可。今天填词,语音声调与古人又有变化,因此,也不太注意这些问题了。

不过,关于避免连续同声的这几条,还是需要注意的,无论作诗还是填词,上去相互搭配是最好的选择。

@老街味道

电影随中使,星辉拂路人,唐朝这几位作品很棒却甚少人知晓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