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学楼 / 园林.建筑 / 观红墙金瓦,赏明清皇宫之十七:慈宁宫寿...

分享

   

观红墙金瓦,赏明清皇宫之十七:慈宁宫寿康宫(下)(修订版)

2022-01-23  乐学楼

鄙人2021版故宫套贴,连载的《观红墙金瓦,赏明清皇宫》十七弹,得到了不少读者不吝赐读。其中有一些读者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指出一些谬误。这次修订版二刻重发,采纳了前期读者们的意见和建议,充实了一些内容,校勘了笔误,并更新和补充了一些图片。虽然不敢说纠正了所有谬误,但应该是大部分得到了更正。详记赏明清皇宫所见的中国古代顶级宫殿建筑艺术、故宫展出的一些皇家文物收藏和清宫皇家生活痕迹,也联想到明清皇宫里发生的一些故事和传说,不敢说“以飨读者”,只是希望和读者共享。谢谢。

——————————————————————————————

文章图片1

清代皇宫里有三条南北轴线,从午门到神武门是中路的中轴线,贯穿皇宫。东路有一条轴线在宁寿宫区,从皇极门一直到北面的景祺阁。西路也有一条轴线,从慈宁宫后殿大佛堂向南,穿过慈宁宫正殿、慈宁门、长信门,直达南天门。站在慈宁门看看南面正对着的长信门,可以穿过长信门一直看到远端的南天门。

文章图片2

长信门明代时称永安门,进去是一个南北细长的小广场。

文章图片3

广场南有南天门,西有揽胜门,都是简单的随墙琉璃门。这一带据考是元大都皇宫大内范围,在明初的时候朱棣将其捣烂,建了前述仁寿宫的前殿叫做大善殿,嘉靖年间被焚毁。嘉靖为母亲蒋太后修建慈宁宫的时候,把这里建成了花园。五、六年前,故宫在这里挖电缆沟时,曾挖出大善殿的地下部分夯土层和地钉地桩,专业叫做隐蔽工程。广场中间保留了一段老地砖。东墙外现在不开放,里面过去是清代造办处工厂,现在是故宫修缮技艺部。揽胜门内就是慈宁宫花园,清代有一些修葺。花园面积不大,大概和乾隆花园差不多。园里建筑不多,中心建筑是咸若馆。

文章图片4

咸若馆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前有三间抱厦。二尺高基座,抱厦明间开门,门前有御路踏跺。上面是黄色琉璃瓦单檐歇山顶,抱厦卷棚歇山顶。周围有一圈檐廊,梅花檐柱,戗脊下挂风铎铜铃。

文章图片5

咸若馆近年很有修葺,看看殿内上层结构。牡丹彩绘平棋天花,梁枋上是龙凤和玺彩绘,既有保留的原状,也有新贴补的部分。专家们研究了这些斗拱的式样特点,说这个咸若馆正殿是明嘉靖年间的,抱厦是清康熙年间加盖的。

文章图片6

清代前朝皇上大行之后,皇后和妃嫔们就搬到慈宁宫、寿康宫和周边的小房居住。只有年节下,才有皇上来请安行礼。平时无所事事,也不能指望先帝来抚恤,倒是也不用为争宠而打斗了。这些后妃们想开了之后,就每天拜佛,早中晚每课必拜。太后在慈宁宫、寿康宫都有私房拜佛,其她妃嫔们也都在炕头床尾摆了佛龛香炉,但是可以到这座咸若馆来拜大佛。看看内部佛堂的布置。

文章图片7

这座佛堂是按照藏传佛教规则布置的,最前面一排是铸铜五供鼎烛瓶。后面一排木刻贴金花瓶,前后花瓶里插着木刻贴金珊瑚树。再后面是供桌,上面摆着八宝,我们在珍宝馆见过一套金嵌宝石八宝。佛龛里没有佛像,这个佛龛似乎是应该挂佛像唐卡的。梁上挂着织锦经幡,多有褪色。

咸若馆南面是前面所说的明万历帝亲娘李太后建的临溪亭。

文章图片8

临溪亭是一座三开间的方亭,四面明间开门,门窗都是简单的斜方格棂花。稍间的槛墙贴琉璃砖,有岔角和盒子刻花,非常华丽。上面是斗拱抬梁,黄色琉璃瓦蓝剪边单檐四角攒尖顶,琉璃承露盘鎏金宝珠脊刹。亭子建在一座莲花池上,池边有一圈汉白玉扶手栏杆。

文章图片9

进去看看。

文章图片10

上面是海墁天花,牡丹彩绘平棋,彩绘斗八蟠龙平面藻井。慈宁宫花园是个隐秘的地方,而且很有情调,颇有招花引蝶的功效。间或就会出现一位美女走到门边站在那里,把团扇如弊履般弃之于地。原来是那边有一位摄影师趴在水池栏杆上,是在给她拍摄私人影集中的第N张图片。

文章图片11

除了有成年美女来此拍古照,也有未成年美女。

文章图片12

临溪亭这里是美女专场,俊男们都要退避三舍。这三舍是哪儿?就是墙根下。

文章图片13

临溪亭周围有山石树木,一片清凉。亭子南边是一座花池,种的是芍药。

文章图片14

花池两端过去也是各有一座亭子的,东边是翠芳亭,西边是绿云亭。这两座亭子南侧墙根还各有一座井亭,引出水在地面小水渠中行走,流入临溪亭水池。翠芳亭、绿云亭和那两座井亭现在都已无存。取代的是,在东西两边院墙下成立了两座侧殿,各自面阔五间进深一间。看看西侧殿。殿内展览的是一些皇家金丝楠木家具,兼卖点小玩意儿。

文章图片15

临溪亭北和南花池对应处还有一座北花池,这儿种的是牡丹。一到季节就会开花,供退役的后妃们欣赏。慈宁宫广种牡丹芍药,连屋里的天花上都是牡丹芍药彩绘。这可能是因为牡丹花朵大,雍容华贵,历来有国色天香之称。由此算是对先朝皇后贵妃的赞美,说明这里是牡丹花园,有退役后的国色天香。除此之外,广种牡丹是不是还有另外的原因?

文章图片16

慈宁宫花园正殿咸若馆有东西配殿,东配殿是宝相楼,西配殿是吉云楼,两座楼形制差不多。看看东侧的宝相楼,面阔七间的二层楼,正面上下有檐廊。这是前面在宁寿宫一篇说到梵华楼时提到的六品佛楼,不过这座宝相楼里的佛像和唐卡都流失得差不多了。看不到梵华楼,可以看看这座宝相楼,算是意会吧。

文章图片17

再看看西侧的吉云楼。

文章图片18

吉云楼也是一座佛堂,里面有一万尊佛母像,是那种擦擦佛像。这是宫里唯一的万佛堂,也是藏传佛教唯一的擦擦佛像万佛堂。

宝相楼南有一小院含清斋,对面吉云楼南也有一座小院叫延寿堂。

文章图片19

延寿堂非常小巧,前后二进小院,侧面开一座随墙门。一进院正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前后有檐廊,上面是灰瓦三券勾连搭卷棚硬山顶。这种三券勾连搭屋顶不仅在皇宫里,就是市面上也不常见,侧面看上去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很别致。二进院是卧室,进深只有一间,灰瓦卷棚硬山顶。延寿堂和含清斋是乾隆所建,他把亲娘崇庆皇太后搬到寿康宫之后,本想着如果太后生病的话,他就住延寿堂给娘熬药喝,延寿的意思。若娘薨,老乾打算在含清斋铺草席睡地铺守孝,叫做“苫次”,给娘延天寿的意思。其实老乾并没有真正在这里住过。

慈宁宫花园正殿咸若馆北也是一座楼,叫做慈荫楼。

文章图片20

咸若馆东西配殿吉云楼和宝相楼都是面阔七间,而为了和咸若馆相称,慈荫楼是面阔五间,也是二层楼。咸若馆东西北三面都是黄色琉璃瓦单檐歇山顶的二层楼,它就像是坐在群山环绕中。前面临溪亭下有水池,所以这咸若馆就是坐北朝南,三面环山一面临水,这风水好得一塌糊涂。慈荫楼是一座藏经楼,里面过去藏有藏文《大藏经》。慈宁宫花园里其实就是一座藏传佛寺,有佛殿、六品佛楼、万佛堂和藏经楼。

慈荫楼东梢间是一穿堂门,后面是一小门直通慈宁门广场,门洞里特黑。

文章图片21

门洞里上面是海墁天花,苏式平棋彩绘,还都是牡丹芍药。

看完慈宁宫花园,回到隆宗门广场。从广场西侧顺着永康左门外墙一直往北走到头,右手、也就是东侧是启祥门,这里是西六宫内西一横巷西端。西六宫外和东路并不完全对称,这是清代改造的结果,特别是乾隆年间。

文章图片22

往东走进启祥门内是西六宫一横巷,前面就是太极殿。向后转身对着启祥门往西走到头就是寿康宫后面的寿安宫。寿安宫在明初叫咸熙宫,嘉靖年间重修后称咸安宫。咸安宫也是明代前朝妃嫔住所,隆庆年间,嘉靖帝的陈雍妃住在这里。但也有例外,天启年间,明熹宗朱由校的奶妈客氏曾在此居住。按说,客氏应该住在西二所,但朱由校破例让她住了咸安宫,还把她嫁给魏忠贤。魏忠贤和客氏分工,客氏负责破坏内宫诸妃,致使朱由校无子,最后传位给弟弟崇祯帝朱由检。客氏在咸安宫一直住到明熹宗薨,搬出宫后被崇祯抓回来在洗衣房鞭笞而死。

清初时期,咸安宫弃之无用。康熙年间,胤礽两次被废太子时都在此软禁,直到雍正二年在此去世。雍正来了之后,在咸安宫办官学,就是皇家子弟大学。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为给崇庆皇太后办六十大寿庆典,官学被迁走,咸安宫重修后改称寿安宫。乾隆在寿安宫前殿春禧殿背后搭了一座临时的三层戏台,皇上和太后坐在后殿寿安宫正殿里看戏。过了十年,乾隆又要给娘过七十大寿,临时戏台肯定不堪用了,盖起了永久的三层大戏楼。这座大戏楼应该和宁寿宫畅音阁差不多,早于畅音阁。庆寿大典时,乾隆一早就在鼓乐声中坐着轿子来到寿安宫等太后,太后到达后鼓乐才停,俩人开始吃油条喝豆浆。随后就是所谓的九九大庆套路戏码,九、十点钟有窝头之类的点心。下午二、三点钟就开始开晚饭了,一直吃到四点收桌,这回有酒佐餐,餐饮期间都有大戏伺候。如今各大公司年会的时候边吃边演节目就是从老乾这儿学来的,请不起戏班就员工自己上台唱歌跳舞。宴毕,大臣从旁门左道先退,老乾率王公们送太后至寿安门口。之后老乾乘轿回家,见老乾走远,余下的王公们便一哄而散。

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乾隆去世后,嘉庆帝把寿安宫三层大戏楼拆除,全国调控娱乐,少演戏少唱曲儿。现在寿安宫里是嘉庆年间拆除戏楼后,扮戏楼改建的坐南朝北五间大殿。嘉庆崩后,道光帝安排嘉庆的如贵妃在寿安宫居住,这里也成为前朝妃嫔的养老院。咸丰朝时如贵妃搬去寿康宫居住,道光帝的佳嫔等一众嫔和贵人被安顿在这里,光绪十六年最后一位去世的是佳嫔。同治帝大婚后,慈安和慈禧太后都要搬回原来居住的钟粹宫和长春宫。据说在钟粹宫和长春宫重新装修期间,慈安太后曾在寿安宫稍息,慈禧太后曾在寿康宫稍息。现在的寿安宫是故宫博物馆的图书馆,不对游客开放,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腾退修复再开放。

寿安宫东墙外和东路的东筒子长街相对应的位置有一南北向夹道,顺着夹道往北走就可以走到寿安宫后面的一座寺庙。这座皇宫内的寺不叫寺,它是2011年大修过的英华殿。那为什么说它是寺?宫内有很多拜佛的地方,大小佛堂不止一处,连坤宁宫里都有祭萨满的地方。可是只有英华殿这里是有山门的,所以它是寺。虽然有山门,但还是不能设钟鼓楼,设了也没用,皇上不让击鼓撞钟。进了山门前面有一座英华门,门殿里没有天王像,所以不能叫天王殿。进了英华门有月台直通后面面阔五间进深三间的正殿英华殿,月台甬道半路上有一座乾隆碑亭。甬道上有乾隆碑亭这种东东,可以脑补一下雍和宫内雍和门后甬道上的乾隆碑亭。英华殿上面是黄色琉璃瓦单檐庑殿顶,这在外朝西路还是挺特殊的。

英华殿在明代叫隆禧殿,当时就是皇家寺庙,里面供的是藏传佛教样式的佛像,俗称“西番佛像”。元代萨迦派五代祖师八思巴被忽必烈尊为国师,藏传佛教开始在内陆广为流传。到明初朱棣时期,正是宗喀巴创立藏传佛教格鲁派初期,宗喀巴已经和明中央有了紧密联系。明朝的宗教政策虽然是以儒为主,释道为辅,但并不排斥释道,而且对藏传佛教也是开放的。朱棣就曾招哈立麻喇嘛进京,尊为国师。所以,如果说朱棣在英华殿里供奉西番佛像,应该也是可能的。后来的清代,更是尊崇藏传佛教,英华殿的西番佛像保留下去也就没有问题。不过,英华殿现在不开放,也不让我进去,对那里的佛像也没有深究。

明代最著名的神迹是万历帝的娘李太后号称九莲菩萨化身,万历帝大婚后,李太后退出乾清宫,搬进慈宁宫。此后,她便把拜佛做为己任,生命不息,拜佛不止。李太后在慈宁宫花园建了那座临溪亭,让亭子下面的水池开出九朵莲花。她还在这座英华殿前一边种了一棵树,一共二棵,她说那是九莲菩提树。李太后是宫女出身,她对佛有最朴素的理解,那座水池和这二棵树就是她对“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的感悟吧?菩提树是榕树的一种,喜欢生长在热带,尼泊尔有野生的。在中国华南能活,但不能野生,只能人工栽培。长江以北即使人工栽,也培不活。早年尼赫鲁访华曾送给毛主席从引导释迦牟尼觉悟的那棵菩提树培育的一棵树苗,后来种在北京植物所,据说活了,不知道是不是在温室里。英华殿的这二棵菩提树经测试,是一种椴树,叫做糠椴。糠椴树有一个昵称叫做“菩提树”,中国北方通常在寺庙中种它。所以,英华殿里的二棵九莲菩提树就一直被传唱下来,连后来的乾隆都说这就是菩提树,到清代已经繁衍出七棵。英华殿以这二棵菩提树闻名于宫内宫外,让后宫驻扎的那些前朝后妃们的晚年得到了一些心里慰籍。

从启祥门往西走是启祥门夹道,走到头是寿安宫,半路还有三座琉璃随墙门,那是春华门,明代时叫凝华门。

文章图片23

你在春华门外宫墙上可以看到有一片是露砖的。明皇宫时期的城墙是不抹灰的,直接露砖。这里看见的墙不是城墙,是叫宫墙,宫墙是外面抹灰刷红的。为了让抹灰持久,还有钉麻刀的。墙头上是琉璃砖叠涩出檐,覆琉璃瓦做成墙帽,上面有墙脊,脊端安装脊兽。这一段露砖似乎是成心铲掉了抹灰,给你看里面的瓤子。

这个路口有卫兵把守,不让我过去,只能远望一眼春华门。要是能过去,就可以进春华门去看皇宫内最大的佛堂雨花阁,那是故宫西路上最高的建筑。站在太极殿院内,可以看见雨花阁屋顶一角。站在太和殿西北角可以看见雨花阁的上层,还可以看见北海白塔。

文章图片24

远观雨花阁屋顶,非常奇特,让我想起香山昭庙清净法智殿和雍和宫法轮殿的屋顶。雨花阁这种屋顶叫做金顶,它不是琉璃瓦,而是铜瓦鎏金,所有的构件都是铜鎏金。最高等级藏式寺庙、殿堂都是这种金顶,比如拉萨的布达拉宫。

为了便于管理蒙藏地区,清帝推崇藏传佛教。皇太极给巴周活佛封了一个脑木汗活佛,顺治帝把他封为彻辰国师,康熙朝启用章嘉活佛为国师。按照三世章嘉活佛的建言,乾隆帝要在宫里建一座坛城,就选中了凝华门内这个地方。据说这个地方在明初是朱棣建的道观玄功三大殿,雨花阁这里是前殿,其后有中殿宝华殿和后殿玄极宝殿。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年)雨花阁落成,这是一座三层阁,三开间方形,前面有抱厦,四面有檐廊,抱厦是卷棚歇山顶。雨花阁下面二层是琉璃瓦,一、二层之间还有一个暗层。三层是四角攒尖顶阁楼,藏式宝顶,清式覆钵藏塔脊刹。算上暗层,这座雨花阁实际上是四层。屋顶四条垂脊上有鎏金行龙骑脊,檐角也有飞龙。雨花阁内的布置遵照藏传佛教密宗修行的四部法,一层是事部智行层,里面中间供着铜镀金释迦牟尼佛像,两边是事部主佛无量寿佛像。佛龛后有著名的三座紫檀重檐木亭罩着的掐金丝珐琅坛城。这三座坛城是世上仅有的掐丝珐琅造,绝世宝物,连西藏都没有。暗层是行部德行层,供了九尊铜镀金佛像,中间是宏光显耀菩提佛,两边有佛母和金刚。三层是瑜伽部五尊铜镀金佛像,主佛是大日如来佛。第四层阁楼是无上瑜伽部,供三尊青铜鎏金欢喜佛像。当年,有章嘉活佛参加策划、审查设计、监督建造,因此这座雨花阁是完全符合藏传佛教格鲁派教义的。它最初的动议是仿造西藏一座托林寺坛城殿,现在的托林寺年久毁坏已不完整,所以这座雨花阁是目前国内藏传密宗最完整的四部佛殿。这座雨花阁佛堂没有和尚住持,也不许外人进入,只是乾隆本人礼佛的私人佛堂。你别看这老乾又是藏传又是汉传、大乘小乘、天皇神祇、孔孟程朱各路佛神圣人都拜,可没人知道他心中到底信仰什么。

雨花阁后院正殿是宝华殿,也是一座藏传佛教佛堂。宝华殿规模不大,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前后明间开门穿堂,稍间槛墙槛窗,后有抱厦,上面是黄色琉璃瓦单檐歇山顶。没有月台,殿前两边有经幡柱,门前有香炉。这应该是明代遗存下来的那座宝华殿,明代寺庙常有正殿背后有抱厦的,比如北京智化寺的正殿。据内宫记载,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曾经重修过这座宝华殿。宝华殿后有甬道直通后面的中正殿,两殿之间有一座香云亭。中正殿和香云亭毁于民国年间的一次大火,就剩台基。宝华殿还在,里面供的有佛像和佛像唐卡,都是藏传佛教的,也就是西番佛像。按照明代记载,崇祯年间的中正殿是隆庆年间的隆德殿位置,明初的隆德殿叫做玄极宝殿。这个玄极宝殿和后来的隆德殿是明代皇家三清殿,供奉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神像。

春华门内这座喇嘛寺清代时期定期有活动,也就是法事。咱们俗人找个由子就过个节,连腊月初八都是节。过节就吃饺子,或者月饼元宵之类的甜物。僧人不贪吃,他们找个由子就也过节,一过节就做法事。所以,有清年间雨花阁和中正殿这里就不断有喇嘛搞活动,皇上也来上柱香伍的。无清之后,这里没了活动,荒了。但是这里还有很多好东西,包括记录和实物。这些好东西后来派上了大用场。1995年,根据故宫专家提供的历代中央政府册封班禅的详尽记录和贲巴瓶样式记载,国务院特派专员赴拉萨大昭寺主持金瓶掣签仪式,认定六岁男孩坚赞诺布为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用的贲巴瓶还是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皇上所赐。这个金瓶有二个,一在大昭寺,一在雍和宫。雍和宫的金镶宝石贲巴瓶曾对公众展出。

西六宫和中正殿后面在明代时是和东六宫后乾东五所对称的乾西五所,也是皇子们的住所。太子住在毓庆宫,其他皇子们到处乱住,这些五所、还有南三所都可以住。清代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康熙年间太子胤礽被废,皇上派人把胤礽从东路毓庆宫抓到西路咸安宫去了。自此,清代不再公示太子。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和硕雍亲王家得了一个宝贝儿子,取名弘历。康熙六十年,皇上偶遇弘历这孙子,颇喜,说“这孙子我带回宫里养着玩去了”。雍亲王虽然心有不甘,但知道这是康熙给他的一个信号。果然,第二年雍亲王爆冷登基为帝。雍正登基不久便让弘历住进了毓庆宫,还把弘历的名字写在宣纸上扔到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按说皇子大婚后应该搬到宫外居住,可雍正在弘历大婚时让他和福晋富察氏搬到宫内乾西五所的二所居住,这对弘历是一个暗示。没几年,雍正封弘历为和硕宝亲王,赐二所名“乐善堂”。弘历登基乾隆帝后,乾西五所的二所成了潜龙宫。乾隆不再让别人住这里,以防房客以潜龙自居。还把头、二、三所合并改造成重华宫,做了藩邸纪念馆。“重华”之义取自《尚书·舜典》中“此舜能继尧,重其文德之光华”,这里的“重”应该念作“看重”的重,但通常大家把它念作“重叠”的重。因为此宫暗含乾隆有舜之功,乾隆便不敢在其落成时开笔撰记,直到登基四十八年后才斗胆写下《重华宫记》,实为“重华协帝,岂易言哉”。

顺着西六宫中间的西二长街往北走到头是百子门,出了百子门是一条东西向横街,向右一转头就可以看见重华宫的重华门。

文章图片25

重华宫按原制三进院,前院正殿崇敬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黄色琉璃瓦单檐歇山顶。崇敬殿算是重华宫的礼殿,弘历被封宝亲王时题了一匾“乐善堂”,据说现在还挂此殿内。二进院正殿重华宫,面阔五间进深一间,黄色琉璃瓦单檐硬山顶,东西有配殿。重华宫是弘历的寝殿,东暖阁是起居室,西暖阁是卧室,也是弘历大婚的新房。三进院正殿是翠云馆,面阔五间进深一间,黄色琉璃瓦单檐硬山顶。这是弘历的活动室,在东暖阁读书看报学文化,里面挂着“长春书屋”匾。雍正十一年,皇上赐号弘历“长春居士”,长春是当时圆明园内弘历住的长春仙馆。登基后,乾隆在其居住的地方到处都建一处书屋,多用“长春书屋”命名。第一座长春书屋是在养心殿,匾也是乾隆元年所题。乾隆学《红楼梦》结海棠诗社,每到大年初一便招集朝内大学士、翰林等人在重华宫联诗。重华宫联诗成为清宫过年节目之一,一直到咸丰时期才渐止。

富察皇后去世后,乾隆一直保留她生前住的长春宫,按照原样摆放,不许其它妃嫔住。而重华宫则保留了弘历大婚新房,包括富察皇后装嫁妆的妆奁大柜。乾隆帝每年除夕要去长春宫祭奠皇后。退休后,乾隆帝把长春宫里富察皇后的生前用品又都搬到重华宫,每年除夕改到这里祭奠皇后。

乾隆改造二所的时候,把乾西五所的头所也给占了,就是二所东边的三进院。头所改造后叫做漱芳斋,把前殿改成坐南朝北的戏台,漱芳斋东侧墙上有门通往御花园。漱芳斋后殿内还建了一个小戏台,漱芳斋戏台群是皇宫里最早的戏台。重华宫不仅占了头所,还占了三所,三所被改成重华宫厨房。现在重华宫也不开放,估计是怕游客看见乾隆和富察皇后要好,吃了狗粮回家二口子打架。

这个乾隆帝潜龙宫到了清末居然有房客住进来。据说光绪年间,同治帝的瑨嫔曾住在重华宫,叫瑨太妃,她还在东暖阁里炮制药丸子送人。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废除清宫优待条件,赶溥仪出宫。同治帝的瑜妃当时也还住在宫里,叫瑜太妃。瑨太妃和瑜太妃此时才搬出皇宫,住进恭亲王女儿荣寿公主家。两太妃去的时候,不知道荣寿公主是刚刚西飞还是没几天就西飞了。两太妃搬走没几天,溥仪也被冯玉祥派人从养心殿揪了出来,押解出宫搬到醇王府投靠亲爹去了。

在重华宫门前往西看,夹道的门锁着,越过墙头可以看见西边院子里一座亭子的四角攒尖顶。

文章图片26

那座院子是建福宫和建福宫花园。顺着重华宫往西原来应该是乾西五所的四所和五所,也就是说建福宫占了四所和五所。兴建建福宫的工程含二步,第一步是在乾隆六年将四所、五所挪盖到东厂边。明代的东厂是在东华门外北侧,那就是说把四所、五所搬到皇宫外去了。乾西五所都给改造了,其实乾东西五所很可能不止这次改造。据考证,明初乾清宫东西两侧是各有七所的,当时的御花园其实只有钦安殿,钦安殿两侧还各有二所是皇子们住的。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钦安殿两侧拆了两所,招来不少老道办理封建迷信事项。后来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老道们被下了大狱,钦安殿两侧盖起了楼台亭阁,宫后苑更舒适惬意。不过,明初是不是有东西七所,其中的两所是怎么没的?没有实据,念还悬着。

建福宫除了占用了乾西四所、五所的地盘,它往南一直占到寿康宫、雨花阁前春华门夹道。当时这里是一“隙地”,就是窄长的空地,这块地对应的东路是内务府库房。明代时期这个隙地上有什么建筑?无据可查了。乾隆七年(公元1742年)修建建福宫,主要是为勤政时忙里偷闲有个散步的去处,而且可以躲到这里让谁都找不到,倦勤时“倒也”之处。

建福宫的南面是建福门,也是随墙琉璃门。建福门是和西六宫的咸福宫门并排的,也就是说建福宫并没有把那个“隙地”完全利用。西六宫有三排院子,建福宫只用了最北面的一座院子的地方。从建福门到隙地最南端的宫墙还有很远,而且那段宫墙上只有一座通往雨花阁的春华门,隙地南端是封闭的。那里有一座小殿,叫做延庆殿,它正好是在太极殿和雨花阁之间,现在不开放,在外面也看不见。顺着南面的宫墙向北就是建福门前夹道,夹道两侧各有一座五间群房,群房之北是面朝南的延庆门,进了延庆门便是延庆殿。延庆殿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前面有檐廊,上面是黄色琉璃瓦单檐卷棚歇山顶,戗脊上有五只脊兽。延庆殿后有广德门,延庆门和广德门之间就算是延庆殿小院。延庆意为延续福祚,南朝梁简文帝有“冯法致安,积善延庆”句。清帝们每到立春,便带众喽啰来此祭春祈福。民间春祭在清明,是祭祖。宫里祭春是祈福。按照周礼,天子四季四祭中“春曰礿(念月)”。管子有“举春祭,塞久祷,以鱼为牲,以糵(念孽)为酒,相召”,办春祭是祝今年丰收的意思。清帝延庆殿春祭主神是谁?没有记载,查无实据。按照周礼,春祭是祀五帝,就是黄帝、颛顼(念专须)、帝喾(念帝酷)、尧、舜。进入延庆殿的正路是从雨花阁东墙上的一座随墙门走到延庆门前,延庆门前东墙上还有一座随墙门通往太极殿。广德门出去的话,正北就是建福门;东墙上是绥祉门,是西六宫二横巷的西端门,进入建福宫的正道,太极殿和长春宫合并时被合并在长春宫内。

进了建福门的一进院正殿是抚辰殿,面阔三间进深二间,绿色琉璃瓦黄剪边单檐卷棚歇山顶,前后有檐廊。抚辰殿后檐廊向后接一圈抄手游廊成为第二进院,抚辰殿后有月台直通二进院正殿建福宫。建福宫就是院子的正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屋顶是斗拱抬梁,黄色琉璃瓦绿剪边单檐卷棚歇山顶,四周有檐廊。明间设宝座,东西次间夹纱隔扇分隔,全都是黑漆描金,相当讲究。西次间是佛堂。

建福宫后就是我们在启祥门夹道越过西面院墙看见的那座亭子,叫做惠风亭,这是第三进院。惠风亭是三开间方亭,上面是重檐四角攒尖顶,紫色琉璃瓦蓝剪边,鎏金覆钵脊刹,四周有一圈汉白玉扶手栏杆。

惠风亭后面有实体院墙了,墙上开了一座一殿一券垂花门,后接一圈抄手游廊就是第四进院。第四进院正殿是静怡轩,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屋顶是斗拱抬梁结构,三卷勾连搭单檐卷棚歇山顶。前后有檐廊,前檐廊接抄手游廊。静怡轩是建福宫的寝殿,意为“意静身则怡”。最初乾隆虽然没说,但有意在崇庆皇太后去世时睡在这座静怡轩守孝,文言叫做“守制”。乾隆四十二年正月,太后在圆明园观灯,卒于弘历年少时所住的长春仙馆。乾隆守孝期间并没有住在这座静怡轩。建福宫建成后,乾隆又在慈宁宫花园内建了二座小院,就是前面提到的含清斋和延寿堂。乾隆在崇庆皇太后去世后曾说“慈宁宫南花园葺朴宇数问,以备慈躬或不豫,为日夜侍奉汤药之所,丁酉正月即以为苫次”。“苫次”也是守孝的意思,更形象化,说是要“居倚庐,寝苫枕块”,就是住破房睡草席枕土块,和卧薪尝胆程度差不多。可能是因为当时崇庆皇太后梓宫从圆明园回宫后是停放在慈宁宫,所以乾隆就要在慈宁宫花园的含清斋守制若干天。此事真发生时,乾隆想去含清斋守制,被大臣们拦在了养心殿,没去成。

按照中国建筑规制,建福宫最后面是应该有一座后罩楼的。乾隆七年开始营建建福宫的时候,并没有规划后罩楼,是最后在乾隆二十二年补上的,就是静怡轩后面的慧曜楼。慧曜楼面阔七间进深一间,上下两层。中式院落最后面一定要是一座楼,说明本院背靠高山,北风来时有此楼罩着本院。要是没有这座后罩楼,那本院主人再牛也没戏,都算是虎落平阳,没好果子吃。后罩楼要想发挥最大风水功力,就必须在里面供佛像,有佛法护持,罩住本院就没有问题。慧曜楼里面就供奉了佛像,它就是一座佛堂。这样的佛堂通常是一层供佛像,二层藏佛经。慧曜楼是像宁寿宫里梵华楼那样的六品佛楼,比梵华楼建得早,因此还算是比较简单的六品佛楼。

依俗,大户人家一定要有后花园。乾隆既然想在这里偷得浮生半日闲,那一定也要建一座花园。建福宫这块地太小了,没法儿在慧曜楼后面再建花园了。乾隆就在静怡轩西侧建花园,这就是很有名的建福宫花园,清宫里四处花园之一:御花园、慈宁宫花园、宁寿宫花园和建福宫花园。建福宫花园的中心建筑是延春阁,从民国老照片上看,延春阁是一层五开间、二层三开间的四方二层楼阁,中间有暗层。一层四周有檐廊,二层四周出平座,上面是四角攒尖顶。延春阁的东、北、西面是一些轩堂斋馆簇拥,南面是叠石假山,栽一些树,一些花,一些草。建福宫花园占地不大,建筑也不多,虽然紧凑,但不拥挤,四时花木衬八样楼台,葺不厌精也。乾隆在建福宫里到处摆放、悬挂着他收罗的各式珍宝,还到处题写匾联诗词,这是他最得意的小院。

乾隆去后,他儿子嘉庆帝把建福宫里的宝贝都攒堆儿装箱封了起来,据说堆满了各殿。其后,建福宫一直空着,没人来住过。清没了之后,溥仪在宫里无政可理,除了学文化也没什么正经事。他就在内廷范围内四处钻营,这就发现建福宫里封存了不少前朝宝物。溥仪便就下令清点造册,他手下那些人已经不能叫太监了,但又不是正规民工,我就把他们叫宦工。宦工们清点到一半,发现这些宝贝非常漂亮不说,还轻便易搬动。1923年的一个仲夏夜,建福宫花园着了一把火,花园全毁,捎带着还烧光了东边的静怡轩和西边界壁儿的中正殿和香云亭。这一下,所有的宝贝都没了,连造了一半的册也没了。随后,参与清点宝贝的那些宦工渐次、分别辞职回家了。有人发现他们回家以后都找了个女邻居像魏忠贤和客氏那样搭伙过起了日子,据说还都置了房子置了地。1999年,香港一家文保基金会提供了四百万美元,和故宫签了一个协议,重修建福宫花园。重建工程2006年完成,重建后的建福宫永远不再对公众开放,专供接待贵宾和举办内部沙龙使用。据说2018年曾有钢琴家吴牧野在建福宫花园举办加盟索尼音乐的签约仪式。

中国各地都有城隍庙,“城”是城墙;“隍”是护城河。城隍庙里祭祀的是本地的保护神,北京城隍庙里祭祀的神祇是杨继盛,明嘉靖年间著名的谏臣,因上疏揭发严嵩“五奸十大罪”遭诬陷被害。皇宫里起初并没有城隍庙,一直是在现在北京八中旁边的都城隍庙祭城隍,那是元代建立的城隍庙。清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的某一天一早,胤禛不知前晚做了一个什么噩梦,御令在宫内建一座城隍庙。雍正帝不好意思大张旗鼓,结果就在西北角楼下紧贴着城墙建了一座城隍庙,非常偏僻的一个角落,属于八卦中的乾位,主水,内金水河由此进入皇宫。最前面是三间山门,其后是三间庙门。庙门后有甬道直通后面有月台的五间正殿,正殿两侧各有三间配殿。正殿里供奉的是紫禁城城隍之神,每年皇上生日万寿节和秋季的某个吉日,便会得到内务府大臣代表皇上的祭祀,还有荤素佳肴奉上。这里现在不开放,是故宫博物院科研处,里面种了几棵年年开白花的梨树,还有黑枣之流的水果树。

至此,故宫内现在开放能看的都看到了,不能看的差不多也都说到了。除了举着年票进了十次宫,还另外贴现来了二次。2020年的年票因为疫情的原因,经故宫优化以后可以用到2021年4月30日。为了防止我们过度享受优待,武英殿陶瓷馆重新布展后,对公众开放安排在2021年5月1日,我便自掏腰包看了一圈瓶瓶罐罐。其后,又自费看了一次疫情期间没有开放的斋宫,在那里替宫外的集邮爱好者们观了一些故宫主题邮票。

逛故宫是一项很辛苦的事业,从午门进宫,神武门出宫,再加上宫外的步伐,一天下来没个一万多步是不可能走回到家的。走累了的时候,在宫内除了有很多故宫长椅可以休息,每一座殿堂的台阶都可以落座。

文章图片27

我每次进宫游览都是中午在故宫餐厅吃饭,它的牛肉面不错,可是相当贵。对了,上次有一位朋友问我古建的柱子是怎么固定在地上的?我拍了一张故宫专门为释此惑而展示的寿康宫井亭残迹,可以看见柱础下面有孔,柱础中间也有孔,这些孔里可以安装固定销,榫卯结构的一种。

文章图片28

故宫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至今逾六百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于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年),至今近一百年。它从一座灿烂的皇宫到1949年京城老百姓说的“一堆破庙”,见证了中国从强盛到衰败的历史。新中国的故宫博物院从“一堆破庙”到现在的重现辉煌,也见证了中国从积弱积贫站起来、强起来的历史。这座世上最伟大的皇家宫殿和世界文化遗产还将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后面还将贡献本游记连载的补遗,不定期发布。如此留个尾巴全是因为故宫还有一些修复工程尚未竣工,比如非常重要的养心殿和奉先殿。这个养心殿工程旷日持久,看不见头。奉先殿看上去重修得差不多了,仍没有开放,估计是在画内部的梁枋彩绘。其它的,没准儿还会有常年不开放区域修复后重张,比如南薰殿和重华宫。如果故宫进一步腾退宫内办公处所,也可能会修复某些区域放我去参观,比如传心殿。届时再续发新游记,和大家共享所见所得。

谢谢大家不吝赐读。

(连载结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