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驾马车1966 / 我的写作 / 生命的火光——读柯罗连科《火光》

分享

   

生命的火光——读柯罗连科《火光》

2022-01-23  三驾马车1...

生命的火光

——读柯罗连科《火光》

刘向军

生命的小船不只是在漆黑的秋夜,也不只是在秋夜下西伯利亚阴森森的河流上才渴望看到火光。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春天的早晨,当我的生命小船划行在春意萌动的黄土高原上的时候,迎着喷薄而出的明亮的朝阳,我的小船却划行在漆黑的荒原上。我看到了重重山峦背后的火光,我独自划着小船——我是我的船夫,奋力向着火光前行。我愿意用整个春天来划桨……我知道火光很远。

“火光啊……毕竟……毕竟……就在前头!”

我在划行到第一个山头的时候,抹了一把汗,这样自信而热情地大声赞颂着远方的火光。春日躁动的山谷里,我听不到什么回声。

春天一转眼就过去了,我才意识到火光比我想象得更远,而且,曾经明亮的火光,时不时地忽明忽暗,扑朔迷离。我真怕它会熄灭,真怕它在我没有到达之前熄灭。再坚持吧,再加劲划吧,我想,我可以用整个夏天来继续划桨。

可是,一转眼夏天就过去了,连秋天也远去了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可是火光还在很远的前头。漆黑,阴冷,寂寞,疲乏,河道弯曲,暗礁不断。

“还要不要继续前行?”我一边划桨一边嘀咕,“要么就此搁浅?”

我的动作已经没有春天里那般灵活有力了,可是我不忍放弃,因为“火光啊……毕竟……毕竟就在前头”,而在冬夜里划行,比秋夜里划行、比春日里行更需要火光的召唤。

是的,我还得前行。我明白了,火光和坟是同一个终点。奋力地划行生命之舟者,前头就永远有火光——自己点燃的火光。

2022.1.23

【附】

火光

【俄】柯罗连科

很久以前,在一个漆黑的秋天的夜晚,我泛舟在西伯利亚一条阴森森的河上,船到一个转弯处,只见前面黑魆魆的山峰下面,一星火光蓦地一闪……

“好啦,谢天谢地!”我高兴地说,“马上就到过夜的地方啦!”

船夫扭头朝身后的火光望了一眼,又不以为然地划起桨来。

“远着呢!”

我不相信他的话,因为火光冲破朦胧的夜色,明明在那儿闪烁。不过船夫是对的,事实上火光的确还远着呢!……

我们在漆黑如墨的河上又划了很久,一个个峡谷和悬崖迎面驶来,又向后移去,仿佛消失在茫茫的远方,而火光却依然停在前头,闪闪发亮,令人神往——依然是这么近,又依然是那么远……

现在,无论是这条被悬崖峭壁的阴影笼罩的漆黑的河流,还是那一星明亮的火光,都经常浮现在我的脑际。在这以前和在这以后,曾有许多火光,似乎近在咫尺,不止使我一人心驰神往。可是生活之河却仍然在那阴森森的两岸之间流着,而火光也依旧非常遥远,因此必须加劲划桨……

然而,火光啊……毕竟……毕竟就在前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