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2 / 好方 / 顽固失眠,清清热就好了。

分享

   

顽固失眠,清清热就好了。

2022-01-23  在水一方2
24年前巴山夜雨,老郎中借宿茅屋,他告诉我:顽固失眠,清清热就好了。一个“老方”为基础,数十年来加减化裁,其效势如猛虎!
 
九十年代,我曾在重庆一家医院任职十余年,那时身边的人追逐名利,比现在还严重,所以我在那里有些受排挤,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一年夏末,我申请休息一段时间,也是想去巴山,感受 “世外美景”带来的精神洗礼。到了那,才能抛开医院里种种杂事烦扰,懂得什么叫“大气磅礴、气象万千。”
 
可正是因为气象多变,白天我还在山下塘边钓鱼赏景,到了晚上便雨水不断,只能窝在旁边一处茅屋里看看医书。
 
我正要重读《伤寒论》时,突然来了个身穿蓑笠的老者,身后还背着药筐。这一问才知道,他就是当地的郎中,采药回来遇上下雨,只能在这茅屋借宿。
 
我见他虽然满头白发,但是精神状态很好,与我谈论中医用药经验,也是毫不马虎,心中不由得产生敬佩之情。
 
老郎中见我手里拿着《伤寒论》,于是问我:“你可曾熟读里面的白虎汤一方?这可是治顽固失眠的「一只猛虎」!”
 
我心生好奇:“白虎汤,不就是那个清热的方子吗?”
 
白虎汤,这我还是很熟悉的,由四味药组成:石膏、知母、炙甘草、粳米。
 
据仲景先师所述,此方为清热剂。“主气分热盛证。壮热面赤,烦渴引饮,汗出恶热”
 
看似与顽固失眠关系不大啊。
 
但老郎中却笑着说:“很多常见的顽固失眠,都是热证,清清热就好了。”
 
接着,我们畅谈了好几个小时,从他的经验中我能看出,这个白虎汤的方子作为基础,对症加减化裁,的确是很适合顽固失眠的人群。
 
回去没多久,我就接诊了一个顽固失眠的患者。
 
林先生,44岁,严重失眠十多天了,每天晚上闭着眼睛就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下,三个小时左右就会醒来,之后再难入睡。
 
经详细辩证,林先生还伴有如下症状:
1.       浑身发热,喜欢触碰凉的东西;
2.       全身爱出汗,口干口渴,总想喝冷饮;
3.       胸闷,心慌,小便短黄。
 
我看他脸上通红,舌质也是红的,于是施方:脸上发红。
 
生石膏、知母、粳米、甘草、玄参、柏子仁。
 
结果7剂之后,林先生反馈发热烦躁的感觉明显减轻,汗也少了;二诊在原方基础上,减少石膏,去玄参,加入香附、远志、陈皮,不到一个月后,他每天都能轻松入睡,睡够6、7个小时,其他不适消失。
 
其实,这个林先生的情况,就是当初那位老郎中说的,顽固失眠,热证过盛!
 
你看,他口干口渴、浑身发热冒汗,这都是典型的热象。也就是中医所谓阳明气分热盛证的典型表现。
 
你想,人体内有这样的热,燃烧起来,耗伤心神,他怎么可能睡好呢?
 
所以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清热下手。
 
我在这里选择的用药,是根据患者的情况化裁变化的。
 
其中柏子仁是养心助眠的;玄参能够清热滋阴;剩下的几味,正是白虎汤的配伍。
 
这个白虎汤,就是专门用于清热生津的,治疗阳明气分实热证。
 
其中石膏大寒,可以清热;知母也能清热生津。甘草和粳米一起配合,可以固护胃气,使得津液生化有源,同时还能防止石膏寒性伤正。
 
其实今天将这个经验分享出来,不是告诉你只要失眠就能用这方子的。如果你没有热证,不属于阳明气分实热的,都不建议用这个方法。哪怕是阴虚火旺,虽然也有热,但是虚热,也用不得。
 
这里面的关键,在于辩证施方的思路,在于医者怎样结合患者的情况加减化裁,不断调整用方,才能使不同类型的失眠问题,都得到“完美解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