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锜 / 待分类 / 再谈形式逻辑走向概念逻辑的必然性

分享

   

再谈形式逻辑走向概念逻辑的必然性

2022-01-23  叶晓锜

再谈形式逻辑走向概念逻辑的必然性

自亚里士多德创立形式逻辑以来,经后代逻辑学家们的细致研磨,已达到了相当的完善。如,内涵和广延、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归纳法、推论法、范畴、名称、定义、命题、语法、以及逻辑真假值运算等等的思维规则的确立。

    回顾逻辑史,具有世界影响的德国哲学家康德和黑格尔相继对形式逻辑作过评价。

康德认为:逻辑学“从亚里士多德以来已不允许作任何退步了”,“还值得注意的是,它直到今天也不能迈出任何前进的步子,因而从一切表现看,它都似乎已经封闭和完成了”。

“逻辑学的界限是很确切的,它不过是一门要对一切思维的形式规定作详尽的摆明和严格的证明的科学而已”。

黑格尔认为:“对思维的细密研究,将会揭示其规律与规则,而对其规律与规则的知识,我们可以从经验中得来,从这种观点来研究思维的规律,曾构成往常所谓逻辑的内容。亚里士多德就是这门科学的创始人。他把他认为思维所具有的那种力量,都揭示了出来”。

“亚里士多德这种逻辑一直到现在还是大家所公认的逻辑,经过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家们虽有所推衍,却没有增加什么材料,只是在原有材料上更加细致的发挥罢了”。

康德和黑格尔在肯定形式逻辑成就中,亦对形式逻辑作了批判,认为形式逻辑的思维规则总体是经验外在的,缺乏思维意识自身内在的必然生成。

对于康德而言,他并不满足于形式逻辑的经验性,而以他的批判哲学的先验体系,提出了一种先验逻辑,即纯粹先验的知性判断逻辑和纯粹先验的理性推论逻辑。

黑格尔不满意形式逻辑的外在性和“非此即彼”的知性局限,以概念为先天的内在立足,提出了一种概念为本的逻辑学说,一是认为概念是一切事物规定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二是认为概念以其自身矛盾性质的辩证规定,显现了总体的世界精神的推进原则和创造原则。

然而,无论康德的先验逻辑还是黑格尔的概念为本逻辑都是有重大缺陷的。

康德的先验逻辑实际上并没有离开形式逻辑的窠臼,只是把经验的解说换成了先验的解说,只要仔细比较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和亚里斯多德的《工具论》,就可以感到,康德先验逻辑中使用的范畴、质、量、关系、属,判断和推论的全称、特称、单称与三段论等等,其实都是源自形式逻辑的。

黑格尔概念为本的逻辑,则以先于一切的概念为立足,把概念自身矛盾性质辩证规定的推进原则和创造原则,归结为世界精神的能动,无论精神史、自然史、社会史等等组成的世界总体都是概念的推动和创造。于是,黑格尔概念为本的逻辑学把逻辑学的轨道完全扳向了一种世界精神的辩证法,把古希腊思辨的辩证法,提升到了历史创造的辩证法,失去了把逻辑学导向人类智能的逻辑机制的探讨和揭示。

    为何逻辑学应走向概念逻辑的更高发展呢?

    第一,尽管形式逻辑对思维规则的确立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具有它的实效性,但形式逻辑确立的思维规则,并不能进入人类智能的逻辑机制的揭示和阐明。也就是说,形式逻辑并不能为我们揭示和阐明人类智能的逻辑机制和这种逻辑机制的发生原理,如:

1、形式逻辑没有关切到人脑中的符号指称是怎样发生的,即语言的符号指称和制图的符号指称,是怎样在人类意识结构中发生的,以及符号和概念的渊源关系;

2形式逻辑没有关切到概念是一种怎样的构造,概念的生成、使用和建构在人脑生成了一种怎样的意识方式,以及在人脑中组建了一种怎样的意识结构;

3形式逻辑没有关切到概念是一种怎样的建构运动,这样的建构运动是如何通过直观到抽象、抽象之抽象和抽象与经验统一的主干建构,在人类意识结构中生成语言、制图、认识、自我、思维、虚构、创造的概念智能的。

凡此种种,我们在形式逻辑中都是得不到揭示和阐明的。当然这并不是形式逻辑的过错和应承担的职责,但这无疑表明了形式逻辑绝不是逻辑学的终止,我们不能要求形式逻辑成为一种包含一切可能的逻辑完成形式。

第二,当代计算机电脑智能的发展要求破解人类的智能,实现人脑智能的电脑化,为“人机接口”的实现提供现实的可能,这就必然要求逻辑学的发展要有新的突破和原创。

人脑智能是建立在概念基础上的。对于概念,中外传统见解往往把概念视为认识或逻辑所使用的材料,这样的传统见解是非常需要转变的。传统见解把概念作为认识或逻辑所使用的材料,当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传统见解完全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即概念的本身是什么?概念是怎样在我们的头脑中发生的?它是一种怎样的实在构造?为何概念带来了我们的认识和思维?从概念生成和概念建构的自身关系上勘察、思考和把握,那么概念就不再仅仅是认识或逻辑所使用的材料。逻辑学的发展必须更深地懂得,概念既是认识和逻辑使用的材料,更是认识和逻辑的生成之本,没有概念我们的头脑既不会有认识也不会有逻辑。对此,康德说,知性凭借概念获得思维的认识;黑格尔说,事物之所以为事物,在于内在于事物中的概念活动。

概念源于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这种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在主客之间的意识活动中,通过指称和对象的联结,赋予了一切对象“叫什么”的名称指称和“是什么”的定义指称,以这样的名称指称和定义指称的符号化抽象构造,把一切感性表象的对象转化为符号指称的事物,这样的转化在人脑中带来了表象到概念,对象到事物的意识活动,在我们的头脑中塑造了一种不同于感性表象的概念建构意识。通俗地说,当我们头脑凭借概念来认识、想象、思考、虚构和实践时,这样的凭借概念的认识、想象、思考、虚构和实践不正是在我们的头脑中实在地塑造了一种意识方式吗。由此,概念既是认识和逻辑所使用的材料,更是在我们的头脑中塑造了一种以概念为本的意识方式和逻辑机制。

许多中外读本和视频的科普,普遍宣示了人类智能在生物世界中的独一无二,地球上没有一个物种具有人类的智能。那么,人类智能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智能呢。

当我们的智慧和视野转向地球生命意识方式的生物进化和文化演化的塑造,转向人类意识结构是两种不同意识方式的聚合和联结,转向符号指称抽象的概念建构意识的由来,就会必然发现,人类的智能实际上就是概念智能,这种概念智能通过符号指称的概念生成,直观到抽象、抽象之抽象、抽象和经验统一的主干概念建构,生成了人类的概念智能,并在人类意识结构中生成概念智能所内在的逻辑机制。

第三,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与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有没有相通的可能呢?这是哲学和科学都十分关心的。需要指明的是:

1、人脑概念逻辑使用的是语言符号指称和制图符号指称,电脑程序逻辑使用的是01的二进制数码符号指称,两者都是建立在符号化运作的基础上的。

2、语言符号和制图符号可以和数码符号进行互换,即既可把语言符号和制图符号变换为数码符号,亦可把数码符号还原为语言符号和制图符号。

3、电脑数码信息处理的逻辑原理是,以有限集合的数码程序逻辑对无限集合的数码信息输入进行对应关系的运算处理和输出。电脑的各种简单的和复杂的程序逻辑,实际上都是人脑外置形态的概念建构。

由此,人类智能和电脑智能在符号化运作和逻辑建构上是有相通的内在基础的。当然,要实现人类智能的电脑化所面对的困难是重重的,主要是:

1、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通过自我意识的概念建构,联结主干概念建构和生态概念建构,生成自我统觉,这是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现在所不具有的。

2、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可以通过符号指称生成概念,以概念的生成和使用在人脑中生成一种概念建构意识的加入;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现在则不能。

3、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能以概念为材料,进行抽象之抽象的概念虚构的思维活动;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现在则不能进行抽象之抽象的概念虚构的思维活动。

4、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能以概念虚构的制导,生成概念虚构反馈经验实证的实践创造,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现在则不能进行概念虚构制导的反馈经验实证的实践创造。

因此,电脑智能要实现人脑智能的自我意识、概念制作和概念建构,就需要把人脑智能的概念逻辑,转变为电脑智能的程序逻辑。完成这样的任务在今天已需要哲学和科学的协同:

一是需要逻辑学的哲学创新,展开人类智能概念逻辑机制的探究和揭示,创立概念逻辑的基础理论;

二是需要在电脑的程序逻辑编程上进行创新,包括概念逻辑模态的芯片制造和程序逻辑编程,自我意识模态的程序逻辑网络,对人脑中的概念建构意识活动的神经信息识别,科学实验的验证和新技术的发现发明等等。

总之,时代知识的汇集要求哲学和科学的更紧密协同,这样的协同将带来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机制揭示和在电脑中的程序逻辑化的实现,使电脑拥有人类智能的概念逻辑机制,迎接人们梦寐的“人机接口”时代的到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