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作家图书馆 / 待分类 / “皇家老藤庄园杯”文学作品擂台赛暨《创...

分享

   

“皇家老藤庄园杯”文学作品擂台赛暨《创刊六周年专号》作品大展:蒂衬真真

2022-01-24  世界作家...

水的岸边,有忧伤无尽的洁白相思(外二首)
蒂衬真真

 

夕阳已近黄昏,石头城,你美丽的忧郁
掩映脂粉红唇的女儿,醉卧琼阁
依偎梦的心口,十二金钗气吐兰馨已近薄命时分
石头剪刀布的猜忌,已玉碎黄粱

 

红颜悲情,或者随梦呓的青春融入空幻
灯笼,胭脂,娇红,秦淮河水浸泡的化骨朵儿
在遥远的夜空守望姐妹曼舞笙歌,传说
如水的日子不能凋谢在云的翅膀和篝火近旁

 

荒芜的响箭,嘀鸣已带走岁月的早春和暮秋
我看见焰火,是年青鼻翼扇扬的激动
在紫金和大江凝望的视野揉合迷离风骚
于是,我沿着最脆弱的情感,攀援爱恋之树

 

我多么渴望聆听她雪夜的情歌,和探戈的步音
多么渴望闻到她花开夜半的香馨,花蕊流蜜
温柔如果能凝固,会是她鼓涨的胸乳和滑腻的肌肤
我将微笑和刚涌出的泪洒落在她骄傲的胴体

 

倾尽诗情,书写玄武湖的月影在树下的心气
我找来最年轻的鼓手,喝饮黑色的酒,吻圣洁的唇
敲击秦淮河暮鼓晨钟,江南水乡的灯火夜幕与迷幻眼神
演绎心灵深处的一曲情殇,哀怨地望着别我而去的人

 

夕照亭立的辉芒,忧郁的光影拉长泪花心境
我翻越思念的山,跋涉渴望的河,在太阳升起的岸边
让梦举起她飘逸花裙,舞动粉色天空
让她的心陶醉鲜红艳阳,圣灵红云覆盖脂粉玉体

 

我在水的岸边,怀揣洁白的相思,记念忧郁的少女
拜谒诚厚的紫金,石头牵挂杏色的梦,如愫如情

西湖,风月拂过浮动的云

 

这里,风花不说,尽由岁月欢歌
柳条挂满雪月流放的西湖
摇动的影,温馨地浪漫,
比水更清净的是放进湖水洗过的心情

 

日头高照,雪在月夜里发光
花,朝阳怒放,冬日之晨,风不吹落花
弦歌的乐手架好乐谱,凝望晴空放歌
阳光走下记忆的神坛,看西湖尽是信徒

 

把自己的脸贴近垂柳,任凭她抚摸
如果还记得她的呢喃,血液流放的声息
一定是她垂下眼睑的睫毛划过的声波
纯真不尽的时刻,柔软的细腻让荒芜吐露满目生机

 

我把手放进湖水,任凭她揉搓
如果还记得她的体温,呼吸的急促节律
一定是她抬望妩媚的眨巴眨巴的眼神
在美丽的时刻,丰满的挑逗赛过炙热的唇吻

 

奢侈阳光,湖柳摇曳,心灵游荡,在西湖
无穷尽的风月,拂过从前没有过的今天浮动的云

 

礁石和浪

 

礁石顶住浪的冲刷
浪不惧礁石挺立于崖

 

在大海无边的华丽家族,我
观赏浪与礁石,忽略浪花

 

如果大海有情,可以把礁石移开
让浪平伏,匍匐在滩头甜美地沉睡

 

如果大海有意,可以叫浪后退
让疲惫的礁石卸下金甲铁衣

 

我站在岸的树荫下,看大海不再喘气
我扭头归程,没有回首留意,走了

 

途中巧遇美少女,她提着海水养殖的花蕾
轻轻地轻轻地浅笑,就象拎着浪和礁石的新衣

 

我搬块岩石扔进海,没有浪
我扔进的石块沉闷如烟,微弱如尘

 

火带着风站在海崖高喊,礁石,浪
你们头顶是我们燃烧的天空

 

天空里没有鬼神,魔怪,我们奔跑
我们呼号,我们大叫,我们燃烧灵魂

 

礁石和浪,在燃烧的灵魂中站立于海

 

作者简介:
蒂衬真真,自由撰稿人。湖北人居广州。于30多家核心期刊杂志和20多个国际会议与期刊发表文字160余万字。近几年,作品有诗集13部,长诗集2部,万行长诗1部。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