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缘艺志 / 待分类 / 创艺者|恐怖美学下的非人类宇宙,生态恐怖...

分享

   

创艺者|恐怖美学下的非人类宇宙,生态恐怖画师Lucas Korte的混乱与永恒

2022-01-25  眼缘艺志

噩梦般的黑亮形体,那无定型的身躯散发出恶臭,向前蠕动着、流淌着……一团无定形的原生质肿泡,闪耀着隐隐约约的微光,上万只放出绿光的、脓液似的眼睛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又分解……在已经由它和同类们清理得不留一粒灰尘、闪着邪异反光的地面上蜿蜒爬过。耳边又响起了那骇人的、嘲讽似的叫声:Tekeli-li! Tekeli-li!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疯狂山脉》

从翻腾的、洛夫克拉夫特式的黑暗最深处,爬行着脓汁四溢的恐怖实体。它们以可怕的方式扩散着混乱与腐烂,在极具破坏性的黏液中吹响了觉醒的号角……

大学教授的硬核金属

卢卡斯·科尔特(Lucas Korte)是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的专业插画家、艺术家和教育家。他拥有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生物科学学士学位以及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美术硕士学位,并以客座教授的身份在圣母大学教授绘画长达七年。

然而,你可能想不到的是,他不但是硬核金属乐队Infected Religion中的一员,也是当今全球诸多摇滚乐队的首席美学顾问,Fetid Zombie、Universally Estranged、Stench Collector等乐队的多张唱片封面都是他的杰作。在地下音乐的世界里,人们更愿意称他为Shoggoth Kinetics(中文译名:修格斯动力学。修格斯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的一种生物)。

在大学教授与硬核金属之间,卢卡斯找到了最佳的契合点。他时常会在班级中展示他的作品,也愿意让他的学生尽可能多地接触到各种具有挑战性的艺术形式。尽管这些作品极为小众,且与大学校园中的流行文化相去甚远,但在卢卡斯的教学理念里,艺术不应是循规蹈矩的思想泥潭,活跃的好奇心才是创作的灵感源泉。

学生们进入我的课堂时,通常对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可以接受的形式有着非常狭隘的认识。我喜欢向他们展示超出他们认知范围的作品,看着他们的瞳孔变大,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形成他们独立的审美思想。

——卢卡斯·科尔特(Lucas Korte)

致敬洛夫克拉夫特,致敬宇宙非人文主义

从小喜欢画怪物并迷上了摇滚唱片的封面插图、2000年开始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为硬核摇滚绘制插画、30多岁重新回到艺术学校进修——在卢卡斯的童年及职业生涯的早期,他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而自从开始阅读洛夫克拉夫特的恐怖科幻小说、并逐步与多支金属乐队展开合作之后,卢卡斯的艺术创作开始显现出一种令其愉悦的节奏感,彼时,他也明显地感觉到一种可以让他全心投入的生活正在拥抱他。

洛夫克拉夫特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将自然视为与人类经验格格不入的思想家。这意味着在他的宇宙学中,人类关于宇宙的传统哲学或精神观念最终会成为一个更奇怪、更难以理解的现实的肤浅投射。

——卢卡斯·科尔特(Lucas Korte)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洛夫克拉夫特的外星宇宙学是一个与人类宇宙观极为不相恰的体系,它完全独立于人类思想,而人类在其中的视野也是极其有限的。以此为基础,洛夫克拉夫特创造了一个美学上让人侧目的非人类宇宙或非人类自然。而当卢卡斯第一次阅读他的作品时,其引人入胜的虚构宇宙也真正成为了让他的艺术灵感澎湃流淌的强大原动力。

相较于洛夫克拉夫特的宇宙悲观主义,实际上,我对他的宇宙非人文主义更感兴趣。作为一位作家,其作品所营造的强烈视觉感对于任何想要绘制怪物和外星神灵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卢卡斯·科尔特(Lucas Korte)

生态恐怖背后的永恒混合

得益于生物学的专业背景,卢卡斯的创作兴趣聚焦于“宇宙与生命更怪异、更晦涩的一面”,并倾向于将他所创作的一切都视为一种生态恐怖。以“物质交换、能量交换”的生物学观念为基点,卢卡斯试图在他的作品中诠释这样一个潜在理念:事物之间的界限是任意流动的,找到合适的隐喻来探索这个宇宙,使用恐怖美学的视觉语言来拥抱这个宇宙,即使黏稠、即使污浊,也仍然可以令人着迷。

在攻读美术硕士期间,卢卡斯接触到了思辨唯实论(speculative realism)与新唯物主义(New Materialism)。前者试图从非人类的角度来理解宇宙,以寻求摆脱人类中心主义的方法;而后者则主张以物质的形式思考一切,以消除人们对宇宙进行分类的等级制度。

两种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卢卡斯的创作,也在很多方面重塑着他对于宇宙与艺术的看法。整合这些创念,在金属音乐的加持下,恐怖、腐烂以及混乱也同样能够生成非凡的图像。

卢卡斯·科尔特(Lucas Korte)

恐怖可能会让我们习惯于它所反映的表象,但更有可能让我们产生探索真相的勇气。在生态恐怖的情况下,人类是更大生态网络的临时部分。我们终将腐烂,并将我们的物质性归还给宇宙。没有真正的纯净,只有混合、无限连续的混合……

——卢卡斯·科尔特(Lucas Korte)

眼缘艺志 第874篇献给生活的艺术礼物。
文字撰写:眼缘艺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