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野之家 / 旅游 / 逛咸阳桥

分享

   

逛咸阳桥

2022-01-26  闲野之家

以下文章来源于壮美昭陵

逛咸阳桥

/曹文宗

      近日来,西安疫情肆虐,封城封路又封村,让人们戴上口罩宅在家里。除了吃了睡,睡了吃,就是个看手机,听新闻。把头都能睡扁,把眼都能看红。为了保护眼睛,不由得闭目养神,继而往事悠悠。想起了爷爷的爷爷留传下来的“逛咸阳桥”。原来,咸阳渭河上没有桥,朝廷为了在渭河上建桥,还有一段传说,等到咸阳桥建好以后,人们为了看个稀奇,不辞辛苦,都去“逛咸阳桥”。

我的爷爷们正是怀着这种好奇的心,高兴地背着干粮,也就是锅盔馍或者蒸馍,因为那时候没有食堂,也没有自行车,更谈不上坐汽车。所以,爷爷们就半夜三更的起来,凭着:“拾壹”号汽车,就一步一步的向咸阳走去。

图片

      回来后老人们就感概万千:看景不如听景,不就是个桥吗?还有人说:这个挢虽然沒有古代的“赵州桥”、“泸定桥”和“铁锁桥”那么雄伟壮观。但却同样可以挺起脊梁,让车马践踏而过。它虽然粗糙,但却同样是“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终于结束了咸阳千古渭河用船渡的落后行踪。

     那么这座桥究竟是怎样建起来的呢?听老人们讲:当时的衙门为了修建此桥,在关中道八百里秦川,到处张贴公文:“咸阳收碌碡,每斤一万元”。(因为当时人们把一分钱叫一百元,一毛钱称为一千元,一块钱称为一万元)百姓们认为划算。于是就把自己家里不用的旧碌碡,驴拉马载的拉到了咸阳谓河渡口处。

图片

     当谓河渡口两岸的碌碡几乎堆如山的时候,两边的公差们同时开称。原来他们所谓的称,就是在一个很壮很长的木椽上用锯子锯了许多杠杠,就叫称。公差们把锯好的椽吊在粗壮的木杆上,用绳把碌碡捆好,这边用人工压,由站在高处的公差报出斤两,下边随之付款。天啦,一个几百斤重的碌碡用衙门的大称竞只有几斤重,卖不了几个钱,甚至连来回路费都不够。百姓们皆有怨言。可是公差乱报,欺骗百姓,谁也没有办法。卖吧,不够路费,不卖吧,如果再拉回去,亏得更多,因为官差手硬,不对就打,横征暴敛。因此,再有意见也得卖。拉去了的碌碡谁还能不卖?又拉回去?你不想活了就给回拉。

碌碡过称以后,由洋人指挥。洋人高鼻子篮眼睛红头发,还是一个高大的个子。他胸前掉了个红带带,也就是文明的领带,挺洋气的。他说着一口流利的外国话,并且用手做着灵活的手势。跟前还站了一个翻译官,俩人呜哩哇啦的指挥着差人:用同样的吊杆把碌碡放入河中,以此类推,直到南北双方合拢,铺好基石。

图片

     第二步,他们用同样的办法每隔壹仗放六个碌碡,排成一个一字形。然后再给上边累6个碌碡,又以此类推直到垒完。

     第三步,他们把一尺厚的方木板截成壹丈,又对接的放在碌碡上边。桥的左右两边用木板封了半人高的围墙,安全可靠,大牛马车畅通无阻   。桥下的涛涛谓水,如同脱疆的野马,从无数个壹丈宽的碌碡空间奔腾向前。

      感谢  爷爷们当年旅游:“逛洋桥”的理念,尽管他们来回走的腰疼腿酸,但却给我们提供了“洋桥”修建的来历和艰辛。让我们懂得了过去咸阳修桥的不易和艰难,以及百姓们的怨声载道。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前进,让我们有空也去咸阳观看今天渭河上的各大造型不同的新式大桥吧!                                             

作者简介

图片

曹文宗,礼泉作协会员。史德镇三臣村曹家,现年73岁。擅长木工,曾在礼泉北山叱干,东庄,建陵等地做木工活,由1990年上山,1999年结束。喜欢听当地人讲故事,也写了许多东西。虽没有大作,仅是豆腐块。但我认为很有意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