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破万里 / 原创 / 昔日杂牌终于熬成中央军旁系,转身就坑害...

分享

   

昔日杂牌终于熬成中央军旁系,转身就坑害其他地方杂牌当炮灰

2022-01-26  读万卷书...

编辑搜图

▲苏中战役形势图

1946年7月中旬,蒋介石调集大军渡过长江,向北岸的苏皖边解放区扑来。解放军华中野战军在司令员粟裕指挥下,不争一城一地之得失,先后放弃如皋、海安等地北撤,广泛开展运动战,连续三战三捷,歼敌17000余人。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司令李默庵为了确保占领区安全,四处调兵遣将,在东起黄河之滨、西至扬州的300里地段上摆出“一字长蛇阵”的封锁线。

编辑搜图

▲刘多荃剧照

东北军精锐被中央军逐步吞并

其中,整编49师第105旅被派往海安城与黄海之间驻扎。整编49师的前身曾是东北军首领张作霖、张学良的警卫部队;1928年6月,张作霖被日本人的炸弹暗杀,其子张学良接任东北保安总司令,后来,张学良把帅府卫队团和东北军第3、第4方面军的警卫部队合编为第105师,下辖3个旅9个团。该师师长最早由张学良自己亲自担任,1933年改由副师长刘多荃接任。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后,第105师被扩编为第49军,刘多荃担任军长,并继续兼任第105师师长,但由于少帅张学良已被扣押,东北军内部分崩离析,所属各军也被分别调往河北、安徽和豫南等地,并很快成为各方势力围猎的对象。第49军作为张学良的警卫部队,兵员素质和装备水平都是一等一的,为了自保只能主动投靠第6战区司令陈诚部麾下,并逐渐成为中央军旁系部队。

编辑搜图

▲粟裕对阵李默庵

滇军部队代替东北军驻守李堡

李默庵布置“一字长蛇阵”封锁线时,第49师刚刚遭遇重创,师部及2个旅被歼灭,仅剩第105旅被派驻在封锁线东端,其中第314团更是驻扎最东端孤零零的李堡。当时,李默庵手下兵力不足,不得已如此布置,但随着第二梯队6个旅近10万人渡江赶到,他很快找到了新的换防部队——新7旅,这是一支来自云南的滇军部队,不折不扣的杂牌,正好派到最危险的李堡自生自灭。

7旅从离开家乡云南开始,处处受到排挤打压,粮饷不足,装备也很差,此番从海安出发换防,沿途不断遭遇冷枪,“遍地是民兵,分不清哪个是兵,哪个是民”,一路提心吊胆终于在8月10日中午到达李堡,本以为与314团合兵一处可以暂时安全,不料该团匆匆交接防务后就赶紧离开了。带队的新7旅副旅长田从云作为堂堂少将,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向314团团长求情,请他最少驻扎几天,待部队熟悉情况后再说。

编辑搜图

▲华中野战军发动反攻

两支守军都未逃脱覆灭命运

314团团长深知李堡的危险,连夜带兵出发,临行前还不顾反对将电台、电话和所有通讯线路拆除带走;新7旅自己的电台等来不及架设,成了聋子、瞎子,未能及时发现合围而来的华中野战军第1师,被打得措手不及,阵脚大乱,没过多长时间就全军覆没,田从云也当了俘虏。恰在此时,新7旅另1个团也在旅长黄伯光率领下赶来,当即遭到华中野战军第6师等部伏击,无一漏网。

但那个匆匆逃离的314团也没有好下场,11日清晨,结束战斗的第1师迅速出城追歼,于当天下午追上将该团消灭。至此,仅前后20个小时,华中野战军歼敌1个半旅8000余人。

编辑搜图

▲俘虏大批敌军

编辑搜图

▲《七战七捷》剧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