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ag / 京剧名剧名段... / 京剧界90岁以上寿星传集之戴绮霞、潘月红...

分享

   

京剧界90岁以上寿星传集之戴绮霞、潘月红、宋宝罗、迟金声、新艳秋

2022-01-27  cxag


赵绪昕先生

戏剧评论家 作家


菊国人瑞  梨园耆宿
——京剧界90岁名家传集(一)
赵绪昕
 
导言
有许多京剧界各行名家的艺术人生道路是很漫长的,福享高寿,这是很令人羡慕的。在当今全社会注重养生的时代,长寿是一个人们十分关注的话题,而高寿的名家尤其引起戏曲爱好者们的关注。我想,他们能够享有高寿,可能有几方面的原因:

一是对于京剧演员来说,普遍都要自幼练功,学习表演常规程式的基本动作,活动身躯各部位,拉伸筋骨,客观上提高了身体的抗寒、抗热、抗劳能力,增强其免疫力,打下健康的体质基础。

二是长期“喊嗓”、练声、用气,经常性地演唱,既实用于演出实践,又得到行气活动和增加肺活量的效果,长期坚持锻炼呼吸运动,肺器官的大量呼吸运动扩大了吸氧量,增强肺功能。

三是演员长期在舞台演出,经常处于运动状态,而且这种运动是综合性的,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相结合的运动,是肢体和内脏的配合运动,是手、眼、臂、肩、脚、腿、腰、脑、唇、齿、舌、骨骼关节等身体各部分相协调的运动,是肢体与气息相联系的运动,尤其记忆几十部上百部剧目台词,使大脑得到锻炼,推迟了记忆力衰退、痴呆等大脑疾患的到来时间。

四是由于表演中的不断综合性运动,促进了身体的新陈代谢的正常运转,吐故纳新机能比一般人健全,减少了罹患多种疾病的风险。

五是老演员都经历过繁重的演出任务的锻炼,每天演出就意味着每天在运动锻炼,有的一天演出两场,是过去很普遍的现象,运动量很大,身体得到锻炼的机会越多,虽然辛苦,但是客观上加大了运动强度。只要运动强度没有达到损伤身体的程度,身体的疲劳耐受度会得到锻炼和提高。如果体能有大量消耗而又能及时得到营养的补充,无疑这便增强了机体的生命力。

六是长年从事艺术活动,培养起对美的韵律的感知,可以陶冶情操,改善个人情绪。许多艺术家一心扑在心爱的艺术事业上,全神专注,可以排除生活中的杂念干扰,让性情稳定、平静,心态平衡,达到修生养性的效果,精神境界净化了,有利身体健康。

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演员的社会地位有了根本的改变,从艺的演员不仅受到尊重,并且政治和经济待遇优厚,尤其能度过到1980年代以后的老艺术家们,生活和医疗条件显著提高,心情舒畅,演出任务比旧社会大为减轻,养尊处优,社会环境为他们的福享高寿提供了精神和物质多方面保障。

可以说,从京剧界享有高寿的人比较多这一现象,可以看出从事京剧表演工作的人是有功夫的,他们尽管辛苦,却用汗水和身体的辛劳,积年累月受到艺术美的情操陶冶,换来生命的延年益寿。下面,我想对90岁(包括89岁)以上的一些京剧老艺术家作小传,在表达对他们崇敬之情的同时,给他们存档立传,建立一个这方面的专项资料库(此前尚无人做),期望能方便读者检索阅读。
 

戴绮霞(1917— ):女,京剧花旦、刀马旦、武旦演员,别名戴志兰,出生于新加坡,祖籍浙江省杭州。据《中国京剧史·下卷·第二分册》第1324页记其出生在1919年,2022年102岁或104岁。出身梨园家庭,其母戴凤鸣(筱凤鸣)工梆子旦行,文武全才,与筱盏灯、筱金刚钻等为同时代演员,1918年在新加坡余东旋街的庆升平戏院组京、梆“两下锅”戏班演出,主要演员有花旦筱翠玲,武生盖春来、盖月仙,短打武生小福来,武丑草上飞,花脸王镇奎、陆发金、陈连奎、陆金喜,女花脸赵永春以及陆家来、翟德奎等,是早期去南洋地区演出的京、梆演员之一。

戴绮霞74岁《新安驿》剧照

戴绮霞之夫王韵武,工生行,曾是江南武行头。她自幼受新加坡著名武生刘长松(明月英之夫、赵松樵之姐丈)开蒙武生戏,9岁改工花旦。她博采众长,刻苦好学,功底扎实,才长艺广,唱做翻打皆能,各行当、各路戏都学都演,戏路宽,能戏多,可反串演小生、老生、武生,旦行戏演《红娘》《西厢记》《贵妃醉酒》,武戏演《铁公鸡》《周瑜归天》等有高难武技的戏,15岁崭露头角,蜚声海外。17岁回到上海演出,得小杨月楼(杨慧侬)亲传,搭班于汉口、青岛和江南水路班。

戴绮霞《马寡妇开店》片段

随母在南洋一带演出时期,新加坡刘长松(后在新加坡“平社”教戏)教她《周瑜归天》《神亭岭》《凤凰山》,张鹤楼教她文戏《捉放曹》《武家坡》《空城计》《击鼓骂曹》《上天台》《四郎探母》《辕门斩子》,武戏《连环套》《骆马湖》《薛礼叹月·独木关》等。1937年再回国内,在上海搭黄金大戏院戏班演出,与梁秀娟、杨瑞亭、赵君玉、高雪樵、王芸芳、刘文魁、张德禄等同台,曾与麒麟童(周信芳)合演《斩经堂》《投军别窑》《乌龙院》《活捉三郎》《梅龙镇》《天雨花》、全部《韩信》。

与周信芳(麒麟童)合作戏单

在上海期间获益匪浅,张佩秋教她花旦戏《打面缸》《打樱桃》《打杠子》《打刀》《拾玉镯》《荷珠配》,九盏灯教她《辛安驿》《阴阳河》《大劈棺》《红梅阁》《海珠潮》等。淞沪战争以后离开上海,在杭嘉湖参加孙柏龄领导的龙凤大舞台戏班的演出。1941年回到上海,在斌记更新舞台与张翼鹏等同台,1942年在汉口新市场大舞台收关肃霜为徒。1946年再回上海,搭共舞台演连本戏,小杨月楼教她《观音得道》《马寡妇开店》《李十娘》等。

1947年在青岛华乐大戏院与周麟昆合作,有“平剧皇后”之称。1948年应台北新民戏院之邀组团去中国台湾,参与徐鸿培剧团的演出。1949年后居台湾,自组过戴绮霞剧团、中国国剧社,兼演刀马旦、泼辣旦、刺杀旦,享有中国台湾“花旦祭酒”之誉。1950年以后是大鹏剧团青衣、花旦、刀马旦的头牌演员,后加入过大宛剧团,赴香港、美国、菲律宾等地讲学传艺。

戴绮霞百岁演出《观音得道》


1974年回中国台湾,先后在复兴、陆光、海光各戏校任教,兼演话剧、电影。1983年开设戴绮霞国剧补习班,2006年获中国台湾演艺贡献奖。除演出京剧外,参加拍摄《军中芳草 》《风尘劫》《黄帝子孙》《木兰从军》《沈常福马戏团》等14部电影与电视剧。73岁“踩跷”演出《阴阳河》,表演“抢背”“乌龙绞柱”。她演《大劈棺》《虹霓关》《辛安驿》《红梅阁》《马寡妇开店》等戏都以“踩跷”演出,表演桌上“抢背”“乌龙绞柱”“滚叉”“扑虎”等技巧。

绮霞《铁公鸡》剧照


她转益多师,博采众长,跨行演出,多才多艺,能戏颇丰,做表细腻洒脱,文武昆乱不挡,年轻时能演《白水滩》之穆玉玑、《铁公鸡》之张嘉祥等武生戏,实力坚挺,不受某一流派的限制,跷功极佳,堪称旦行中之“能派”。74岁仍以“踩跷”演《辛安驿》,89岁演《霸王别姬》,92岁演《穆桂英挂帅》,94岁演《贵妃醉酒》,100岁时的她于2017年6月25日粉墨登场演出《观音得道》。出版有高美瑜著作的《星光璀璨——世纪名伶戴绮霞》一书。她在台湾、新加坡培养出大批京剧人才,有中国台湾“国剧皇后”之誉。

潘月红(1914—2016):女,京剧旦角演员,2022年百岁余。早年其母在新加坡八仙桥开茶馆八仙楼,因搭救一对艺人夫妇留住在自己家的亭子间,艺人无以为报,教潘月红唱戏,使她由此走上学戏从艺的人生道路。后来,此夫妇回国内汉口搭班演出,在其母同意下带走她为徒。但是离开母亲以后,此艺人夫妇非但不教戏,只让她做家务、带孩子,并且非打即骂。一年以后,其母把她接回,为她请林成林(音)做师父教戏,学《战蒲关》等。

潘月红《梅妃》剧照

后来林师父眼睛瞎了,主要教唱,教做戏表演时师父站在她身后,用手扶着她的双臂比划,像摆弄木偶一样的教了几出戏,打下一些基础。新加坡来邀她,这样她回到新加坡,登台一炮而红,点她唱段的络绎不绝。她聪明善学,多才多艺,能唱《群英会·借东风》中鲁肃、孔明、周瑜三个角色的唱。后来更是跨行演出老生戏《四郎探母》《逍遥津》《梅妃》(饰唐明皇),旦角戏《断桥》《拾玉镯》,老旦戏《钓金龟》《打龙袍》《赤桑镇》,连本戏《狸猫换太子》前饰包公,后饰太后等。

潘月红《逍遥津》片段

后来在新加坡教花旦、老生、小生戏,《拾玉镯》《断桥》《临江驿》等,培养出一批京剧青年演员。至老年,经常有国内民间邀她来演出,在苏州演出《打龙袍》,90岁演出《逍遥津》,与袁小海合演《赤桑镇》,她饰吴妙贞,袁饰包拯。92岁南宁邀她来演出《梅妃》饰唐明皇。

宋宝罗(1916—2017):男,京剧老生演员,号季生,北京生人 ,祖籍河北省涞水县,工老生,享年101岁。出身梨园家庭,父宋永珍艺名毛毛旦,出科于保定府永盛和科班,是河北梆子刀马旦演员,与尚和玉同科。母宋凤云出身旗人官宦之家,痴迷宋永珍演的戏,不顾家庭反对与之结为夫妻,“下海”学艺。先为梆子青衣,艺名金翠凤,嗓败后易名为宋凤云,改工丑行,是奎德社、同德社等坤班丑行演员,有“坤伶第一名丑”之誉。

宋宝罗 宋凤云 

宋氏夫妻生有10名子女,长子宋紫君工琴师,次子宋遇春工文武老生,三子宋义增演小丑,四子宋宝罗唱老生,次女宋紫萍唱青衣,三女宋紫珊演花旦,其他子女皆夭亡。宋宝罗7岁学艺,拜黄少山为师,他因嗓音高亢,学唱汪(桂芬)派。黄老师去世后,他陆续受教于张春彦、宋继亭、朱殿卿等数位老师,兼学花脸、老旦戏,在北京天桥东歌舞台剧场登台演出。9岁在父亲带领下,跟随群益社下乡演出,13岁在天津登台,随雷喜福学戏多出,为他后来的演艺生涯打下坚实基础。

宋宝罗


约在1930年随父组班到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各地演出。1938年以后 他为程砚秋、新艳秋、郑冰如、新艳琴等“挎刀”为二牌老生。后与兄宋义增、妹宋紫萍、紫珊组班到各地演出。时在上海天蟾舞台的赵松樵等派人去天津“接角儿”,该接的人离津外出演出,接角儿的人回电报给上海,问天津有一位给郑冰如“跨刀”的老生宋宝罗可否,上海答应可以,于是把宋宝罗兄妹接去上海。到了上海,他们兄妹得到时任上海梨园公会会长的梁一鸣的照顾。

演戏上,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会的多是折子戏,来到天蟾戏院他深得赵松樵的赏识与提携,赵把相关的折子戏串联起来,给他排演了几出大戏,还亲自给他垫戏、配演,由此他走红上海,开始成为头牌演员。后来赵松樵到更新舞台当后台经理,再次邀他过去演出,使他再度大红。

宋宝罗《取成都》片段

1954年参加北京市京剧一团,与曹艺斌等同团。1985年加入浙江省京剧团,任老生主要演员。他的戏以唱取胜,嗓音宽亮甜润,以演高(庆奎)派、刘(鸿升)派、汪(桂芬)派的代表剧目为主,如《武乡侯》《汉献帝》《杨家将》《伍子胥》《空城计》《哭秦庭》《斩黄袍》《辕门斩子》《取成都》《取帅印》《北地王》《击鼓骂曹》《赠绨袍》等,自创剧目有《朱耷卖画》《圯(yi)桥进履》《徐达反徐州》《还我台湾》(与宋遇春合编)、《望娘滩》,改编“十贤母”剧目(《徐母骂曹》《岳母刺字》《漂母饭信》《洪母骂畴》《纪母骂殿》《孟母择邻》《姚母助汉》《专诸别母》《贤母殉城》《掘地见母》)。

宋宝罗

除演戏外,他还精于绘画和篆刻,曾多次举办他的个人画展,在嗓音“倒仓”期间,在天津劝业场楼上开办篆刻店治印,曾为数十位社会名流治印。出版有《艺海沉浮——宋保罗回忆录》和《艺海无边》画、印图册。

迟金声(1922-):男,号展云,汉族,北京生人,祖籍山东省蓬莱,北京京剧院老生演员、一级导演,马连良弟子,2022年100周岁。出生梨园世家,是清末“昆弋十三绝”之一的迟财官的后裔,他是迟家第8代从艺者。

马连良 迟金声

10岁从曹连孝学老生,11岁开始登台演出,13岁跟时慧宝、尚小云、王凤卿等演娃娃生,曾搭尚小云剧团、李万春的永春社等京剧班社学习和演出。16岁开始痴迷马连良艺术,观摩并私淑马派艺,后拜著名老生马连良为师,此后专工马派戏并研究马派,熟悉马派几十出戏,被誉为马派戏的“活字典”。

迟金声《审潘洪》说戏片段

1940年代在荣春社、鸣春社教戏、排戏。1956年随马连良参加北京京剧团,任导演。1963年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进修班毕业的他与阿甲等合作,导演现代戏《芦荡火种》。曾执导《洛阳宫》《凤求凰》《一捧雪》《三打陶三春》《闯王夫人》,现代戏《沙家浜》《红岩》《雪映古城》《绿川英子》等剧。

1994年开始启动京剧音配像工作之际,他即参与其中,当时他已年过古稀,历时10余年,担任京剧音配像的总导演,为这一宏大工程做出重大贡献。他亲自为马连良演出的《三字经》配像。著有《马连良》《马连良与马派》等。2011年获中国戏曲表演学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新艳秋(1910—2008):女,原名王兰芳,字玉华,北京人,京剧青衣演员,私淑程(砚秋)派青衣,享年99岁。出身工人家庭,9岁开始练功,随二姐河北梆子艺人珍珠钻习梆子娃娃生、青衣,取艺名月明珠。11岁拜富连成出身的钱则诚为师,改学京剧青衣,15岁满师,在北京开明戏院以玉兰芳艺名登台演出。

新艳秋

因酷爱程砚秋(原名程艳秋)艺术,齐如山给取名新艳秋,程砚秋不收女徒,她便如饥似渴观摩程砚秋的舞台演出,偷学程派技艺,边演边学。曾拜荣蝶仙为师,学刀马旦戏。16岁以后经齐如山引荐,拜梅兰芳为师,学梅派戏,是梅的第一位女弟子,所演《霸王别姬》《红线盗盒》等得自梅兰芳亲授。

新艳秋《贺后骂殿》片段

后又拜王瑶卿为师,深得王的器重,授以程派戏。1930年前后专演程派剧目《六月雪》《青霜剑》《红拂传》《贺后骂殿》《鸳鸯冢》《碧玉簪》《赚文娟》《朱痕记》等,1931年以后陆续创排新戏二本《红拂传》《娄妃》《霸王遇虞姬》《玉京道人》《涪江缘》《琵琶行》《荆十三娘》《春闺选婿》《邵贞贞》等,成为私淑程派演员中的佼佼者,与当时女伶雪艳琴、章遏云并驾齐驱。

她在旧社会受尽各种势力的迫害,经历坎坷。1950年自组戏班流动演出,后加入江苏省京剧团,不久调入江苏省戏曲学校从事演出和教学,至退休。曾任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江苏省分会副主席。(排名不分先后)
 
参考资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