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杂文 / 莫道君行早,风景这边独好

分享

   

莫道君行早,风景这边独好

2022-01-28  lindan9997
2022-01-27 

文/光临

去会昌,是临时得到的安排。但去那儿做什么怎么走,并不十分的明了。许些时间以来,不再太抛头露面,所以也没多问。我念叨的这是个小小县城的会昌山。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
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这阙词是主席的一篇倾意之作。写的就是会昌,就是在会昌山上酿就而成的。

会昌是整个江西省我没有去过的屈指可数的县域之一。位于赣州以东、武夷山余脉西麓、南岭北端,虽说名声不及那时和现今的瑞金、于都,但因尽扼关隘要塞,是赣闽粤“三省通衢”之地,历史上,也是原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为共和国的筑造起了栋梁的功勋。

“会昌城外高峰”,说的就是会昌山。会昌山其实并不高,海拔不过四百余米而已,坐落在城之西北隅,就贡江对岸。这座原本叫做“岚山岭”的山岚,枕着不大的山间盆地,护送贡水西去,成为了这座小城的天然屏障。

“万里碧云净天宇,千山木叶堕霜红”、“回顾茫茫意无限,高歌一曲夕阳风”。作为一处景致,闲情逸致、驻足小憩,会昌山是值得一提的。当地熟客和外来偶遇历来都会大方地播撒各自的风情与意境,竞相领略这山的翘首和风骚。

我却不是循此而来。我只是为着这阙词和那截故往。“莫道君行早”,“风景这边独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景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盼望。

我真可以说是赶着早上山的。因为公干在身,只有早餐前三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所以,清晨五点一过就出门赴山了。

薄雾缠着街边的高高矮矮,晨曦间或地掠过那些早起的隐隐约约。微风徐过,清新可人的会昌小城显得很是爽朗。我大步流星地,一个人。裹夹在淅淅沥沥、时有偶无的夏雨之中,单调得很是有些突兀。好在路不远,三五公里而已。出会昌宾馆,右悠左拐、横街直道,不到一个钟头,就可以抵着雨季的贡江。再过桥陡坡,贴坡而筑混凝土路穿过一层树林,会昌山大体就立马脚下了,《清平乐·会昌》的诗匾墙也就豁然眼前。真是一气呵成,酣畅淋漓。“指看”南望,远近“郁郁葱葱”,“风景这边独好”!

《清平乐·会昌》写于1934年的7月,正当蓬勃季节。从词面解,这分明也就是一首激昂、乐观、兴致的浪漫主义壮歌。但稍加了解就知道,这是主席在苏区的最后日子,也是苏区在赣南最后的日子,和一截潸然泪下、十分昏暗的时光。热切的字里行间硬是隐约出强烈的忧虑和愤懑。

中央苏区发端于1928年3月闽西地区武装起义。1929年1月,井冈山红军主力转战赣南开疆拓土,由此开辟了以毛泽东为领袖的一派新地。1931至1933年中央苏区彻底击败了来自国民党的第一、二、三、四次“围剿”,是处旌旗招展、铿锵有力。1933年9月,蒋介石再次调集百万大军,对红色根据地发动了规模空前的第五次“围剿”。大敌当前,苏区“黑云压城城欲摧”。本当同仇敌忾倾力护卫的时候,“左”倾军事路线开始盲从主义、排压贤良,蛮进盲动,导致红军节节败退,苏区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主席被迫下位,“赋闲”在贡水的河滩、在会昌山的山岗,在广袤苏区边缘的田间地头。

赋闲是冷酷的,赋闲是寂寥的,但赋闲也可以是激昂的。主席从“居庙堂之高”到“处江湖之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隐忍而为!就在会昌,就在那会儿,在那座山岗的上上下下中,步履阡陌,情走军民,耕书耘报,沉思淀绪,“直接东溟,指看南粤”,始终在谋划大局的前行与路径,掂量出劫后余生的“更加郁郁葱葱”!

《清平乐·会昌》词后不久,主席接到来自瑞金的急信:中共中央放弃苏区,红六军团率先向湖南西南方向突围西征。这预示着,空前绝后、举世瞩目的长征就要开始了。1934年10月,红军从于都渡口起始,开启了跌跌撞撞浩浩荡荡的万里长征之路。

会昌山依然矗立在贡水河边,泽被着这方子民。1957年1月《清平乐·会昌》发表在《诗刊》。自此,人们开始诵读、了解、领颂主席的那一段心迹与无限的胸襟。

左岸记:人生,是一次又一次的出发。一个国家、一代青年,也是如此。年轻时的记忆是一颗种子,一代人的命运就是这颗种子的生长。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所有问题的答案,不在别处,都在年轻人的肩膀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